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薄安安纪时歉小说全集阅读

薄安安纪时歉小说全集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7-04 阅读(202)

薄安安纪时歉小说名字是天价宠儿总裁的千面尤物,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薄安安跟了纪时歉三年,一直都老实本分地做他背后的女人,从不过问他个人的生活。她知道,纪时歉不可能和她在一起,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纪时歉竟然要和薄一心结婚。既然如此,她只能快刀斩乱麻,彻底退出纪时歉的生活。

薄安安纪时歉小说全文阅读

>>薄安安纪时歉小说全文阅读<<

薄安安纪时歉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等挂了电话,林素的眉已经拧成了疙瘩。薄安安失忆的事情只有他们几个知道,怎么会泄露出去?

想了想,她还是给勒森打了个电话过去。

彼时勒森刚到别墅,准备给纪时歉送文件。

接到林素的电话,他皱了下眉,接通,语气很平,“喂。”

“勒森,刚刚陆导打电话过来问我,安安是不是失忆了?这件事情怎么会泄露出去呢?”

勒森眸光闪了闪,“我不清楚,会不会是在医院的时候被人认出来了?”

“……有这种可能。”林素沉默一阵,“安安现在失忆了,很多事情她可能不清楚,劳烦你把这件事情告诉纪总。”

勒森看了眼客厅方向,别人都看到薄安安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而纪时歉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处理文件,“行。”

“好,那谢谢了。”

勒森将手机收进口袋里,笔直的朝着桌边走去,把文件放到了桌上。

“boss,这些文件需要你批阅签字。”

纪时歉没抬头,只低低的“嗯”了一声。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华伦天娱亲自出面解释事半功倍,只有一小部分的网友还秉承着怀疑的态度。”

纪时歉长指夹着纸张翻了一页,“那些小喽罗不必理会。”

过了一会儿,纪时歉抬头的时候,发现勒森还站在他身边,他挑了一下眉峰,“还有事吗?”

勒森看了一眼薄安安的方向,唇角抿成一条线。

纪时歉见状,手中的派克笔被啪的一下往桌上一放,“勒森,我发现你最近本事变大了,管我头上来了。”

“boss!我……不敢。”勒森立马往后退了好几步,头狠狠的低了下去。

漆黑的眸狭长深邃,阴测测的盯着面前的人,“不敢?你若真的不敢,就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

我最后再说一遍,要是你再多管闲事,就不要怪我不顾及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情谊。滚!”

“是!”勒森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出了别墅,他一出别墅就攥紧了拳头,他自小在纪家长大,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就是保护好纪时歉。

他自是不敢对纪时歉有怨言,只是对薄安安的厌恶又深了几分。

看着勒森跌跌撞撞跑出去的身影,纪时歉抬手按了按额角,只觉得脑仁儿生生的疼。

勒森跟他从小一起长大,既可以说是他的心腹,又可以说是他的兄弟。虽然勒森一直是他的手下,但是他从没对勒森说过像今天这般的狠话。

他是不是变了?

察觉到这点,纪时歉心里一惊,微掀眼帘,就见小女人乖巧的坐在沙发上,侧脸线条舒畅柔和,小鼻子翘翘的,眼睫毛又浓又卷的伸出,因为没化妆,嘴巴也是粉嘟嘟的,看起来格外清纯可爱。

他心口有些软又有些痒,起身走了过去,坐到她身边,手很自然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然而他刚一碰到那瘦瘦的肩膀,某人就耸着肩,抵抗他的触碰。

她不动还好,她一动,纪时歉反而压得更紧了,甚至另一只手也圈了过来,直接将她抱住。

“你放手!你个流man!”薄安安反抗的还挺激烈,皱着巴掌大的小脸,身体不停的后仰。

纪时歉索性随了她的意,直接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压着她的身躯,手指肆无忌惮的伸到她的衣服里,触到那柔软,就是狠狠一捏,薄安安疼得要张口咬他,却都被他灵巧的避开了。

薄安安的力气不小,纪时歉也微喘着气,磨着牙,“摸你肩膀就流man了?以前睡你的时候也没见你骂我流man啊?”

