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主人公陈宁宋娉婷小说少帅临门完整版全文阅读

主人公陈宁宋娉婷小说少帅临门完整版全文阅读

都市 秩名 2020-08-20 阅读(180)

少帅临门》的主角是陈宁宋娉婷,这本小说已经完结了,一本热血都市逆袭小说,作者是白玉求瑕,又名《战龙临门》。五年前,陈宁执行任务的时候犯了一个错,可因为战事告急,只能抛弃宋娉婷离去。五年之间,宋娉婷独自生养孩子,为此也遭到中海上流社会的嘲笑。战神霸气归来,保护妻子,守护女儿。那些瞧不起、欺负过妻女的人,陈宁将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恐惧!

少帅临门

>>少帅临门陈宁宋娉婷全文阅读<<

少帅临门章节阅读

仇家辉带着三百个手下,在傍晚时分抵达天海省城机场。

他们刚刚抵达机场的时候,天空中有不少军用运输机呼啸而过,引得他跟机场的人都有点惊讶。

天海是省城,天海机场也是军民两用机场,这里遇到军用运输机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一次性出现20多架军用运输机,这倒有点少见。

仇家辉望着连续降落的军用运输机,更看到大批大批的特种兵团士兵,有条不紊的从运输机上下来。

他就忍不住嘀咕:“这么多士兵,而且看他们袖子上的猛龙袖徽,应该是隶属于北境战区猛龙特种兵团的,看来有北境军的大人物来天海呀!”

他的嘀咕刚落,然后就见到一名身材格外魁梧的校官,出现在他视野中。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浑身散发出可怕气息的校官,竟然有意无意的朝着他看来,正好跟他四目对视。

这魁梧校官不是别人,正是陈宁的警卫队长,典褚。

仇家辉跟典褚目光对视,如雷火交击,仇家辉心头狂震,浑身如同触电般猛然一颤。

他连忙别开目光,不敢再跟典褚对视。

这校官一看就知道是从躯山血海里走出来的,浑身散发出死亡气息。

就算是仇家辉这种在外国当过几年雇佣兵的,也从骨子里感到畏惧,这就跟小鬣狗见到狮王一样。

血脉压制啊,惹不起!

仇家辉带着几百手下,从机场出来,然后打了个电话。

得知陈宁跟董天宝两个去了郊外的清秀村,现在一户叫林水柱的人家中做客。

仇家辉狞笑的说:“青秀村,郊外呀。哈哈,今晚是七月十五中元鬼节,正好把陈宁跟董天宝两个变成游魂野鬼。”

仇家辉带着手下先去见祝家老爷祝苦禅,同时安排所有手下,今晚去青秀村杀陈宁。

而典褚也率领猛龙特种兵团的两千战士,先去军部招待处吃饭,然后去青秀村跟陈宁集合。

夜晚,月黑风高,清秀江边。

天空中黑云翻滚,没有月亮,没有星星,翻滚的黑云中偶尔有雷电光闪烁,明显今晚有一场暴雨将至。

陈宁跟典褚、董天宝、八虎卫,此刻就站在江边,身后还有两千名全副武装的猛龙特种兵团战士。

河边地面上,插着不少香火蜡烛,摆着拜祭的贡品酒水。

陈宁正在跟典褚他们,按照当地的风俗,烧纸祭拜死去兄弟们。

陈宁想起那些战死的弟兄,眼睛不由迷蒙了。

他身边的董天宝,正蹲着不断的朝着火盆里扔纸钱烧。

典褚跟八虎卫,站在他身后一字排开,而再后面的黑暗中,则整整齐齐站着两千名士兵。

典褚这平日流血不流泪的铁塔汉子,此时也眼睛有泪。他声音带着哽咽,对着悠悠江水,忽然高吼道:“林峰,少帅带着兄弟们来看你了,来喝酒!”

典褚弯腰端起一杯白酒,仰头一饮而光。

他接着又吼道:“张自强,兄弟们来看你了,来喝酒!”

说完,他又猛饮一杯白酒。

“李伟明,兄弟们来看你了,来喝酒!”

“钟振飞,兄弟们来看你了,来喝酒!”

“刘老七,兄弟们来看你了,来喝酒!”

……

典褚每喊一句,就喝一杯酒。

不知不觉中,他不知道已经喝了多少酒,醉眼朦胧起来。

仿佛黑暗中,有无数昔日兄弟,都纷纷来跟他们再聚了。

董天宝咬着嘴唇,虎目有泪,不断的烧纸。

陈宁跟八虎卫,还有背后那两千个站在黑暗中的猛龙战士,都全部闭着眼睛。

听着典褚每念出一个名字,就会有熟悉的脸孔,浮现在他们脑海,都是当年牺牲的兄弟!

月黑风高,杀人夜。

黑暗中,远处,一直数百人组成的队伍,正悄然而来。

这帮人正是准备在今晚要杀陈宁的仇家辉等人!

