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悬疑恐怖]虚妄诡相徐镜楼陌楠完整版小说阅读

[悬疑恐怖]虚妄诡相徐镜楼陌楠完整版小说阅读

都市 秩名 2020-08-22 阅读(322)

虚妄诡相》是一本悬疑恐怖小说,主人公是徐镜楼陌楠。徐镜楼本来不相信鬼神,可自从有一天徐镜楼看见了直立在井中的黑棺材,一系列诡异的事情便发生了。徐镜楼被迫卷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破解了一个死亡凶兆。从此,徐镜楼的生活轨迹改变了,死人血泪、鳞躯噬心...差点丢了性命!

虚妄诡相

>>虚妄诡相徐镜楼陌楠全文阅读<<

虚妄诡相章节阅读

我哑然失笑道:“你见过老鼠没?老鼠啃过的钱,会是这个样子?别逗了。”

花错却一本正经的说道:“绝对不会错,这钱上确实有老鼠的味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搞不清楚,但我的鼻子绝对不会闻错。

我也懒得和他争辩,就转移话题道:“你说那个老井不一样,有啥不一样的?说来听听。”

我这一问,花错就笑道:“哥,你用不着和我装迷糊,那老井有什么不一样,你不清楚?我可以打百分百的包票,那老井里的东西,最近这段时候,肯定和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如果我没看错,那东西对你可没安什么好心,今天夜里,必定会来找你的麻烦。”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要求和你睡一床,要摆在平时,你求我和你睡一床,我都不愿意,弟弟我可是正宗处男,害羞的紧呢!”

虽然他刻意想营造出轻松的氛围来,可我一点也轻松不起来,花错说的太对了,这几天我可算和那老井杠上了,而且那三尾井童对我确实没有什么善意,今天之所以没勒死我,绝对不是怜悯心大发,而是因为那个叫苏出云的少年阻止了它。

可花错说今天夜里,那三尾井童还会来找我,这就让我郁闷了,那三尾井童敢情和奎爷一样,赖上我了是怎么的,不过心里郁闷归郁闷,倒也不算出我的意料,我本来就猜到了,那三尾井童今天的表现,分明是怕了那苏出云,不然临走的时候也不会示威性的嘶吼那一声,可苏出云已经离开了,三尾井童没有顾忌了,一定会来找我的麻烦。

何况,我前前后后伤了它两次,就算记性再怎么不好,也该记住一次才是。

紧接着花错就笑道:“至于我怎么看出来的,不是我吹牛,我最大的本事,就是一双眼睛,鼻子上的功夫,其实还是跟清辰学的,只要有不对劲的地方,我多多少少都能看出点端倪来,何况那老井从栏到井的气场,都十分不对劲。

我听的一愣,忽然想起石头哥曾经说过的话来,石头哥说奎爷临死之前,交代过他几句话,分别是石井栏、七斤和火,我和石头哥、老太爷当时都怀疑那石井栏三个字,是指奎爷扛起石井栏的事,如今听花错这么一说,好像我们都想错了。

花错一见我的神色,就知道他猜对了,马上显摆般的笑道:“怎么?吃惊了?我再说点厉害点,如果我没猜错,那石井栏一定吃过人肉,喝过人血,我说的对不对?”

我顿时傻眼了,花错说的不错,关于那石井栏,确实有那么一段故事,这事在我们十里八乡的流传甚广,稍微找个年纪大点的,都能完完整整的说出来,我就听村上的老人说起过很多次。

这个故事,用村上老人的话说,就叫一指换一手!

事情说起来有点久远了,说是在清末年间,有个怀孕的妇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掉老井里淹死了,一躯两命,躯体捞出来的时候,已经被泡的肿胀不堪,甚至都认不出是谁来,只能看出来,她穿的衣服甚是华丽,还穿金戴玉,绝对不是一般人家穿戴得起的。

更离奇的是,查了一大圈,十里八乡竟然没有任何妇人失踪,也就是说,这个妇人还是外地的,至于从何而来,又怎么会在井中溺亡,根本无人知道。

按理说,井里淹死了人,是不能再用了,要不就是填上,要不就是废弃,当时村上的老人们,一致决定,是将老井填了,重新打一口井出来的。

那时候还没有拖拉机,运土全靠板车,结果一个村上的汉子,拉了一上午的土,全部倒入了井中,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井水还是那么深,几十车土,好像全都泥牛入海了一般。

