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厉南城辛愿书名 错爱危情全本阅读

厉南城辛愿书名 错爱危情全本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7-04 阅读(192)

厉南城辛愿书名是错爱危情,这本虐恋言情小说讲述的是结婚三年来,辛愿每天都在忏悔中度过,所有人都认为是她设计害死了姐姐辛安琪,而且还抢了姐姐喜欢的男人厉南城,和他结婚。辛愿爱厉南城如命,厉南城却恨她入骨,用尽了手段来折磨她,只想为辛安琪报仇,就连辛愿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放过。

厉南城辛愿书名错爱危情全文阅读

>>厉南城辛愿书名错爱危情全文阅读<<

厉南城辛愿书名错爱危情精彩章节导读

到达陆氏地产的时候,才刚刚八点半。

打了卡,坐在自己工位上发呆,她给厉南城发了个短信:“今天中午一点,民政局门口见,我们去办手续。”

发完短信,她就关了机。

点开游乐场项目的文档,开始专心的工作。

九点,同事们陆陆续续的来了公司,有人看到辛愿在这里有些奇怪:“辛愿,你不是应该跟陆总他们去厉氏集团那边了么?”

辛愿尴尬的笑笑,“回来找一些资料。”

其实是想跟陆霖说一说调项目的事情,再跟厉氏集团乃至厉南城纠缠下去,她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冷却了的心,又被他撩拨起来。

可等到九点半,却等来了陆霖今天请假的消息。

打电话过去,陆霖和顾潇潇双双关机。

刚挂了电话,又有电话进来。

辛愿看了看记录,七个未接电话,都来自厉南城。

她接起:“喂?”

“你人在哪?”

“陆氏。”

“辛愿,从今天开始,你应该来厉氏集团报道。现在是早上九点十五分,你已迟到了。”

辛愿说:“我会退出这个案子,公司这边也会派其他同事去跟进。”

厉南城怒道:“陆霖人呢?”

“他请假了。”

“所以你还没跟陆霖说,就擅自做了退出项目的决定,然后旷工?”

辛愿说:“随你怎么说,中午午休的时候见。”

说完。果断挂了电话,继续关机。

等到中午快下班的时候,陆霖才姗姗来迟,脖子上有几道明显的指甲印,引得周围同事频频侧目。

他倒是浑然未觉,心情十分好的哼着小曲儿,路过辛愿工位的时候停了一下:“你怎么在这儿?”

辛愿站起来,将调项目的申请递给他:“陆总,我不想接游乐场的案子了,对不起。”

陆霖接过申请表,随便翻了翻,挑眉看她:“因为厉南城?”

辛愿没说话。

陆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这件事却有点难办:“我们之前签了合同的,你要是退出的话,恐怕得厉氏那边点头才行。”

辛愿说:“今天中午我跟厉南城去办离婚手续。”

陆霖一愣,“真的想好了?”

“嗯,想好了。”

“那行吧,”陆霖说:“申请表先放在我这,我先找人接替你。不过辛愿,万一项目这边需要技术支持,你得帮把手啊,公司现在很难找到像你这种有灵气的设计师了。”

辛愿开心起来:“没问题,不要署我的名字就好。”

午休时候,陆霖开车去厉氏,顺路把她送到了民政局门口。

辛愿手里拿着证件,等了一会,就看到那辆银灰色的迈巴赫缓缓出现在视野中。

迈巴赫在辛愿面前缓缓停下,厉南城却不下车,摇下了车窗问道:“吃过饭了么?”

辛愿摇头,举起证件在他眼前晃了晃:“快点去办完手续,我好回公司吃饭。”

“上车吧,先去吃饭。”厉南城说。

“不用了,”辛愿伸出手:“离婚协议书呢?拿出来吧,我现在就签字。”

厉南城面色不善,冷冷道:“没带。”

辛愿仿佛一早就做好了准备,从自己的文件袋里掏出一份离婚协议书递给他:“那就用这一份吧。”

厉南城不接,挑眉看她:“你早就准备好了?”

