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顾云姝白清离是主角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顾云姝白清离是主角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7-04 阅读(205)

顾云姝白清离是主角的小说名字是重生贵女抱紧慎王大腿,这本古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顾云姝是顾家最受宠三小姐,父母恩爱,还有一个同父异母却非常疼她的哥哥,本来家庭幸福,因为父亲失踪,祖母把母亲另嫁他人逼她自尽,还把她许配给五十岁的章王,好好的家庭分崩离析。当她重生回到过去,她发誓要守护好一切。

顾云姝白清离是主角的小说全文阅读

>>顾云姝白清离是主角的小说全文阅读<<

顾云姝白清离是主角的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顾云姝到的时候,宁止的胳膊胸口几处都受了伤,鲜血浸透了月白竹裳,看起来十分严重。尘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将剩下事情交给云谷寺僧人处理,顾云姝把男人带回了厢房。看着少女紧紧的抿着嘴唇,目光之中透出一抹担忧神色,一边扶着自己,一边快步往厢房走的样子,宁止也不知道怎么的,竟忍不住轻轻勾了勾嘴角。

他伸出手,大掌忽然扣在少女的脸上,道:“真的。”

顾云姝皱眉,无奈的看了宁止一眼,道:“自然是真的,难不成,我还是假的吗?公子伤的明明是手,眼下脑子竟然也有些不清醒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担心了,顾云姝竟然忍不住埋汰了对方一句。

要是换在前世,这样的话,她是万万不敢说的。

宁止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他说的真的,不是指她的人是真的,而是她此刻面对他的心情是真的。

其实上辈子顾云姝一直用一张带着面具的脸对着他,这些宁止都知道,只是懒得点破而已。原本以为,自己宠着她,惯着她,日后将她扶上王妃之位,她便会慢慢对自己敞开心。

只是,他还没有等到那一天呢,就先被顾云姝给毒死了。

想到前世的事情,宁止的眸色又有点郁郁。

顾云姝却根本不知道宁止在想些什么,她一心担忧宁止的伤势,将对方扶到了林氏的院子里面。

顾明川见宁止伤痕累累的进来,吓了一跳,脑子却是反应的极快,惊讶的问道:“慎兄,你,你这是又被人追杀了?”

宁止点了点头。

顾明川便连忙道:“还好给母亲看病的大夫还没有走,妩妩你先将慎兄扶到我的厢房里面进去。”

这院子里面只有三间厢房,顾云姝和林氏都不方便,只能暂时去顾明川那儿了。

顾云姝连忙点了点头,将宁止扶进了房间里面,而后又让对方小心翼翼的躺在床上。

“你先等会,我去叫大夫。”

“嗯。”男人点了点头,其实他自己能走,只是顾云姝扶他,他便也脸皮厚的接受了。

反正,有人扶的感觉不错。被顾云姝扶的感觉,更加不错。

见少女脚步匆匆出门,宁止闭上眼睛冷静了几秒钟,而后忽然坐起来,从怀中拿出了一枚令牌,丢给了边上的尘风。

“去查查。”

“是。”尘风连忙将令牌接过,放入怀中。见主子坐在床上,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尘风忍不住道:“之前来了飞鸽传书,主子前来平洲的消息被贵妃娘娘知道了。”

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宁止眉头一皱,伸出两根手指,一边敲着床沿,一边淡淡的问道:“怎么回事?”

这厢,顾云姝已经来到了林氏房中。大夫正在给林氏开药,顾云姝往雕花大床上看了一眼,见母亲已经醒来,连忙欣喜的道:“母亲,你没事了吗?”

