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顾云姝宁止小说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顾云姝宁止小说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7-04 阅读(236)

本站提供顾云姝宁止小说最新章节列表阅读。古代言情小说重生贵女抱紧慎王大腿讲述的是顾云姝天生长得似狐狸精,也是这个原因,祖母不喜欢她,当顾云姝接连去世,祖母便把她许给年近五十的章王为妾,幸而出嫁当天宁止对她一见钟情,硬把她从章王手中抢过去纳了妾,可这也是她悲惨生活的开始。

顾云姝宁止小说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顾云姝宁止小说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顾云姝宁止小说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后花园的事情暂且不提,前院却是已经发生了不小的慌乱。

梁府的丫鬟通知了林氏,林氏听说心肝宝贝出事,吓得手中的面前的酒壶子都打翻在地。她再也无心宴会,连忙从席间出去,带着崔嬷嬷急急忙忙去了丫鬟说的后厢房。

可谢瑾瑜却是已经带着顾云姝出了府。

梁府门口马车众多,都是今日众位夫人前来赴宴坐的。眼下马车整齐的停在两边墙根下,谢瑾瑜抱着顾云姝往谢家的马车过去。

见他要上车,桑儿连忙咬唇道:“等我们家夫人出来再说。”

“眼下你家小姐呼吸困哪,性命堪忧,宴席喧闹,顾夫人脱身过来不知道还要多久。”谢瑾瑜冷声道:“让开,被挡道。”

桑儿知道小姐讨厌谢瑾瑜,原本想挡着,可见小姐的脸色实在是难看,她自己也怕挡出事情来。犹豫了一瞬,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已经被谢瑾瑜给推开了。

就在谢瑾瑜要上马车的时候,对面马路上,一辆天青色的马车慢慢行驶而过。驾马的尘风不经意往这边扫了一眼,顿时吃惊的对马车里面的宁止说道:“王爷,是顾三姑娘。”

“闭嘴,不用管她。”宁止声音凉薄。

尘风犹豫了一下,眼见谢瑾瑜开始吩咐边上的车夫驾车,忍不住又说了一句:“顾三姑娘看起来好像不太清醒,被谢瑾瑜给抱走了。”

此话一出,车帘顿时被掀开,男人甩下一句“不早说”,便飞身往谢家马车那边而去。

尘风嘴角一抽,到底是谁方才让人闭嘴的。

他连忙下马跟了过去。

谢瑾瑜刚要抱着顾云姝上车,宁止便已经冷冷的挡在他的面前。

先前两人没有碰过面,此刻谢瑾瑜看着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倒是有点惊讶。宁止身上尊贵的气息让他愣了一下,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询问。

边上的桑儿已经激动的道:“慎公子!”

上次云谷寺里面,桑儿对宁止高强的功夫还有对方果断狠辣的手段记忆深刻,故而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对方。

宁止的冰冷的目光划过顾云姝的脸,见少女缩成一团,面色苍白,嘴唇乌青,皱眉问道:“她怎么了?”

“不知道,小姐忽然之间就发了高烧。”桑儿忍不住道:“别在这里说了,赶快去找大夫吧,小姐身子弱,要是烧坏了就不好了。”

上次云谷寺一别,宁止气的心肝疼。原本要直接离开平洲,只是风声不知为何走漏了出去,竟然让平洲州府知道他来了此地。

耐不住平洲知府的热情,宁止只能在平洲多待了几日,没有想到竟然会再次遇见顾云姝。

见顾云姝脸色着实难看,宁止伸出手来,淡淡的道:“将人给我。”

谢瑾瑜一愣,皱眉问道:“凭什么?”

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瞬间认出了眼前的宁止,忽然咬牙道:“是你!”

上次在顾家一脚将他踹下荷花池里面的人,就是他,害的自己当时那般狼狈!

