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顾云珠和宁止的小说全集阅读

顾云珠和宁止的小说全集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7-04 阅读(243)

顾云珠宁止的小说名字是重生贵女抱紧慎王大腿,这本古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顾云珠是宁止从章王那里抢过去的姬妾,宁止对她还不错,她也尽到了妾室的本分。谁知一场阴谋,让顾云珠和宁止双双暴毙,也是这场意外,让顾云珠重生,回到了十二岁那年,父亲失踪母亲还未去世的那年,这一次,她一定会保护好母亲的。

顾云珠和宁止的小说全文阅读

>>顾云珠和宁止的小说全文阅读<<

顾云珠和宁止的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顾云珠就是这样,在宁止的面前能屈能伸,简单来说,就是怕死。

见宁止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面前不说话,顾云珠害怕极了,她悄悄的躲进了被窝里面,一点一点的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怯怯的不说话。

宁止其实也没有生她的气,只是第一次被人抓破了相,还是让他心中有些不舒服。见顾云珠可怜得如同一只犯了错的小猫咪一般,他压住嘴角的笑意,尽量让声音变得冷凝一点,道:“方才本王跟你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顾云珠知道对方说的是不能将脸上的画给洗掉的事情,闷闷的点了点头。

虽然面上服软,可是心里面,顾云珠早就已经将这个霸道自恋又不顾别人感受的男人给骂了千万遍。骂着骂着,她有些累了,见没有得到宁止的回应,忍不住偷偷冒出了一双眼睛,却见房间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看来宁止已经走了。

顾云珠松了一口气,闹腾了半天,困意袭来,她也忘记了自己脸上的东西,沉沉的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顾云珠是被桑儿的尖叫给惊醒的。

“发生什么了?”顾云珠翻身坐起,一脸迷茫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桑儿,眨着眼睛迷惑的问道:“桑儿你干嘛呢,大清早一惊一乍的。”

桑儿连忙伸出手来,指着她的脸,震惊的道:“小姐,你的脸,你的脸……”

为什么睡了一晚上过后,小姐的脸会变得这么的……奇特啊!

“我的脸怎么了?”顾云珠刚刚睡醒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往梳妆台那边的镜子看了过去。只是,当她看见铜镜里面的人儿之后,记忆瞬间回笼,脑袋立马变得十分清醒,连忙将自己的脸用被子给捂住了。

“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桑儿担心的问道:“小姐好端端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奴婢昨天晚上明明已经帮小姐抹了脸的,难不成,是有谁想要捉弄小姐?”

桑儿开始在脑海之中开展了阴谋论。

没过一会儿,顾云珠闷闷的声音却从被窝里面清晰的传了出来。

“桑儿,你去告诉母亲,就说我今日不去前厅吃饭了,把饭都端到我的房间里面来。”

“啊?为何?”桑儿一愣一愣的问道。

见小姐将头蒙在被子里面不愿意搭理自己,无奈只能出门去将顾云珠的原话告诉了林氏。

“妩妩是不是病还没有好?”听见桑儿的话,林氏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不是,”桑儿摇了摇头,瞧着小姐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倒像是不想让人看见她的脸。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身为小姐的奴婢,一切都要以小姐为大。

故而,本着主仆情深的原则,桑儿一本正经的在林氏面前扯谎道:“不是,小姐说她今日想在房中练字,所以不出来吃饭了。”

“没事就好。”林氏松了一口气,今日她要忙着商铺那边的事情,也没有太多时间留在府中。

故而,此事就让顾云珠暂时这么含糊了过去。

原本以为能够含糊一天,可没有想到,黄昏时分,桑儿忽然匆匆而来,道:“不好了小姐,王爷来了!”

顾云珠是真的在院子里面练字。

这一天,她都抱着毛笔,在白纸上面写宁止的坏话,写了一句又一句,写了之后还不过瘾,又画了一张对方的肖像画,用飞镖在院子里面扎他。

顾云珠画的十分潦草,桑儿也认不出来是谁,只能隐约感觉到,这个人肯定是得罪小姐得罪大发了!