“也没有怎么准备,网上都有模板的,下载下来打印就好了,我记得你之前让杰森给我签的那一份上,差不多也是这样。我已经签好字了,这是笔,你也签了吧。”

厉南城冷笑一声,接过离婚协议书,随意的翻了几页,“房子不要,钱也不要......你是真的准备去卖了?”

辛愿早已经习惯他的冷言冷语,这些话已经再也伤害不到她:“这是我的事,离婚之后我们就是两个陌生人了,我有选择权。”

“我不准!辛愿,你听清楚了,你敢出去卖,我就敢把你那个病秧子哥哥和那个弟弟全部弄死!”

辛愿眼皮都不抬:“随便你,除了用我的家人威胁我,你还会什么?我哥哥重病缠身,与其这样活着受罪,不如早点走了,弟弟......呵呵,五年前我拼尽一切去陪酒都是为了他,我对他已经仁至义尽。”

厉南城危险的眯起眼睛:“辛愿,你还真是变了,变得冷漠又无情。”

“多谢厉总,我就当您是夸奖,签字吧。”

厉南城呼吸一窒,压下心头的怒意。

“很好,”他笑,一把将离婚协议撕成两半,再接着撕成四半,最后变成一捧碎纸片,被他挥到空中,“我不签。”

辛愿叹了口气,“厉南城,你这样有什么意思?”

说完,她从文件袋里又掏出一份一模一样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他:“你要是想撕尽管撕,我这里还有备用的,实在不行旁边还有打印店,模板就在我邮箱里,随时都能重新打印,等你撕够了,我们再去离婚,我等着。”

“辛愿,你就这么急着离婚?”

辛愿点头,“不离婚难道等着你丧偶吗?我这条命差点死过一次,我只想好好的活下半辈子。”

厉南城哼笑,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点:“好,我答应。不过总归我们当了八年的夫妻,一起吃个散伙饭再来离婚吧。”

辛愿想要拒绝,可又怕他返回继续拖着不离婚。说到底,也不过一两个小时的事情,离婚了之后就真的是一拍两散了,也算是为自己这么多年愚蠢的痴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想到这里,辛愿点头算是答应,拉开车门上了车。

厉南城开车,带她去了一家高档的餐厅,点的也都是鹅肝松露牛排这等高档食材,他把菜单递给她:“看看你要点什么。”

辛愿没接,转头对服务生说:“给我一杯柳橙汁就好。”

厉南城轻咳声:“减肥?你够瘦了,浑身上下都没几两肉。”想起昨晚将她抱在怀里的触感,厉南城用嫌弃来掩饰自己的心猿意马。

“没打算减肥,只是我这种贫民的肠胃受用不起这种上流社会的食物,陪你吃完我一会自己去吃麻辣烫。”

“太辣伤胃。”他皱眉。

“我知道,”辛愿笑了笑:“我挺喜欢吃辣的,但是你从来不吃,所以以前为了你,每一餐我都不放辣,连胡椒都不放,可是你从来没有回家吃过一次饭。”

说着过往的时候,辛愿云淡风轻,“不过也好,我的厨艺也是在那三年磨练的很好,你喜欢的这些食材,我做的不亚于米其林的厨师。”

恰在这时,服务生上了牛排上来。

辛愿只看了一眼,就道:“这不是新鲜的吧?冷冻了至少六个小时。”

服务生讪笑着道歉:“抱歉,这一批肉是昨天凌晨到的,我立刻去给您换刚送来的牛肉。”

辛愿礼貌的笑笑:“辛苦你,另外麻烦你提醒一下厨师,不要加胡椒。”

“好的没问题,二位请稍等,我这就去让厨师重新做。”

厉南城看着气定神闲的辛愿,心中五味杂陈。

以前的他,从来都不知道辛愿在家里做了那么多饭菜,骤然听她说起,心中一紧。

“我没回去吃,所以你把那些菜都......扔了?”

