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顾笑权逸深的小说全本阅读

顾笑权逸深的小说全本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8-08 阅读(182)

顾笑权逸深的小说名字是权少的替嫁萌妻,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一入豪门深似海,顾笑嫁进了权家,名正言顺地成为了权逸深才深有体会这一点。丈夫讨厌她,佣人看不起她,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感觉窒息,如果她被权逸深赶出权家,是不是就不用承受这些委屈了,这样想着,她决定一定要让权逸深跟自己离婚。

顾笑权逸深的小说全文阅读

>>顾笑权逸深的小说全文阅读<<

顾笑权逸深的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回到办公区域,小王连忙询问顾笑有没有事,顾笑看小王一旦担心的神色说:“放心,没事的,安心工作吧。”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上午被迫咖啡的小张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扭捏走到顾笑等人的办公区域。

左右看看,找到小王,小张挪到小王身边,很小声的说:“对不起。”

小王微微一愣,接着看向顾笑,顾笑猜测着,这应该就是权逸深之前说的交代吧。

给了小王一个眼神,小王会意,打量一下身边站着的小张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做了一个深呼吸,小张露出极其不情愿的神色,大声的说:“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说那些话污蔑你们。”

小王站起身来,看着小张说:“煜鸿集团没有别的缺点,就是人太大度,既然你承认错误了,那我们原谅你了。”

说完,小王回头看看顾笑,顾笑笑着点点头。

撇了撇嘴,小张顶一副快出来的表情,转身快步离开。

原本事情这样也就结束了,道了歉也就算了。而且这件事情一出,估计以后有人想找顾笑她们的茬,需要过脑子好好想一想了。

没想到道歉以后不到20分钟,王蕊来了。

王蕊找到顾笑,直接说:“顾经理,很抱歉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权总让我通知你,小张已经被开除了,现在她人已经离开了权氏集团。”

这可真是出乎顾笑的预料了,惊讶看着王蕊,顾笑不可思议的问:“开除了?”

王蕊点头说:“是的,已经开除了。”

不仅顾笑惊讶,其他人更是惊讶。

没想到权逸深的力度这么大,不仅道歉还开除。

“好的,我知道了。”顾笑收起了惊讶的神色,看着王蕊说。

王蕊对着顾笑一颔首,接着转身离开了顾笑等人的办公区域。

王蕊走后,大伙一下炸开了锅,凑在一起议论这件事。

顾笑看着王蕊离开的背影,回想着刚才王蕊的说话时候的表情,很奇怪,王蕊依旧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没有任何波澜。

顾笑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猜测的那些,是不是都猜错了,这些乱七八糟恶心的小事,可能不是王蕊安排的。

如果真的不是王蕊安排的还好,要是王蕊安排的话,那王蕊这个人的心机,实在是太重了。

晚上,顾笑下班以后买了菜,回家做饭,正做着饭,还没来得及给权逸深打电话,顾笑听见门锁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权逸深打开门,钻进了屋里。

他手上拿着一个袋子,顾笑好奇的瞧了瞧,权逸深把东西放到客厅的茶几上,接着摘下围巾放好,到餐桌前,看着顾笑问:“饭好了吗?”

顾笑将自己的视线从茶几处收回来回答说;“马上了,你先坐下等一会儿。”

权逸深听话的坐在餐桌前,顾笑盛饭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权逸深,他安静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两人吃过了饭,等顾笑收拾好碗筷,权逸深坐在沙发上对这顾笑招手说:“过来。”接着,他把茶几上袋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顾笑早就对那个袋子的东西好奇的不行,看家权逸深拿了出来,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凑了上去。

坐在沙发上,顾笑看见权逸深从袋里里面拿出来一个香薰灯。

从包装上看,应该是跟上次权逸深送给她的一模一样。

“下午我让小方买的,他忘记带精油了,你这儿还有吗?”

顾笑看着面前香熏灯,一时说不出来话。

自打上次不小心把香熏灯弄坏了,她就一直挺后悔的,好几次躺在床上,她都习惯性的伸手想去摸一下香熏灯,每次都是扑了个空。

这会儿,看见新的香熏灯,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只是,权逸深怎么知道自己香熏灯坏了的。

“精油我这儿有,你怎么知道我之前那个坏掉了?”

