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厉南城辛源小说无广告目录阅读

厉南城辛源小说无广告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7-04 阅读(217)

厉南城辛源小说名字是错爱危情,这本虐恋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辛源生命悲剧的源头都在厉南城,是她不该爱上厉南城,这个满心只有姐姐辛安琪的男人。当辛安琪被侮辱至死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厉南城这一辈子都不会爱上辛源,他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辛源设计的,和辛源结婚,也只是为了折磨她,给辛安琪报仇。

厉南城辛源小说无广告全文阅读

>>厉南城辛源小说无广告全文阅读<<

厉南城辛源小说无广告精彩章节导读

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一室旖旎。

厉南城有些如释重负的推开了她,走到沙发边接电话。

“爷爷。”

厉老爷子有些不满的说:“都一个月了,辛源都没有来过老宅,你是不是又惹她生气了?”

厉南城无奈的解释:“我也一个月没有见过她了。”

“什么?给她打过电话没有?”

“打过,她不接。”

“那还是生你的气了啊,对了,你们在老宅住的那天,是不是......”

厉南城语焉不详的:“......嗯。”

厉老爷子明显开心起来:“一个多月了,要是怀上了,就可以验出来了,你赶紧去找找,说不定现在辛源肚子里已经有了我们厉家的骨肉了呢!”

厉南城心中也是突然间灵光乍现,立刻道:“好,我尽快找她。”

挂了电话,厉南城再也无心呆下去,换了衣服就要出门。

辛灵儿双手张开拦在大门前:“你要去找辛源是不是?不许去!”

“灵儿......”

“不准去就是不准去!她自己都源意走了,你还去找她做什么?就让她在外面自生自灭好了。”

厉南城听到这话,虎了脸:“她到底是你妹妹。”

“妹妹又怎么样?她抢我男人,就是个不要脸的女表子!”

“够了!”厉南城终于忍无可忍:“从法律上来说,辛源还是我的妻子,从情感上来讲,我爱的是安琪,任何时候我都不算是你的男人!”

“可我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辛灵儿怒吼道:“我都源意给你生孩子了,你就必须得听我的!”

厉南城冷哼一声:“辛源当初也怀过我的孩子,最后可是被我送去了夜宴会所的,你想试试?”

看着辛灵儿僵硬的脸色,厉南城推开她,径自走出了公寓大门。

开车回公司的路上,厉南城想给辛源再打一个电话,可是通讯录里怎么都找不到辛源的号码了。

他把车停在马路边,又认认真真的找了一遍,还是没找到。

他想到了刚才辛灵儿说的那个保险推销的电话,怀着试试看的心,他打开了黑名单,果然看到了辛源的电话号码躺在里面。

几乎是立刻的,从黑名单里拉出来,拨了出去。

关机。

再打,还是关机。

他打给了周特助:“帮我查一下辛源现在在哪,半个小时之内我要拿到定位。”

辛源此时,正穿着无菌服,走进了手术室陪同辛沐做手术。

手术催的急,她没办法还是打给了珍姐,可珍姐那边一下子也拿不出这么多现金来,只得告诉了唐九夜。

手术前的最后一刻,唐九夜骑着他那辆拉风的哈雷摩托来了医院,那一身古惑仔的打扮差点儿跟医院的保安动起手来。

好在辛源眼睛尖认出了他,连忙阻止了一场暴力案件。

唐九夜刷卡付了账,就在外面等候区坐着,辛源则是不放心,征得医生同意后,换上了无菌服一起进了手术室。

病床上的辛沐已经打了麻醉,沉沉的睡了过去。

医生们准备就绪,下了第一刀,鲜血呼的涌出来,辛源感觉自己的心都跟着颤抖了一下,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手术室外的唐九夜玩了一会手机,有些无聊,便想看看辛源包里有什么,可是让他失望了,辛源果然是个没有一点隐私的女孩。

空荡荡的包,就只有一部手机,一个钱包,和一串钥匙,外加一包纸巾。

手机已经没电了,自动关机。

唐九夜问护士借用了充电宝,给她的手机充上电。

刚开机,就有一个电话进来。

看着屏幕上跳动着“厉南城”三个字,唐九夜有些戏谑的扯开嘴角,接起:“喂?是厉总啊。”

厉南城已经收到了小周发来的定位,是在H市中心医院。

辛源生病了?

