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裴笑顾佑百小说全集阅读

裴笑顾佑百小说全集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8-08 阅读(143)

裴笑顾佑百是小说老公难调教顾少悠着点里的人物,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外界都在传,顾家小少爷顾佑百脾气暴躁,又病又瞎,活不过三十岁,然而裴父却因为收了顾家的钱,要把宝贝女儿裴笑嫁给顾佑百。裴笑嫁过去才知道顾老爷子非要自己当媳妇的原因,原来顾佑百跟她一样,血型稀有,所以需要她时时刻刻陪在顾佑百,防止他发生意外得不到救治。

裴笑顾佑百小说全文阅读

>>裴笑顾佑百小说全文阅读<<

裴笑顾佑百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两人回到东园,顾佑百的表情还是很诡异,裴笑有点受不了他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找了个借口就去洗澡了。

累了一天,裴笑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想着明天公司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她心里就烦的不行。

太监总管们的命应该都不长,要么是活生生累死,要么是积劳成疾再慢慢耗死,她就没见过像她这么悲催的少奶奶,整天被人当牛做马……

洗完澡,裴笑擦干头发就回了顾佑百房间,进房间时她正在看手机上收到的一条信息,那是吕瑜发给她的,告诉她明天晚上学校有个饭局,指导员和老师都会参加,让她务必到场。

裴笑算了算时间,再过一个多月就要举办毕业大典了,这个时间正是散伙饭最多的时候,更何况指导员和老师一直对她不错,她还真得过去走一趟才行。

打定主意,裴笑给吕瑜回了一条信息,把这事儿确定下来。

等她回完信息,一扭头发现顾佑百正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看着她。

裴笑被他狼崽子一样的眼神吓了一跳,心里顿时发毛:“你干嘛?”

顾佑百沉默了一会儿,对她勾勾手指头:“过来。”

对危险的预知本能让裴笑摇头:“有话在这儿说就好了,我听得见。”

顾佑百皱眉:“叫你过来就过来!别等我动手!”

裴笑:“……”

她无奈的走过去,在顾佑百跟前一米处站定:“干什么?”

顾佑百见她不肯再动,干脆下了床,他突然靠近,裴笑下意识要往后退,但动作还没做出来,顾佑百突然长臂一伸,眼前黑影骤然靠近,裴笑只感觉唇上迅速贴上来一个湿软的东西,等她反应过来,脑子顿时一炸。

顾佑百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姿势和半个小时前荷塘边的顾佑安一模一样,正在亲吻她。

裴笑震惊过后气急败坏的开始挣扎:“唔……你干什么!”

顾佑百被她推开,却没放手,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亲起来……也不甜嘛。”

裴笑:“……”

顾佑百歪着脑袋眼神无辜:“还是说,得这样……”

说完他又凑过来,像只大狗一样在裴笑唇上舔了舔。

裴笑石化了。

顾佑百舔完还咂巴咂巴嘴:“一股奶香味……你是沐浴露腌入味儿了吧?”

裴笑:“……”

她猛地推开顾佑百,脸涨得通红:“你有病吧!”

本来一脸意犹未尽的顾佑百被裴笑这突如其来的爆发吓了一跳,顿时懵了:“什么?”

裴笑脸红得都快烧起来了,她捂着嘴后退了好几步,浑身抑制不住的发抖:“我说,你是不是有病!”

顾佑百:“……”

唇上残留着顾佑百的触感挥之不去,裴笑鸡皮疙瘩后知后觉的蹿起来,她忍不住扭头往旁边“呸”了好几口,试图把那种感觉从脑海里驱逐出去。

殊不知自己这个举动在顾佑百眼里,简直就是把他当成病du污秽物了。

他脸色骤变:“裴笑,你……我有这么脏吗?”

裴笑往后退了好几步,和顾佑百保持在安全距离内,看着他的眼神充满戒备:“这不是脏不脏的问题……你干嘛无缘无故做这样的事?”

顾佑百眼神一黯:“我做这种事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裴笑气得声音都变了:“这么耍我好玩吗?有意思吗?”

顾佑百:“……”

裴笑赌气一样狠狠擦了两下嘴唇,心跳还是快得有些不正常:“以后别这样了……既不幽默也不搞笑,只会让人觉得你轻浮,今晚我去楼下睡。”

说完她不等顾佑百反应,转身逃也似的离开。

顾佑百看着她慌忙逃窜的背影,跟被人当胸踹了一脚似的,既难堪又烦闷。

她那是什么反应?就这么讨厌他的触碰?

