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逃爱小妻霸道宠顾安沉和瞿名臣小说章节阅读

逃爱小妻霸道宠顾安沉和瞿名臣小说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7-04 阅读(141)

逃爱小妻霸道宠》这是一本总裁类型的豪门小说,主人公是顾安沉和瞿名臣。三年前,顾安沉为了不拖累瞿名臣只能离开了他,三年后,两人再次在酒吧相遇,顾安沉被老板卖给了瞿名臣。瞿名臣再也不会放过她,牢牢地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并三番五次戏弄她,强迫她嫁给自己。顾安沉屡次想逃,却怎么也逃不过瞿名臣的手掌心,掉入了爱情的陷阱。

逃爱小妻霸道宠

>>逃爱小妻霸道宠顾安沉和瞿名臣全文阅读<<

逃爱小妻霸道宠章节阅读

“该死!”看着空荡荡的越野车,瞿名臣的脸刷的结了一层冰。

他一拳砸在越野车上,坚硬的车身,顿时留下一个清晰的拳头凹痕。

“胡州,去查看一下,这周围是否有监控!”瞿名臣对着胡州吩咐。

倘若有监控,说不定能发现绑匪的踪迹。

胡州离去,瞿名臣又压低了声音问慕容楚:“你可知对方绑架安沉的目的是什么?这梦禾大厦又是谁的地盘?”

慕容楚哪里知道绑匪的目的?

从知道安沉被人买走的那一刻起,他的脑袋就一片混乱,直到看到安沉被绑才被吓醒。

“不知对方目的,只知道这梦禾是月家的地盘。”

慕容楚是南都本地人,对南都的形势布局自然更为了解。

“月梦禾?”

瞿名臣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旋即明白了是南都四大家族之一的月家。

“安沉跟她有什么过节吗?”瞿名臣问。

这些年,他自动屏蔽了关于顾安沉的一切消息,并不知晓她与哪些人有牵扯。

尽管瞿家在南都已经打开了商业之门,但他刻意拒绝,手下的人便一个字也不敢提。

慕容楚对顾安沉的关注度算是够高的了,只要有时间,他都会去南都之心给顾安沉捧场,却并不知晓她与月梦禾有何恩仇。

二人说话间,胡州已经查探回来了。

听到老大与慕容少爷的对话,立刻插嘴道:“少爷,安沉嫂子和月梦禾并不认识,倒是……”

说着这话时,胡州的目光在慕容楚身上停留了几秒。

“倒是什么?”瞿名臣暴躁怒吼。

他早就没了耐心,见胡州吞吞吐吐的,更是来气。

“以前,楚公子的未婚妻有到酒吧里找过安沉嫂子的麻烦。”胡州垂下头交代,顾不上少爷怪罪。

瞿名臣一心想知道顾安沉的下落,哪儿还有多余的心思去管胡州是不是又不听话了。

“慕容楚的未婚妻?”

听到这消息,瞿名臣无比意外。

他锁紧眉头看向了慕容楚,希望他能给他一个完美的解释。

“方羽檬?”

慕容楚很是惊讶,他怎么也没料到这件事会和她有关。

“她怎么会……”

慕容楚想象着这个人,很难将她的形象与绑架联系起来。

“少爷,羽檬小姐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她那么温柔善良,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温文急着帮方家小姐洗白。

“人不可貌相!”瞿名臣无情的将温文的话打断,“之前的保安,你们不也没看出什么异常么?”

仅这一句,便将温文的话堵住。

“名臣兄,温文说得没错,还请让我先打电话问清楚,倘若此事属真,我慕容家一定给你一个完美的交代。”慕容楚不想与瞿家闹得太僵,出面帮腔道。

瞿名臣冷冷的看了慕容楚一眼,眉宇暗藏怒火:“你觉得你的未婚妻会说实话?”

从慕容楚吃惊的态度,瞿名臣就已经判断得出,他根本就不知晓他的未婚妻欺负过安沉!

他是对顾安沉不满,可这并不意味着别人能欺负!

瞿名臣的话,将慕容楚问住。

停车场里,一时安静得恐怖。

“老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胡州问。

瞿名臣将目光从慕容楚身上收回,而后冷静的说道:“当然是我们自己找!”

转身离开之前,他对慕容楚撂下狠话:“假如此事真与慕容家有关,日后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欸?”