林氏摇了摇头,神情再不复之前在墓地的时候那般绝望凄惶,不仅跟平常没有两样,还比平常多了一分清明。

“我没事了。”林氏握住顾云姝的小手,叹气道:“之前都怪母亲拎不清,让你担心了。从前觉得妩妩爱哭又骄纵,现在看起来,我却还没有你懂事。”

方才,崔嬷嬷已经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林氏了,见顾云姝为了找她如此大费周章,林氏的心中也十分内疚。

发生了这件事情,让林氏想通了许多。从今以后,她只为自己和一双儿女而活,再也不会去顾忌别人的脸色。什么柳氏,什么庄氏,通通都见鬼去吧。

劫后余生,总能让一个人想明白许多。

顾云姝见母亲这般,心中也十分高兴。只不过,她来不及与林氏详谈,就带着大夫去找宁止。

宁止房中,尘风正一脸为难的重复信件上面的话,道:“贵妃娘娘的意思是,顾三姑娘身份毕竟低微,配不上做王妃。主子若是对她上了心,只玩玩就好,不必太过用心。”

门口,顾云姝原原本本将话听进了耳朵里面,她站住脚步,还未反应过来应该怎么办,便听见宁止冰冷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来。

他道:“让母妃放心,孰轻孰重,我分得清楚。”

顾云姝站在门口,明明七月的伏天,风吹过来的时候还夹杂着一丝丝燥热,可她却觉得自己的心头从凉到了脚底。

一直到身后的大夫提醒,顾云姝才反应过来。她抿着有些苍白的嘴唇,压低声音道:“男女不便,您进去看就好,我先走了。”

“好。”大夫点了点头。因为方才站在廊下,故而,他也没有听清楚房间里面的人说了什么。只感觉顾三小姐的脸色忽然落了下去,他是来看病的,其他事情不管,识趣的没有多问。

待到大夫进了房间,顾云姝转身离去。她的脚步有些踉跄,出了抄手游廊之后,才扶住了边上的假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方才那对话,是何其的熟悉啊!

顾云姝记得,上辈子也是这样。她端着茶走到书房前,听见宁止与云贵妃身边的嬷嬷道,他分得清孰轻孰重,她不过是他豢养在身边的一只小猫小狗,让云贵妃不必放在心中。

这辈子再见宁止,不得不说,顾云姝曾经因为这缘分而乱了心跳。可事到如今,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可笑。

就算是没了上辈子的记忆又怎么样?就算是两人再次相见之时,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有只能为人小妾的丧家犬又怎么样?这辈子,他依旧瞧不起她,从见面之初开始,便没有真正的将她放在心中。

顾云姝起身,扶了扶自己头上的玉钗,再深呼吸一次之后,脸色已经看不出来什么异样。

她将此事放到了心底里面,决定从此之后,能离宁止有多远,便离对方有多远。伸出白嫩的手拍了拍脸蛋,顾云姝回身打算去房里看看母亲。

只是,她刚刚转身,便瞧见白清离站在她身后,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表叔?”顾云姝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自己方才那失态的样子应该没有被对方看见吧?

白清离换了一身天青色的墨色梅花长袍,满头墨发束在一个玉冠里面,清隽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道:“刚来,见你在这里发呆,本来想吓吓你,没想到你却先转身了。”

反而将他给吓了一跳呢。

顾云姝松了一口气,白清离没有发现自己的失态就好。她低下头,发现对方双手覆在背后,不由好奇的问道:“表叔的手上藏着什么?”

白清离闻言,却是后退了一步,道:“三丫头猜猜看。”

顾云姝眯起眼睛看了对方一眼,漆黑的瞳孔里面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而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是酒?”

白清离本来还等着少女猜不出来哀求他呢,没想到,这照面的功夫,她才刚刚说出口,对方就已经猜了个原原本本。

白清离顿时有些郁闷,无奈的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乖乖的将手中的酒给拿了出来,放在顾云姝的面前晃了晃,无奈的道:“为了藏这酒,我还换了一件宽大点的衣袍,没想到,竟然还是让你看出来了。”

顾云姝有些无奈的摊手道:“表叔只记得眼睛,却忘记鼻子了吗?这酒香如此勾人,我怎么会闻不到?”

“原来如此。”白清离顿时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脑袋,他平日里真是都将脑袋用在看书上了,如今这种生活小事反而呆呆傻傻的。

倒是顾云姝看见他手中的酒,眼睛一亮,接过来问道:“这是梅子酒吧?好香!表叔是哪里弄来的?”