不过是亲一下,就跟染上什么瘟疫似的……这反应太伤人了。

裴笑回到楼下房间,为了防止顾佑百半夜进来,她把门反锁,又搬了柜子堵上,这才稍稍放了心。

做完这些,她往床上一躺,本来被热水澡酝酿出来的几分睡意消散无踪,而且一闭上眼睛,她眼前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循环播放顾佑百吻她那个画面……

辗转反侧半晌,裴笑气急败坏的坐起来,开始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咒骂顾佑百。

嫌她丑,嫌她脏,觉得她配不上他,这些话都是他说的,现在又云淡风轻的撩拨她,这算什么意思?

她裴笑是卖身进来的,在顾佑百面前确实低人一等,可她不认为自己廉价到可以任人予取予求。

她当牛做马为顾鸿霖筹谋策划,这对得起她卖身进来的价值,顾佑百要是想把她当成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想要就要不要就扔的工具,那很抱歉,她做不到!

心里思绪万千,裴笑越发睡不着。

她抱着膝盖想,虽然嘴上没承认,但她确实是抱着以后能离开顾园的打算在这里做事的,她不喜欢顾佑百,顾佑百也不喜欢她,也许过个一两年,老爷子百年归老,她帮着顾佑百登上皇位,巩固在顾家的地位后就能功成身退,届时顾佑百成了自由身,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任性就怎么任性,外面世界的诱或这么多,一旦他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别的地方,她提出离婚会是很容易的事。

她还年轻,要对自己以后的人生负责,她没想过以后走的时候要从顾家带走多少钱,她只希望不要有牵挂,不要被纠缠,两袖清风的离开,对谁都有好处。

说到底,只有一次无法重来的人生,她不想浪费在一个不爱的人身上。

次日,裴笑一大早耷拉着脸爬起来,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跟被抽干了似的。

吃早餐时没看到顾佑百,裴笑跟云姨一打听才知道顾佑百一早就出去了,好像是去跑步了。

云姨话音刚落,外面传来脚步声,裴笑下意识的抬头看向门口,和刚进来的顾佑百来了个四目相对,气氛立刻尴尬起来。

顾佑百穿着一身运动服,额头上还带着汗珠,为了掩饰尴尬,他别开脸冷哼一声,上楼去了。

云姨本来没发觉顾佑百有什么不对劲,此刻被他这么一摆脸色,她立刻小声问裴笑:“少爷这是怎么了?”

顾佑百这段时间乖顺了不少,几乎不对下人发脾气,东园也一改以前总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低气压,闲散日子过久了,顾佑百骤然变脸,云姨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裴笑当然不敢说昨晚发生了什么,她打了个哈哈敷衍过去,匆匆埋头吃早餐。

她要在顾佑百下楼之前离开。

裴笑刚把最后一口粥喝完,洗澡换了正装的顾佑百就从楼上下来了,裴笑放下碗筷,低头拿了电脑包,跟云姨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

一路小跑出了东园,裴笑才松了口气,同时她也气馁不已,昨晚的事她明明没做错,为什么今天要像个过街老鼠一样躲着顾佑百?

该尴尬的人是他才对!

裴笑越想心里越不平衡,又在心里把顾佑百骂了好几遍。

昨晚没睡好,裴笑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她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把工作处理完,提前跟老爷子请示今晚要早点下班去参加班级毕业晚会,顾鸿霖表示理解,痛快的批准她下午可以提前两个小时下班,好好打扮一下再去见同学。

对于顾鸿霖这个好心的举动,裴笑有点哭笑不得。

估计在顾鸿霖眼里,毕业晚会的规格就跟商业晚会一样高,但实际上一群穷学生和刚出社会的实习生哪有心情折腾这些东西,今晚估计很多同学都跟她一样,是下了班才过去的,大家要么一身职业装要么随便穿穿,她要是不走寻常路穿得跟参加国宴一样,反倒有些突兀。

不过顾鸿霖允许她提前两个小时下班这件事倒是深得她心,裴笑没回顾园,在公司的楼梯间打了个盹儿,补了一觉。

时间一到,裴笑收拾了一下,挤公交前往今晚的聚会地点,一家中档酒楼。

裴笑到达酒楼时,同学们都来得七七八八了,她跟大家打了声招呼,然后直接去找正在摆弄三脚架,准备给大家拍大合照的吕瑜。

吕瑜看见她果然很高兴,拉着几个女生,大家先摆拍了几张,气氛很快热烈起来。

七点钟,班长清点了人数,除了两个在外地出差没办法赶回来的同学,其他同学都来了,老师宣布晚会开始,大家举杯喝酒,一时间被包下来的一整层酒楼里全是欢声笑语。

裴笑作为班级里颇有名望的学习委员加班花,很快成为被敬酒的重灾区,前来拉着她喝酒的同学一轮又一轮,裴笑仗着自己酒量还可以,又想着毕业以后想要再聚就难了,所以来者不拒。