更离奇的是,请来的挖井师傅,在别的地方挖了几十米下去,都挖到石层了,愣是一滴水没有,接连换了三个地方,全部如此。

当时正值天下大乱,村庄虽然偏僻,并未受战乱之苦,可整个天下都在水生火热之中,村上百姓又能好到哪去呢!生活条件仍旧十分之差,各家各户都不富裕,只能说勉强饿不死而已,挖井的钱,全都是大家勒紧裤腰带凑出来的。

挖井师傅连挖三口井,虽然没出水,可钱是要照收的,这样一来,老百姓受不了,一致要求,就用那老井凑合吧!等以后条件好一点了再说。

可那老井井口四周,全都是整片的青石板,用的时间久了,异常滑溜,加上井中又淹死过人,大家心里都有点怵的慌。所以当时的村长,又请来了一个老石匠,村民自己从远处运来了青石,让那石匠雕琢一副石井栏,罩在老井四周,也算一种安全防护。

那老石匠当时在附近十分有名,听说经他手雕出来的石狮子,夜里都能听到狮子的吼叫声,当然,这肯定是有夸大其词的成分。

这石匠接了活,带着自己最得意的大徒弟就来了,村民的青石一运到,立刻就开工。

这石井栏制作的时候,由于全是青石雕琢,太过笨重,石柱石条都是分开雕琢的,可等部件全部完工,搬运到井边的时候,却怎么也无法安装起来,不是这边短了几寸,就是那边长了几寸。

那石匠也算是成名人物了,尺寸方面,绝对是不错的,当下又试了几次,依旧不成,当场就变了脸色,手指一伸就放进了石柱子的榫眼之中,一石锤生生将自己的手指头给砸断了,血水顿时顺着石柱子往下淌,断指直接留在了榫眼之中。

可奇怪的是,这一根手指头一放进去,石井栏再安装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了,严丝合缝,牢固的就像是一整块石头雕成的一般。

那石匠回去之后,就封了工具,再也不替人做石活了,具体是为了什么,那石匠也从来不说。

石匠封工之后,手艺活就全被大徒弟接了去,大徒弟的手艺也不差,师傅封工了,生意都被他揽去了,混的越来越好。

有一天这大徒弟去隔壁村做活,带着工具,路过井边,感觉有点口渴,正好井边有人担水,就凑过去喝了口水,水一入口,顿时面色一愣,噗的一声全都喷了出来,随即噗通一声跪在石井栏边,伸手从工具包里掏出斧头,一斧头就将自己的手掌给剁了下来,将断手放在石柱子上,鲜血淌了一石柱子都是,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爬起来就回去了。

徒弟回去之后,养好了伤,就将老石匠接到了身边,一直侍奉到老石匠归天。

后来听人说,那石井栏当时被大徒弟做了手脚,目的就是想让师傅丢了脸面,他以后好接活。可他那点手艺,都是老石匠教的,老石匠当然能看出来。但老石匠没有子女,一向视大徒弟为亲生儿子,为了徒弟的前程,什么都没说,为了保全自己的脸面,用自己的手指将机关给破了,而且从此封工,让徒弟揽去了自己的生意,可谓是用心良苦。

井水一向清甜,可大徒弟那天喝的那一口,却是像血一样腥膻无比,瞬间大徒弟回想起来师傅对自己的百般教诲,幡然醒悟,剁下自己一只手赔给了师傅,并将师傅接到身边,侍奉终老。

当然,这都是故事,年代久远,真假无从追究,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今天花错又这么一提,我顿时就联想到这上面去了。

当下我就将这故事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就问道:“这个算不算?”

花错一听就笑道:“当然得算,手指头也是肉,断掌血也是血,你看我没说错吧!那石井栏吃过人肉,喝过人血,再加上本身就是青石,青石都是经历成千上万年方才形成的,又被精心雕琢成石井栏,放在井边百十年了,吸收日月精华,再被人肉、人血这么一喂,想不作怪都难啊!”

“更可怕的还不是这个,石井栏就算作怪,也因为天性愚钝,圈井成牢,翻不起大浪来,除非是有人将那石井栏给移动了,不然坏不了事。”

“但是那被淹死的怀孕妇人,却是个极大的祸端,你们村口那老井,要依我看,是你们村上地势风水最好的一块地,上接日月精华,下接地之灵气,本是绝佳之地,但也正因为风水极好,所以极易养成凶煞之物。”

“那妇人穿戴贵重,想必是大户人家,既然是大户人家,谁没有个丫鬟婆子,不可能亲自到井边打水,所以极有可能是被谋害而死,又是一躯两命,怨深冤重,岂能甘心,正好趁这天宝地灵之处,化为凶煞,为祸一方。”

说到这里,又眉头一皱道:“不过也很是奇怪,按道理里说,这样的地形极发,那妇人死时,尚是清末年间的事了,距今已经一百多年下来了,怎么会等到现在才出来兴风作浪?”