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顾笑扬起小脸看着权逸深。

权逸深嘴角上翘,抬手敲了一下顾笑的头说:“蠢,昨天我进你房间看见香熏灯不在,估计八成是被你弄坏了。”

揉了揉脑袋,顾笑没想到权逸深这么细心,叫她吃饭的那会功夫,还能注意到这样的小细节。

心里好似被人塞了一把糖,甜的不行。

开心的打开香薰灯的包装,果然跟上次那个丝毫不差。

“我先去摆到卧室,你等我一下。”说着,顾笑抱着香薰灯跑到卧室,小心的摆在了床头。

摆好以后,顾笑站起身来,一回头,鼻子一下子撞到了权逸深的胸膛上。

伸出揉了揉鼻子,顾笑抬起头看着权逸深。

他站在顾笑身后,眸子深邃。

“你怎么走路没声音,鼻子都撞疼了。”揉着鼻子,顾笑有些不满的说。

权逸深伸出一只手,环抱在顾笑的腰部,接着,抬起另一只手帮顾晓揉着鼻子。

“今天下午忙,忘了问你,对于我的处理,你还满意吗?”

顾笑懵懂的看着权逸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什么处理?”

“开除。”权逸深清冷的嗓音,有些性感。

一说到开除,顾笑就明白了权逸深指的是白天的事情。

“我挺意外的。”顾笑说:“本来以为道歉就完事了,没想到你还把人家开除了。”

“合同上写清楚,不会打扰到你们工作,既然违反了,自然要按照开除处理。”说着话,权逸深的头稍稍向下低了一些。

顾笑感觉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整个人都权逸深笼罩在里面,脸色开始有些微微的泛红。

“啊,这样啊……”

权逸深的头越来越低,顾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连忙推开权逸深一些,顾笑说:“那个,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眼神四处飘动,就是不敢看权逸深,顾笑现在满脑子都是:他要做什么?

“还早,”权逸深的气息喷洒在顾笑的脸上:“你不喜欢我留下?”

顾笑咬了咬嘴唇,羞涩又扭捏的回了一句:“没有……”

“顾笑……”权逸深的薄唇越来越靠近顾笑,就在顾笑不知如何回应权逸深的时候,顾笑的手机响了。

两个人同时一僵,还是顾笑先反应过来,她挣脱权逸深的手臂说:“那个,我去接电话。”说完,顾笑连忙跑到客厅,找到手机,来电显示是孙玉婷。

“喂,孙玉婷,什么事?”

那头孙玉婷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先是问了一句:“我没打扰你吧?”

被孙玉婷歪打正着的问到了,顾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没,不打扰。。。”

“哦,那就好,是这样的,这不是要过年了吗,我想搞个聚会,到时候把林泽也邀请上,你懂的吧?”

握着手机,顾笑看了一眼从卧室走出来的权逸深,接着,她转过身,背对和权逸深跟孙玉婷说:“我没问题,不过,我不确定林泽会不会去。”

“我会邀请他的,倒是时候你也跟他说一下,对了,别忘了叫上你家权逸深,让你家权逸深也叫上林泽,三个人叫他,他一定回来的吧。”

你家权逸深,听的顾笑抿嘴一笑,忍不住回头瞅了一眼权逸深,接着又问:“都有谁呀?”

“能有谁呀?”孙玉婷说:“就是咱们全盛集团的那些人,大家都认识,聚在一起也省的冷场,权逸深那头你就帮我通知吧,我给林泽打电话去了,先挂了啊~”

说完,孙玉婷就把电话挂了,顾笑刚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权逸深便问:“是谁?”

顾笑握着手机,转回身,面对着权逸深说:“是孙玉婷,她说年前想要组织全盛集团的几个人聚一下,让我问问你有没有时间。”

权逸深走到顾笑面前问:“你去吗?”

顾笑点点头说:“当然去了,反正在家待着也没意思。”

“嗯,”权逸深点了一下头说:“我有时间。”

顾笑愣了一下,她感觉,好像是自己说去,权逸深才说有时间的。

抿了抿嘴,顾笑说:“你帮忙问下林泽呗~感觉要是你跟他说的话,他应该会答应的。”

“林泽?”权逸深靠近顾笑一些,语气严肃的问:“为什么叫他,你想让他去?”

明显感觉到了压迫感,顾笑连忙解释说:“不是我,不是我,是孙玉婷让我问的,她想让林泽去的。”

“孙玉婷?”权逸深的眼里满是疑惑和怀疑。

也难怪,刚认识孙玉婷的时候,孙玉婷可是奔着权逸深去的,这转头就换林泽了,疑惑也是难免的。

“嗯,孙玉婷她,挺看好林泽的。”顾笑委婉的表达了孙玉婷对林泽的看法,权逸深一下子就明白了了,眉宇间舒展开来,连连点头。

“原来是这样。”说完,权逸深拿出手机,毫不犹豫的给林泽打了过去,不一会儿,顾笑就听权逸深问了一句:“哪天?”