辛愿喝了一口橙汁,道:“哪里舍得,我没有钱,只能做做兼职,拼命的赚钱去买那些高档的食材,最后只能自己吃。再好吃的食物,吃了三年也是会腻的,后来我反而觉得监狱里面的大锅饭味道很不错。”

服务生来的很快,换上了新鲜的牛排和其他几道菜,道了声“请慢用”就退了下去。

辛愿这次没说什么。

厉南城拿起刀叉,切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明明已经换了新鲜的肉,也没有放胡椒,可他突然也觉得这样的牛排索然无味。

“爷爷说,你以后有空就回厉家老宅给他做顿饭,他很喜欢吃。”

辛愿点头:“我会的,不过你还是让辛灵儿学学做菜吧,离婚之后我再去厉家,总归是不方便。”

“她不会,”厉南城仿佛不太喜欢她提起辛灵儿:“她只会逛街买衣服喝下午茶。”

辛愿轻笑,“是啊,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都要离婚了,伺候婆家人还是我的事,辛灵儿真是好命。”

厉南城脸上有点不好看:“辛愿,你别冷嘲热讽的,当初要不是你跟你爸算计我,我们不可能结婚。”

“是啊,算起来,我也就只有这一件事对不起你了,”辛愿将被子里的柳橙汁一饮而尽,“真是抱歉,耽误厉总八年宝贵的光阴。”

厉南城扔下刀叉,靠向后背:“你到底想说什么?”

“告别词啊,”辛愿说,“记得刚去厉氏集团实习的时候,有幸见过你一面,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做人要有仪式感,尤其是要有始有终。”

厉南城轻笑:“有这回事?我不记得了。”

“你当时心里一心一意都是我大姐,其他人都入不了你的眼,不记得也正常。不过你的这句话我一直记得,所以尽管我跟你结婚是我爸的算计,可我还是想要跟你走下去,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好傻。”

辛愿自嘲的笑笑,看着他面前还剩了一大半的牛排:“吃好了?吃好了就走吧,早点办完下午还要上班。”

厉南城重新拿起刀叉切牛肉:“还没。”

辛愿也无奈,只能等着。

电话响起,是厉南城的。

辛愿看着屏幕上跳跃的“灵儿”,默不作声的收回视线。

“老公,你怎么没在公司?”

厉南城轻咳一声:“嗯,有点事要办出来了。”

辛灵儿察觉出他语气中的冷淡,试探性的问:“你旁边有人?是我打扰你了吗?”

“没有,”厉南城看了一眼辛愿,站起来走出了包厢去接电话:“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辛灵儿有些不悦:“你好几天都没回家了,工作太辛苦了,我心疼你嘛,就给你煲了汤送来了。”

厉南城心里一软:“你去学煲汤了?”

“嗯,看着电视上的节目学的,说是特别补,而且还......补那方面。”辛灵儿的语气慢慢的转为暧昧:“老公,我们还就都没有......那个了。”

厉南城有些心虚的往包厢里面看了一眼,辛愿还保持着坐在座位上的姿势,看着手机,他敷衍道:“你现在怀着孕,以孩子为重。而且这些日子工作确实忙,我都住在公司里。”

辛灵儿有些失落,只能答应了,最后问了一句:“老公,你跟辛愿到底什么时候离婚啊?”