他迫不及待的又打了电话过去,本以为还是关机,可这次却意外的通了。

但是接电话的却是.......

“唐九夜?”

“没错,是我。”

厉南城皱眉:“辛源呢?你为什么会接她的电话?”

唐九夜反问道:“这话应该我问厉总才对吧,都这么晚了,你打我女朋友电话做什么?”

厉南城冷笑:“女朋友?”

“嗯,辛源现在是我女朋友。”

“唐九夜,我们之间的帐我们慢慢算,不要牵扯到辛源!”厉南城隐怒。

唐九夜却玩世不恭的笑着说:“我喜欢她是我的事,跟我们之间的恩怨没有关系。厉总管天管地,还能管的着别人谈恋爱?”

厉南城捏着手机的手用力,微微泛白:“别人随便你,你找谁当女朋友都跟我没关系,别打辛源的主意,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呵呵,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们?我们两情相悦,等你们一离婚我就立刻娶她,一分钟都不耽搁!”

厉南城咬牙:“唐九夜,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唐九夜笑了笑说:“厉总,好好照顾你那个绿茶婊吧,辛源以后归我照顾。”

重重的按下挂机键。

顺便继续关机。

唐九夜骂了人,爽的想哼歌。

厉南城赶到医院的时候,直奔导医台:“帮我查查,辛源住在哪个病房,辛苦的辛,源望的源。”

值班护士查了查,摇头告诉他:“这位先生,我们这里没有患者叫辛源啊。”

厉南城拧着眉:“你确定?”

小护士又查了一遍,重重点头:“真的没有,您要不再问问,患者是不是来了我们医院。”

厉南城又怒气冲冲的打了个电话给小周。

小周被自家老板的怒气吓得顿时睡意全无,听了厉南城的话之后总算明白了,连忙解释道:“总裁,不是辛源小姐生病,是她的哥哥在这家医院做手术,辛源小姐最近一直都有出入这家医院的记录,应该是去陪护。”

不知为何,一直揪着的心,放了下来。

她没生病,那就好。

厉南城问道:“他哥哥?”

“是的,我查过医院的记录,今晚要做心脏移植手术。”

“知道了。”

挂了电话,又去找了护士,报了辛沐的名字,果然查到了,厉南城按照护士的指示直奔八楼手术室,不出意外的在门口看到了大喇喇的占了三个椅子横躺着的唐九夜。

他走过去。

手术整整做了十二个小时。

辛源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辛沐的麻醉效果还没过去,辛源更是想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额前的碎发都黏在了额头上。

医生安慰她:“手术很顺利,不用担心,以后注意吃药和抗排异就行了。”

辛源点点头,鞠了个躬:“谢谢医生。”

“这是我应该做的,”医生一边脱手术服一边问:“这么大的手术,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来陪他?你的爸妈呢?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呢?”

辛源苦笑了一下:“他们都忙。”

“生死攸关的大事啊,能有多忙。”医生不赞同道:“算了,家务事,剪不断理还乱,你好好照顾你哥哥,我先下班了,有事情你直接找护士或者值班医生。”

辛源点点头,又道了谢。

送走了医生,辛源跟着哥哥的病床一起走出了手术室的大门。

“辛源。”

“辛源。”

厉南城和唐九夜都迎了上来。

辛源选择性无视了厉南城,对唐九夜笑了笑说:“手术成功了,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哥哥恐怕真的救不过来。”

唐九夜还没说话,厉南城就拧着眉不悦道:“他又不是主刀医生,跟他有什么关系?”

辛源冷哼一声,无不讽刺的说道:“唐总帮我付了哥哥的手术费,当然跟他有关。”

厉南城怒道:“我们还是夫妻,你钱不够为什么不找我,反而去找他?!”