想到这里,谢瑾瑜抱紧了怀中的少女,转过头对车夫道:“去找平洲圣手李大夫。”

“是。”车夫应了一声,可还没上车呢,尘风便将腰间的佩剑拿了出来,一下子放到了车板上面。

车夫打了个寒颤,瞬间就不敢说话了。

别说驾车了,眼下他差点想扑通一声给面前的大爷跪下。

谢瑾瑜同样震惊,他是平洲名门世家之子,向来只知道舞文弄墨,还从来没和别人刀剑相向过。

“这位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谢瑾瑜退后两步,皱眉道:“这是我的未婚妻。”换而言之也就是,这是他谢家的人,宁止根本就没有资格插手。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过话,宁止微微眯眸。虽然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可熟悉他的人却知道,他已经生气了。

“未婚妻,又如何?”就算是已经过门的妻子,他想要的东西,也没有得不到的。

宁止忽然上前两步,想要将顾云姝夺过来,可没有想到此时顾云姝却仿佛有了知觉一般,牢牢地抓住了谢瑾瑜胸口的衣服。

少女的动作,让谢瑾瑜一愣,随即冷笑道:“她不愿意跟你走。”

不愿意吗?

男人的心中已经掀起了风暴,可脸上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模样。他抬起头,目光忽然落在谢瑾瑜脸上,一字一句的开口:“她没有不愿意的资格。”

宁止的声音,冷的就像是一块坚硬的冰块迎面拍来一般。

谢瑾瑜脸色一变,还未反应过来,怀中的少女已经被强行抱走了。

宁止的力气很大,大到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即便顾云姝下意识的扯着他的衣服不放,一双小手还是最终脱离了他的怀中。反而,谢瑾瑜的衣领子都被扯开了。

见男人不过是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就想要转身离开,谢瑾瑜刚想要追上去,没想到身后却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

“瑾瑜哥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是顾玉珠。

她在宴席上面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谢瑾瑜,心中狐疑的想要去找他,便听见梁府的丫鬟前来告诉林氏,顾云姝在厢房晕倒了。更加重要的是,对方还说谢瑾瑜就陪在顾云姝的身边!

顿时,一股妒火就从顾玉珠的心底里面冒了出来。

瑾瑜哥哥只能够是她的!

顾不上其他,顾玉珠跟老夫人说了一句,便急匆匆的问人追了出来。一出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

眼见谢瑾瑜还想上去将顾云姝给夺回来,顾玉珠连忙哒哒上前,一把抱住了谢瑾瑜的手臂,郁闷的说道:“瑾瑜哥哥你跑到哪里去了,真是让我好找,宴席上面的歌舞可好看了,我们回去吧。”

说着,眼珠子还翻了一下边上的顾云姝。

见顾云姝半死不活的躺在别的男人怀中,她恨不得对方眼下就这么死了。

“玉珠,”谢瑾瑜皱了皱眉头,他对那些歌舞没有兴趣,眼下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要马上将顾云姝给夺回来,不然的话,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瑾瑜哥哥,难道你不要玉珠了吗?是不是玉珠做错了什么?”顾玉珠抱住谢瑾瑜的手臂,整个人都挤到了他的胸前,脸上布满了委屈,十分难受的问道:“瑾瑜哥哥,要是玉珠做错了什么,你一定要告诉玉珠啊。”

“你别这样。”谢瑾瑜皱了皱眉头,即便他已经在心中下了决定,将来要娶顾玉珠,可是两人现在毕竟没有婚配。

顾玉珠的身体就那么贴在他的手臂上面,让他整个人十分的不适。

而顾玉珠呢,被谢瑾瑜这么一提醒,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连忙后退了两步,低着头,不好意思的道:“瑾瑜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少女脸色微红,欲语含羞。

谢瑾瑜转开了脸,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有些烦躁。

“没事。”说话之间,却发现宁止不知何时,已经带着顾云姝走了。

马车外面,桑儿和尘风一起坐在车板上面,大眼瞪小眼的。

“主子,去哪里?”