“忙完这阵子吧。”

“哦,”辛灵儿说:“是不是她缠着你不肯离婚啊?老公我跟你说,辛愿她妈就是个不要脸的小三,为了嫁给我爸不择手段,她们母女都是见钱眼开的,她这么拖着肯定是想要钱。”

包厢里,辛愿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有些心急,往厉南城的方向看过来。

他的目光立刻偏移开,压根没听到电话里的辛灵儿说的了什么,只是敷衍的应和着,道:“我这边还有事要忙,你先回家吧,让周特助送你回去,以后怀着孩子就不要乱跑了。”

挂了电话回到包厢,辛愿已经穿上了外套站了起来:“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上班了,我们要不先去把手续办了吧,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

厉南城把手机塞回口袋里,坐下继续吃牛排:“急什么,等我吃完。”

辛愿愠怒:“真的快要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就下次。”厉南城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尽管牛排已经冷了,变得像橡皮筋一样难切。

等他终于吃完,两人开车回到民政局的时候,里面的工作人员告诉她:“抱歉啊小姐,今天的预约号都已经满了,可以明天早点再来。”

辛愿惊讶道:“离个婚都要抽号了?”

工作人员不好意思的笑笑:“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离婚高峰期。”

辛愿心里觉得有点奇怪,可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转过身来的时候,厉南城无奈的摊手:“看来今天办不成了。”

从她把备用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他的时候,厉南城心里就一直有一种感觉,这个婚,他好像不是那么着急离了。

他对辛愿,好像有些愧,又好像有些怜悯,他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但跟五年前的恨之入骨绝对不一样。

说白了,其实还是跟最近法庭上出现的那两份视频资料有关系。

他问她:“法院那边应该快要宣判了,如果你想要补偿的话,随时跟你跟我提。”

辛愿走出民政局,将材料一一收好在文件袋里:“我不要补偿,就当做是我抢了大姐的老公的报应吧。”

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我去陆氏地产。”

出租车师傅熟练的开着车,不一会有些奇怪的问她:“姑娘,你是不是招惹上什么人了,后面那辆迈巴赫怎么一直跟着我们?”

辛愿一回头,果然看到厉南城那辆车跟在后面。

她说:“不知道,可能碰巧去一个地方吧。”

出租车司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话,老老实实的开车。

能被一辆迈巴赫跟着,他拉的这个姑娘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还是少问微妙。

下了车,辛愿目不斜视,进了公司大楼上了电梯。

银灰色的迈巴赫在门前停下,看着她一路小跑进了电梯,才终于开走。

终究还是回来晚了,下午打卡的时候迟到了两分钟,辛愿回到自己工位上,便有人敲了敲她的桌子。

张瑞谦拿着一叠资料说:“中午去哪里了,一直没找到你人,厉氏那边早上开会给了反馈,设计图我搞不定,还得你亲自来。”

辛愿接过资料,大致翻看了一下,蹙眉:“楼距要这么宽吗?这不符合逻辑啊?不是白白浪费钱么。”

张瑞谦耸耸肩:“谁知道呢,厉氏那边怎么要求我们就怎么照办呗。”

“什么时候要?”

“说是明天早上上班前就要,所以我才来找你,十几栋楼啊!一下午的时间!反正我是搞不定,还得你出马。”

辛愿大概预估了一下,今天熬一会夜应该能全部改完,便点了头:“好,我知道了,我会改好的。”

张瑞谦点点头:“那交给你了,我还得回厉氏那边继续工作。对了,我听陆总说,你准备要退出这个案子了?”

辛愿点头:“嗯。”

张瑞谦咂咂嘴,“我估计,你没那么容易退出去,今天你早上厉氏的会你没参加,厉总的那个要求你是不知道,简直变态!要是你不在,我们没有一个人扛得住的。”

辛愿笑了笑:“都是时间问题,慢慢习惯了他的作风,应该就会好些。”

“辛愿,我问一句题外话啊,你跟厉南城这种人是怎么过了三年的?审计部的美女跟他只开了一早上的会,现在人都快崩溃了。”

辛愿有些意外:“怎么了?工作量太大?”

“量大,时间少,要求高,说话还特别不留情面。”

意料之中。

辛愿说:“他就是这样的人,极端的完美主义者,而且只讲究结果不看过程,跟他共事,只要把姿态放的足够低,他怎么说就怎么做就好了。”

张瑞谦连连点头:“还是你了解他。”

一下午的时间,辛愿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中。

只有在全神贯注的工作,她才能感觉到愉悦,建筑设计本身就是她喜欢的,平心而论,如果不是因为厉南城,她是真的想要继续这个案子的。

下班的时候,同事们一一的都离开了,辛愿点亮的台灯,继续工作。

历史那边给的工作量确实不小,她还得继续奋战。

晚上九点,陆霖回来公司取东西的时候意外看到辛愿还在,有些吃惊:“怎么还在加班?”

