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白清离顾云舒重生贵女抱紧慎王大腿全本阅读

白清离顾云舒重生贵女抱紧慎王大腿全本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7-04 阅读(247)

白清离顾云舒重生贵女抱紧慎王大腿的主角,这本古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顾云舒本是江南首富顾家最受宠的三姑娘,一家人相亲相爱,过的开心快乐,可自从十二岁那年父亲失踪,她被宁止强娶了去,生活便万劫不复。还好上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回到十二岁那年,母亲和哥哥都还在世上,她一定不会让悲剧再次发生。

白清离顾云舒重生贵女抱紧慎王大腿全文阅读

>>白清离顾云舒重生贵女抱紧慎王大腿全文阅读<<

白清离顾云舒重生贵女抱紧慎王大腿精彩章节导读

重生以来,顾云舒看向谢瑾瑜的目光一直是淡淡,这是第一次,她的眼中冒出了浓墨一般的恨意。这突如其来的恨意,将原本凶神恶煞的谢瑾瑜都弄得一愣,而后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

他不懂,为什么顾云舒忽然这么恨他?

见他让开,顾云舒已经不想再看他一眼,转身对白清离道:“表叔,我们走。”

说着,她拉起白清离直接离开。

谢瑾瑜本来想追上去,可想起方才少女眼中的恨意,犹豫了一下,心中的怒火和勇气忽然不知为何全部消失殆尽,一点儿也没有剩下。

为什么事情会到今天这一步?

他方才见到她的时候,明明心中涌出来的是欣喜。

谢瑾瑜想不明白,也没有等他想明白,买了花灯回来的顾玉珠便用力的挽住了他的手臂,笑着凑过去道:“瑾瑜哥哥。”

谢瑾瑜连忙回过神来,看向身边的顾玉珠,习惯性的伸出手来摸了摸对方的脑袋,道:“花灯买好了。”

“嗯,”顾玉珠点了点头,单纯天真的脸上划过一抹暗芒,问道:“方才瑾瑜哥哥在看什么呢?怎么好像忽然不开心了?”

“没什么。”谢瑾瑜下意识的不愿意在顾玉珠面前说起顾云舒的事情来。可没有想到,顾玉珠却一下子用力的抱住了他,委屈的道:“我知道瑾瑜哥哥方才看见了三妹妹了,瑾瑜哥哥是不是后悔了?想要娶……”

“自然不是!”谢瑾瑜连忙否认道。他怎么可能会这么荒唐的想法。

“不是就好。”顾玉珠偷偷的勾起了嘴角,环住谢瑾瑜的腰身,故意道:“瑾瑜哥哥别忘了,小时候玉珠为了你,还差点死掉呢……”

“我自然没有忘记。”小时候,他们一起玩耍,有一次,谢瑾瑜掉滚下了山坡,当时所有人都没有找到她,幸好顾玉珠将他给背了回来。

谢瑾瑜犹豫了一下,努力将顾云舒的脸挤出自己的脑海之中,抱住了怀中娇软的身子,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娶你的。”

顾玉珠笑的万分得意。

“三丫头,你别难受了。”走在人潮之中,顾云舒自从方才遇见了谢瑾瑜之后,就一直紧紧的抿着嘴唇,白清离心中不好受。他一边护着她不让两边的人撞到,一边劝慰道:“我们行的正坐得端,清清白白,谢瑾瑜要说就让他说去吧。”

一直快步往前走的顾云舒听到这句话,忽然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额头,道:“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值。”

周围人声喧闹,少女的声音又很轻,可白清离不知怎么的就是听见了这句话。

早在之前,他就知道,顾云舒喜欢谢瑾瑜。即便现如今三丫头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可她的心里或许还一直都有对方。

白清离抿了抿唇,脚步有些机械的走着,没有说话。

顾云舒却想起了上辈子,小时候她为了救这个所谓的未婚夫,一步步将他从悬崖下面背出来,自己差点丧命。最后却换来他那般无情无义的唾骂,最绝望的境地,他不仅没有拉她一把,而后还从背后推了她一下。