说到这里,花错故作神秘的看了我一眼道:“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曾经有大本事的人,在那井中下了封印,那妇人和她腹中的孩子,无法做恶!”

我已经彻底被他说服了,按他的分析,确实有这个可能,从那妇人淹死在井中,已经过去百十年了,谁知道有没有大本事的人路过这里,给下了封印。

花错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来,对我挤挤了眼睛道:“哥,你说我猜的对不对?我是不是很厉害?”

我点了点头道:“对!确实很厉害!”

一句话出口,花错就哈哈大笑道:“你还真信啊!我吹牛逼的,这都是爹以前给我讲的睡前故事,爹离开我们的时候,我已经七岁了,一指换一手的故事,我起码听了几十遍了。”

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不是吧?那你怎么知道这段时间井里的东西对我不怀好意的?”

花错哈哈大笑道:“这就真是猜的了,我看你一眼看见那老井时,面色瞬间变的煞白,显露出极为害怕的神色来,分明是心有顾忌,所以我一点一点的引,你自己就全告诉我了。”

说到这里,面色又一正道:“不过,我能闻出细微的气味,以及能看出来那老井确实不正常,倒也是真的。”

我已经被他彻底搞迷糊了,也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可少年嘛!总有点不服输的劲,被他耍弄了半天了,怎么也得灭灭他的威风,当下就说道:“那你能不能猜到,那石井栏最近被人扛了起来,扛起石井栏那人,第二天就死了?”

花错一听,顿时就是一愣,明显是没有想到,三爷离开的时候,他才七岁,这些事情都还没有发生,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我一见他愣住了,顿时有点得意,继续说道:“我床下躺着的躯体,就是扛起石井栏那人,这个,你也不知道吧?”

花错的面色逐渐沉了下去,看了我一眼道:“哥,那人有没有儿子?”

我点头道:“有!”当下我就将事情经过全都说了一遍,当然,我并没有说出三爷可能想夺取我身体的那一部分。

花错的面色愈加的难看,忽然往床上一倒,对我说道:“哥!我睏了,得睡一会,你也睡一会吧!晚上搞不好睡不成。”

听他这么一说,我隐约觉得这个花错好像知道了些什么,却又吃不准,我心里却是明白的,他说的是对的,如果我没猜错,今天夜里,那三尾井童必定会来找我的麻烦。

两人这一躺下,就没个时间了,一直睡到爹来喊我们吃饭。

吃完晚饭,我们兄弟俩又回到了祖屋,要依我的意思,我们还是躲到偏房去,那里相对要安全许多,花错却不以为然,让我放心,就睡在三爷的房间里,甚至门都不关,说他自有办法。

我有点摸不透这家伙,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倒也让我安心了不少。

可我们兄弟们,还没有等到那三尾井童出现,倒是先看见了一只白老鼠。

我们兄弟俩正躺在床上聊着呢!一只老鼠,通体雪白,双眼如点漆一般黑亮,大约只有巴掌大小,忽然跳上了床头的台子上,一径直爬到台子中间,对我们两竟然视若不见。

我们俩顿时不说话了,全都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老鼠看,想看看那老鼠究竟想搞什么把戏。

那白鼠根本不看我们两人,爬到台子中间,忽然将嘴巴一张,吐出一张卷成烟卷状的红票子来,我顿时想起花错在台子上取的两张钱来,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花错,这家伙的鼻子还真是灵,怪不得他说那钱好像是被老鼠啃过一样,敢情这钱本来就是从老鼠肚子里吐出来的。

那白老鼠将钱吐出来后,就自顾转身跳下台子,向门外爬去,全程悄无声息,一点点的动静都没有发出来。

白老鼠一跳下台子,花错就翻身而起,一把将那钱抓了起来,放在口袋之中,将我拉了下来道:“走,跟上去,记住了,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一句话说完,率先跟了上去。

那白老鼠见我们跟了上去,停顿了一下,转头看了我们两人一眼,随即又像没事一样,在前面快速爬动,一直出了祖屋,直向村后爬去。

我们两人就跟在白老鼠的后面,大约四五步的距离,青白色的月光洒了下来,照耀在那白老鼠的身上,泛起一阵阵的白光,看的我心里有点发慌。

花错却好像极为开心,紧紧的跟着那白老鼠,始终保持四五步的距离,我也不能让他一个人跟去,万一出个啥事,我怎么和三爷交代,只好跟在了他身后。

两人一鼠一直出了村子,远远看见前方有一个木屋,里面还亮着灯,隐约还有人声传了出来。

我一见就赶紧拉了拉花错,颤声道:“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们村外面,方圆几里地,都是田野,从来没有听说还有过房子,我看这事不对劲。”

花错轻声笑道:“不对劲就对了,今夜有过对劲的时候吗?那白老鼠吐钱对劲吗?等会要去找你的那三尾井童对劲吗?走吧!”