辛愿忙的有些头疼,一系列的数据在脑子里盘旋,她揉了揉酸疼的太阳穴:“改设计图,有点麻烦。”

陆霖晃过来,看了看她的屏幕,一眼就认出来:“游乐场的案子?”

“嗯,厉氏那边要得急,张哥就找我帮忙来着。”

陆霖眼睛一眯,露出满意的笑:“那行,你先忙,我先走了,这个项目说好的分红我还是照样结算给你。”

他现在对辛愿是越来越满意了,要不是她,陆氏拿不下白领公寓和游乐场这两个超级大项目,他跟顾潇潇也没办法更进一步。

自从那天晚上他没忍住要了她,这小妮子对他的态度虽然还是很恶劣,可是每次都能看到她脸红红的可爱模样,想一想就觉得心里痒痒,恨不得立刻插了翅膀飞去她身边,把人揉进怀里亲热一番。

陆霖走了没一会,辛愿觉得有点困,起身去给自己泡咖啡。

正准备继续奋战,就接到了厉家老宅打来的电话。

厉老爷子关切的问:“辛愿啊,下班了吗?”

辛愿道:“还没呢,在加班。”

“女孩子,这么拼命干什么,别加班了,来家里吧,厉爷爷还有事情想跟你说呢。”

辛愿温婉的推脱:“厉爷爷,今天真的是有事......”

厉老爷子叹了口气说:“家里没有天然气了,佣人又不会用电磁炉,我一个半身不遂的老头子,到现在连晚饭都没吃呢......”

厉家老宅的天然气管道却是已经有了些年头,出问题也正常,辛愿当即信了一半,“那妈.....我是说蒋阿姨,没在家里吗?”

“她呀,旅游去了。”

“那厉南城呢?您打个电话给他吧,让他联系维修工来给家里维修一下就行。”

厉老爷子说:“我现在记性不好咯,只记得住你一个人的电话号码。辛愿啊,你是不是也嫌弃厉爷爷现在半身不遂是个累赘,不愿意来看看厉爷爷?”

辛愿只能妥协:“没有没有,那我现在就过去吧。”

“好好好,路上小心啊。”

挂了电话,辛愿图纸和资料都拷贝到

U盘里,打车去了厉家老宅。

一进门,厉老爷子老早就在门口等着了,一看到她就眉开眼笑的:“辛愿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辛愿放下包,“您想吃什么?我去给您做。”

“我老头子何德何能哟,能有这么个好孙媳妇,你随便做一点就行,你做的饭厉爷爷都爱吃。”

辛愿笑了笑,熟练的拿起围裙围在身上,打开冰箱取出了几样食材,乒乒乓乓的忙活起来。

佣人偷偷的给厉南城打了个电话,回来给行动不便的厉老爷子报告:“少爷答应了,说马上回来。”

厉老爷子心头一喜:“你说了辛愿在这吗?”

“说了,少爷虽然没说什么,但也是没不高兴呀,两个人还是有可能的。”

厉老爷子满意的连连点头:“这就好这就好,让你准备的药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都在鸡汤里头了。”

“一会给南城多盛点,只要辛愿怀上了孩子,那一切都好办了!”