“你!”薄安安小脸浮上两朵红霞。

纪时歉勾唇笑了,“看来你还是能听懂的嘛。”

说着,又要伸手去揉她的头发,却被薄安安嫌弃的避开,打开他的手。

看她这模样,他心情忽然好的不得了,简直要飞起。不过这好心情没持续几秒,就被薄安安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给破坏了。

一阵手机铃声响,薄安安看了眼茶几上手机屏幕显示的来电。

薄一恒。

这个电话号码自从他出国之后就没再用过了,薄安安也就没删,却不曾想,他竟然也没换,而且还在这个时候,打了通电话过来。

她刚伸手要去拿手机,一只大手就快她一步把茶几上的手机拿到了手里。

她一愣,飞速看过去,就见纪时歉的脸色比原先沉了几分,他微冷的眼神扫了眼屏幕上的那三个字,又转眸看她,“你还记得薄一恒?”

虽然知道她只是失忆了这三年,但是他心里仍旧不甘心。

薄安安没好气的出声,“当然记得,他是我哥哥。”

“哥哥是吗?”纪时歉眼神又落回到手机上,指尖状似无意的点了挂断键。

凭什么单单就忘了他,却还记得别的男人。

“你!”薄安安扑上来要抢,纪时歉要快她一步的将手机塞到身下。

纪时歉双手环胸,目光倨傲清冷,黑眸显得格外幽深,盯着身边的小女人。

薄安安气鼓鼓的,嘴唇动了动,都还没说话,纪时歉身下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给我!”薄安安朝他伸手。

纪时歉眼神笔直的盯着她,大手摸到自己的腰后直接将手机关了机,而后站起身来,黑色的手机在他手里转了个圈,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薄安安刚站起来想要去抓,他却却已经流利的将手机一握,塞进了裤兜里。

转身,侧眸,不顾身后女人愤怒的小表情,嗓音清淡的说:“如果你不想换手机的话,最好就乖乖的待在这里,我觉得时间到了,自然把手机还给你。”

说完,迈着长腿上楼。

薄安安捏捏拳头,愤愤然的坐回了沙发上,她琥珀色的眸盯着茶几,眸色有些沉。

而另一边,薄一恒接连打了两个电话,再打第三个电话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

他转身对身后的薄一心说:“她关机了。”

薄一心眼底一抹阴鹜一闪而过,很快消失不见,随即她又露出一贯人畜无害的笑容,“哥,我看安安应该是没事,谁知道那个人发给我的短信是真是假呢。”

薄一恒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安安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直接关机?”

难道薄安安真的将他们曾经的情谊都忘得干干净净了吗?

“哥,你没看到网络上现在的情况吗,安安估计这次参加活动受了伤,现在还在调养呢,你要找她机会多的是,不必非纠结在这一时。倒是你自己,广大网友都把你一半的资料抖落出去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要不要搬回来跟我们一起住?”

“不了,暂时我还不想公开自己的身份,免得之后进了公司,让人觉得我是靠走后门进去的。”薄一恒又看了眼那熟悉的号码,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薄一心笑,“行了,我知道了,爸妈都在下面等着你吃饭呢,咱们下去吧。”

饭桌上,陆贞时不时夹块肉放到薄一恒的碗里,“一恒啊,回国这两天还住得惯吗?”

“谢谢妈,除了第一天时差倒不过来之外,其他都很好。”

陆贞点点头微笑。她对自己这个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儿子,甚是满意,毕竟他从小就很争气,是薄家这一代子孙里最出色的。

同样满意还有薄启明。

“一恒,你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也辛苦你了。你现在做的本职是服装设计?”