桑儿急匆匆跑进来的时候,顾云珠就正在扔飞镖,闻言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将飞镖给藏起来,顺便将钉在柱子上面的画扔进了一边的花盆里面。

惊慌失措的转过身,顾云珠看向桑儿道:“人呢?”

“在前厅。”桑儿气喘吁吁的说道。

荣嬉瞬间松了一口气,昨日宁止说过要来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将画给洗掉,眼下她还以为对方直接朝着自己的小院子来了。

既然只是来了前厅……顾云珠撇嘴道:“那就让母亲招待他呗,关我什么事。”

桑儿便只能无奈的说道:“原本是不干小姐什么事情的,可是夫人非要王爷留下来吃饭,感谢王爷两次的救命之恩。所以眼下他们都在正厅里面坐着,等着小姐过去呢。”

“什么?”顾云珠睁大眼睛,这个该死的宁止,他是故意的吗?

“小姐,你赶快将脸给洗洗吧,可不能顶着这幅模样去见王爷。”桑儿连忙在一边说道。

顾云珠听完了对方的话,却是忍不住冷笑。

什么不能顶着这张脸出去见宁止,宁止此来,分明就是想要看她顶着这张脸出丑的。

原本以为已经到了黄昏,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没有想在竟然在太阳落山的这最后一个是时辰里面出了这样的差错。

顾云珠眼下真的恨不得将宁止给大卸八块。

她忽然好后悔,自己昨日为何没有在宁止的脸上多留下几道血痕,看对方破了相,还敢出来嘲笑她吗!

“小姐。”见顾云珠面色愤懑的站在院子中央,桑儿忍不住催促了对方一句。

王爷还在前厅等着呢,小姐怎么还不将脸上的东西给洗了。

正说着呢,顾云珠却从怀中扯了一条帕子出来,用帕子遮住了半边脸,而后快步往院子外面走了出去,一边道:“桑儿,走。”

那气势,跟要去杀人没什么两样。

桑儿吃了一惊,惊讶的跟在顾云珠的身后,问道:“小姐,你为何不将脸上的东西给洗掉?”

其实今天早上桑儿就发现不对劲了。一向喜欢干净,最爱惜自己容貌的小姐,竟然早上起床连脸都没有洗,而且漱口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一副生怕将脸上的东西给碰掉了的样子。

这东西明明就……

“别问。”顾云珠皱了皱眉头,眼下她实在是没有心情扯出什么谎来搪塞桑儿。

少女脚步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前厅,站在门口,顾云珠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从嘴角挤出了一个微笑,还没走进去,就听见宁止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三姑娘这么久还没有出来,是不是身子不适,不如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这恶劣的男人果然是故意的,就想着方儿让大家都看见她出丑!

顾云珠恨得牙痒痒,冷不丁出声道:“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说着,她大步的往大厅里面走了进去。

桌子上面,饭菜已经摆了满桌,看样子就等她来了。

顾云珠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小脸皱成一团,假装没有看见宁止,也不跟对方打招呼。

可没有想到的是,她有意避开对方,对方却故意将话题引到了她身上。

“三姑娘为何戴着面纱?”

宁止坐在她对面,似笑非笑的问道。

果然,此话一出,林氏和顾明川的眼神便被吸引了过来。

林氏和顾云珠同坐一侧,故而看的有些不真切,可是对方的顾明川倒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惊讶的问道:“妩妩,你这脸上画的是什么东西呢?怎么乌漆嘛黑的?”

说着,长手竟然越过了矮桌,直接将她脸上的面纱给抓了下来。顾云珠没有想到哥哥竟然如此咋咋呼呼,刚想要抬手去阻止,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面纱落地,少女那张娇美脸蛋上画的东西,顿时清晰无比的显露在了众人面前。

顾明川是最先看清楚的,他一愣,随即捧腹大笑,就连米粒都快要从嘴巴里面喷了出来。

“妩妩,你这是弄的什么东西啊?好端端的你脸上顶着这么一个东西……”顾明川看了看面前的饭菜,又看看自家妹妹脸上画的那东西,忍不住问道:“妩妩,我说你该不会是坏心突生,所以故意来膈应我的吧?”