这可问到顾笑了,刚才孙玉婷没说……

见顾笑一脸懵懂的模样,权逸深回复林泽:“时间待定。”

又说了几句,权逸深挂了电话,告诉顾笑:“搞定了,林泽会去。”

一听说搞定了,顾笑立刻笑了起来:“真的,那太好了。”

权逸深抱起手臂,有些不满的看着顾笑问:“你怎么比孙玉婷还高兴?”

“啊对了,”顾笑连忙拿起手机:“我得告诉孙玉婷一声。”

说着话,顾笑就要给孙玉婷拨打回去,权逸深叹了口气,接着看了眼时间,伸手揉了揉顾笑的头发说:“我先回去了。”

正在按号码的顾笑听权逸深说要回去了,抬起头问:“这就走了?”

权逸深嘴角微微翘起:“怎么,不想我走?”

顾笑躲开权逸深的视线,小声的说着:“没有……”

“帮我围上。”视线里出现一条黑白格子的围巾。

“你自己不是会么。”顾笑嘴里嘀咕着,却还是接过围巾认真的帮权逸深围好。

权逸深笑着摸了一下顾笑的头发说:“过几天可能会给你个惊喜,我提前告诉你一声,给你点心理准备。”

顾笑瞥了一下嘴说:“提前说了,还算什么惊喜。”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先走了。”

说完话,权逸深转身开门出去了。

顾笑看着被关上的门,眨巴两下眼睛,对权逸深临走前说的那个惊喜,特别好奇。

晚上,洗完了澡,顾笑乐呵呵的鼓捣着香薰灯,心里美极了,当屋子里再一次被淡淡的薰衣草味充斥,顾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别提多惬意了。

这一晚,顾笑睡得很是舒坦,早上起来的时候,特别精神。

带着愉快的心情,顾笑来到权氏集团,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拟定了几个方案,顾笑感觉还不错,临近中午的时候顾笑跟着小组的人一起商量一下,最终决定其中一个方案,用来着重修改。

有了大方向以后,众人干劲十足,一整天下来,进度算是进步了不少。

权逸深重新送来的香薰灯好像是个吉祥物,自打那天起,顾笑感觉自己一切都特别顺利,跟权逸深的关系也亲近了许多。

这样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权逸深所说的惊喜的到来。

这天,顾笑如往常一样上班,到了权氏集团的大门口,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站在冷风里瑟瑟发抖。

走到近前,顾笑疑惑的看过去:“爸?你怎么在这儿?”

顾忠回过头,看见顾笑,连忙握住顾笑的手说:“快,带我去找去权逸深。”

顾忠的模样真的是吓了顾笑一跳。

要不是顾笑熟悉顾忠的背影,熟悉他的声音,面对眼前的面容,她万万不能将这张苍老的脸跟顾忠联系到一起。

顾忠的穿着早就没了当初那般干净利落,得体的西装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有些老旧的运动服,一向爱干净的顾忠,此刻头发蓬乱,下巴上的胡茬子老长,一点形象都没有,眼里更是布满了血丝,乍一看,像是一个输了钱赌徒。

“爸,你这是怎么了??”顾笑难以置信的打量着顾忠,她怀疑顾忠是不是在拍戏,要不然,怎么会弄成这副模样?

“我必须要见权逸深,不然顾家就完了!”

顾忠的语气急迫,抓着顾笑的力度也逐渐加大,看着顾忠的模样,顾笑点点头说:“好好,我带你去见权逸深。”

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顾忠连连点头,乖乖的跟在顾笑后面。

顾笑频繁的回头看了几眼顾忠,她还是难以将身后的这个像是大山里出来的人跟往日穿梭在各个酒会的顾忠联系在一起。

究竟是出什么事情,让顾忠变成了这个样子?

