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夏以安霍泽夏希爱小说全章节阅读

夏以安霍泽夏希爱小说全章节阅读

资讯 秩名 2020-09-16 阅读(59)

小说女主夏以安,主要人物有霍泽夏希爱的小说名为缠绵未禁高冷老公别太坏,这是一本豪门虐恋言情小说,讲述了夏以安被继母和妹妹夏希爱陷害,不但被逐出豪门,被未婚夫霍泽退婚,还被关进精神病院五年。后来她才知道夏希爱和霍泽早就有一腿了,让她未婚先孕的男人另有其人,只是她不知道那一晚她阴差阳错的爬错了第一总裁席鹰年的床,更不知道自己当年早产的孩子还活着。

夏以安霍泽夏希爱小说

>>夏以安霍泽夏希爱小说全文阅读<<

夏以安霍泽夏希爱小说全文导读

为了保住那廉价租来的房子,夏以安飞速地坐了公交车回了出租屋。

房东站在房门前,叉着腰,一副笃定她拿不出钱的样子。

“房东……”

在夏以安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时,房东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面前:“房租钱呢?”

“给。”

夏以安抽出三十张红票子递了过去。

同时心里埋怨地要死,如果不是房东,她的目的说不定已经达成一半了!

房东没料到夏以安会突然如此豪爽地拿出一个月的房租,不由得多打量了她两眼。

她的意思也是不言而喻,以为夏以安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但这都不是她应该关心的。

她脸色缓和下来,维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斜眼看着夏以安,掂量着手中的钱说道:“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赚钱的法子也多。既然这么有钱,下次也不要让我催。”

她说着,摇着肥胖的腰身下了楼。

见着她离开,夏以安才头疼的扶了扶额。

她现在是不是该感谢下自己的家人将她扔进精神病院后,没将她身上的首饰剥落干净?

浑身剩下的唯一一副耳环被她藏了起来换了两千五百,再加上之前她打的零工,刚好凑足三千。

而更让她恨不得吐血的是,她的计划打算,全被房东给毁了!

她有些疲惫地推门进了房间,不知道醒来的席鹰年没见着她,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大概是会觉得她很蠢?

酒店的顶级套房内。

席鹰年睁开眼眸,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除了略显凌乱的大床,完全看不出昨晚疯狂的痕迹。

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夏以安身上的淡淡香味,席鹰年皱了眉头,大掌触碰到身边发凉的被子时,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这个女人,还真是玩的一手欲擒故纵的好把戏!

夏以安走的很干净,一件东西都没落下。席鹰年坐起身,想起她昨天小心翼翼折叠着衣服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焦躁。

敲门声响起,让他的眼眸忽地一亮。

昨天这女人去给他准备了晚餐,难道今天也是?

下一刻,传进来的声音让他失望之极。

“席少,是否要用餐?”

客房服务员怯懦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昨天她可注意到席少带回来一个女人,可不知怎么地,今早那女人急匆匆地走了,加之席少一贯用餐的时间到了,她这才犹豫地敲响了门。

席鹰年随意穿了件浴袍,才对着门口吐出两个字:“进来。”

冰冷的声音让原本就很是害怕的客房服务员打了个颤,惶恐地推开门,将昨天晚餐收拾了,才将早餐摆放上去。

只是一直落在她身上那寒意的眼神,实在是让她承受不住。

就在她快要熬不住的时候,席鹰年忽然开口:“昨天的女人呢?”

“那位小姐早上急匆匆地出去了。”

客房服务员头埋得更低,他身上的低气压,可不是任何人能够承受的。

“她去哪儿了?”

席鹰年目光紧紧盯着客房服务员,似乎能够从她身上得到答案。

“席少,很,很抱歉,我不知道……”

她越说越小声,生怕受到他差情绪的牵连。

长久的沉默后,那客房服务员终究是承受不住,直接腿一软倒了下来:“席少,我真的不知道……”

“滚。”

淡淡的一个字让客房服务员如释重负,赶紧退了出去。

关门声响起,席鹰年的眸子不自觉沉了一下。

不过是个女人,他追问这么多做什么?

但他倒是很好奇,这个女人这么着急地离开有着什么急事。毕竟现在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趁着他对她兴趣还浓厚,一时兴起答应她的条件也说不准。

他刚在餐桌前坐下,助理高卓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汇报了些工作上的事情,也顺带提起了夏以安。

“她是用着夏家的名号,逼着酒店上层的负责人答应的。”

夏家在A市也是有头有脸的豪门,虽然在席鹰年面前不值一提,但位置却也是不低。

夏家的面子,一个酒店,当然不会不给。

席鹰年冷笑一声:“这些人的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就好比那个小女人,竟然想用着手段让他成为她的仰仗。

高卓没出声,心里却是在纳闷。Boss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琢磨半天没明白,他试探性开口:“要不要处理一下?”