“清虚大师那里。”

清虚大师是云谷寺的方丈,和白清离的父亲有深交,故而从他那里拿一瓶酒过来,还是轻而易举的。

白清离虽然没说,可顾云姝知道这其中的渊源,自然也没有多深究。她晃了晃手中的梅子酒,已经将方才的不快一扫而空,眨了眨眼睛问道:“所以,表叔这是请我喝酒来了?”

“这是果酒,你也能喝一点。”白清离将梅子酒拿过来,道:“不过,你眼下不能喝,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

喝酒还要挑地方?

顾云姝好奇挑眉。

不过正好,她眼下想找东西转移一下注意力,出去走走也是不错的选择,见白清离这么说,她瞬间便点了点头道:“去哪里?”

“秘密。”白清离有模有样的摇头,见少女笑容灿烂,单纯天真,忍不住伸出手来摸了摸对方的头发。

“怎么了?”

“有小飞虫。”他不敢表露自己的心迹,转头不自然的扯谎道。

云谷寺位于半山腰,这周边树林十分的茂密,有小飞虫是很正常的事情,故而,她并没有放在心中。

厢房之内,宁止看着眼前的大夫,眼眸却是微微沉了下来。

“顾云姝呢?”去的时候跟他说找了大夫去去就回,可如今为何只来了一个大夫?他为保护她受了伤,这个女人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

男人语气微沉,眼角眉梢都是浓浓不悦之色。

大夫常年在平洲之中看诊,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威严的病人,给宁止换药的手都有些发抖,连忙道:“老夫不知,顾小姐只将老夫送到门口,就让老夫先行进来了。”

“只送到门口?”

宁止的眼神更加不悦了,这个死女人,都已经到门口了,竟然还不进来!他是洪水猛兽?对方就这么不待见他?

他冷着脸,待到大夫包扎完毕之后,便豁然掀开了被子起身。

“主子,你的伤口……”

“不碍事。”宁止皱眉,穿上鞋子,打开门大步往外面走。迎面一股热浪而来,宁止皱了皱眉头,先去了林氏的院中,发现顾云姝不在,又面无表情的转身出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走到长廊下面,忽然发现不远处,少女正和身边的白清离说说笑笑,一同走在寺院的石子路上。

夕阳的余晖落在两人身上,宛如一对璧人一般的般配。

他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尘风告诉他的话——顾家有意让顾云姝与白清离结亲。

如今看来,不用顾家开口,顾云姝早就已经一颗芳心乱动了。

“不安分。”宁止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他没有立马出去,而是站在长廊下看着两人。他倒想看看顾云姝将自己抛下,前来私会别的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宁止隐蔽性极好,顾云姝和白清离根本就没有发现身后有人。

见白清离说要带自己去一个好地方,顾云姝十分兴奋,扬眉道:“表叔,你才来平洲多久,怎么知道这么多好去处,这云谷寺我年年都来,却是不知道还有哪里好玩的。”

白清离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平洲别的地方我或许没你了解的多,不过这云谷寺是个例外,从前母亲曾经带我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故而对于云谷寺的一草一木我都十分熟悉。”

经过他这么一提,顾云姝倒是想起来。白清离少时家境贫寒,父亲进京考取功名之时,姑奶奶顾云便一个人独自抚养白清离。当年,顾云家中揭不开锅,确实到云谷寺住过一段时间。只是后来,顾云的哥哥,也就是顾云姝的祖父可怜妹妹孤儿寡母的,便将她们暂时收留在了顾府里面,给他们一口饭吃。

顾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功成名就之后,第一时间就回了顾家。只是,柳氏的态度却让顾云十分寒心,彻底与顾家划清了界限。

见白清离脸色不太好看,顾云姝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表叔,是不是惹你伤心了?”