那个男人永远是这样,高傲自大,踩她真心入尘埃。

顾云舒深吸了一口气,将谢瑾瑜的面孔甩出脑海之中,转头看向谢瑾瑜,道:“表叔,你说得对,我们清清白白,不必受他影响。”

看着少女澄澈的双目,白清离方才心中那些丧气也一扫而空,他直起了后背,使劲点了点头。

两人在灯市里面找了一会儿,便和由梁家返回的顾明川碰面,一起回到了家中。

此刻,平洲王家之内,大厅外,一名少女正跪在冰凉的青石板上面,身边放着一盏萝卜花灯。

王子宁咬紧牙关,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

王氏站在台阶上,刻薄的嘴巴一张一合,不断辱骂她:“杀千刀的赔钱货,让你给你弟弟去拿个花灯这种小事你都做不好,我王家白养你这么个吃白饭的赔钱货!用一盏破花灯就想要忽悠我,你以为老娘我是傻子啊。”

这样的辱骂也不是第一次了,王子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只是她在灯市上被顾明川撞倒本来就伤了膝盖,眼下还要这么跪着,委实有点难受。

王氏骂了她两句,见她一声不吭,骂的嘴也干了,人也越发烦躁,她索性走下台阶,冲着王子宁的肚子狠狠来了一脚。

王子宁牙关死死的咬着唇,就连嘴唇都咬破了也仿佛没有感觉一般。她的身子不过是晃了晃,又重新笔直端正的跪好。

如此柴米油盐不进的模样,让王氏着实郁闷了一把。眼见夜已经深了,王氏转身将自己的小儿子抱起,一边哄着他,一边往回走。

“宝哥儿,我们去睡觉去咯。我们不管那个赔钱货,就让她跪着。”说着,声音拉长,斜了一眼边上的嬷嬷,道:“不到天亮,不准她起来。”

“是。”嬷嬷连忙点头。

台阶下的王子宁听闻此言,身子忍不住颤了颤,目光却是落在一边的王老爷身上。可王老爷一向惧内,此刻见自己的亲生女儿被这样揉搓,反而躲开了王子宁的目光,去追王氏的身影。

王子宁心中越发绝望,她捏紧了拳头,一动不动的跪着。

少女的身子毕竟十分柔弱,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折磨,第二天嬷嬷过来瞧着的时候,却见王子宁不知何时,已经昏死在地上了。她连忙过去,刚想要将对方的弄醒,却见王子宁的腰带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露了出来。

“小姐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名贵的玉佩?”嬷嬷放在手中翻来覆去的打量了两下,见玉佩上面刻着一个“顾”字,不敢耽搁,连忙将玉佩交给了王氏。

“这是和田白玉,名贵得很,难道是那小贱人从哪里偷来的?”王氏掂量了一下玉佩,瞅了一眼昏死在地上的王子宁,皱眉道:“将她泼醒,我亲自问问。”

王子宁已经跪了一整夜,眼下身子撑不住昏迷过去,王氏竟然还要用冰水将她给泼醒,当真是恶毒至极,全然不顾王子宁死活。

可王家大权都掌握在王氏手中,也没有人敢反抗,嬷嬷连忙去弄了一桶冰水,直接泼在了王子宁身上。王子宁一个激灵,悠悠转醒,待见到王氏手中拿着她的玉佩之时,脸色瞬间就白了。

“玉佩,还给我!”

她伸出手,仓皇的从地上爬起来。那是顾明川交给她的玉佩,她不想让母亲知道。

还没有挨到王氏的衣角呢,王氏就已经一脚伸出来直接将王子宁踹倒在地。她冷笑道:“这玉佩哪里来的?是不是偷来的?”

“不是。”王子宁连忙摇了摇头。

“不是?”王氏眯起眼睛,逼问道:“你这小贱人浑身上下哪一样东西用的不是我的钱,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名贵的玉佩?不是偷来的是哪里来的,快老实交代!不然我将你送官!”