“不必。”

两个字落下,席鹰年便挂了电话。

高卓握着手机,诧异了半天,才继续忙自己手中的事情。

另一边夏以安在惋惜完之后,继续开始了自己找工作旅程。

凡是看起来还不错的,统统都要学历。她歪着脑袋回想了下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大学校园,就被塞进精神病院的事情,顿时很多感慨。

很多时候,不是你打算好了,就能按照既定的方向发展的。

她当时以为怀的是霍泽的孩子,却不想不是。

她也以为她会有着想象中的生活,却被推入深渊。

网上的招聘信息很多,但她能去做的,却没有几个。

服务员之类的好像不错?

她简略地看了下,目光定格在酒吧的招聘上。

夜色。

A市最大的酒吧,坐落在城市最为繁华的地带。听闻每个出入它的,非富即贵。因此,也不乏见不得光的声色交易。

她滑着手机屏幕,唇瓣稍稍抿起。

五年前还是富家千金的她,自然不会被允许进入这种场所,但也听过一些里面的迷乱奢侈。

她的目光停留在薪资上。

每天六个小时,一小时二百元。

招聘的要求也很简单。脸蛋身材看的过去,最主要的是会说话。

很是符合她。

夏以安心动了。

她要想让席鹰年对她保持着长久的兴趣,自然少不得外表的装饰,而这些,理所当然需要经济基础。

犹豫一阵,她当即翻起身,换了件红裙子,化了稍显浓重的妆容出了门。

未到夜晚,夜色酒吧倒是冷清得很。

夏以安撩了下性感的卷发,美目流转,走到门口保安面前柔声问道:“我听说,这里招收服务生?”

保安看着面前的女人,呼吸都差点不平稳。他在这工作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妖娆到恰到好处的女人。

“是的。小姐你可以直接进去找经理。”

面对着美女,保安之前一脸的严肃也收敛了起来。

“那可就谢谢这位哥哥了。”

夏以安笑着眨眨眼睛,错过他向着里面走去。

保安的视线一直停在她的身上,舍不得挪开。

大概是因为白天,大厅里格外明亮,没有属于这样场所的奢靡气息。

夜色装修极为奢华,四处都透着浓重的金钱气息。

吧台旁坐着三三两两的女人,端着鸡尾酒,笑着和调酒的小哥聊着天。

夏以安进去打量了一圈,摆手应付了几个搭讪的男人,才见到了大堂经理。

“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能在夜色当上经理的,也是个眼力劲极好的人物。即使夏以安穿的不出挑,可周身的气质,却是掩盖不住。

“我看到你们的招聘信息,想来试试。”

夏以安对这个经理印象不错,脸上也带着一点淡笑。

经理上下打量了下:“小姐,我们这工作要求你知道吗?”

“满足客人要求。”

夏以安扯扯嘴角,“一切要求。”

她已经不是五年前那天真的小女孩,知道这里面的规则。

经理最终点头,拍了拍她的肩膀:“跟我来吧。”

眼前女人的模样身材都出挑,他没理由拒绝。而且他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年纪轻轻,经历却是不少。

经理走了几步,又说道:“太过勉强的事情不必答应,我们夜色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起的。”

夏以安身子一震,嘴角轻轻挽起:“嗯,谢谢经理了。”

转了一圈,经理便领着夏以安进了一间房间。

奶白色的柜子几乎占满了整个房间。

经理拉开一个柜门:“这是更衣室,待会会让人给你送工作服过来,好好适应。”

“每天最少工作六个小时,没有问题吧?”

“没有。”

夏以安打量了四周。

房间很干净,柜门上面挂着牌子,写着名字。

经理走出去后,夏以安嘴角不自觉翘起。这里工资高,相信很快她就会攒够另一件衣服的钱。盘算了下,到时候再去找席鹰年也不迟。

衣服定制需要一定的时间,夏以安坐在酒吧里玩着手机,想着要不要发个短信给席鹰年,让他想念下自己。随即又想到他还没点头答应,恐怕会以为自己自作多情,也就放弃。

她可不想在他那找虐。

晚上的时候,工作服就送了过来。

上面倒不是特别暴露,紧身了些,而下面的裙子,就有些短了。不过穿个打底裤,也是可以接受。

这份工作也可以算的上是来之不易,夏以安也格外珍惜。

前几天也没什么工作,经理安排她跟在别人后面学习。她每天回去算着赚的钱,日子倒也算自在。

晚上的夜色,才是它真面目的展现。

夏以安穿梭在人群里,她跟着的女人早就不知道被挤到了哪里。

她耸耸肩,索性今天就自己历练好了。

她还没迈出一步,门口一阵喧闹,气场强大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优雅地向着里面走来。

……

全文阅读

标签:言情虐恋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