仇家辉刚才带着三百个手下,在林水柱家扑了个空。

不过他却从假装是陈宁的朋友,从林水柱夫妇口中获悉,陈宁等人在清秀江边烧纸祭拜亡魂。

于是,仇家辉立即带着他三百个手下,弃车摸黑而来。

“看,仇哥,远处江边果然有人在烧纸祭拜。”

仇家辉一看,江边黑漆漆的,只有蜡烛跟烧纸火盆有火光。

还能够看到陈宁跟一些人站在火盆附近,不过蜡烛跟火盆的光照不远,因此仇家辉他们也看不清楚江边到底有多少人。

仇家辉拔出一把锋利的廓尔喀军刀,残忍的道:“刀在手,跟我走,一个不留,杀!”

仇家辉的手下们,都纷纷拔出锋利的廓尔喀刀。

他们这帮人,平日只喜欢两样武器。

打架用甩棍,杀人用廓尔喀刀。

陈宁跟典褚、董天宝等人,正沉浸在缅怀昔日兄弟的情怀之中。

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的异响,陈宁睁开眼睛,朝着远处望去。

黑漆漆的不能辨物,但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人影憧憧,似乎是有不少人朝着这边冲杀过来。

陈宁脸色沉下,冷冷的说:“不开眼的东西!”

烧纸的董天宝,缓缓的站了起来,冷眼望着远处过来的人影。

典褚握着酒杯,眯着眼睛,眼睛里已经没有了醉意,只有杀意。

陈宁身后的八虎卫,还有两千名猛龙特种士兵,一个个都如同标枪般笔直的站立着,面无表情的握紧手里的枪。

仇家辉带着三百手下,杀气腾腾的过来。

人没有走近,恶狠狠的声音先传来:“注意不要让陈宁跟董天宝跑了任何一个,死要见人,活要见躯,杀!”

“杀——”

他的三百手下,握着廓尔喀刀,如同狼群般,气势汹汹的冲来。

不过他们一帮人的冲锋,很快就嘎然而止。

因为他们扑近了才猛然发现,陈宁身边竟然密密麻麻有不少人,看起来竟然有一两千人之多!

仇家辉跟他的手下们傻眼,这什么情况?

啪,啪,啪……

忽然一盏盏灯光亮起,把现场照得亮如白昼。

仇家辉他们才发现,原来周围停着不少武装越野车等军车。

亮起的这些灯,都是车灯跟车顶的照射灯。

更让他们魂飞魄散的是,陈宁身边除了董天宝之外,竟然还站着典褚跟两千多名战士。

这些战士正是他们今天在机场遇到的那批猛龙特种兵团的士兵!

陈宁望着吓傻了的仇家辉一帮人,冷漠道:“你们要杀我?来!”

仇家辉跟他三百个手下,听到陈宁的话,脸色都变了。

来杀,怎么来杀?

开什么国际玩笑哦!

典褚沉声喝道:“全体将士,立即进入备战状态!”

陈宁身后的两千名全副武装的特种战士,哗啦的一声,从方阵队形,迅速切换成作战阵型。

紧着又是一阵整齐的咔嚓声,所有士兵子弹都已经上膛。

“报告首长,猛龙特种兵团全体战士,弹药已入膛,请首长指示。”

陈宁负手而立,漠然道:“进入作战状态,反抗或者逃跑者,格杀勿论。”

哗啦!

全有士兵的枪口,齐齐的瞄准了仇家一伙人。

晃当晃当晃当……

仇家辉等人全部都是惊骇欲绝,手里的廓尔喀刀纷纷掉落在地上,面无血色的赶紧举起双手,投降。

废话,任谁现在都看得出,陈宁并不是在开玩笑。

如果谁胆敢有丁点异动,那么绝对要被当场击毙。

仇家辉从小在祝家长大,还在国外当了几年雇佣兵历练,他算是见过风浪的,此刻也被吓得够呛。

他惊恐的望着陈宁,嘴巴异常苦涩,后悔得自杀的心都有了。

同时心里也满是不解,祝家的资料上不是说陈宁是普通的退伍士兵吗,怎么现在?

他并不知道的是,陈宁的档案是绝密档案,属于五S最高级别的机密,整个华夏都没有几个人有权观阅。

就连董天宝,曾经作为陈宁的警卫队员,真实档案都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到的。

祝家调查到陈宁跟董天宝的那些身份资料,都是被修改过,掩人耳目的假档案。

陈宁冷冷的望着仇家辉:“你刚才说要杀我?”

仇家辉颤声的说:“我……”

他想要否认,不过他却不敢狡辩。

因为他率领一帮手下气势汹汹杀过来的时候,他可是大喊着要杀了陈宁跟董天宝,活要见人死要见躯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啪!

陈宁抬起手就给了对方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一巴掌,直接扇得仇家辉半边脸颊浮肿,满嘴的鲜血。

陈宁冷冷的说:“回答我!”