喝了两圈,裴笑酒量再好也有点晕乎了。

吕瑜见状凑过来低声说:“你少喝点。”

裴笑笑嘻嘻的勾住她的肩膀:“以后想再这么聚就难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别放不开啊。”

吕瑜被她这么一说,也有点伤感了,她反手搂着裴笑的腰:“还好我们俩都打算继续在江城待着,以后不怕见不到。”

这倒是真的,裴笑点点头:“对。”

旁边有人插了句话进来:“这么巧,我毕业也打算留在江城,吕瑜裴笑,以后多联系呀。”

裴笑和吕瑜齐齐回头,身后巧笑倩兮的人正是白安安。

看见白安安,裴笑和吕瑜对视了一眼,后者别开脸懒得说话,裴笑却深知要是在这个场合和白安安闹起来,对谁都不讨好。

反正只是场面话,多说几句又不会掉块肉,她很痛快的说:“好说好说,以后还要请你多关照。”

白安安手里端了一杯酒,今晚的她打扮得格外精致,整个人看起来流光溢彩,放眼场上要么职业装加身,要么素面朝天的女同学,还真没几个能和她争奇斗艳,她笑着说:“我已经找到实习单位了,不过没这么快上班,我想等拿到毕业证再去,你呢?现在在哪儿工作?”

裴笑脸上的笑恰到好处,恭维道:“恭喜恭喜,我也找到了,已经在上班了。”

“哦?”白安安往前凑了一步,问:“在哪家公司?”

裴笑无意透露,敷衍道:“一家小外贸公司,名不见经传,就不献丑了。”

白安安倒是没觉得她在自谦,闲闲的说:“你成绩还可以,为什么不找家大公司呢?我舅舅在顾氏工作,他给我安排了办公室文员,你要不要也一起去看看?以你的资质,说不定就被录取了呢。”

裴笑一愣。

顾氏?

白安安以为她被惊呆了,笑容里带了几分得意:“你该不会没听过顾氏吧?就是电商房地产都有涉猎的那个顾氏,我已经接到录取通知了,不过你也知道顾氏这种大公司,对于应届毕业生的要求向来严格,说起来,要不是有我舅舅在那边打招呼,我估计还进不了……”

裴笑嘴角抽搐了一下,皮笑肉不笑道:“有舅舅真好啊~”

“你想不想一起去?”白安安笑眯眯的说:“如果想去,我安排你跟我舅舅吃顿饭,让他给你打点一下,到时候我们就是同事了,一起上班下班,多好啊。”

裴笑觉得自己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住了,她现在迫切的想知道白安安进的是顾家哪个公司,万一以后不小心遇到,就白安安那张黑能说成白的嘴,她很担心她会到处乱说。

但她不好直接问,万一被白安安察觉到什么,她和顾佑百的事被挖出来是分分钟的。

“不用啦,我现在的公司还可以,虽然小了点,但同事很好相处,我打算先做一段时间再说。”裴笑婉拒道。

白安安撇撇嘴,倒是没再说什么,很快就去别的地方和同学们说笑。

她一走吕瑜就没好气的说:“真的是……不炫耀会死!又不是靠自己的能力进大公司,有什么好得意的!”

裴笑拍拍她的肩膀安抚道:“别理她就是了,而且,有舅舅也是一种变相的能力,不是吗?”

吕瑜:“……”

酒过三巡,场上大部分人都微醺了,女同学还好,一个个为了形象都还端着,但男同学就变得无所顾忌洋相百出了,好几个男同学在众人起哄下壮着胆子跟女同学表白,裴笑和吕瑜挤在人群里围观,大家笑闹成一团。

闹过之后,不知道有谁哭了,离愁别绪像催泪弹一样扩散开来,不仅女同学湿了眼眶,连许多男同学眼圈都红了。

毕业人生中只有一次,出了校园,他们就不再是象牙塔里无忧无虑的学生,以后天南海北各奔东西,说句不好听的,想再像今天这样齐聚一堂,真的很难了。

裴笑心里也难受得不行,虽然大学四年很苦很累,但毕竟是一场经历,几十个同学一起寒窗苦读,有过欢声笑语也有过矛盾争吵,可今天过后,其中的许多人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

