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邪王庶妃医妃是个小财迷单云溪(又名战王的嚣张医妃)整本阅读

邪王庶妃医妃是个小财迷单云溪(又名战王的嚣张医妃)整本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8-28 阅读(434)

邪王庶妃医妃是个小财迷》主角是单云溪司马靖,又名《战王的嚣张医妃》,是一本穿越重生小说,由作者余音原创。单云溪记得明明是做完手术去休息,怎么一觉醒来就穿越了!成了单府主人小老婆的孩子!还要被迫嫁进镇南王府做王妃?简直太不可思议!

邪王庶妃医妃是个小财迷

>>邪王庶妃医妃是个小财迷单云溪司马靖全文阅读<<

邪王庶妃医妃是个小财迷章节阅读

单云溪看着司马靖,近在咫尺的瞬间,她的心漏跳了一拍。

她从未见过司马靖这般的神情,冷到了极致,冷到了冰点,好似她第一眼看见司马靖的瞬间,浑身散发着寒凉,拒人于千里之外。

第一次见面,司马靖就错将替他包扎的单云溪给掐住脖子按在了水桶中。那时司马靖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感情,而现在,单云溪却看不懂了。

“镇南王的王妃,岂是你说错了便错了的!”司马靖放了单云溪,背手站在月光中,“你从来都是本王的王妃,这一点,不会错。”

单云溪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走到司马靖的身边,偷偷看了他一眼,颇有些小心翼翼地。

她拉了拉司马靖的衣角:“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完嘛……”

司马靖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没说话。单云溪就清了清嗓子,接着说了下去。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用这个铜镜回去……”

司马靖的眼神再次变得冷锐起来,单云溪赶紧改了口:“我是说这个铜镜或许可以帮我从这个身体里出来,也不是说我就一定走了……”

司马靖这才没说什么,微微低眸,看见了她攥着自己衣袖的手。

“你也不想看着我总是两个人换来换去的吧,要是能回去……哦不,要是能让一切都回归正常不是挺好的嘛。”单云溪笑了笑放开了司马靖的衣袖,虽然她也有点舍不得,但是回去的愿望还是战胜了她在这里的一切。

司马靖的眼神却黯了黯,他转过头去看窗外的月。

单云溪没有意识到司马靖的不对劲,她看向床头的铜镜,既然错位的东西,还是让它今早回归正轨比较好。而且她待在这边这么久的时间,还真是有点担心家里人,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还有大哥……

“王妃说得确实在理。”司马靖往屋子里走了几步,朝着床头边放着的铜镜缓步走了过去。

“这么说你就是明白了?那我明天就去找可姜问问……”单云溪沉浸在好不容易能回家的喜悦中,司马靖却拿起了那面铜镜。

他掂了掂手里的铜镜,就这样的东西可以治疗单云溪的癔病?

司马靖知道单云溪的意思,她说她不是单云溪,她说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说她本不是他的王妃。

那她究竟是谁?

“现在还为时尚早,这铜镜本王先替你收着,时机成熟再说。”说着司马靖就拿着铜镜往外走,连反应挽留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单云溪。

“哎,司马靖!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把铜镜还给我!”单云溪急忙拉住他。

他被单云溪拉住,回过头之后,却只见一双冷得颤人的眼睛。他冷峻的眼神中满是威严,以及不容拒绝。

单云溪抿了抿嘴,无奈地皱了皱眉头,这人怎么就这么轴呢?那天从悬崖上飞身而下来救她的司马靖哪儿去了,他怎么可以变脸变得这么快?一会儿好说话一会儿不好说话的?

司马靖看她皱眉,神情有所缓和:“此事,就这么定了。”说罢他便转身出了门,将单云溪一个人留在屋子里踏脚生气。

单云溪虽然生气,可她却不能真的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说不定是她回去的唯一希望了。

次日大军拔营前行,单云溪就偷偷地混到了卫子虞的身边。

“哎,子虞,你们王爷平常用的那些东西,都放在哪里呀?”她避着司马靖的方向,朝卫子虞试探道。

卫子虞却早就得了吩咐,笑了笑道:“王妃娘娘就别费心思了,王爷交代过的,铜镜可不能给您。”

单云溪脸上的笑顿时消散,她不满地“啧”了一声,“这个司马靖,还真是个小气鬼,这铜镜明明就是我拼着命带回来的,现在反而成了他的东西了!”

“王妃您别生气,王爷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您要不再去求求王爷,说不定他心一软就答应了。”

单云溪冷笑一声,看向卫子虞:“他会心软?以你这么多年跟着司马靖,你见他心软过?”

