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顾淮墨卫紫大结局无弹窗(更新) 顾淮墨卫紫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顾淮墨卫紫大结局无弹窗(更新) 顾淮墨卫紫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8-22 阅读(491)

顾淮墨卫紫大结局已更新,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你似三月拂面风主要讲述的是顾家在这个城市里是权贵,而顾淮墨更是惹不起的人物,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不能拥有的。偏偏卫紫这样上不台面的女人竟然被顾淮墨看中了,要选她做顾太太,卫紫深知不能拒绝顾淮墨的要求,只能答应嫁给他。

顾淮墨卫紫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顾淮墨卫紫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顾淮墨卫紫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决定回b市,也是晚上的事。

卫二哥给卫紫打了个电话,什么也不多说,只是叫她回b市。

二哥,她真的好久不曾见到他了,在卫家也只有二哥会跟她说说话,会宠她疼爱她,给她零花钱什么的。

“顾淮墨,跟你商量个事,成不。”她思量了许久,才开口跟他说。

顾淮墨把书一合:“说吧。”

“我想回b市,你放心,我会很快回来的,二哥说要见我,叫我一定要回去。”

“成。”他爽快地答应。

她一笑:“那好,我去打电话订票。”

“你把地拖一拖,把衣服收一收,这些事,我来。”

“好,谢谢了。”

谢什么谢,他也要回b市,老爷子打电话来,可不是闲谈风月发发脾气,变相着叫他要回家让他妈看看,都多少年了,什么样的脾气他还不了解啊。

他妈是想他了,只是不敢跟他哆嗦二句,怕让他厌烦来着,跟老爷子多念叨几句,老爷子打电话来一通骂,不就要他回去么。

订的是头等舱,他出行喜欢舒服一些,倒也是以前养成的享受性子,哪怕是以前在bu队艰苦的薰陶,还是改不了。

前几年每一次的回家都是一个人,所以回不回也没啥感触,索性在哪里工作就在哪里住下。

这一次,他握住一个人的手,一起回b市了。

下飞机她尚且还记得他的伤,上前一步去托住他的手扶着往下走,他心里微微一悦,一手拢住她的肩头,二人亲密地往出口去。

等了行李,卫紫还拖了个推车过来,把箱子放好,拍了拍:“顾淮墨,来,坐这儿坐这儿。”

顾淮墨汗颜,她却过来扶住他:“快坐啊,一会站得久了,你的脚又会痛了。”

他想他要真坐了,他顾淮墨的威名,就一辈子扫地了。

可是小妻子她,她是关心他呢。

卫紫不是个记仇的人,当然,小仇小恨就是这样,老男人给她买头等舱的机票,让她回b市,她就开始和好了。

使劲儿地推着顾淮墨往前走,他头压得低低的,不想让人看到他是谁。

可是还是很多人瞧着然后晒然一笑。

出了机场,外面的天炎热着。

停了下来正要去叫计程车,一辆黑亮的车刷地就开到她面前。

车玻璃一落下,卫紫惊喜地一叫,然后甜甜地笑:“二哥,你怎么来了。”

车里坐着一个俊美无敌的少年,尖尖的下巴就像锥子,正是时下最令人尖叫的美少年胚子,一身jun服穿在他修长的身格外的有味道。

漂亮如静潭的眸子,就这么专注地看着卫紫,然后眉宇间的冷意,一晃之间就柔若春水,软和地一笑:“小紫。”

他的眼睛,只有卫紫,就连强大气场的顾淮墨也容不下。

下了车来给卫紫把行李放在尾箱,拉开了副驾的位子让卫紫进去。

她调皮地一笑,吐吐舌头钻进去。

坐好了忽然想起老男人,转身看他还站着,便叫:“顾淮墨,这是我二哥,他来接我们了,你快上车啊,这儿热着呢。”

b市的夏天,热浪能把人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顾淮墨也不去后座坐,冷着一张脸。

指骨分明的手敲二下前车窗,冷声地说:“出来。”

她按下车窗,疑惑地看着他:“什么事啊?”