裴笑靠在吕瑜肩上,不舍的同时又有些庆幸,还好她和吕瑜都是江城人,如果不出意外,她们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江城。

聚会闹哄哄的直到十点钟才散场,大家拍了大合影,裴笑和班长谭峰一起,叫出租车的叫出租车,联系家人的联系家人,把许多喝得不省人事的同学送回家。

等到忙完,整个杯盘狼藉的宴会场上只剩下裴笑和还在整理器才的吕瑜,以及零星的几个没喝醉的同学。

谭峰对大家说:“都辛苦了,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裴笑拉着吕瑜,笑着说:“班长也辛苦了,回头见。”

两人打完招呼刚走出酒楼,身后传来喊声:“裴笑,等等。”

裴笑顿住脚步,见谭峰又跑出来,她还以为自己落下什么东西了:“班长,怎么了?”

谭峰跑到她面前,顿了顿,表情有些诡异,又看了吕瑜一眼。

吕瑜立刻明白过来,扛着器才说:“你们聊,我去前边醒醒酒。”

裴笑:“……”

吕瑜一走,气氛立刻变得有些微妙,谭峰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低声问:“听说你找到实习单位了?”

裴笑点头:“嗯,已经上班好几个月了。”

“难怪这段时间一直没看到你,工作还习惯吗?”

“还行,挺充实的。”

“那就好。”

然后两人又开始沉默,裴笑最怕这种带着尴尬气氛的沉默,几秒钟后先开了口:“班长,你……还有什么事吗?”

言下之意,如果没什么事,她要先回去了。

谭峰被她这么一问,本来喝了酒泛白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他憋了好一会儿才吭哧吭哧的说:“那个……你有男朋友吗?”

裴笑:“……啊?”

“我……有些话我怕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谭峰眼神躲闪:“我喜欢你很久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裴笑:“……”

虽然被谭峰拦下来那一刻她就隐约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那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坦白来说,谭峰是个不错的人,一米八几的个子,五官端正,鼻梁上厚厚的黑框眼镜让他充满书生气,因为他性格沉稳行事严谨,所以当了四年的班长,大事上从没出过错,小事上也力求完美,在裴笑眼里他一直都是个很靠谱的人。

可裴笑从没想过要和他在一起。

“班长……”裴笑哭笑不得:“你这……太突然了。”

谭峰本来脸色绷得紧紧的,被裴笑这么一说,他也笑了,挠了挠后脑勺:“抱歉,吓到你了。”

裴笑叹了口气:“班长,我有男朋友了。”

谭峰一愣。

裴笑瞎掰道:“他是我同事,对我挺好的。”

“……这样啊,”谭峰有些尴尬:“抱歉,没弄清楚情况,让你困扰了。”

“那倒没有。”裴笑爽朗一笑,拍拍他的肩膀:“以后还是同学和班委,你多担待点。”

“好说。”谭峰松了口气:“那我先走了。”

“嗯。”

裴笑轻轻呼出一口气,只是还没喘完,本来要走的谭峰又回过头,三两步跑到她跟前:“裴笑。”

裴笑神经又紧绷起来:“啊?”

“其实我早就猜到表白会是这样的后果。”

裴笑:“……”

“我喜欢你三年了,今晚说这些话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不要留下遗憾而已。”谭峰朝她伸出手:“谢谢你。”

裴笑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但还是僵硬的跟他握了一下手:“不客气。”

两人正说着话,不远处突然亮起刺眼的远光灯,刺得两人都下意识的眯起眼睛,紧接着油门轰鸣声响起,一辆迈巴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疯狂的冲过来,裴笑心下大惊,还没做出反应,谭峰已经把她拽到自己身后,而那辆霸气的迈巴赫堪堪在两人跟前十多公分处停下,车主还在狂踩油门,冲他们叫嚣。

谭峰被吓得脸色都变了,裴笑从他身后探了个脑袋出来,在看到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正是一脸戾色的顾佑百时,她一愣。

他怎么来了?

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

他来干什么?

一时间无数个问题涌上脑门,裴笑还没发问,顾佑百关了车灯快步下车,走到谭峰跟前直接拎着他的衣领,一拳砸在谭峰脸上,直接把他砸翻在地。

这一切又突兀又迅速,裴笑惊呆了,反应过来立刻冲上去拉住他:“顾佑百,你疯了!!!”

顾佑百撇开她的手,弯腰长臂一捞,老鹰拎小鸡一样把同样一米八几的谭峰拎起来,恶狠狠的警告道:“打她的主意,活腻了你!”