“去找大夫!”桑儿连忙道。

小姐现在需要大夫。

尘风愣了一下,见宁止没有说话,便依言先驾马去附近的医馆。

马车之内,宁止看着怀中的小小的人儿,脸色惨白,额头滚烫,鼻子似乎堵住了,小嘴一张一张难受得呼吸着。

看着那张殷红的小嘴,宁止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嗓子有点干。他起身将少女放在了软榻上面,而后从袖口里面掏出了一个小瓷瓶,从小瓷瓶里面倒出了一枚药丸喂给顾云姝。

这瓷瓶里面装的是“藿香丸”,对暑热有奇效。

顾云姝眼下昏迷着,根本就不知道开口吃东西。宁止只能掐住对方的下巴,将她的嘴巴掰开,而后将药丸放进她嘴里,又拿起边上的水喂给她。

堂堂王爷从来没有伺候过别人,笨手笨脚的,加上马车有点摇晃,瞬间茶杯里面的那些水都洒在了顾云姝的衣襟上面。

她有些难受的呢喃了一声,药却是吞了下去。

随着药效慢慢的在身体里面散发开来,顾云姝的脸色也好看了不少。见她的情况已经不危险,宁止的心中却又想起了方才在梁府的事情来。

都昏迷了还不忘抓着谢瑾瑜的衣领,难不成,她就那么喜欢谢瑾瑜?

喜欢到,就连神志不清了也要待在对方身边?

看着少女这张娇嫩的脸蛋,宁止忽然想起上辈子,在顾云姝进王府之前,好像一直都很喜欢谢瑾瑜。还在顾家之中,眼巴巴的等了谢瑾瑜三年!

难不成,这一辈子,她还想要跟谢瑾瑜再续前缘,同修于好?

想到这个可能,宁止的眼眸徒然危险的眯了起来。

一边是白清离,一边是谢瑾瑜,这个女人,还真是会逢场作戏啊!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宁止忽然掐住了她的下巴,凑近了少女。就在两人的脸对着脸的时候,一直昏迷不醒的顾云姝忽然睁开了眼睛。

其实,她也不想醒过来,是因为下巴太痛了,直接迫使顾云姝从昏迷之中找回了自己的神智。

看见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时,顾云姝下意识的愣了一下。

宁止?他怎么在这里?

她不是在偏殿里面小憩吗?她记得自己有些喝醉了头疼,还吩咐桑儿守在门外,一定别让任何人进来。

难道是自己睡糊涂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顾云姝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而后又猛然睁开了眼睛。眼前的那张脸果然不见了,顾云姝翻身起来,却猛然惊觉,原来宁止就坐在她的身边。

她环视了一圈,发现头疼得厉害,四处看了看,感觉身子遥遥晃晃的,反应自己在马车里面,瞬间就吓坏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

她的声音十分沙哑,有些发不出声。

宁止淡淡的看了一眼她那惊慌失措的模样,忽然冷笑。

就这么防着他吗?

见男人不说话,顾云姝咬牙又重新问了一句:“你要带我去哪里?”说着,她已经不等宁止回来,就要起身去掀开车帘。

只是脑袋太过沉重,刚刚站起来,便眼前一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宁止的怀中。

感受着怀中的娇软,宁止挑眉,讥讽道:“投怀送抱。”

“我没有。”她怎么可能会投怀送抱,她就算是对谁投怀送抱,也不会去对宁止投怀送抱!

她顾云姝平常确实没什么骨气,可是在云谷寺听见了宁止那样的话之后,她只想离开对方,越远越好!

顾云姝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宁止看见对方这如同炸了毛的小猫的样子,忽然便有些想笑。上辈子也是这般,她刚刚入府的时候根本就不愿意承欢,可也不哭,每每被他霸王硬上弓,就瞪着一双桃花眼,像是要将他给吃了。

他便宠她,拼命的宠她,力所能及之内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她。最后将小野猫养成了家猫,她似乎也习惯了他的存在,每日不等他开口,便主动乖乖的爬上来。

没想到,重生归来,家猫又变成了野猫,如今性子也越发野起来了。

宁止瞧着她那模样,大掌直接抓住了她的双手,不许她动。

顾云姝气白了一张俏脸,瞪也瞪不到身后的人,只能恼怒的道:“你放开我。”

宁止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上辈子顾云姝早就已经被顾家折磨得心灰意冷,与慎王府里面不过是得过且过,却也从来都不曾交付出过自己的真心。

即便这辈子,她再遇宁止的时候,有过心悸。可听见宁止根本不将她当回事之后,眼下剩下的也只有浓浓的厌恶和逃离。

见宁止一直抓着自己的手不放开,顾云姝索性挣扎起来,她挣扎的力气小,对于宁止来说不过是小猫在闹腾一般。那爪子根本就伤害不了他。

宁止已经完全惊呆了,他根本想不到顾云姝竟然会这么胆大。眼下这还是在马车上面,她那么用力的按他,难道就不怕按坏了,以后断送了自己的幸福吗?