听见王氏竟然要将自己送到官府去,王子宁顿时唇无血色,她身子一颤,咬牙道:“是,是我捡来的。”

“捡来的?”王氏越发笑了,捏紧了手中的玉佩举到王子宁面前,一口唾沫吐在她身上,道:“这么名贵的和田玉,你告诉我是捡来的?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是捡来的呢?”

王子宁畏缩了一下,咬着唇没有说话。

王氏见她这样,就知道事情有鬼,索性拿起边上的扫把使劲往她身上招呼过来,看她到底说不说。

可王子宁倒是嘴硬得很,手臂上面都被打出一条一条血印子了,愣是咬着牙半天不张口。

王氏打累了,也拿她没办法。倒是边上的嬷嬷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道:“夫人,这看起来好像是顾家公子的玉佩。”

王子宁脸色一白,连忙失口否认道:“不是!不是顾家的。”

王氏人精一般,见她方才不说话,现在一说顾家公子就开口了,顿时想通了七七八八。眼珠子在眼眶里面转了一圈,王氏捂紧了怀中的玉佩,心想着,顾家在平洲那可不是一般的人家。

说不定,还能借这玉佩攀上顾家呢。

顾明川还不知道,自己随口送出的一个玉佩竟然送出事来了。此刻,他正捧着梁家送过来的请帖,笑的跟个傻子一般。

梁宁那天晚上跟他说了,过几日就是她的生辰,要请顾家去做客。顾明川自回来之后便一直期待着,只是没有想到,请帖竟然来的这样快。

“母亲你瞧,哥哥那傻样。”顾云舒坐在矮凳上,一边用凤仙花汁涂着珠圆玉润的手指甲,一边嘲笑顾明川。

林氏却道:“只知道高兴,可想好了梁姑娘生辰要送她什么礼物?”

顾明川闻言,反倒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问道:“贺礼不是母亲随过去的吗?怎么我还要另送贺礼?”

顾云舒扑哧一声笑出来,睨了一眼顾明川那傻样,凉凉的道:“母亲你瞧哥哥那个傻样,迟早要把梁姐姐给弄丢了。”

见林氏和顾云舒都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己,顾明川也反应了过来。他的脸颊瞬间红了,忍不住岔开话题道:“母亲你看妹妹才几岁,就知道这么多,真是不知道跟谁学坏了。”

“若是没有我在边上给你出主意,七夕节你还不能和梁姐姐说上话呢,眼下倒是过河拆桥了。”顾云舒将手中的小瓷瓶放下,伸手将桌上的请帖拿过来,翻了一下,随即道:“原来梁姐姐的生日是八天之后啊,那还早着呢,不用着急,哥哥趁着这几日好好准备就是了。”

林氏在边上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叹气道:“这几日你们随我去城外的云谷寺一趟。”

她的眼眶有些微红,眼神也有点不自然,顾云舒瞬间便反应过来,母亲是要去看爹爹了。

顾长鸣失踪,死讯从京城里面传来,可他的尸体却至今下落不明。半年之前,林氏强撑着,在云谷寺替顾长鸣弄了个衣冠冢,每个月都会过去祭拜一番。

虽然林氏嘴上不说,但是顾云舒心里面明白,母亲心中还抱着期望,眼下顾长鸣的尸体还没有找到,说不定死讯只是误传,他什么时候指不定就回来了。

可顾云舒心中却清楚,上辈子母亲和哥哥走后,她等了五年都没有等到顾长鸣的消息。直到进了慎王府之后,她的自由受限,慎王又整日冷着脸,她不敢将此事告诉慎王,便只能放弃。

见林氏悄悄抹泪,顾云舒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将脸蛋儿靠过去,温声细语的安慰道:“母亲别难过了,我和哥哥同你一起去。”

顾明川也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方才心中的那一点旖旎消失的一干二净,他蹲在林氏前面,和妹妹一起看着独自支撑起整个顾家的母亲,道:“母亲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和妹妹的。”

“乖孩子。”林氏唇瓣发颤,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道:“有你们两个在身边,母亲就放心了。”