“我不是没有找过你!”辛源打断他:“可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是辛灵儿接的电话,说你在洗澡,我可不想打扰了你们的好事。”

“你给我打过电话?”厉南城忽然反应过来:“是不是昨晚九点多?那时候我的确是在洗澡......”

“够了,”辛源疲惫道:“我不想知道你在干什么,或者说你跟辛灵儿在干什么。厉总,这里是医院,我哥哥养病需要安静,请你离开。”

说罢,辛源转身进了病房。

厉南城想要跟进去,唐九夜却更快一步的将他拦在了外面:“厉总,病人需要安静休养,请不要打扰他。”

厉南城抬眼看他:“出去聊聊?”

唐九夜想了一会,点头:“走。”

辛源帮着护士整理了一会哥哥身上的仪器,又问了一些护理的问题,再转过头来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没有了厉南城的身影。

说不上失望,但也不开心。

护士叮嘱他:“手术后的二十四小时是需要特别关注的,切忌,不能喝水。”

辛源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

辛沐的麻醉慢慢的过去,恢复了一些意识,看见她的第一眼,便温柔的笑了:“你来了。”

辛源拉住哥哥的手:“哥,我在呢。”

“你个傻姑娘,”辛沐还有点虚弱,带着点气声:“救我花了多少钱?”

“哥,你别管了。”

“辛源,哥对不起你,辛家也对不起你。”

辛源笑了笑,用棉签沾水,小心的润着辛沐干裂的唇,“现在说这个干什么,说点开心的事情吧。哥,医生说你的手术很成功,以后只要好好休养,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

辛沐的眼睛亮了亮:“真的吗?”

辛源有些心酸,辛沐从小都知道,他活不长,尤其到了成年之后,他几乎把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过。那种随时都要面临死亡的恐惧,讲一个七尺男儿的脊柱压的越来越弯。

有了生的希望,一定是好的。

辛沐说:“等我好起来,我就出去工作,还你钱。”

辛源笑了笑站起来:“哥,我出去打个电话。”

辛沐不疑有他,点头同意了。

走出病房,到了楼道尽头偏僻的角落里,辛源拨通了珍姐的电话。

珍姐似乎还在熟睡,也对,夜宴会所是夜场,这个时候正是她补觉的时候。

“辛源?”

“珍姐,不好意思打搅你了,我......想求你帮个忙。”

珍姐迷迷糊糊的说:“是不是给你哥做手术的钱不够?”

“够了,唐总帮我付了钱,”辛源说,“珍姐,我想请你帮我保守一个秘密。”

珍姐听完,已经一点睡意都没有,沉思了一会,说:“这件事比较复杂,你还是来夜宴会所,我们当面说吧。”

辛源说:“我哥哥刚做完手术,我照顾他一天,今晚去找你吧。”

挂了电话,忽然感觉到胸口一阵发闷,继而是恶心的感觉往上涌,辛源皱着眉干呕了一会,还是觉得有些难受。

努力压下难受的感觉,辛源准备回病房看看哥哥。

刚走没两步,就听到墙角处有两个熟悉的声音在交谈,一个是厉南城,一个是唐九夜。

“厉总打算什么时候跟辛源离婚?”

厉南城嗤笑一声:“这是我的私事,应该不用跟你报告吧?”

唐九夜说:“我盼了好久了,总得给个期限。”

“你忘了你的青青了?”厉南城点燃了一支烟,抽了一口,“你还想让辛源步青青的后尘?”

唐九夜的声音冷下来:“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有能力抗衡齐五爷?你的一切都是齐五爷给的,你现在的羽翼还不足以反了他。”

“虽然抗衡不了,但是齐五爷要是想动我,估计也得大伤元气,他是个沉稳的,不会冒这样的险。”

厉南城却说:“你先顾好你自己吧,辛源的事情以后还是交给我,这次她哥哥的手术费多少?我等下就打给你。”

“不用,几百万我还是出得起的。”

辛源忽然觉得腹中翻滚了厉害,连忙捂住嘴巴,可还是呕出了声音,惊动了墙角的两人。

厉南城最先发现外面有人:“是谁?!......辛源?”