薄一恒立马放下手里的筷子,恭敬的答:“是,爸。”

薄启明笑得老眼眯了眯,“有没有兴趣回来管理薄氏?”

此言一出,饭桌上的其他三人全都愣住了。

薄一恒微愣了一下,微笑摇头,“爸,服装设计是我兴趣所在。”

薄启明闻言有些失望,叹了口气,“你爸我年纪也不小了,需要给薄氏找个接班人。”

“爸,您正值壮年,还很年轻,而且薄氏是你一手操办起来的,我哪里能贸然接手。”

“你可以先来薄氏……”

“启明,”陆贞忽然打断薄启明的话,眼睛看着薄一恒,话却是对薄启明说的,“一恒这孩子才刚刚回国,对国内的行情都不了解,而且这么多年以来,他痴心于服装设计,你贸然让他来打理家族产业,他不一定喜欢。”

末了,还补了一句,“一恒,对吧?”

薄一恒眼底的光微闪了一下,点头,“对,妈说的是。”

薄启明老眸在薄一恒身上盯了一会儿,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行了,吃饭吧吃饭吧,这事以后再说。”

说过饭之后,薄启明和陆贞便回了卧室。薄一恒在楼下跟薄一心聊了会天,却起身准备跟薄启明夫妇告辞。

刚刚走到门口,还未敲门,却发现门并没有关上,薄启明和陆贞的争吵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薄启明,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想着别人?你把薄氏给一恒,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亲生女儿一心怎么办?”

薄一恒的脚步顿住。

“一心已经跟纪时歉订了婚,只要能跟纪时歉结婚,她以后什么都不缺。更何况一恒是你领养回来的孩子,如果我不把薄氏给他,给锦辰你愿意吗?”

“薄启明!你存心气我是不是?要是敢给那两个野种,我就跟你离婚!以后的每一天,你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薄启明不耐烦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那你想怎么样?”

“我不管,薄氏一定是要留给一心的,一恒最多给他百分之三的股份……”

剩下的话,薄一恒已经不想听了,他转身往楼下走,脸上早已没了一贯斯文儒雅公子的样,而是一片阴冷。

他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学了很多东西,也吃尽了苦头,他为的就是能功成名就的回来,有足够的能力掌管薄氏,让薄安安在薄家名正言顺。

可是现在很显然,他这个养母并不想让他继承薄氏。

他微侧了下眸,眼里有什么异样的情绪闪过。

既然,你们这么绝情,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他前脚刚走,薄一心就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她看着薄一恒离开的身影,杏眼抹过丝丝寒光。

她这个哥哥从以前开始就喜欢薄安安,这事她清楚得很,原本她还有一丝嫉妒,可是现在想来刚好。

刚好她可以利用薄一恒,把薄安安从纪时歉身边拉走。

她要尽快把薄一恒拉到跟自己一个阵营,她还要把薄安安从华伦天娱挤走,不然把她留在纪时歉名下的公司迟早是个祸害。

薄一心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嗯,你帮我联系林星儿,就说薄安安参加野外生存综艺节目意外坠崖,头部受伤失忆。只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她就行,剩下的不用我们说,林星儿也会发布到网络上。”

林星儿动作很快,不出两个小时,就找人在网上发布了文章,并贴出了医院的证明。

网上一片哗然,有人感叹薄安安倒霉,有人猜测她会不会就此退出演艺圈。

林素看到消息的时候,网络上的转发量已经上十万,现在想封消息都来不及。她打薄安安电话是关机状态,直接开车到了别墅,却没想到一进别墅,就看到薄安安安安静静的待在花园里浇花,纪时歉跟在身后看着她。

佣人通知纪时歉,后者转身就看到了林素一脸焦急的站在玻璃门后。

他对旁边的人吩咐了一句,“看好薄小姐。”便转身进了屋。

“纪总,安安失忆的事被曝光了。”

纪时歉闻言,不紧不慢的走到长桌边坐了下来,“嗯”了一声。

嗯?