“出来。”

她低头解安全带,皙白修长的手带着冷润之气覆在她的手上。

卫紫抱歉地一笑:“二哥,我先下车看看他,顾淮墨的脚伤了。”

迅速地解了安全带下车,开口就要说:“顾淮墨,什么……。”

他听也不听,一手拢住她的肩,强硬地就往后座带,拉开门:“进去。”

她爬进去,他跟着坐了进来,下巴就那么一抬,跟卫风说:“开车。”

卫风心下不悦,伸手过去把副驾的车门给拉上,一踩油门,风驰电掣地往市区开去。

“顾淮墨……。”

“坐车的时候不许说话。”他眯起眼小寐着。

强大的气场,让卫紫都噤声了。

多龟毛啊,真是的,吃饭的时候不许她说话,这会儿坐车,还不许她说,以为她爱和他说话啊,不说就不说,拉倒吧。

板着脸,也不再说什么。

卫风一直开,到了一个路口,顾淮墨就说:“左转。”

他双手把方向盘抓得紧,这个嚣张的,目中无人的男人,是把他当成司机了么?

这个就是趁着他不在,把卫紫娶走的男人。

真真的不要脸,也不看看自个是多大的年纪了,卫紫那时可才十八岁。

为了卫紫,忍下一口气还是把他送了回去,也不等他叫住卫紫,开了车就跑。

安静的咖啡厅,阳光从玻璃窗外照进来,印着那珠帘,格外的梦幻,卫紫看着他笑:“二哥,你怎么还是这么白啊,你在bu队都晒不黑的呢。”

卫风直接就跟她说:“小紫,跟二哥走吧,去f市,二哥会照顾你的,离开这个你不喜欢的地方,离开这个你不喜欢的男人。”

如果早些跟她说,那多好,她一定会去的,她也相信二哥会照顾她。

可是现在说,她好像都没有一点的准备。

卫风接着又说:“卫紫,咱不要在国内读大学了,等二哥到时把钱给存够了,让你去国外。”

卫紫一声长叹:“二哥,我却是打算读a大了。”

从反抗,到顺从,到有准备,她也花了时间来适应着。

卫风漂亮的脸写着不敢置信:“a大?卫紫,你真不想离开这儿了吗?你想在卫家撑控的地方,顺从他们的意见过日子吗?”

她苦笑:“不顺从,又如何呢?现在还能改变什么呢。”

他最是不忍,看这样哀伤柔弱的卫紫。

伸手将她的手握住:“卫紫,跟我走吧,二哥会照顾你一辈子,不让谁欺负你,指使你,轻视你的。二哥现在慢慢有力量来保护你了。”在卫家也是只有二哥比较亲近,也是唯一不把她当外人。

卫紫知道二哥一直对她好,如今说出这些话,一点也不意外。

只是不是时候,现在的她估计想要忽然抽身出来并不是容易的事,而且卫家肯定不会允许卫风带走她的。

正想说些什么,肩上让人一拍,抬头一看,居然是顾淮墨,她有点讶异,老男人不是在家里吗,怎么跑来了呢?

他抽出她的手,从卫风的手里抽了出来,声音清冷而又威严:“卫紫,老爷子叫你回家。”

“啊?”她迷糊得还不分东西。

“走。”他说。

拉起她就要走,卫风站起来,一把将卫紫的另一手拉住,挑畔地看着顾淮墨:“顾老二,我回来了,以后卫紫,不用你再管。”

是的,他回来了,以后卫紫,不用再看人眼色,听人行事了。

小卫紫从来是骄傲的,快乐的,奔放的。

他们都不了解卫紫,他们怎能压仰着他的卫紫。

“你是什么?”顾淮墨冷哼,仗着身高的优势,睨视着他。

“我是卫紫的二哥。”

“你倒也是记得你只是她的二哥而已,回去问你爸妈,我是卫紫的谁。”扯了卫紫的手,便往门口走去。

卫紫轻叹了口气:“二哥,对不起。”

她不能跟他走,她真的想要去读大学,只在自已的强大,才是永远的骄傲,要不然不管谁怎么爱护她,她也只是一只没有翅膀的小鸟。她在顾家也知道只有强大别人才会真正的尊重于她。而她讨厌软弱的一切,所以她必须自已强大。

顾淮墨冰着一张脸开车,一言不发。

卫紫也淡若无事地坐在一侧,他到底是先忍不住,看了她一眼:“你有什么要说的?”

可笑,她有什么想说的。

她跟他,从来就没有共同语言。

顾淮墨真没有礼貌,在他的眼里,谁都不值得尊重一样,包括老爷子,还有他妈妈,她敬爱的二哥,他也是视若无睹。

见她一脸不悦,他越发冷,将车子开得飞快。

他的妻子,一定要对他绝对的忠诚。或者说,他不喜欢他的所有物,让人觊觎。

他承认,他霸道,他是自私,他就这样。

到了顾府,他甩下车门就走。

卫紫叹口气跟上,顾夫人今儿个知晓他回来,赶紧从牌局里抽身回家,也不过才到一会就瞧到自家二公子冷怒地进来,大步行走倒也不像医生说得那么严重,还打石膏养伤。

“淮墨。”她热情地叫了一声。

顾淮墨回首看她:“有事?”