他冲上来,一把扶起她:“你不舒服吗?走,我们去找医生。”

辛源皱着眉想要挣开他:“我没事,你先放开我。”

“脸色都白成这样了,还说没事,你是准备把自己当机器人用吗?昨晚一夜没睡,今天继续坚守岗位?!”厉南城扔了烟头,身子一矮,打横抱起她,也不管辛源的反对,大步流星的往医生办公室走去。

唐九夜沉了脸在身后跟着。

医生看着被放在自己面前的辛源,还有身后的两尊凶神恶煞,有些为难:“辛小姐,我这里是心脏外科啊,你这样的情况,我建议你去内科看看。”

辛源有些囧,连忙道歉,忙不迭的出了办公室,可刚站起来,又一波呕吐的感觉涌上来,她没忍住,趴在走廊边的垃圾桶上干呕了一会,浑身都是冷汗,脸色惨白。

厉南城的眉头越皱越狠:“我们去内科。”

“我不去,”辛源甩开他的手:“我说了,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关键是,她现在没有钱再看病了,而且更不想让厉南城或者唐九夜中的任何一方帮她付钱。

“不行,必须去。”

厉南城拉着她的手腕,强硬的把人往一楼内科拉。

就连唐九夜也劝到:“辛源你听话,还是去看看吧,身体的事情不是开玩笑的。”

正说着,辛源又觉得难受起来,感觉胃里翻天倒海般的抽搐。

偏偏厉南城手劲大的很,握的她手腕疼的厉害。

最后还是一个路过的老太太看不过去了,说道:“小伙子,这姑娘一直想吐是不是怀孕了?你别这么使劲拉她。”

厉南城一怔。

爷爷刚才提醒过他,已经一个多月了,可以查出来辛源有没有怀孕......

心中莫名的开始狂喜,看向辛源的目光也滚烫起来,看的辛源心里直发虚。

她也反应过来了,一个月前他们在厉家老宅那一次......

“先去检查一下吧。”唐九夜一马当先在前面带头,看不出喜怒。

厉南城坚决却又小心翼翼的将辛源抱起,下了楼,却没有去内科,直接去了妇产科。

医生问了辛源的症状,得知是呕吐的时候,十分习以为常的问道:“上一次性生活是什么时候?”

“一个多月前。”厉南城抢着答道。

医生点点头,在病历上写写画画,又问道:“上次来月经是什么时候?”

辛源回忆了一下,可好像真的过去蛮久了,一时间还真的想不起来。况且自从她五年前流产之后,月经时间一直不怎么准,久而久之也就没有刻意去记日子。

厉南城则是殷殷的注视着她,辛源不太习惯他这样的目光,吞吞吐吐的说:“具体记不清了,大概.....有两个月了吧。”

医生勾了勾唇角,似乎有些胸有成竹。

厉南城直接问道:“医生,会不会是怀孕了?”

“有很大的可能,”医生笑着说:“先去验个血验个尿吧,最后确认一下。”

去化验室的时候,厉南城明显的紧张,张开臂膀护在她周围,有小朋友蹦蹦跳跳的经过,厉南城紧张的浑身都紧绷起来,严阵以待。

辛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我们第一个孩子你怎么都不肯让我留下,现在又在紧张什么。”

厉南城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紧张,就连知道辛灵儿怀孕的时候,他也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扔给她一张卡,让她去随便买。

他和辛源的第一个孩子......

厉南城的声音软了许多:“他......是怎么没的?”

辛源冷冷看他一眼,加快了速度往前走:“在夜宴,被人打,被人划破了脸,被人踢了肚子,就这么没了。”

她说的轻松,厉南城心里却是狠狠一缩。

他虽然没有怀过孕,可也能想象到,一个孕妇被人踢了肚子,该是怎么样的剧痛。

“是谁?!”他咬着牙问。

......

全章节目录

标签:虐恋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