这就完了?

林素虽然着急,但是面上还尽量维持着沉稳,“现在网络上热议安安失忆的事……”

“她只是失忆,又不是傻了,没有丧失表演的技能,不碍事。”纪时歉风轻云淡的说着,两手交叉搭在桌上,一双黑眸透过玻璃,看着外面阳光下薄安安的身影。

黑眸里似有什么东西在翻涌,但又很快平息。

“可是……”

“把陆明夜安排的戏接下来吧,过两天带着安安去面试。”纪时歉声线凉薄的打断她。

林素一脸不解。

过两天?过两天安安就能好吗?

薄安安是学表演出身的,但是毕竟经过了这三年的磨练,她的演技才有现在的水平。如果她的记忆完全倒退到三年前,谁能保证她的演技水平就不倒退?

可是她又不敢反驳纪时歉的意思,“纪总,这样行吗?”

纪时歉没说话,只微一抬眸,林素不再多言,退了出去。

夜幕降临,薄安安吃完晚饭,就回了自己的卧室睡觉。这两天在她的强烈反抗下,纪时歉睡了客房。

但是从下午之后,纪时歉看她的眼神就一直怪怪的,所以薄安安不放心,还特意把卧室的门锁了一下。

然而,她刚睡着没多久,就感觉床上一沉,紧接着被子被掀开,一座大山瞬间压在了她身上。

那座大山就是纪时歉。

忽而,薄安安又坐起身来,贴上纪时歉,“娶我吧,我不比薄一心差。”

黑眸里各种情绪翻滚,薄削的唇翘起一抹讥诮的弧度,大手狠狠的捏住她尖削的下巴,“不自量力,竟然还敢把自己跟一心比,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说完,纪时歉用力将她的脸甩向一边,套上衣服,大步流星的离开。

回到车内,结还是难以纾解,他给勒森打了通电话。

“你之后转告她,我最近不会来别墅了,让她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她?”那头的勒森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不过仅仅一秒他便反应了过来,压抑着心底的愉悦,答:“是。”

薄安安就从床上下来,走到卧室内的落地镜前,她看着镜子里那个美艳绝伦的女人,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上天给了她最好的外表。

可是……即便如此,又能怎么样呢?不还是留不住男人。

薄安安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来。她用失忆这种办法都没能逼走纪时歉,一搬出他那宝贝的未婚妻立马走人。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听到纪时歉那样的话语,心里还是闷闷的阵痛。

人心啊,果真最喜欢自欺欺人。

不过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她该想想什么时候回到大众的眼前,以什么样的方式最好。

……

华伦天娱娱乐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办公室内,艺人总监王青刚一进办公室,就烦躁的扯了领带,将手里的文件夹往桌子上一拍。

“外面那些狗仔怎么回事?怎么都追到公司里来了?”

他的办公室里有好几个公司的艺人,其中就包括林星儿。

林星儿因为接了原先陆明夜导演的古装剧《琵琶语》,整个人嚣张的不行。那部戏因为前期投资很大,制片人求祖宗告奶奶,又把陆明夜给请了回去。

林星儿拨拉了两下自己的长发,“不都是来过问薄安安失忆的事吗,本来失忆这种东西就挺玄乎的,薄安安最近又这么火,舆论自然抓着她不放。”

王青眉头皱成了个小山丘,“薄安安即便再火,也不是一线女艺人,按理说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

“谁知道呢,反正现在网上无论是网友还是薄安安的那些粉丝,都叫嚣着公司开新闻发布会,给大众一个准确答案。”

坐在林星儿旁边的是华伦天娱捧出来的一线女艺人,葛兮之。她无论是演技还是身份地位,都甩林星儿好一大截,她看不惯林星儿嚣张的嘴脸,同时也不希望薄安安太火盖过她的名头。