卫子虞不敢出言反驳,心里却在想,王爷在王妃面前都不知道心软过多少次了,偏王妃什么都不知道。

他在心里叹口气,还真的替王爷觉得委屈。

忽而,前方传来一阵混乱的喧哗,单云溪循声看过去。

“让开让开!有人受伤了!”

单云溪闻言立马放了这边的卫子虞,跑了过去。

“谁受伤了?受了什么伤?我来看看!”说着单云溪扒开了众人,看见了浑身是血的墨戎。

“墨戎!你这是怎么了?”单云溪让人拿了她的药箱过来,手下熟练地给他进行急救。

周围有人说道:“王爷在哪,快去叫王爷过来!”

没多久,司马靖便带着戚孝义一起过来了。他看了单云溪一眼,见单云溪全神专注在上药包扎上,这才看向墨戎。

“这是怎么回事?”戚孝义问道。

墨戎撑着一口气,“王爷,达裘在决明城中进行人祭,现在里面尸横遍野,我被他们发现了,逃出来的……”说完他便晕倒了。

“可姜大人!”一群司州兵士簇拥着可姜走了过来,她看见墨戎这浑身是血的样子,不由皱了皱眉头,蹲了下来。

只见可姜右手成掌放在左心处,一言不发地闭上了眼。

“可姜大人开始祈祷了。”她身边的司州兵士纷纷跪了下来,右手握拳放在坐胸,俯首在地,看起来虔诚无比。

这情景,一时间,众人都不敢去打扰。

周围人都像是静止了一般,只剩下单云溪不停地帮墨戎包扎伤口动作着。

单云溪瞥了可姜一眼,本来还觉得这前圣女还挺有点风范的,谁知道也是个装神弄鬼的。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不赶紧包扎治伤却在那里祈祷?

“都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把墨戎抬起来!”单云溪摇了摇头,包扎完便吩咐人将墨戎带到旁边去休息,照这个样子看,他肯定是跟不上大军行进的。

旁边的司州兵士不认识单云溪,也不知道她就是可姜预言的新圣女,看着她打断了可姜的祈祷,便怒气冲冲地瞪了过去。

“放肆!”

可姜伸手拦住了他,“不可无礼。”语罢她起身,向着单云溪恭敬道:“圣女,墨戎昨夜潜进了决明城,他必定是探查到了什么消息,我们能否让大军先停止行进,等墨戎醒来再安排?”

这事单云溪可做不了主,她看向司马靖。

司马靖点了点头,大军便在决明城外安营扎寨。

单云溪拿着小蒲扇,给药炉一下一下扇着,卫子虞找了过来。

“王妃娘娘,王爷请您过去。”

单云溪抬头看了卫子虞一眼,转过身去看旁边的药材:“我一个小小的医士,王爷找我做什么,不去。”

卫子虞一看就知道单云溪还在为铜镜的事情而生气,急忙上前劝道:“王妃,这次是真的非您不可,您就过去看看吧!”

单云溪闻言抬起头,她狐疑地看了卫子虞一眼,见他脸色认真,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我这是给你面子,走吧走吧……”

进了大帐,单云溪发现不止司马靖,还有很多人都在。

“圣女。”可姜朝单云溪点了点头,说完这句便闭上嘴,神色清冷地站在了一旁。

“这是怎么了?”单云溪下意识走到了司马靖的身边,看清眼前的人是他之后,又故意往旁边退了两步,跟他隔上一段距离。

有心之人必定马上就能发现单云溪跟司马靖之间的不对劲,只可惜现在所有人的关注之处都在可姜的身上。

“可姜大人,现在王妃娘娘来了,你可以说了吧。”戚孝义压着火气,面色看着很是不虞。不只是他,大帐中许多人看着可姜都是副皱眉不喜的样子。

单云溪还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是,你们是不是应该先解释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王妃娘娘,可姜大人对决明城中的情况较为了解,王爷便召她来共同议事,可她却说需要王妃娘娘一同参与才行。”卫子虞向她解释着,“您要是不来的话,可姜大人她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还是我来解释吧。”可姜缓缓向司马靖和单云溪点头行礼,道,“此事与圣女有着莫大的关系,所以我才说圣女不来,我不开口。”

“喔?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倒是说说看?”单云溪翘了翘唇角,颇有些不以为意道。