把顾夫人给噎得哑口无言,看到卫紫慢吞吞地进来,淡淡地说:“卫紫,你们回来了。”

卫紫应了声:“是啊,妈,我们也是刚回来呢,妈,我去倒杯茶给你。”

顾夫人小声地问她:“淮墨他,怎么了?”

“我不知道呢,妈,他的脾气,一直就是这样的。“

顾夫人叹口气,拍拍她的肩:“罢了罢了。”

自个的儿子是什么样的脾气,还不知道吗?不过是为了一个云紫,变成这样的性情。

打电话给老爷子:“老二他回来了。”

“回来了就回来了,有什么好说的。”

可是还不是赶回来吃晚饭,老爷子绷着脸一脸的不悦,小两口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顾淮墨也是冷冰冰的一个人,顾家就这么低气压着。

“什么时候你生个孩子?”老爷子开口就问卫紫。

卫紫有点无语,放下饭碗:“老爷子,我才十九岁,我下半年才大学。”

“你好意思?”这会儿才大学。

“反正我是不生。”她撇撇嘴。

她虽然要装成是包子,可是有些东西,能坚持的就必须坚持。

老爷子一听这话,啪的一声就将筷子拍在桌上:“放肆,谁给你胆子跟我这样说话。”

她咬紧唇,也不吭一声。

只是觉得委屈,泪珠儿就这么滑了下来。

烫烫地滑过脸,很痛啊。

老爷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让她去面壁思过。

她倒也是知晓了顾淮墨的臭脾气,就跟他老头的差不多。

门吱的一声,轻开了。

顾淮墨走了进来,轻咳二声,然后就在书架里翻找着。

她仰头望天花,反正,这就是她的态度,不管你顾家怎么个车轮战,她都还是这么一个态度,受不了,那就一封休书休了她呗,她正求之不得呢。

反正她和他,都还没有正式地扯证。

她这年纪现在也扯不了。

她离开顾家后还有个二哥,可以依靠的。

以前是二哥没有能力,也没得办法,现在二哥现在开了这个口了,证明二哥真的可以给她撑起一片天来了。

“好了,出去吧,别打忧我看书。”他坐下,很淡地说了一句。

卫紫挑挑眉:“老爷子可是说要罚我到思过了为止。”

“你那样儿,就是明天,也还是不会思过。”

卫紫心想,他还真是了解她来着。

没错,就是明天,就是后天,她都还是这么一个态度。

若说顾家的人脾气都霸道,她卫紫,也可以称得上是顽固倔强了。

“站在这里,只会浪费电和冷气。”

“……。”老男人还是个小气鬼来着。

她头一甩,就要出去。

顾淮墨又道:“给我做些宵夜。”

“顾府有下人。”

“叫你做,你就做,废话这么多。”他头也不抬地翻着书。

卫紫咬咬唇,出去了。

待她出去,他才放下书再回房去睡。

卫紫做好了面条端上来,他不在书房,她便回房间看,他已经睡着了。

杨杨声音:“顾淮墨,宵夜做好了。”

“不吃了,去倒了吧。”