“总监,我觉得这个薄安安在我们公司不过就算个三线艺人,没必要为她专门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

王青闻言刚想点头,林星儿又坐直了身子,嗓门大了起来,“总监,难道你还想看到我们公司门外被这么多狗仔粉丝围堵?不过是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简单的说一下薄安安的情况。你不也是一直联系不到她吗,说不定她真的失忆了,准备退圈也指不定呢。”

葛兮之秀眉微蹙,“失忆这件事情还不一定。”

“不管真假,薄安安自己闯下的祸,难道还要公司给她擦屁股?召开新闻发布会,不是正好解燃眉之急。”林星儿不服气的反驳。

“行了。”王青低斥一声,沉默半饷,“再这么闹下去,对公司名声也不好。我再让人试着联系一下安安,要是再联系不到人,就按星儿说的办,明天开发布会。”

林星儿向身边的葛兮之抬了一下下巴,以示炫耀。

次日上午十点,华伦天娱的大厅就被一些记者还有网友粉丝们围得水泄不通。

王青、林星儿、葛兮之,还有其他好几个艺人一起坐在主席台上。

有记者知道林星儿跟薄安安的关系不好,第一个跑到她面前,“关于薄安安参加野外生存综艺节目,坠下山崖导致失忆这件事情,林小姐您知情多少?这事是否属实呢?”

后面也有记者涌上来,“薄小姐的娱乐生涯才刚刚开始,是否要因为失忆这件事情从此退圈?”

林星儿今天特意化了精致的妆容,她微微一笑,“安安确实从出事之后再没来过公司,我们去医院调查,医生也是支支吾吾,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可不敢乱说。”

为了避免林星儿乱说话,王青清嗓子,对着面前的话筒说:“各位记者朋友安静一下,现在我先做一些声明,一会儿你们有什么问题的话再提问。”

记者们纷纷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本公司艺人薄安安因为参加S市综艺野外生存活动,头部受伤,想必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座各位也都知道了,在这里我就不做过多的赘述。

关于本公司艺人薄安安是否失忆一事,我们公司内部也一直未联系到她,所以这件事情还不确定。”

下面的记者团一阵喧哗,显然是对他这样的答案不满意。有人立马从位子上站起来提问。

“可是之前有网友爆料,曾在医院看到过薄安安小姐,并且给薄安安就诊的医生也表示,薄安安有失忆的症状。你们公司是真的联系不到艺人,还是想有意掩盖她失忆的事实?”

“贵公司为什么要掩盖薄安安失忆的事实呢?”

“早就听闻薄安安背后有金主撑腰,有传言近期公司所有的好资源都给了薄安安小姐,甚至连拍摄LY杂志封面的机会也给了薄小姐。所以这次华伦天娱有意掩盖薄安安小姐失忆的真相,那是因为畏惧薄安安小姐背后的金主吗?”

下面的记者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场面一度有些失控。

王青头疼欲裂,立马让工作人员维持现场的秩序。

林星儿却在一旁幸灾乐祸。薄安安要是真失忆了,那再好不过,现在她黑料缠身加上失忆,肯定不能去参加LY这方面的拍摄了,那么她林星儿就有机会了。

然而林星儿的美梦没做两分钟就被打破了。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薄安安来了!”

顿时,场内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齐刷刷的扭头四处寻找着,终于在入口的地方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套装裙的薄安安,在保镖和经纪人林素的保护下,慢慢进了内场。

林星儿和葛兮之同时愣住,王青满面的愁容僵了僵。

“借过一下,借过一下,谢谢。”薄安安面带微笑,礼貌有佳的走到了主席台上。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她一个人身上,包括主席台上的几人。

而薄安安视线扫了一下下面的记者团,有记者按耐不住,想要冲过来,薄安安却是好脾气冲他抬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大家有什么问题,一会我会让大家问个够,请大家先给我几分钟。”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