“我没有!”顾云珠咬唇,连忙拿起面纱遮住脸,她怎么可能做那么无聊的事情。

瞪了宁止一眼,见对方反而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顾云珠顿时更加生气了。

林氏在一边瞅着顾云珠那张脸,也忍不住蹙眉道:“妩妩你这……”

女儿脸上的东西实在是太不堪入目了,而且上面两只活灵活现的苍蝇,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那饱满光洁的额头上面真的停了两只苍蝇呢。

“你快去洗掉。”林氏命令道。这当着王爷的面,若是王爷生气起来,可就不好了。再说一家人吃饭,对着顾云珠这张脸,也不好。

因为昨夜的警告,今日在院子里面呆了一天,顾云珠都不敢洗掉,更别说眼下宁止就在跟前了。

她咬了咬下唇,道:“女儿不能洗。”

“为何?”林氏好奇了。

妩妩今日是不是脑子烧坏了,竟然在自己脸上画这种东西,还不肯洗掉。

顾明川也在对面说道:“妩妩,我看你还是洗了吧,我对着你这脸,总觉得有些吃不下饭啊。”

面对林氏和顾明川的催促,和宁止坐在对面带来的压力,顾云珠的心里面又气又无奈,只能自暴自弃的将面纱盖在整张脸上面,红唇一张一合闷闷的道:“那我将脸盖起来,你们就看不见了,也不会影响你们吃饭了。”

女儿最近一直听话懂事,甚少有这么固执不讲理的时候。林氏想要责骂她,又不忍心,只能转头对着宁止赔罪道:“王爷,小女无礼不懂事,让王爷见笑了。”

“不碍事。”宁止看了一眼对面的顾云珠,见她满脸气闷,是真的生气了,原本想要逗弄对方的心思也一扫而空。

席间顾云珠脸上盖着面纱,根本就没有动过筷子。就连林氏和顾明川跟她讲话,她也不搭理。

饭一吃完,顾云珠便急匆匆的走出了前厅。

路上,憋了半个时辰的顾云珠一把将脸上的面纱给揭了下来,一边抹眼泪一边骂道:“坏蛋坏蛋坏蛋,臭东西,不是人!”

少女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柱子一般往下流,就连桑儿都看了心疼。

“好了小姐,小姐别哭了,他们都是坏蛋,小姐我们先回房间把脸上的东西给洗了吧。”

泪水将脸上的墨水晕染开来,眼下顾云珠哭的真正像是一只花猫一般,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顾云珠的心里面真的是委屈极了。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恶事,这辈子竟然还要遇见宁止。遇见也就算了,两人当一个擦肩的过路人便也罢了。

可是,他却偏偏像是一个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时不时的出来欺负她一下,将她弄得满身狼狈。

现如今,她在哥哥和母亲面前出了丑,那么丢人的一面被别人给看见了,宁止是不是就满意了?是不是就开心了?

顾云珠越想越生气,一直到回到自家小院子里面之后,她都觉得心中憋着一股委屈和怒意,根本就散发不出来。

坐在梳妆台前面,她看着镜子里面如同小丑一般的自己,拿起抹布,打发桑儿先出去。

“奴婢就在外面,若是小姐有什么事情,就开口唤一声。”桑儿十分不放心自家小姐,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嘱咐道。

顾云珠低低的应了一声,这种时候,她只想自己一个人好好相处一会。

对着梳妆台,看着里面的那花猫脸,顾云珠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拿起抹布,自己给自己抹脸。

只是,她的手刚刚伸出去,便碰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

顾云珠吓了一跳,只见宁止竟然已经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站在了她身边,正神情淡淡的瞧着她。

方才在席间的怒意瞬间涌了上来,少女皱眉道:“这是女儿家的闺阁,王爷说进就进,把我当成什么?”

宁止一愣,皱眉道:“方才,是本王不对。”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过低头认错的事情。可方才的事情,他也感觉到了,确实是自己玩的有点过火了。本来只是想逗逗她,可却没有想到竟然将对方给逗哭了。

顾云珠皱着眉头,冷冷的道:“王爷不想要向我道歉,只需要静悄悄的出去就是了。我的婢女就在外面,若是我此刻大声喊起来的话,婢女进来看见王爷,于谁的面子都不好过。”

宁止本来已经服软,见她还如此冷淡,语气微冷了两分,道:“你威胁本王?”

