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梁子恒墨倾城大结局目录阅读

梁子恒墨倾城大结局目录阅读

资讯 秩名 2020-09-09 阅读(175)

小说主角梁子恒墨倾城大结局了,这本小说由苏陌公子写作,讲述的是将军府嫡女千金墨倾城因为家族联姻,嫁给了王爷梁子恒,却被诬陷为细作,在严刑拷打下丢了性命。虚伪渣男梁子恒对她的宠爱都只是为了得到她的身子,如今他没耐心了,就占了她的清白害死她,但梁子恒没想到的是墨倾城特殊的体质让她假死后逃过一劫。墨倾城利用大哥的兵权和暗楼少主秦无双的情报,开始在幕后运筹帷幄,她要让害她之人血债血偿。

梁子恒墨倾城大结局

>>梁子恒墨倾城大结局全文阅读<<

梁子恒墨倾城大结局在线导读

头痛欲裂,墨倾城睁开看着四周的场景,昏暗的房间透着一股阴暗潮湿的味道,她瞳孔猛然紧缩,突然意识到这是何处。

她被关在梁子恒的秘密牢房,这里是关押北路细作的地方,曾经她无意来过此地,没想到今日自己被关在牢房内。

脚步声渐渐靠近,牢房的门被吱嘎一声打开,抬头看见一袭白衣的梁子恒朝她走来,每走一步她的心都揪紧。

“王爷。”她声音颤抖的唤了一声。

梁子恒面色冰冷,紧紧捏住她的下颌道:“王妃,你可知错?”

“我……”墨倾城一时语塞,看着他黑眸中露出的失望,不知从何说起。

她想起昏迷之前,潜入书房的可疑身影,她跟上前去想要阻止那人,没想到却被人敲晕,醒来之后就到了牢房中。

“你是本王的爱妃,主动承认你替北路所做之事,本王能够留你一命。”梁子恒见她万般犹豫,声音加重几分。

墨倾城抿了抿唇,无措的摇了摇头:“王爷,妾身被人打晕在书房内,没有做过对不起王爷的事。”

“打晕?”梁子恒冷笑一声,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反驳道“我看王妃是被敲糊涂了,本王的侍卫听见响动进书房之时,分明只看见王妃一人倒在地上,旁边放着一张砚台,还有散落在地上的书信。”

墨倾城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猛然间想起有一张提醒她去书房的字条,宛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她紧紧拽住梁子恒的衣角道:“有张字条在我卧房的桌面,字条说书房有内鬼,让我速速前去。”

“姑且信王妃一次。”梁子恒眼神闪烁,转身离开牢房,亲自去取桌面的字条,事关重大他必须亲力亲为。

她无力地靠在墙面,双手合十为自己祈祷,但愿能够平安度过这关。

过了好一会儿,她见梁子恒又回到牢房,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往前踏了几步,激动说道:“王爷,找到字条了吗?”

梁子恒展开空空如也的双手,手心里面什么都没有,他定定看着她,神情是那样的悲伤,他声音暗哑道;“本王什么都没找到,这段时间许多消息传到了敌国,想必王妃也参与其中,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话到最后,他笑了起来,不过却是冷入冰窟的微笑,让墨倾城不寒而栗。

她脑子一片混乱,一个趔趄身体向后倾去,她向他投去求助的目光,然而他却目光冰凉,任由她跌到在冰冷的地面。

“王爷,王妃该如何处置?”牢房的狱卒小心翼翼的询问。

空气在刹那间冻结,她紧张地看着梁子恒,生死握在他的手中,然而他却扭过头,一字一句道:“被关入牢房的,只有细作没有王妃。”

墨倾城鼻中酸涩,想为自己辩驳,到头来一句也说不出。

她看着他颀长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视线,狱卒拿着一根长长的鞭子朝她走来。

距她嫁进王府不过半年光景,怎料世事多变!“王妃,对不住了。”狱卒一鞭子朝着她的背飞去。

肌肤撕裂的痛感一瞬间传来,墨倾城咬咬牙,硬忍着疼意,她悲凉的说道:“我没有背叛东离,也没有背叛王爷,为什么你们都不愿相信我。”

“非常关头迫不得已,王妃还是早点招了,以免受皮肉之苦。”狱卒说完又一鞭子朝着她挥去。

她再也受不住,凄厉的惨叫一声,这八年来她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也许此时的牢狱之灾,是在惩罚当初她的罪责,然而当初她只是一个小女孩,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每一鞭子下去,狱卒都会粘些盐水继续行刑,鞭伤加上盐水的侵蚀,背部火辣辣般的疼痛,让墨倾城苦不堪言。

“王妃,你何必倔强,这样下去遭罪的可是你。”狱卒于心不忍,然而王爷的命令不得不执行。

没有做过的事情,她是不会承认的,如此莫须有的罪名,如果承认只会连累墨家,她万万不能这样,只能硬抗。

墨倾城小脸一片苍白,双手紧紧攥在一起,她想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在牢房里,梁子恒是不会管她的死活,从误入牢房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有多讨厌细作,恨不得把他们都拆骨剥皮。

牢房里面暗无天日,她几乎分辨不出早晚,不过每天都是要行刑的,每次鞭打之后就会涂药,翌日继续鞭打,如此反复一时半会儿她死不了。

真是可怕的折磨!

又是一日行刑完毕,她看见梁子恒手上拿着几张书信出现在面前,他面无表情地晃了晃手中的信函:“王妃,还是快认了吧,如今我还能饶你一死。”

墨倾城诧异不已,浑身一阵战栗,那些书信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梁子恒的手中,她与暗楼楼主一直有私下往来,不过是私交罢了,平日里用信鸽传书。

“王妃,这些书信你作何解释?北路的暗楼一直是我与皇兄心头大患,它培养出了不少细作,这些年没少刺探东离的消息。”梁子恒眼中尽是讽刺,书信全都砸在她的脸上,“好一个王妃,到了这时候还想抵赖不成?”

她眼中泪花闪烁,事到如今不管是有用无用,她都得为自己驳斥几句:“王爷,这些书信我的确写过,不过仅仅是私交,而且北路和东离关系紧张以来,我就再也没有互通往来。”

墨倾城心中明了,暗楼的纸张和印记,只要浸入水中就能看到,而且她的笔迹在纸张上,根本无法消除,索性坦白承认,兴许还有一丝机会。

但是他脸上的神情更加冷凝,也许是悲伤到深处,他缓缓闭上眼睛,语气无比沉重:“你与暗楼有来往就是重罪,现在你承认罪责,本王还能当你是无意透露出去消息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轻轻叹了口气,眼底满是失望,他不相信她,就算他宠了她这么些年,可是在关键时刻,他对她的情意不过如此。

“继续用刑,直到她招认那天。”梁子恒神情复杂地看着她,褴褛的衣服,一身的血污,哪有半点王妃的模样。

……

全文阅读

标签:古言逆袭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