“没有,三丫头别多想。”白清离摇了摇头,道:“只是想起母亲当年独自一个人抚养我,实在是吃尽了苦头,如今有些感慨。”

顾云姝颔首,姑奶奶无疑是个坚韧的女强人。

两人在石子路上走了一会儿,顾云姝发现白清离正将自己将云谷寺的深处带。越是往里面,空气之中的燥热便越是少了两分,反而两边的林荫低垂下来,迎面凉风吹拂,十分舒服。

白清离带顾云姝上了一处台阶,而后穿过了一处大殿,打开大殿的后门,忽然一片星空浮现在眼前。

“这里好美!”顾云姝被震撼了,自大殿内走出,发现这是山腰处延伸出去的一块峭壁。抬起头,天上的星星仿佛就在身边,唾手可得一般。

峭壁平台的边上还有一圈长廊,年代久远的灰色砖瓦,朱红色柱子上面爬着不知名的藤蔓。

白清离带着她走过去,在石桌边上坐下,这时才将手中的梅子酒拿出来,笑道:“方才一直不让你喝,现在可以喝了。”

顾云姝回头莞尔一笑,不说别的,单说这个地方,她当真是十分喜欢。

闭上眼睛,迎面而来的风都是凉凉的,十分舒服。

“我少年时,就喜欢坐在这里背书,对着天上的星星,便觉得自己仿佛握住了梦想。”白清离笑着道。

如今能将喜欢的姑娘带到这个地方来,他十分的心满意足。

顾云姝则是忍不住多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地方,心中想着,这可是未来状元郎小时候喜欢来的地方,自己也要多沾沾文化气息。

两人坐在石桌上面你一言我一句的闲谈,白清离将袖口里面的杯子拿出,梅子酒香甜的味道随着徐徐微风吹到了后面。

宁止一脸冰冷的站在大殿里面,这么远距离,他听不见两人在说什么,只能够听见顾云姝如同银铃一般的笑声,偶尔夹杂在风声里面,传进自己的围绕在他的四面八方,将他弄得心烦意乱。

这样的笑容,前世她何曾对他露出来过。

果然,从一开始,她便没有将心思放在他心中,潜伏在他身边,为的不过就是伺机毒死他而已。

宁止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上辈子自己死了之后,顾云姝有没有改嫁。她拿着自己的令牌,只要稍微聪明一点,就能从王府里面逃出去……

背后之人若是信守承诺的话,也会好好安顿她,所以,自己死了以后,她还是生活的风生水起吗?

男人的眼眸越发阴沉了下来。

身后,尘风却是拿着披风忽然出现,道:“主子,山顶上风太大了,您不宜吹风。”

“回去吧。”宁止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接过披风转身就走。

顾云姝和白清离在山崖上面一直聊天喝酒,彼此交心一个时辰,白清离才恋恋不舍的将顾云姝给送了回去。

进了房间,桑儿焦急的道:“小姐和白公子去哪里了?担心死奴婢了。”

喝了一壶酒,顾云姝有些微醺,按了按额头道:“去山顶上吹了一会儿风,怎么?母亲来找我了吗?”

“夫人早就睡下了。”

林氏今天受了惊吓是,虽然后面已经缓过来,可是仍旧撑不住早早的休息了。

桑儿瞧了顾云姝一眼,欲言又止的道:“只是黄昏的时候,慎公子好像过来找过小姐。”

顾云姝手一顿,没有作声。

桑儿便继续道:“奴婢瞧着慎公子的样子挺生气的,没找到小姐之后便出去了。后来大少爷去了他房中,眼下应该还在。”

“嗯。”顾云姝淡淡的应了一身,抹了把脸,将头上的珠钗褪下来,忽然道:“以后在我面前,不准提他。”

说完,也不顾桑儿的反应,便将帘子放下,躺在了床上,有些困乏的说道:“我累了,你也先出去休息吧。”

桑儿意外的看了顾云姝一眼,见小姐已经闭上眼睛,顿时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将蜡烛吹灭,转身走了出去。

好奇怪,往日小姐都是一副淡淡的模样,今日提起慎公子怎么反应这么大?倒像是十分将慎公子放在心上一般。

希望是她多想了吧。

桑儿耸了耸肩膀。

室内一片昏暗,顾云姝却有些睡不着,她在床榻上面翻了一圈,想起今日宁止看她时那清淡高冷的眼神,以及在房中冷淡无情的话语,只觉得心中里面闷得慌。

翻来覆去好几圈,少女总算是睡着了。

她一闭上眼睛,原本紧闭的窗户便被打开,而后一道身影忽然翻身进来。

那道身影在梳妆台上翻动了一下,见瓶瓶罐罐的都是女儿家用的东西,又转身来到了床边,伸手往顾云姝枕头下面探了过去。

少女睡得很熟,一点反应都没有。

黑衣人放心大胆了不小,枕头下面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转身又去了屏风边上摸索了一会儿,摸了半天,总算是从腰带里面摸出了一个荷包。