“谈不上威胁,只是请求而已。”顾云珠看了他的手掌一眼,道:“王爷压到我的抹布了,高抬贵手。”

大掌猛然收起,将抹布抓紧在了手中,宁止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道:“今日的事情,是我本王没有考虑周全,以后本王绝对不会这样。”

“王爷想多了,我小小的商贾之女能和王爷有什么以后?”顾云珠转过头来,尽管脸上十分滑稽,可是眼神却严肃无比,她一字一句认真的看着宁止,道:“王爷,我今年才十二岁。王爷若是喜欢女人,想要找个人逗趣,大可以去找别人。您是王爷,比我漂亮体贴的人一定多的是。”

她一口气将心中的话给说了出来。

其实这些话,她早就想要告诉宁止,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眼下趁着心中委屈,顾云珠也害怕对方了,索性一股脑全部都给说了出来。

宁止的表情瞬间难看无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喜欢女人,可以找别人?

她这是什么意思?

将他当做什么人了?又将她自己当做什么人了?

大掌伸出,准确无误的捏住了少女的下巴,男人的眼神有点阴鸷。

“你再说一遍。”

顾云珠却固执的转过头去,紧紧的闭着眼睛,一句话都不说。

少女倔强的模样,让宁止十分的烦躁。

他猛然抓住了手下的抹布,嫌弃的说了一声“真丑”,而后一只手捏着顾云珠的下巴,一只手用抹布在对方的脸上胡乱擦着。

宁止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其实顾云珠没有说错,这辈子,他前来找她的目的也不过是希望好好监管着她,从她的身上发现前世给他下毒之人的蛛丝马迹。瞬间,来报复一下这个曾经对他忘恩负义的臭女人。

可是,越是靠近顾云珠,宁止就越是容易改变自己的初衷。甚至到了现在,他都快要忘记自己的初衷到底是什么了。

他一次一次的帮她,一次次的救她,可在她眼中,不过是浓浓厌恶和排斥。

心中好像忽然有一团火炸开,宁止手下的力道也没有控制好,他将抹布扔下的时候,少女娇嫩的皮肤已经一片通红,看起来都快要被揉破皮了。

意识到自己下手太重,宁止的脸上刚浮现出一抹心疼之色,少女却冷冷的看着他,开口道:“王爷想要发泄,也发泄够了,眼下是不是应该放开我了?”

此话一出,宁止的脸色变得更差了。

“顾云珠,你别以为本王惯着你,你就能够为所欲为!”男人的眼眸之中升起怒火,像是要将少女燃烧殆尽一般。

顾云珠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没管自己的脸到底有没有擦干净,转身慢腾腾的爬到了自己的床上,后背对方宁止,一言不发,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顾云珠已经这么甩脸子给他看,宁止如此骄傲的人,自然不会再留下,他轻哂一声,转身就走。

床上的顾云珠悄悄的闭上眼睛,一双小手捧着有些生疼的脸蛋,许久许久都没有挪动一丝一毫。

自从上次和宁止不欢而散之后,这几日,顾云珠一直闷在房间之中。

顾家大房的财产被二房掏空,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林氏一直在操控大房剩下的商铺,将原本被二房转移走的商铺一个个给夺了回来。

这日,林氏来到顾云珠房间,皱眉道:“二房那边来人,说你祖母身子不适,让我们过去一趟。”

顾云珠捧着茶杯,闻言挑眉冷笑道:“祖母是真的身体不适,还是看见那些家产又被母亲全部给夺回来了,所以气的爬不起来了?”