进了权氏集团,顾笑先是找到王蕊,询问她权逸深是否有时间,王蕊带着顾笑和顾忠来到去权逸深办公室前的休息室说:“二位稍等,权总去开会了。”

“好。”顾笑应了一声,接着给顾忠倒了一杯茶问道:“爸,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顾忠的垂下眉毛,叹了一口气说:“雪怡说要锻炼,我想着反正以后顾家的企业都是她的,就让她到我那上班了,本来我想着让她从基层做起,但是她不愿意,非要当总经理,我拗不过她,就同意了,前几天,有关部门来检查,就查到了雪怡做假zhang和偷shui的行为,连带着就查了整个公司,这一查,顾家就完了……”

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顾雪怡的事,不算是太麻烦,但是,因为顾雪怡的而检查了整个公司,那就不是小事了。

顾家的企业说大不打,说小也不小,这么些年做下来,怎么可能一点污点都没有,要是人家想要抓着顾家不放,那顾家的企业,说完就完,没有丝毫退路。

这事,找权逸深干嘛?权逸深再有通天的本事,也不是什么都敢管的。

张了张嘴,顾笑本想劝顾忠回去,这事说白了找权逸深不一定有用,有时候就算是权逸深相帮,也不是一定能使得上力气,更何况现在年关要到了,谁还敢放肆?

可一看到顾忠满脸褶子,眼里布满了血丝的模样,顾笑的话就咽回去了。

顾家的企业可以说是顾家钱财的重要收入,要是真的被查封破产了,也就等于封了顾家的来钱路,没了钱,生存都困难。

“爸,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没等顾忠说话,权逸深回来了。

得知权逸深回来了,顾忠赶忙跑了出去,顾笑紧随其后。

打量着顾忠,权逸深似乎没有丝毫以外,顾笑隐约的觉得,这事是不是权逸深做的。

三人来到了权逸深的办公室,顾笑很识相的关上了门。

门一关,顾忠立刻哭丧着一张脸,到权逸深跟前诉苦,求权逸深放过他一马。

顾笑一听,愣了愣,看来她的猜测么错,这事,还真就跟权逸深有关。

权逸深眼神出奇的冰冷,顾笑从来有见过权逸深这么冰冷的模样,整个办公室的温度都随之下降,恨不得结起一层冰。

他抓起顾忠的衣领,凌冽的语气可以穿透寒冰。

“你居然还有脸来找顾笑?这是你该有的惩罚,受着就好,你有什么资格来找她?”

顾笑站在一边,整个个人都哆嗦了一下,权逸深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了错了权少爷,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完全无视顾忠的凄惨模样,权逸深质问顾忠:“你告诉我,如果当初顾笑在寒冬腊月里把顾雪怡所在门外一夜,你会不会放过顾笑?如果当初顾笑带着全校的同学嘲笑顾雪怡,你会不会放过顾笑?如果顾笑当着权家人的面,污蔑顾雪怡跟niu郎有染,玷污她,你会不会放过顾笑?会不会??”

看似一段语无伦次的话,顾笑却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念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顾笑跟顾雪怡在同一所小学,有一天快放学了,顾雪怡拿着作业找到顾笑,说只要顾笑帮着顾雪怡写完练习册,她就跟顾笑当好姐妹。

当时的顾笑听信的顾雪怡的话,帮着顾雪怡写完了一整本的练习册,等她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她敲门,没人应,在门外整整的站了一晚上,寒冬腊月里,顾笑没冻死,算她命大。

初中的时候,顾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顾雪怡看着不爽,第二天领着她的笑跟班们,到处宣扬顾笑是没妈养的孩子,没妈养的孩子这个称号,跟了顾笑整整一个初中。

这些事情一直埋在顾笑心里的最深处,她一直都不愿意去触碰,今天突然听到权逸深提起,顾笑的心狠狠的疼了一下。

是的,这些事情都是顾雪怡做的,不是顾忠。

但是,被关在门外的那晚,顾笑在外面大声的哭喊着爸爸开门,顾忠不可能没听见,但是顾笑依旧在门外过了一整夜。

初中的时候,顾笑哭着跑回家,跟顾忠说了这件事情,她以为顾忠会安慰她,但顾忠给她的回答却是:“雪怡又没有说错,我忙着呢,你别烦我。”

就连前段时间顾笑被污蔑,顾忠也没有一丁半点的替顾笑着想。

可这些,权逸深是怎么知道了?

顾忠老泪纵横,狠狠的扇着自己的耳光说:“我不是人,我错了,我不是人,权少爷,你原谅我吧!”

“你够资格吗?”权逸深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出这句话。

“你要是真的知道错了,今天就不应该来找我,跟不应该找顾笑,顾笑长这么大,你扣心自问,你给了她多少父爱,有吗?哪怕是一点点,有吗??”