一句话说完,他竟然直接几步,越过那白老鼠,一下拦在那白老鼠的前面,手一指那白老鼠道:“我给你个脱身的机会,那木屋,你今天别去了。”一句话说完,直接一转身,向那木屋奔了过去。

我看见那白老鼠一愣,随即真的一转身,向别的地方跑了,只好一咬牙,急忙向花错追了上去。

两人一到木屋门口,就听里面有声音响起道:“怎么还没回来?我就说换个人去嘛!他人矮腿短的,一个来回耽误这么久时间,早知道就我自己去了。”

另一个尖细的声音道:“老魏,你别傻了,谁不知道那主子睡觉的时候最讨厌我们去打扰他,只有老白动作最轻,我们去了,万一惊醒了那主子,少不得又要挨一通责罚。”

原先那个声音叫道:“那怎么办?现在三缺一,要等到什么时候,有这个功夫,都打四圈了。”

随即一个苍老的声音咳了一声,说道:“急什么?天亮还早呢!他容许我们在这里打牌,就已经不错了,你们别忘了,当年黄姑娘就因为惹了他,被他引来天雷,尾巴都被劈断了,还生生锁了黄姑娘九年,前天才放出来。”

原先那个声音哼了一声道:“黄姑娘是黄姑娘,我们是我们,我真搞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听他的,每天送一百块给他,累不累啊!要依我看,这个钱就不给了,他也不见得就能拿我们怎么样!”

那苍老的声音忽然怒哼了一声道:“老魏,你是疯了吗?这话你也敢说,要传到那主子的耳朵里,有你好受的,一百块算什么!只要他不找我们的麻烦,我们能送到他老死,黄姑娘的能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四个谁能是黄姑娘的对手?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乖乖认了哑巴亏。”

听到这里,我头皮直炸,不用问了,黄姑娘就是那断尾黄鼠狼,这些家伙和那黄姑娘都认识,能是人类嘛!当下正要伸手取拉花错离开,花错却猛的一推房门,闯进了木屋之中。

我顿时气的差点骂起了大街,可他都进去了,我也不能就这么丢下他,只好又一咬牙,也闯了进去。

跟着花错一进屋,就见木屋中间放了张桌子,桌子上竟然是一副麻将,三面坐着三个人,东边的是一矮胖汉子,约有四十来岁,南面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一头银丝,面色却红润的很,看不出来究竟多大年纪了,西面坐着个三角眼汉子,身材消瘦。

我们一进门,那三人明显吃了一惊,花错哈哈一笑道:“各位别等了,老白今天被我爹留下谈心了,要不,我来陪几位玩几把?”

一边说着话,一边大剌剌的坐到了北面的位置上,手一伸就抓起了骰子,笑道:“我年纪肯定最小,大家一定会让着我,我先开头好了。”

那白胡子老头的双眼眯了起来,那三角眼汉子的身形微微向后靠了点,那矮胖汉子则叫道:“你是谁?凭什么来和我们玩?”

声音一起,我就听出来了,这矮胖汉子正是一开始说话的那位,花错也不说话,伸手就从口袋里掏出三张钱来,往桌子上一丢,嘿嘿笑道:“就凭这个,行不行?”

那白胡子老头一见,一双眼睛眯的更小了,笑着说道:“不知道两位小哥,是徐三爷什么人?”声音苍老,不用问,另外一个三角眼的汉子,就是那声音尖细的人了。

花错哈哈一笑道:“还是老人家聪明,一眼就看出我们的身份了,我是他儿子,这位是他亲侄子,我们年轻,没见过什么世面,我爹让我们来开开眼,钱给的不多,还请三位手下留情哈!”

我顿时一愣,花错这家伙,竟然扯起了虎皮做大旗,可三爷明明就不在,万一被这些家伙知道了,只怕我们俩今天走不出这小木屋。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都市灵异恐怖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