温文觉得瞿名臣说话太过分,想叫住他。

慕容楚自知理亏,将其拦住:“赶紧去方家问问,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文清楚,现在,就算方家没做,也要洗清嫌疑,否则,算是彻底得罪瞿家了。

眼看温文离去,慕容楚掏出手机给他妹妹打电话。

上午他回家的时候,家里的人就说倾倾去了方家。

如果他妹妹能证实一直和羽檬在一起,瞿名臣的怀疑就不攻自破了吧?

怎料,平时一向通畅的号码,竟在今天无法接通。

心里顿时生起不好的预感,慕容楚拧眉离开停车场。

地下停车场里,只有入口以及出口处各有一个摄像头。

胡州带着老大去了监控室,并没有发现可疑车辆出去。

因此,瞿名臣判断,顾安沉一定还在停车场。

他与胡州挨个挨个的查看,搜寻无果,他急得大喊。

“顾安沉!你在哪里?”

声声长啸在地下梁柱间萦绕,犹如暗夜鬼泣的哀嚎,听得让人揪心。

谁?

谁在叫我?

昏昏沉沉中,顾安沉睁开了眼。

入眼一片漆黑,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后颈处传来断裂的疼,大脑短暂的当机了几秒。

墓园!黑衣人!绑架!

顾安沉脑海里蹦出了几个关键词。

绑架她的人是谁?

为什么如此清楚她的行踪?

还有……

在梦里叫她的人是谁?

名臣吗?

“唔——”

顾安沉想叫喊,开口才发现嘴被封上了。

双手双手被缚住,她像肉粽一样,几乎动弹不得。

双眼渐渐习惯了黑暗,顾安沉这才发现她在一个封闭的小仓库里。

离她不远处,搁置着一排铁桶,里面不知道装着些什么。

她的嘴巴被封上,完全不能出声。

情急之下,她一寸一寸挪动到铁桶旁,然后双脚用力蹬腿踢桶。

哐——哐——哐——

巨大的声响,让守在门前的人一阵紧张。

啪!小仓库里的灯被按亮了。

“吵什么吵,老实点!”

先前绑架顾安沉的黑衣男人走了进来,抓起顾安沉就是一耳光。

顾安沉恨恨的瞪着他,眼神凶厉,让那男人一颤。

“瞪什么瞪?”男人抡起臂膀,又准备打顾安沉。

这时,另一个男人走来,伸手止住了他打人的举动。

“有人找来了,赶紧转移地方!”

顾安沉只觉得眼前一黑,又被装进口袋。

被扛在肩上不知道走了多久,再次被放下时,顾安沉被扔在了一座废弃的楼房前。

透过昏暗的路灯,顾安沉发现楼前杂草丛生,看起来像是荒废已久。

男人撕开顾安沉嘴上的胶带,接着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顾安沉对着男人嘶吼,冲着他们厉声质问。

“听到声音了吗?”男人没理会顾安沉,平静的对着手机说了这么一句。

顾安沉瞪大双眼,心里生出一丝恐惧。

她大概猜到是什么情况了。

待到男人挂断电话,她继续问道:“是谁指使你们的?”

“看来,顾小姐也知道自己树敌不少。”男人笑了笑,话里有话的说。

“所以你们与人勾结绑架我?”顾安沉呵呵冷笑,“就不怕遭报应,出门就遇上警察吗?”

此话一出,让另一个男人慌张了几秒。

坏人对于警察,向来都会从心底感到惧怕。

“少废话,我们兄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顾安沉一阵发蒙。

顾安沉没有回答,在南都之心工作三年,她确实得罪了不少人。

来酒吧里寻欢的,大多都是男人。

顾安沉又是个会撩人的妖精,自然让那些女人感觉到了危险。

仔细想想,她却记不起来到底惹怒了谁。

“什么不该得罪的人?有本事就把话说清楚,不要在这儿给本小姐打哑谜!”顾安沉冷笑,她可没耐性在这儿猜来猜去。

“安静点,会让你死得明白!”男人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

争吵间,几个黑衣人簇拥着一个女人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熟悉的身影一步一步拉近,看到来人的面庞,顾安沉惊讶的喊出了声:“慕容倾!?”

慕容倾粲然一笑,澄澈的眼神让她看起来颇为天真无邪。

“顾安沉,你没想到会是我吧?怎么样,咱们这样的见面,是不是意外又别致啊?!”

她朗声咯咯咯的笑,长发随着身姿在夜风里摇晃。那情景,像极了神话故事里的妖魔。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