深吸一口气,忍住身体的不适和疼痛,宁止抬起头来,危险的眯眸。

见他忽然看向自己,顾云姝吓了一跳,连忙道:“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要一直抓着我不放,她是出于无奈,所以才用此下策的。

后面那句话,她自然是没有胆子说出来。

“不是故意的?”宁止的嘴角溢出一抹冷笑,忽然起身,一双手撑在顾云姝的两边。见顾云姝害怕得眼睛一直眨,如同一只无辜的小白兔一般。大掌忽然伸出,而后按住了她的嘴唇。

男人的指腹上面有一层厚厚的老茧,不等顾云姝反应过来,那根按在她红唇上面的手指便已经狠狠的揉了揉,将她的嘴唇揉的通红。

顾云姝憋着气,气鼓鼓又羞恼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正想要开口说话,尘风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了进来。

“主子,医馆已经到了。”

医馆,顾云姝意外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原来她将自己带来竟然是来医馆看病的。

顾云姝虽然有点晕乎乎,可虚弱的下车之后,桑儿扶着她也絮絮叨叨差不多将事情讲了一个遍。

原是她在梁府晕倒,差点被梁府的公子玷污,而后又被谢瑾瑜所救。结果谢瑾瑜在带着自己出门去找大夫的时候,又遇见了宁止。

听到最后,顾云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实在是没有想到在短短一个时辰之内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她蹙眉问道:“将我带出府的事情,母亲知道吗?”

“不知道。”桑儿老实的摇了摇头,道:“当时夫人在前院应该没有收到消息。”

就算是林氏收到消息,再出来,怕是顾云姝也早就走了。

“你这丫头……”顾云姝无奈的看了一眼神经大条的桑儿,抚了抚额头,母亲若是不知道的话,到时候肯定会担心自己的去向。想到此处,她止住了要往医馆里面的脚步,转身想走。

“作何?”宁止抓住了她的手腕。

“我要回去。”顾云姝皱眉。

“不行。”

“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男人皱眉,道:“你只是没有昏迷了而已,额头还这么烫,先进去看看大夫。”

他的声音不容置喙。

不知道是不是前世害怕宁止的情绪根深蒂固,见他语气忽然严肃,顾云姝的态度也弱了许多,道:“可是母亲……”

“我会派人去告诉她。”宁止抬手,边上的叠风便反应过来,连忙道:“顾三姑娘放心,我这就去梁府告诉夫人一声。公子和贵府的大公子是好朋友,到时候夫人必定不会太过担心。”

说到这里,不等顾云姝回答,他已经将马车上面的马儿给解了下来,而后飞快的翻身上马,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三人面前。

“这下放心了?”宁止挑眉看了她一眼,抓着她的手,直接将她抓进了医馆里面。

如同顾云姝说的那般,林氏没有找到顾云姝,确实是急坏了。

几乎是顾云姝前脚刚走,她后脚便赶到了梁府的门口。

见门口只有谢瑾瑜和顾玉珠两个人,林氏愣了一下,皱眉问道:“妩妩呢?”

“啊,大伯母,你说三妹妹啊?”不等谢瑾瑜开口,顾玉珠已经先一步道:“方才在门口的时候,三妹妹被别的男人给抱走了呢。那男人也不知道是谁,看起来不是平洲人士。”

眼下跟着林氏出来的,不仅有崔嬷嬷,还有谢夫人和梁夫人。众人听见这话,脸色立马就变了。

顾云姝可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眼下竟然被陌生男人给抱走了,这、这……

林氏狠狠的皱眉,她平素也是温柔良善的人,从来不会轻易大声说话。可是此刻见顾玉珠竟然敢这样诋毁顾云姝,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冷声问道:“谢瑾瑜,我家妩妩交到你手上,是你将她带出来看病的,眼下竟然又将她交给了陌生男子,你是什么居心?”