林氏出生农家,身世十分卑微,机缘巧合之下才和顾长鸣结实。得知林氏对经商方面十分厉害,顾长鸣对她怜惜又爱慕,这么多年从未嫌弃过林氏的出身,还为了她一次次的婉拒柳氏往他房里面塞人。别说是纳妾了,这么多年,顾长鸣除了林氏就没正眼看过别人。

夫妻情深,如此疼爱自己的夫君出事,林氏怎能不悲痛,只是当着孩子的面不表现出来而已。

打定主意之后,林氏便吩咐下去准备去云谷寺的事情。倒是顾云舒从母亲院子里面出来之后,恍惚想起一个事儿,询问身边的桑儿:“二伯母是不是也被送到云谷寺去了。”

“是啊。”桑儿点了点头,咂舌道:“只希望这次去不要遇见二夫人呢!上次小姐去看她,她那模样可真是怪吓人的。”

再说了,二夫人心地又坏,在小姐手底下吃了一次亏,指不定没长教训,反而在心中合计着应该怎么陷害小姐呢。

顾云舒却挑眉,若有所思的道:“能不能遇见,就要看二伯母在云谷寺这几日,到底有没有安分了。”

按照她的推测,二房和柳氏吃了上次的亏,眼下或许瞧着安分下来不闹腾了,可那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假象罢了。柳氏和二房想要的,是他们顾家大房的家产,只要这家产一日握在大房手中,二房便决计不会消停下来。

这顾家的家产都是母亲与父亲共同打下的,二房和柳氏想要,也得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少女的嘴角溢出了一抹冷笑,打了个哈欠,转身回房。

这厢,自庄氏出了事之后,便一直躲在小佛堂里面礼佛的柳氏也听闻林氏要去云谷寺的事情。

“祖母,”顾玉珠跪在柳氏的蒲团边上,咬了咬牙,道:“我也想云谷寺。”

“去云谷寺干嘛?”柳氏掀开眼皮子,淡淡的瞧了对方一眼。

顾玉珠便道:“母亲一直被关在云谷寺里面,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而且,顾云舒这次去了云谷寺,我……”她也想偷偷跟过去,说不定还能找个机会,狠狠的反击那个小贱人一回。

柳氏却皱紧眉头,不屑的道:“庄氏既然做出那样的事情,以后就不是你母亲了。你乖乖待在家里,没事多去谢家走动走动,别想着去纠缠顾云舒。”

“祖母……”顾玉珠咬唇,心中不乐意。可她还没开口呢,柳氏便已经挥了挥手,不耐烦的将她赶出去了。

顾玉珠走后,小佛堂顿时便只剩下柳氏和马嬷嬷两人。

马嬷嬷悄声问道:“老夫人,大房那边的事情,真的不插手了?”

云谷寺人烟稀少,林氏好不容易离开顾家,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柳氏闻言,掀了掀眼皮子,淡淡的道:“自然要插手,不过,不是我们插手。”

“老夫人的意思是……”马嬷嬷眼角一跳,她跟在老夫人身边多年,对方动动眼皮子,她多半就能估摸出对方的意思。

果然,柳氏凉凉的道:“我们不插手,庄氏却一定忍不住,将此事传到庄氏耳朵里就是了,她要用什么人,只管让她用。”

马嬷嬷心中瞬间明了,老夫人这一招,是借刀杀人呢!

只是不知道,这次庄氏又能翻起什么浪花来。

果然不出柳氏所料,庄氏虽然被送到云谷寺去礼佛。可待了半个月,心倒是半点没有静下来,对顾云舒和林氏的恨意反而更深了一层。

得到柳氏故意传过去的消息之后,庄氏死死的捏着手中的佛珠,面色扭曲,咬牙道:“好你个林氏,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这一回,我要是不折磨死你,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她跪在佛堂里面,一边敲着木鱼,对着慈眉善目的佛祖,自己的脸色却是狰狞的吓得边上的姑子都打了一个冷颤。

京城之中,宁止刚刚从皇宫之中上朝回来,今日父皇吩咐下来的事情多,他刚从北疆回来,交接兵权,接手新官,一桩桩一件件,弄得他有些焦头烂额。

天青色的马车等候在宫门口,宁止掀起长袍,直接上了马车。落座之后,他喝了一口茶,润了润有些干哑的嗓子,而后淡淡的问道:“平洲可有消息传来?”