裴笑吓得浑身发抖,死死的拽住顾佑百:“你放开他……顾佑百你放开他!!!”

“你还护着他!!”顾佑百大怒。

“……我没有,他是我同学,你怎么能打人,你快点放开他!”裴笑气急败坏的吼道。

顾佑百眼看裴笑真的生气了,这才丢开谭峰,又怕被他脏了手一样,嫌弃的甩了甩手。

被丢在地上差点摔倒的谭峰这会儿才回过神,他不敢置信的看看裴笑又看看顾佑百:“裴笑,你……他是谁?”

裴笑:“……”

“她是我的人,你说我是谁?”顾佑百冷冷的说:“离她远点,敢动一点歪心思,我弄死你!!”

谭峰:“……”

裴笑看不下去了:“顾佑百,你……”

“闭嘴!”顾佑百扭头冲她吼道:“这都几点了还在外面鬼混,是不是今晚我不过来,你就不打算回去了?”

“我没有!!”裴笑快气疯了,顾忌着是在谭峰面前她不好发作,也不想跟顾佑百闹得太难看,她忍着脾气拽了顾佑百一把:“我们回去再说。”

顾佑百甩开她的手:“想走?你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

裴笑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涌起不详的预感。

顾佑百看向谭峰,抬了抬下巴倨傲的问:“你刚刚那只手碰的她?”

谭峰戒备的看看他又看看裴笑,目光又从顾佑百那辆价值不菲的限量版迈巴赫身上一扫而过,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干什么?”

顾佑百捋起袖子:“给你一点教训!看你还敢不敢肖想别人的东西!”

这话一出口,裴笑脸色大变,别人不知道顾佑百是什么脾气,可她清楚,小少爷现在真的动了怒,一旦跟谭峰动起手来,谭峰根本就承受不住他的怒火,想到这里,她连忙冲上去抱住顾佑百的腰,好声好气的哄道:“少爷,少爷,你听我说,我们只是同学,今晚同学聚会,他是负责人,我作为班委帮了不少忙,他刚刚跟我道谢呢!”

顾佑百一顿,狐疑的看着她:“当真?”

“真的!我发誓!”裴笑信誓旦旦的说:“你要是觉得脏,我回去用消毒液多洗几次手好不好?别生气了……我跟他好歹是同学,你给我留点面子嘛!”

最后一句话已经带了几分恳求的意思了,顾佑百火气果然歇下来,他冷冷的扫了谭峰一眼:“下不为例,滚吧,以后别让我看到你出现在她跟前!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被人这么放话羞辱,还是当着裴笑的面,谭峰也有些恼了,刚想顶顾佑百几句,旁边的裴笑就重重咳嗽了一声,不停的给谭峰使眼色示意他快走,谭峰怔了怔,想起顾佑百那辆豪车,他稍作犹豫,一脸不忿的转身走了。

把谭峰打发走,危机解除,裴笑立刻松了一口气,但这口气还没松到底,不远处传来吕瑜的声音:“裴笑,你……这谁啊?”

裴笑寒毛一竖,背对着吕瑜露出个无比纠结的表情,两秒钟后回过头,她又迅速恢复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小鱼,你怎么还没走?”

“我不是说了在前边等你嘛……谭峰呢?还有,这位帅哥是谁?”吕瑜追问道。

顾佑百本来摆着臭脸等裴笑过来哄,但听见吕瑜夸他帅,对方又是个女同学,他挑挑眉,表情缓和了一些,自我介绍道:“我叫顾佑百,是裴笑的老公。”

吕瑜:“……啊?”

裴笑太阳穴突突直跳,立刻上前挡在吕瑜和顾佑百中间,不动声色的挡开两人相交的视线:“谭峰已经回去了,小鱼,要是没什么事你也回去吧,我们改天再见。”

“不是……”吕瑜的好奇心已经被勾起来了,踮着脚尖越过裴笑去看顾佑百:“他是你男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不跟我讲?”

裴笑:“……”

顾佑百看出裴笑不想让他和吕瑜认识的意图,他偏不让她得逞,一抬手就把裴笑拨到一边,又对吕瑜露出一个大大方方的笑:“不是男朋友,是老公,我们已经登记结婚举办过婚礼了。”

吕瑜嘴巴张成一个“o”字型,她目光不敢置信的在裴笑和顾佑百身上转来转去,半晌才憋出一句:“这什么情况?裴笑,这是真的吗?”

裴笑见掩盖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哭丧着脸承认:“是。”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20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40073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