“……。”她有点想掐死他。

果然一家子都是坏人,老爷子不分青红皂白地骂她一通,还又罚她来着,这厮还嫌不够呢,喝令她去做吃的,可是做了,人家说不吃了,叫她去倒掉。

心里狠狠地把顾淮墨十八代轮番用国粹问候了一通,面条加了鸡蛋,加了番茄,闻起来可香了要是倒掉真是可惜得紧。

她晚上都没扒二口饭,紧接着就进行家变她就没得吃了。

通常一般什么事,在饭桌上说她都不会吭声,先吃饱再说,不过今天晚上是特殊情况,她出声了,如是她就饿肚子了。

端着面跑回厨房去,把一碗面吃个底朝天,满足地洗了碗就上楼。

吃得饱了真舒服,往床上一睡,不一会就呼呼地睡了。

顾淮墨睁开眸子看她,这卫紫到底是开始在原形毕露了,睡没睡相,被子踢得远远的,还会轻微地打呼。

到底谁才是女人啊?他睡相都比她好一万倍。

一捏她的鼻子,她伸手挥打一下,却是不醒,索性张开嘴巴吸气呼气。

“懒惰。”他顿时笑了出声。

到底也是有点儿心疼她的。老爷子的话,当耳边风不就行了,饭桌上就跟老爷子硬顶,分明就是想挨罚儿。

她虽然瘦,但是能吃着呢,才扒两口饭不把她饿得跳脚才怪,顾府里水果可以有,零食却是没有的。

好吧,容忍她一下。

反正,已也是适应,也是习惯了。

他发现,他开始有点纵容她,有点宠着她,有点不舍她。

这是一个不好的预感,初初开始他选个妻子,目标明显,只是想要个柔弱没有主见的人,这小丫头却扮猪吃老虎的角色。

但是,好像并不是一件憾事,而且越来越有意思的了。

顾淮墨因为解救人质的事受伤,必须休息休养,顾家关起门来开会,说些什么卫紫是不知道。

其实顾老爷子是想让顾淮墨丢下一些事,就在b市工作便是,现在顾淮青是满大江南北地跑去讲座,顾淮景更不用说了,年节都不曾在家。虽然三子一女,可诺大的一个家,还不是寂静着。

老爷子便把主意打到顾淮墨的身上,还没娶妻之前就欲要让他长住在b市,又觉得这样老二的心一定牵绊不住,于是便就逼婚了。

老大的媳妇也是高官世家,只是太高傲冷淡,亲近不来。再琢磨着淮墨的性子,觉得不如从商家挑,或许会更好。

淮墨他太高傲,太霸道了,别家官家小姐,个个哪不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不过商家吧,却也是不同,身份上会自认低一等,对淮墨哪还不会服服帖帖的,b市卫家倒也是赫赫有名,多次的场合,也大献殷勤着,他让人调查了一番,卫家的几个女儿就卫英最合适,喝过洋墨水,进退适宜,仪态大方,而且也是个嫡出的,不会显得小家子气。

使着办法,无礼着,霸道着,逼老二去卫家挑个妻子。

老爷子将卫家的人都摸清了,卫冰那个交际花,淮墨有洁癖却是不会多看一眼的,同时他也暗示,卫家不要让那样的人在场,卫英的年纪最是合适了,关于卫紫,他是连想也没有想过,才读高中的十八岁的黄毛丫头。

可偏偏老二就选了这么个人,趁着他不在,就把喜酒给办了。

他现在想想,还是胃痛。

老二的反叛,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想到他敢这么目中无人,他回来再一查卫紫,气得几天都吃饭吃不下,学习差得一塌糊涂,还是个庶出的私生女。

可酒都办了,也住在一块了,真要把卫紫送回去,他面子往哪搁。

往时看她,到是很听话,作为顾家的媳妇,叫她生个孩子倒还委屈着她来着,还敢跟他顶嘴。跟老二倒是越来越像了,就会让他生气。

早上瞧到她,他板着一张脸,冷咳几声。

卫紫挑挑眉,也不叫他。

老爷子将手仗重重地往地上一敲,卫紫吞了吞口水,拿了苹果赶紧上楼去。

拍拍心口咬了一口苹果,只是下一秒苹果就让人给抢了。

她抬头呆呆地看着,顾淮墨只围了条浴巾,将她吃的苹果往角落里的垃圾桶里一扔,哇哇哇,这么远,他都没有好好的看,居然投得这么中。

“一早起来,不许吃生冷的东西。”

要是不出声,倒真的是很赏心悦目的,健壮结实的胸堂水珠在诱惑地滑着,卫紫忽然觉得有点口干,脸上也一热。

不过他一说话,还是这么的霸道是,她回神,撇撇嘴不满地说:“哦,知道了。”回头要吃,也不会让他看到。

在顾家,真的是郁闷死了,老爷子看到她,一脸吃屎样,顾淮墨看到她,还管教她。

不对不对,她也是和他们生气着的呢。

唉,在顾家的日子,太难受了。

下厅里也不是,上房里也不是。

她蹭蹭地跑到楼顶上去,深呼吸着,忍无可忍,还须再忍啊。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顾淮墨你家住在公共厕所,一阵阵大灰从你头上刮过。”

顾淮墨把衣服穿好,上了楼顶去叫她赶紧的,今儿个要回卫家去。

快到楼顶了听到她低仰地唱歌,一脚踏空膝盖又趔趄地碰摔着了,一阵刺痛又再度袭来。

恢复得差不多的脚,又二度的受伤,走起路来真的是一个叫难受。

顾淮墨是个爱面子的人,坚决拒绝拐杖这一类的东西,所以卫紫扶起来,就格外的难受了,他太重了,身体都得她撑着。

一到卫家,卫家就大阵仗来接这个尊贵的姑爷啊。

就连她长年各地奔跑的爸也在了,卫夫人打扮得雍容华贵,笑呵呵地过来:“一早上就等着你们回来了,淮墨啊,这身体好些了吗?听说你受伤,卫紫她爸也不知道有多担心。”