她倒要看看,这可姜的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达裘在决明城实行人祭,这便跟圣女有着极大的关系。他们可都是您的子民,天神指示,您将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可姜看向单云溪,她的眼中没有半丝的情感,即便是对着单云溪,她除了恭敬一些,浑身的清冷高傲仍是没有丝毫减少。

“哈?这司马靖带着大军进入决明城,打败了达裘不就能解救决明城了,也不是非我不可吧?”单云溪瞥了司马靖一眼,他也正好看了过来。

她便立马将头转向另一边,司马靖不由皱了皱眉头。

“达裘在决明城四周都埋下了炸药,神武如镇南王,怕也没那么容易得手。”可姜此话一出,众将的脸色都是一变。

“什么!这可是两败俱伤的事,达裘不是大司命么,他就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百姓?”有将领忍不住开口道。

“王爷,这……”卫子虞看向司马靖。

“若真如可姜大人所说,”司马靖开口了,“决明城下埋着炸药,这与王妃又有什么关系?”

单云溪点了点头:“是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随着司马靖一路走过来,虽然也出过奇策,但也没有说没有她不行的。说实话,她还挺想看看这可姜能说出什么的。可姜既然能点出这铜镜与她的来历有关,说不定还真能有点儿本事。

可姜往前走了两步,看向单云溪的清冷眼眸中忽而多了一丝怜悯的意味。

“只要圣女愿意现身,以圣女的身份跟可姜一同进入决明城,达裘必定会放松警惕,到时候我们便可将他擒下,解救决明城的百姓。”

“你如何觉得达裘会相信你?”单云溪看了司马靖一眼,同样从他的眼中看出了疑惑,“可姜大人可是刚刚归降了大魏的,你忘了?”

“圣女大可放心,可姜在决明城还是有一定威信的,何况圣女降临,是司州众民盼望许久的喜事。”

众将听了之后都有些犹豫。

戚孝义想了想,向着司马靖低声道:“王爷,此事或许可行。”

司马靖皱眉不语,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时,一个兵士进了大帐。

“王爷,墨戎大人醒过来了。”

司马靖抬了抬眼:“走,去看看。”

众人移步到了墨戎所在的营帐中,他要起身给司马靖行礼,被司马靖一挥手拦住了。

“别计较这些虚礼了,说说你在决明城看到的事。”

墨戎点了点头,坐回了床上,深吸了口气,眼中的神色变得无比复杂起来。那里头有着恐惧有着愤怒,还有着深深的担忧。

“……达裘人祭,每条街上都设立了祭台,他将挑选出来的献祭者称为‘人牲’,决明城中处处都是‘人牲’献祭的场景……到处都是死人,达裘已经疯了……”墨戎忽然爬下床,跪在地上朝司马靖磕起头来,“王爷,求您赶紧带军进入决明城吧,再这样下去,决明城三十万百姓就全都要陪葬!”

单云溪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也堵得慌,她将墨戎扶了起来。

“王爷,您看这……”卫子虞看好友这般模样,心中不忍,他转头看向了司马靖。

司马靖沉默着没有说话。

“若是城中还有三十万人,这怕是要好好思量才是……”戚孝义道出了司马靖心中所想,“要是达裘只是做个样子给我们看看,实际上三十万人都埋伏在城中,只等我们过去,便正好可将我们一网打尽!”

戚孝义面露震惊:“王爷,此事还需三思才行啊。”

司马靖沉默半晌,点了点头。

“戚将军,我所说没有半句假话!达裘确实已经疯了,决明城中光是死尸就有好几万,更不用说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妇孺!他们的战栗怕是连五万都不够,怎么可能对抗大魏的十万将士!”

墨戎神情急切,能看出他确是焦急得很。

可姜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既然戚将军不相信,不如就让我带着圣女进城探查一下,这样必定就可以消除各位的疑惑了。”

“那怎么可以!”卫子虞说道,“王妃千金贵体,怎可只身犯险!”

一时间,帐中众人争执不下。

可姜和墨戎都希望司马靖赶紧进城救人,戚孝义却担心达裘是否别有意图,还有达裘埋在决明城下的炸药。

万一炸药引爆,很可能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单云溪看向司马靖,现在几十万魏军和决明城百姓的姓名全系在他的身上。她算是明白了,这个统领万军的镇南王,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

“要不,我先跟可姜进去决明城探探虚实,等查清楚再决定如何进攻?”单云溪小心翼翼地在众人的争论中提议道。

“不行。”司马靖冷冷地朝她看了过去,众人都停止了议论。

他看向帐中众人,沉声道:“都先退下去吧,本王自有安排。”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穿越架空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