厨房里传来辛愿的声音:“厉爷爷,天然气没坏呀,可以用的。”

厉老爷子应了一声:“哦,可能是已经修好了吧,现在的维修人员办事就是快,哈哈哈哈。”

辛愿不疑有他,快速的炒了几个菜,有荤有素,少荤腥,佣人又特地进来嘱咐她把鸡汤热一热。

所有的菜都上桌,用了不到二十分钟。

厉老爷子越看越满意:“快坐下吧,你也没吃饭呢吧?努力工作是好事,但也不能饿着自己,快吃快吃。”

辛愿点点头,给厉老爷子布了菜,这才夹了一筷子青菜,慢慢的吃着。

佣人赶忙给辛愿盛了一碗鸡汤:“少奶奶先喝点垫垫胃,也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辛愿笑着接过喝了一口,味道醇厚鲜甜,不由得又喝了几口:“好喝。”

佣人一喜:“好喝就多喝一点,女孩子喝鸡汤最好了,来,再喝一碗。”

辛愿忙了一天,也确实是渴了,咕咚咕咚又是一碗下肚。

大门上传开开门的声音。

见厉南城开门进来,厉老爷子先是一喜,然后佯装愠怒:“臭小子,还要打电话催才肯回来,你爷爷半身不遂吃不到饭也没见你关心一句半句。”

厉南城脱了外套交给佣人,坐在饭桌前:“工作忙,尽量赶回来了。以后我尽量早点回来。”

厉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佣人已经拿来了一副新的碗筷,厉南城此时也是胃里空空,中午的牛排吃的他胃酸了一下午,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他是越来越吃不了西餐了,只觉得胃难受的厉害,反而特别希望能吃点热乎乎的家常饭菜。

“先去洗手吧。”辛愿看着他的筷子就要落下来,闻到他周身都是香水味,心里一沉,恐怕他是从辛灵儿那边赶过来的。

厉南城的手一顿,也没说什么,站起来去洗手。

回来的时候,一碗飘着油花热腾腾的鸡汤已经摆在了他面前,佣人笑吟吟的说:“少爷喝点汤先开开胃。”

厉南城喝了一口,连连点头:“好喝,辛愿你熬的?”

辛愿夹了一筷子笋放进碗里,“不是,游乐场的图纸你那边要改,明天一早又要要,我一直在改图哪有时间来煲鸡汤。”

厉南城忽然有种荒唐的想法,什么游乐场,什么图纸,不如让辛愿一直在家里,每天下班回来,就都能吃到可口的饭菜。

厉老爷子“咦”了一声:“辛愿啊,这一道是什么菜?”

“麻婆豆腐啊。”

“麻婆豆腐没有辣?”

辛愿没说话,厉南城心里却是一动。

他不吃辣,所以辛愿特地没有放辣椒,而是用了不辣的五香调料炖的豆腐。

佣人又适时递了一碗汤给厉南城,厉南城心里有事,顺手就喝了个底朝天,佣人又接着给他盛了两碗,厉南城全都喝了个精光。

吃完饭,佣人去洗碗。

辛愿道:“厉爷爷,那我就先走了,还有些工作要做,得回公司去。”

厉老爷子拦着她:“家里有电脑呀,你可以在家里做嘛,这么晚了一个姑娘家家的出去不安全。”

辛愿觉得也有道理,这会都快十点了,等她回公司都十一点了,还得去问保安大哥要钥匙,却是麻烦。

“家里的是台式机?”

“是啊,还是南城上学的时候留下的,一直在他的卧室放着的。”

辛愿皱眉,台式机,会不会太古董了,电脑系统估计都跟现在不一样。

厉南城却说:“配置是顶尖的,你要用就去用吧。”

辛愿看他:“我需要熬夜用,我要是用了,你去睡客房?”

厉南城没什么意见:“我都行。”

可是辛愿忘了,二楼的房间里,只有厉南城的房间里有浴室,客房里没有。

当她刚刚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工作的时候,门就被敲响了,厉南城拿着浴袍走进来:“我去洗澡,你继续。”

厉南城说的没错,虽然是台式机,不过配置确实顶尖,而且也装着那一款绘图软件,辛愿把U盘插进去,调取出来自己改了一半的图纸和资料数据,埋头工作起来。

......

全章节目录

标签:虐恋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