“还好。”他说。

“淮墨。”卫爸爸一笑。

顾淮墨挤出一点笑。卫紫倒是乖乖地叫了一声:“爸。”

“好女儿,爸听说你考上了a大,好,我卫野的女儿就是厉害。不错不错,这也是托了淮墨的福啊。”

卫紫也淡淡一笑,其实回卫家吧,她来不来没关系,主要是顾淮墨来就好了,人家打电话也是打去给顾淮墨的。

她扶着他进了去,安份地坐在他的身边。

卫野和卫夫人亲切地对顾淮墨进行问候,谈着谈着就谈到了zheng事上去,卫野闲谈地说:“淮墨,我听说你会把工作重心移到b市来,卫风在f市也多年了,我倒也是想他能调回来,在a市好歹还能照看着。”

顾淮墨淡淡地说:“这些是bu队上的事,你跟我家老爷子说说吧。”

卫夫人拉着卫紫的手,嘘寒问暖着,好得让她不适应啊,频频地看着顾淮墨。

顾淮墨便说:“一会约了医生,我得去看看脚,不多聊了。”

“那是必须的,必须的,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不必了,有司机开车。卫紫。”

他轻唤一声,卫紫就赶紧过来扶他。

出到门口卫家人吩咐她:“卫紫,好好照顾着淮墨。”

“多给淮墨煲点猪脚汤。”

“多看着点,机灵点。”

出来之后卫紫松了口气,他们对顾淮墨真好,顾淮墨是不是他们失散多少的儿子……啊,呸,那她嫁给他,不就成了**了么。

车子开去医院,也就检查一会,没什么事便是回家。

途中经过一个电脑城,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到处都写着开学装备大减价。

装备也就是电脑等各种玩意儿吧,在卫家卫英淘汰的电子产品卫夫人就送给别人也不给她用。她只能在学校里学着,不过现在在顾淮墨的家里,顾淮墨的电脑她却是可以用的。

“小莫,就这停一下吧。”

她有些讶然地看顾淮墨,他往衣服里一掏,掏出了一个计时器:“给你三十分钟,去选你想要的东西。”

把钱包掏出来,直接甩给她。

卫紫双眼一眯,笑了,拿起他的钱包:“遵旨。”

老男人真的是,太上道太上道了,今天他又可爱一点了。

拿了钱就去选,只选好的,不选对的,反正用的不是她的钞票,她半点也不心痛,要了个苹果高端机。

一会儿提着些吃的赶紧出来,顾淮墨看看时间,才十多分钟,满意极了,小妻子对他的方式是越来越上道了。

卫紫笑呵呵地把吃的给他:“顾淮墨,那啥很不好意思,电脑都没有装好系统的,所以需要点时间,我给你买了点吃的,要是你不想等,你就先回去好了。”

他接过吃的:“你去吧。”

她快乐地笑,那么眉眼弯弯极是甜美,那是真正的开心了。

她一走马上他的手机就响,顾淮墨看了看号码,接了说:“正忙着,大概二小时或者三小时,你再等会吧。”

司机笑容可掬地说:“二公子和二夫人感情真好,这地方可是难打车呢。”

顾淮墨扫了他一眼,司机就不敢说话了。

低头看看一大袋吃的,小丫头居然给他买零食,变相的自个嘴馋了吧,明知道他不吃这些的。

早上她在唱歌,他听到了。

他磕到了膝头,鞋撞地的声音她也听到了,赶紧的跑下来扶他,在他的膝盖上拍拍:“不脏不脏,顾淮墨,我错了,你家不是住在公共厕所。”

他更是无语,他家难道就不是她家,真是一个傻女人,傻得很是可爱。

顾淮墨的钱包,一如他的风格,简单,肃严,作了现钞,就是二张卡,一张黑金卡,一张很普通的卡。别的什么骚包的打折啊,优惠啊,无数银行无上限的卡啊,他一概都不用。

不过这样倒也好,她就讨厌她同学,那些有钱的女生男生,个个钱包鼓鼓,一打开不是这卡就是那卡,都是扎堆儿的,买些什么就把一摞卡拿出来,一张一张挑选,多少是有点炫耀的味道。

现金挺多的,她数一数够了就没刷他的卡。

顾淮墨丫的钱多,所有卡不设密码,要是掉了,看他不亏死了。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