谢瑾瑜脸色一变,他本来就因为被宁止夺走了顾云姝而十分恼怒。眼下被林氏这么劈头盖脸一问,瞬间十分尴尬。

他开始有些不悦顾玉珠要当着大家的面将此事给说出来了。

犹豫了一会儿,谢瑾瑜开口解释道:“那人并非是什么陌生男人,而是明川的朋友。”

原来是明川的朋友,林氏的脑海里面瞬间就浮现出了上次在云谷寺见到的那个清俊少年。他本来就救了自己一命,眼下又救了妩妩一命,如果真的是他的话,林氏倒是信得过的。

想到这里,林氏猛然转过了头,锐利的目光射在了顾玉珠的脸上。

顾玉珠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林氏便已经冷笑着说道:“既然如此,就是玉珠在说谎了。你平常和你三妹妹就算是再不合,也是小孩子间的小打小闹,你才十四岁,怎么能做出诬陷妹妹的事情出来?你知道你刚刚的话,会让云姝身败名裂吗?”

说到这里,林氏的目光又落在了顾玉珠挽着谢瑾瑜手臂的那只手那边。

她忽然笑出了声。

“玉珠,你知道谢瑾瑜是谁吗?”

顾玉珠一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谢瑾瑜却是瞬间明白了,他想要将自己的手从顾玉珠的手里面给抽出来。可是顾玉珠抱得实在是太紧了,他根本就抽不动。

谢瑾瑜的神色顿时有点尴尬。

“大伯母,你这是什么意思?”顾玉珠还没有反应过来。

林氏被顾玉珠的愚蠢给气笑了,她冷冷的道:“你要是不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谢瑾瑜是你的未来妹夫,你身为妩妩的姐姐,抱着未来妹夫的手臂……玉珠,做姑娘的,就算是再喜欢一个男人,也得要点脸!”

此话一出,顾玉珠的脸色已经一阵青一阵白,她飞快的放开了谢瑾瑜的手臂,哭着问道:“大伯母,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你要是不做,今日我也什么都不会说。”林氏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自从上次从云谷寺之中回来之后,林氏平时为人处世的态度已经变得强硬了很多。

顾玉珠张了张嘴,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流下了,半响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此时,台阶上面忽然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谁说玉珠不要脸面了,当我老太婆是摆设吗?”

众人转头一看,却是柳氏在马嬷嬷的搀扶下,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祖母,”看见柳氏,顾玉珠瞬间便找到了众人,连忙飞奔过来,委屈的拉住了柳氏的手,抹着眼泪道:“大伯母她、她……”

“好孩子,祖母会为你做主的。”柳氏安慰了她两句,而后抬起浑浊的眼眸,落在了林氏的身上,皱眉问道:“你身为长辈,竟然如此苛责小辈,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柳氏看向谢瑾瑜,道:“谁不知道,云姝那孩子早就已经善作主张要跟谢家退亲,还将谢家的玉佩扔进了池水里面。既然是要退婚的,便也算不得什么玉珠的妹夫。”

看着柳氏不要脸的模样,林氏皱了皱眉头,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婆婆如此不要脸。

柳氏见她不说话,又道:“瑾瑜从小就和玉珠的感情要好一些,这是谁都知道的。”

说着她拉起顾玉珠的手,走到谢夫人面前,笑道:“玉珠和瑾瑜两情相悦,等到瑾瑜和玉珠退婚之后,不如就成全这两个孩子吧。”

边上的顾玉珠原本眼角还挂着泪水,听到这句话,立马狂喜着抬头看向谢瑾瑜。

谢瑾瑜面色淡淡的,没有什么表情。

他早就说过,自己会娶顾玉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下心里面竟然有点难受呢?

谢夫人也被柳氏的直接震惊了一下。

只是,她想起顾家大房眼下的情形,再加上自家儿子向来不喜欢顾云姝,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问问谢瑾瑜的意见。

“瑾瑜,你看。”

“瑾瑜哥哥……”顾玉珠连忙紧张的看向对方,少女的眼里含着一抹泪水。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重生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