“有。”尘风就知道宁止要问这个,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隔着车帘念给里面的人听。

“书信上面说,顾家这几日都风平浪静,三姑娘的身体也一直安好。三姑娘每日除了陪着顾家大夫人说话,便是自己窝在房间里面看书,偶尔出去逛逛首饰铺,逗逗鸟儿,试试衣服……”

宁止伸出手来按了按额头,听到此处,忍不住哂笑道:“她倒是过的悠闲自在。”

想到少女窝在藤椅上面看书的那副如同小猫一般的慵懒劲儿,他只觉得方才在朝堂上面受的憋闷都消散了不少。

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宁止继续问道:“没了?”

“还有!”尘风连忙正色,看清楚内容之后却是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神色有点精彩,犹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将信件上接下来描述的事情给说出来。

他这一犹豫,马车里面的宁止便皱眉道:“说。”

“是。”尘风眼睛一闭,忐忑的道:“信上还说,顾三小姐平日里面不怎么爱出门,唯有上次七夕节和白清离一起出去看了花灯,两人手牵着手,举止亲密,还一起放了莲花灯。”

男人脸上的笑意瞬间龟裂,尘风继续说道:“后谢瑾瑜出现,顾三姑娘见到谢家公子与谢瑾瑜在一块,似乎难受的哭了。这次顾三姑娘和顾大夫人一起去云谷寺礼佛,白清离也跟了去。看这样子,顾家应该是有心让顾三姑娘和白清离结亲。”

一口气将这些话给说完,生怕主子生起气来将自己给砍了,尘风一动不动的请示道:“主子……”

“闭嘴!”马车之内的男人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还好茶杯早就已经被他放在了桌子上面,否则此刻只怕是早就被男人给捏碎了。他沉默了一瞬间,忽然冷笑出声。

好啊,好你个顾云舒!他在京城之中时时刻刻的关注着她的动静,没想到,她倒是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将自己抛到了九霄云外。

自那日柳氏寿宴,宁止见到顾云舒画的双面屏风画之后,便已经确定,少女绝对是和自己一样转世重生而来。

她前世既不知为了什么,毒害了自己,这辈子倒是半点愧疚之意都没有。还想和别的男人在平洲恩恩爱爱牵手放莲花灯?招惹了一个谢瑾瑜还不够,眼下又招惹了白清离?

好啊好啊!他还真是小看她了!

男人的怒意那么明显,便是马车外面的尘风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问道:“主子,还要继续监视三姑娘的……”

“继续。”

“是。”尘风咂舌,正想要驾着马车回王府呢,却听宁止忽然道:“方才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尘风仔细回想了一下,老老实实的回答道:“顾家有意让三姑娘和白清离结亲……”

“不是这句,”宁止道:“前面一句。”

“三姑娘要去云谷寺礼佛……”尘风还没说话,马车里面的男人便已经淡淡的道:“去平洲云谷寺。”

“什么?”尘风差点没一口血出来,只是望着主子那阴沉得可以杀人的眼神,还是选择默默的闭上嘴巴,听从主子的意见,绕路前往平洲。

于是,宁止刚刚从平洲回到京城还没呆一个月,便因为漫天的飞醋,又连夜去了平洲。

这一回,他倒是要让对方看看,私自招惹别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下场!

这些,顾云舒都不知道。

她满心以为,重生回来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宁止就算看见自己,但却根本不认识她。听哥哥说,他已经回了京城,那么两个人以后自然是再也没有什么交集。

一想到她的下半辈子不用绑在宁止身上,顾云舒便乐开了花。云谷寺位处平洲郊外的小山坡上面,周围树林茂盛,海拔较高。夏日炎炎的,倒也是一个清净纳凉的好去处。

顾家是平洲的首富,这些年没少给云谷寺添香油钱。故而,顾家人不过吩咐一句要去,云谷寺便早早的备好了上等厢房。

等到顾云舒他们一到,不用打扫,可以直接入住。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重生古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