黑衣人窃笑一声,看了床上的人儿一眼,转身翻出了窗外。

这厢,顾云姝还毫无知觉,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次日清晨,林氏已经早早起来,梳妆打扮好。休息一晚,她已经恢复了不少,准备完今天的诵经事宜之后,便将顾云姝从床上拉了起来。

“母亲,让我再睡一会。”顾云姝窝在被子里面,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嘟囔道。

她素来喜欢赖床,林氏一点儿也不意外,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硬生生的将顾云姝从床上拉了起来。

“今日给你父亲诵经,穿的素净一点。”林氏给她梳头,一边道:“衣服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月牙色的长裙,头上插一根玉簪子,娘亲的妩妩还是能够水灵的小美女。”

顾云姝拉耸着眼皮,瞧着镜子里面的人儿,洁白似雪、吹弹可破的肌肤,娇艳欲滴的红唇,还有那双艳涟的桃花眼,配上这幅慵懒的模样,着实像个勾人的妖精。

可她却有些厌烦的将镜子给盖下去了。

这张皮囊看起来好看,可她心中着实不怎么喜欢。前世靠着这皮囊取悦宁止,这辈子只希望宁止不要因为这张脸再继续纠缠她了。

“妩妩怎么了?”察觉到顾云姝心中的不悦,林氏好奇的问了一句,顾云姝却是转过身来,反而抱住林氏的腰肢,撒娇道:“娘亲,让我一辈子留在你身边吧。”

林氏一愣,随即摇头失笑道:“傻妩妩,以后你长大了终归是要嫁人的。”说到这里,林氏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低声问道:“听崔嬷嬷说,你昨日和清离一起去玩了?”

见母亲眼中闪动着喜悦的光芒,顾云姝忍不住伸出手来按了按自己的额头,而后无奈的道:“母亲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拿表叔当朋友。”

林氏却不相信,只以为顾云姝是害羞,眼嘴笑道:“母亲看清离人也不错,家境倒是次要的,主要是对你好。听崔嬷嬷说,昨日他为了帮你找我,可是跑到满头大汗。”

“母亲……”顾云姝哭笑不得。

什么家境是次要,白清离眼下可是平洲地方官的少爷,只怕是以后家中的生意还要到白清离手中去走一下后门呢。

见林氏还要继续喋喋不休的说下去,顾云姝连忙将话题给扯开了。

洗漱之后,几人在院中会合,一起去大殿那边给顾长鸣诵经。

如此,顾云姝一直跪在蒲团上面念经到下午,才从大殿之中回来。只是,她回来之后,却发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

“母亲,你上次交给我的玉佩呢?”她在腰带上面摸了两圈,蹙眉问道。

林氏脸色当即变了变,皱眉道:“今早没在你的腰带上面发现有玉佩啊。”

“不可能啊,我明明将那玉佩放在荷包里面的。”顾云姝将桑儿换了进来,桑儿却是一脸惊讶的道:“明明昨天小姐睡觉之前,玉佩还在腰带上面的,怎么过了一夜,好端端的就没了?”

听完桑儿的话,顾云姝拧了拧眉头。

那玉佩是林氏交给她的,一分为二,一份在顾明川那里,一份在顾云姝这里,两样合二为一,便能够调动顾家三分之一的产业。

顾云姝抿了抿嘴唇,而后道:“桑儿,你去问问大少爷,他的玉佩在不在。”

“是。”桑儿匆匆而去,半盏茶的功夫后又折回来,无奈的道:“大少爷的玉佩也不见了,房中里里外外都找了,都没有找到。”

“好端端的,玉佩怎么会丢了。”林氏的脸上闪过一抹惊慌,这玉佩事关重大,原本这将来都是要交给妩妩个顾明川他们的顾家产业,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人给偷了。

“妩妩,怎么办?”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重生古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