仇家辉回答稍慢,立即又挨了一巴掌,牙齿都被抽断了几颗。

他彻底的怕了,满嘴鲜血含糊不清的连忙说:“陈先生,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求你给饶我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

陈宁漠然的望着仇家辉:“昨晚在中海市如家酒楼,我看在我岳母生日的份上,已经饶过你一回。我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不中用。”

仇家辉闻言意识到了什么,他面无血色,张嘴刚刚想要哭着求饶。

但是陈宁已经平静的吩咐典褚:“送他上路。”

陈宁话音刚落,典褚已经出手,一手刀砍在仇家辉的脖子上。

咔嚓!

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声骨头折断声响起,仇家辉就如同被拧断脖子的公鸡,直接栽倒,没了气儿。

仇家辉,死!

仇家辉的三百个手下,一个个都惊骇欲绝,一股尿骚味,在空气中无形的弥漫开来,不少人已经被吓尿。

陈宁望着其余的从者,冷冷的说:“把这些人全部抓起来,以触犯军事机密罪名,全部秘密流放到北境内的矿洞。挖矿十年,为国家做贡献。”

陈宁知道仇家辉的这个所谓保安公司,其实就是个变相的雇佣兵公司。

仇家辉的这个公司,不限于给富豪明星们提供安保服务,还秘密提供打架、杀人、报复仇人等服务。

所以陈宁对现场这帮家伙,也是没有半点心慈手软,直接把这帮人扔到北境矿洞,劳动改造。

很快,仇家辉的这些手下,一个个都被猛龙特种兵团的士兵们,押着上车。

士兵们正有条不紊的逮捕仇家辉的几百个手下,忽然前面车灯摇晃,有几辆面包车飞驰而来。

几辆面包车上的人,都是本地的小混混,为首的人叫大飞。

大飞身边坐着的,竟然是今天被陈宁教训过的林强。

原来,林强欠了大飞几十万赌债。

今天他找林水柱夫妇,要求林水柱夫妇卖掉祖屋给他还债,被林水柱夫妇严厉拒绝,还被陈宁打了一顿。

他心中有怨恨,于是就跑去找大飞,请大飞哥给他报仇,教训陈宁。

同时,他答应大飞,以林水柱夫妇继子的身份,把林水柱夫妇的祖屋,低价抵给大飞哥还债。

大飞知道清河村这些土地,很快就要进行拆迁了的。

到时候拆迁,这里的土地值不少钱,大飞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大飞带着20多个小混混,在林强的带路之下,来收拾陈宁。

得知陈宁在河边烧纸祭拜亡魂,他们立即就驱车过来。

但是当他们距离陈宁他们仅有三十米远的时候,司机才发现不对劲,连忙的停车。

坐在车后座的大飞不知道什么情况,恼怒的骂道:“他娘的,干嘛突然停车,继续开过去啊。”

司机吃吃的说:“大、大飞哥,好像不对劲哪!”

大飞连忙的朝着前排凑过去,望向车前面,嘴里问道:“怎么个不对劲了?”

司机颤声的说:“前面好多士兵,他们好像在抓人呢!”

大飞跟林强闻言,都吓了一跳。

两人朝着前面仔细一看,果真有无数的全副武装的战士,正在有条不紊的对一帮人进行逮捕。

瞬间,大飞脸都吓白了,声音发抖的叫唤道:“我的亲娘咧,还真是,吓死爹了。走走走,赶紧掉头啊,你他娘的在这等子弹吃?”

可惜的,他们几辆车子过来的时候,早已经被注意到。

此时典褚已经带着一对士兵过来,把他们几辆面包车给包围起来。

典褚敲敲车窗,车窗落下,典褚望着车内这些染着五颜六色头发,身上纹龙刺虎的家伙,冷冷的问:“你们干什么的?”

大飞他们这些小混混,哪里见过这种阵势?

平日他们遇到派出所的民警都吓得要绕道走,现在见到典褚这种校官,还有现场包围他们的荷枪实弹士兵,一个个都吓得说不出话来。

陈宁此时也走了过来,见到车内的林强,眼神冷了:“又是你!”

林强今天被陈宁教训,本来就惧怕陈宁,现在更是吓得六神无主,口不择言的说:“我错了,我不敢了。我不该找大飞哥他们来报复你,我不该把答应把爸妈的祖屋抵押给大飞哥……”

旁边的大飞听到林强这话,瞬间血压狂飙,差点被这个猪队友气得吐血。

陈宁听完林强的话,嘴角微微上扬,目光落在大飞身上:“你就是大飞?”

大飞挤出一丝笑容,比哭还难看:“我是……”

陈宁点点头:“你们来得正好,我们正在打击黑恶。既然你们来了,那就一起吧。”

一起?

一起劳改!

林强跟大飞一伙小混混一个个都哭哭啼啼的从车上下来,被押着过去,跟仇家辉的那帮手下汇合,要被一起送到北境矿洞劳改。

相比较大飞一伙小混混而言,仇家辉这些手下,听说只是十年劳改,反而坦然接受了。

他们毕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次陈宁没有把他们枪毙,他们已经是如蒙大赦。

所以,这些被逮捕的辉煌公司保安们,没好气的对大飞一伙说:“哭什么,赶紧的,就等着你们了,一起去好好改造。”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都市逆袭战神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