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卧室里的气味小说阅读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卧室里的气味小说阅读

资讯 秩名 2020-08-13 阅读(165)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卧室里的气味是小说《原来婚浅情深》首个章节段落,小说讲述了湛廉时和林帘有过一年的婚姻,而林帘在刘妗出现之后被湛廉时放弃,甚至让湛廉时伤害的遍体鳞伤,当林帘在韩在行的帮助下走出困境,执着生活的时候,她用了两年成为了一个新锐设计师,可她没想到,当她再次遇到湛廉时的时候,湛廉时不仅插手她的生活,更是不容许林帘的身边的男人接近她,林帘深知湛廉时的未婚妻刘妗仍然在湛廉时的身边,而湛廉时也从未想过要在和她在一起,一切的行为只是因为湛廉时暗中作祟的占有欲和骨子里的自私。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卧室里的气味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卧室里的气味<<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卧室里的气味章节免费导读

湛廉时离开了书房便掏出手机,“查林帘这两年里的一切。”

“好的,湛总。”

韩在行回了湛家,他一进门湛乐便跑过来,怕他跑似的,一把拉住他,“你去哪了?电话也不接,急死我了!”

湛乐眼圈红红的,在韩在行到之前哭过一小会。

没办法,一想到韩在行的身体她就难受。

韩在行看向客厅沙发里坐的人,似乎大家都在等着他,他一进来,坐在沙发上的人都看过来。

老爷子,湛文舒,韩琳,湛廉时。

韩在行走过去,停在老爷子跟前,“祖父。”

老爷子点头,“坐吧。”

“嗯。”

韩在行坐下,湛乐便问了,“在行,林帘是不是没告诉你离婚的事?”

她这一问,除了湛廉时,老爷子,韩琳,湛文舒都看向他。

她们都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因为如果林帘没告诉在行,那事情就好办了。

如果告诉了,那就麻烦了。

而大家都不希望是第二种答案。

可是,“说了。”

湛廉时喝咖啡的动作一顿。

韩在行看着他,一身的生人勿进,即便是知道前妻差点成了外甥的妻子,他也依旧没什么表情。

韩在行继续说:“在她跟我说结婚的时候,她就告诉了我她的过去,只不过”

湛乐紧声,“只不过什么?”

“她没说前夫的名字,我也没告诉她我小舅叫湛廉时。”

一时间,客厅气氛安静的针掉下去都能听见。

湛廉时把咖啡杯放下,看向他,“那现在知道了?”

“知道了。”

很清楚,很明白的知道。

“那不用我说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韩在行点头,“是,我知道,我要娶她。”

湛廉时瞳孔收缩。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韩在行吼出来的,那紧握的手跟着冒起青筋,像蜈蚣一样狰狞。

韩琳嘴唇抿紧,手也跟着搅紧。

要说林帘做了什么对不起廉时的事,那还真没有。

湛乐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湛文舒则是看湛廉时,眼里是没想。

而老爷子,半百的眉毛皱了起来。

一时间,客厅里安静的呼吸可闻。

韩在行笑了声,看向湛乐,“妈,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吗?”

湛乐从没见过韩在行这个模样,脸上笑着,眼睛却是红的,里面泛着泪光。

她的心揪疼,“在行”

“她跟我说,她前夫觉得她身边有男性,丢了他的脸,而她爸前段时间欠了一笔债,也是前夫做的手脚,她不想被他摆布,没有办法,只能结婚。”

“妈,你知道吗?我在她身边两年,我从来不敢跟她说感情上的事,她心里有伤,那伤就没好过。现在她愿意跟我结婚。”

“不是因为她爱我,而是因为那个人是我,她愿意再嫁人,你们明白吗?”

他看向坐在客厅里的每一个人,眼睛赤红。

湛乐捂住嘴,眼泪流下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是因为这样痴情的儿子,还是因为林帘的遭遇。她真的难受。

说不出的难受。

韩在行看向老爷子,咚的一声,直挺挺跪在地上,“祖父,我知道你们不会让我娶她,可我爱她,爱她的一切,这辈子,除了她,我不会娶任何人!”

湛乐眼泪一下掉的凶了。

湛廉时敛眸,眸里的寒霜积了厚厚的一层。

这一天,湛家阴云密布。

林帘原本想去韩家拿行李的,可出去后就被拦住,她这才知道韩在行叫了人来看着她。

她走不了。

但她也急,回到沙发上坐下,看着一处发呆。

怎么都不会想到在自己身边两年的人就是湛家人,如果她知道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了。

可事实是没有如果,她再次走到了这尴尬的境地。

看来,她不该结婚。

从来都不该。

手机铃声响起,林帘掏出手机,看屏幕。

是弗兰克的电话。

她笑了下,接了。

“喂。”

“林,你在哪?”

弗兰克声音严肃,像有什么大事要说一样。

......

全文阅读

标签:都市言情逆袭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