说完话,权逸深松开了顾忠的衣领,顾忠像是一滩烂泥一样摊在地上。

“你得到的报应,并不是我强加给你的,如果不是顾雪怡办事不利,也不能给我这个机会,我也没做什么,不过是提供了一点真实的证据而已,至于你,从哪来回哪去,不要再来找我,更不要再来烦顾笑。”

顾忠摊在了地上好一会儿,突然跳起来,爬到顾笑身边,抱着顾笑的大腿不停的哭。

“笑笑,我知道错了,爸不应该那么对你,笑笑,那天晚上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把你关在门外,不应该那么对你,我承认我是偏心,都怪我,让你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对你的态度也很偏激,我错了,对不起笑笑,你原谅我吧……”

顾忠的话语无伦次,双手一直不停的摇晃着顾笑的大腿,顾笑像是一片树叶一样,随着顾忠的力度不停的晃动着。

视野越来越模糊,顾笑的眼睛变的温热。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无比渴望顾忠能给她一点亲情,这点小小的愿望一直都没有得到实现,那些埋藏在心里的苦,心里的痛,就这样被顾忠无情的晃荡出来了。

不知道顾忠道歉的话里有几分是真,可能是他的求生欲望,驱使着顾忠来跟顾笑道歉。

当顾忠说他承认自己偏心的时候,顾笑心里的某一处好像是碎了一样。

在以前的时光里,不管顾忠做了什么,他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更不会承认自己偏心,他就觉得,对顾笑和对顾雪怡的态度没有问题,都是真正确的,这句承认自己偏心,在别人眼里,可能没有什么分量,但是在顾笑的心里,分量足到可以轻易摧毁她的所有防线。

梗咽着声音,顾笑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顾忠问:“为什么要偏心?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顾忠也不回答,除了哭,一直在求顾笑的原谅。

眼前出现了一张纸巾,顾笑接过,擦了擦一直在流淌的眼泪,她痛苦的看了一眼权逸深,权逸深微微一愣,接着他的眼色变的愧疚,随后权逸深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小方进来将顾忠拉了出去。

顾忠的样子要多惨,就有多惨。

说顾笑一点都不心疼,是假的。

“顾笑……”顾忠被拉出去以后,权逸深走到顾笑身边,一把将顾笑搂在怀里。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让我看到他这副模样?”

顾笑身上的已经没了挣扎的力气,任由权逸深抱着。

“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是吗?权逸深,你把顾忠弄得这么惨,就是给我的惊喜?”

权逸深更加用力的搂进顾笑,声音低沉的说:“前一个月,我查到了你的过去,原谅我忍不住好奇,查了关于的你事情,当我看见顾家人这么欺负你的时候,我一点都忍受不了,我能忍到今天,已经是极限了,一想到你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被扔到门外冻了一夜,我心里就像是被针扎一样的疼。”

权逸深的下巴在顾笑的肩膀上蹭了一下,继续说:“我没有穿越的本事,不能回到过去去保护那个小小的你,我只能用我现在手上的能力去尽最大的努力弥补我没能及时给你的温暖,顾家的企业垮了,不是我故意搞垮的,就算是我不出手,按照顾雪怡那么鲁莽行事的作风,用不了一年,顾家一样会跨,我只不是过推近了一下时间。”

换了口气,权逸深接着说:“我原本以为自己是个很厉害的人,当我知道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能保护好的时候,才认识到,其实我就是个混蛋,我做事从来不考虑你的想法,从来没有在乎过你是否想要接受我的做法,我一味的给你我想给的,却没有问过一句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这次也一样,但是,顾笑我跟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最后我自私的把认为是惊喜的礼物送给你,以后不会了。”

权逸深的一连串的话,听得顾笑有些缓不过神来,她不知道权逸深是怎么了,是什么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经历了什么,竟然让权逸深整个人都变了。

“权逸深……”顾笑叫了他一声,却被他给打断了。

“顾笑,你先听我说完,之前我住院确实不是营养不良,但是具体的原因我还没准备好告诉你。”

微微一愣,顾笑没想到权逸深会说到住院的事情。

权逸深说到这儿的时候,一只手一直在顾笑的后背上来回抚摸着,像是在用这种行为弥补他之前跟顾笑说谎的过错。

“这段时间我一直很纠结,我不知道经历了前面的那些事情以后,在你的心里,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权逸深在顾笑的颈间蹭了蹭,接着抬起头来。

顾笑惊讶的发现,权逸深的眼眶,竟然有些发红。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