“妩妩,”林氏瞧着女儿幸灾乐祸的模样,有些无奈的扶额道:“不要在背后编排你祖母。听说那日梁府之后,你祖母的身体依旧一直不太利索了。”

柳氏的年纪毕竟大了,平常没有什么小病小痛的,身子骨看起来倒也还算是十分的康健。

只是在梁府门口被宁止那么一踹,那一副老骨头可能都快要被踹散架了。这几日估计都躺在床上下不来,更别说,林氏这边又将她吃到嘴边的钱全部都给弄了出来。

“好歹也是你祖母,今日索性没有什么事情,我们过去瞧一瞧。”林氏道。

能够去瞧一瞧柳氏这般落魄的模样,顾云珠自然是乐的自在,她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毛笔放下,换了一件衣裳,便和林氏一起出发了。

两人刚刚来到柳氏的明堂院外面,便听见里间传出来柳氏暴跳如雷的声音。

“区区一个姨娘,也敢来我面前寻晦气?要不是二老爷宠着你,你连个丫鬟都不是!怎么,现在觉得自己得宠了,就能上天了是不是?姨娘终究是姨娘,永远都是下等的贱婢,你要是敢在我面前耍威风,我绝对饶不了你。“

柳氏的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

顾云珠站在花墙下面勾起了嘴角,淡淡的道:“祖母不是病了吗?虽然是病了,这骂人的气力倒是挺大的。”

正说着,如夫人柔柔弱弱的声音传了出来:“母亲,您别生气,气坏了自己的身子。您要是不要我喂的话,嫌弃我的手脏的话,这燕窝我已经碰过了,大不了这些燕窝就我吃了。”

被柳氏这样责骂,便是一般人都要红了脸,心中气闷。

可是如夫人的声音之中不仅没有气愤和憋屈,反而还带着一股笑意。

柳氏看着对方那样,更加来气,冷笑着说道:“好你个小贱人,破落户出来的贱婢,没吃过好东西,燕窝也是你这种贱婢配吃的吗?”

“母亲也太过分了。”林氏在外面实在是听不下去,她皱了皱眉头,走了进去。

一进去,便发现如夫人正跪在床榻边上,手中拿着伊娃安燕窝。而柳氏呢,眼下躺在床上,看起来气色确实是不如从前,只是这骂人的功力一点都没有倒退。

见林氏进来,柳氏的面色扭曲了一下,而后直接发难,骂道:“还有你,不守妇道的贱人。我病了你也不知道来伺候伺候,一天天的忙前忙后往外面跑,谁知道你是不是偷人去了。”

柳氏的话骂的一句比一句难听,顾云珠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淡淡的道:“祖母,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

“怎么?你是不是特别盼着我身体不舒服?”柳氏冷笑道,一双眼睛阴沉的看着顾云珠,骂道:“什么样的货色,生出什么样的赔钱货,都一样不是个好东西。”

从前柳氏虽然也会骂人,倒是到底端着老夫人的架子,从来不骂的这么难听。如今倒是一句句脏话从口中出来,就像是不要钱一般,恨不得直接用骂的,将顾云珠和林氏给骂死了。

在柳氏的房间里面呆了一盏茶的功夫,顾云珠便有些受不了林氏的谩骂了,连忙拉着母亲离开。

倒是林氏走出明堂院的时候,有几分惊讶的感叹道:“看着如夫人不声不响的,也是个能忍受的,听说老夫人病的这些日子,一直是她在床前伺候着,老夫人这谩骂的功夫,如夫人都能够忍受的住,不得不说,母亲实在是有几分佩服。”

顾云珠听了想笑,从前柳氏也不是没有拿过这种话讥讽母亲,可是当时母亲忍气吞声的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

如今,林氏能够说出这番话出来,说明她是真的变了。

顾云珠朝着林氏笑了笑,真心为母亲高兴。

两人从明堂院回来之后,林氏又开始出去忙活。倒是顾云珠坐在院中百无聊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桑儿,你说,一条狗,要是被其他的狗欺负了会怎么样?”

桑儿正在浇花呢,闻言抬起头来,想了一会儿,随即眼睛一亮,道:“这个问题奴婢知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狗狗一直被欺负,肯定是想着怎么报复回来呗。”

顾云珠闻言,将手中的棋子扔开,似笑非笑道:“一条狗被压迫了,尚且如此,何况是一个人呢呢。”

“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桑儿好奇的转过身来,看着自家小姐脸上流露出来的神情,便知道对方一定是在想着怎么诊治人了。

“小姐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桑儿连忙挪到了顾云珠身边坐下,好奇的问道。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重生古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