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陵懿黎景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陵懿黎景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7-02 阅读(370)

陵懿黎景致是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名为《新婚错爱陵总的小逃妻》,又名《爱是一个人的回忆》,由作者风徐徐精心编写。陵懿认定了三年前是黎景致设计自己。那一场陷害,让陵懿不得不娶黎景致为妻,因此陵懿恨透了黎景致,认为她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结婚三年,黎景致以出国读书为由,在外深造,两人见面不过数次。三年后归来,陵懿突然对黎景致改观了。

新婚错爱陵总的小逃妻

>>新婚错爱陵总的小逃妻陵懿黎景致全文阅读<<

新婚错爱陵总的小逃妻章节阅读

遇到堵车,黎景致赶到江边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

江暖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江边,扶着栏杆喝酒,脚下是一堆已经空掉的啤酒罐子。

最近降温,天气越来越冷,黎景致一下车就感到了刺骨的凉意,她缩了缩脖子,拖着自己那条没有恢复完全的腿,走到江暖暖边上,夺过她手里的酒瓶。

“你疯了吗,这么冷的的天,一个人跑到江边喝酒,还喝了这么多,万一出事怎么办!”

“出事又能怎么样,反正他也不会心疼。我做了那么多,那么努力,我连身子都愿意给他,他为什么不要我。”江暖暖哭着喊着,想要夺回酒瓶。

黎景致见她这幅要死要活的模样,直接把酒瓶丢进了江里,滚滚江水瞬间将它吞没。

“暖暖你清醒点,一个男人而已,你何必这样糟践自己!”

“你不懂,我喜欢他很久,我所有的爱都用在了他的身上,可他却一点儿都不在意我。”江暖暖嚎啕大哭。

黎景致心疼的抱住她,“男人那么多,又不止他一个,不哭了不哭了,我们会找到更好的。”

“不会的,不会有更好的了,我爱他!我只爱他一个人!”

江暖暖埋在她的怀里,捶打着她的胸口发泄。

黎景致毫无防备,被她捶的有点疼,却还是忍住了,“咱们先回去,你喝太多了,在这边不安全。”

“我不走,我就要在这边喝酒,我要喝醉,我要喝到死,我看他会不会来找我。他要是不来,等我死了之后,他又会不会愧疚!我那么爱他,他为什么不能给我一点爱啊!”

看样子,在她出国之后,江暖暖已经找到了喜欢的人。

回国之后,也时不时听江暖暖提起过自己有喜欢的人,但她一直没见过那个男人,也就没当回事。可她万万没想到,江暖暖爱那个男人已经爱到了这种地步。

江暖暖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我今天花了很大的心思跟他告白了,可他一眼就识破了,说他不喜欢我。我说没关系啊,我可以等,等到他喜欢我的时候,可他说,不可能……不可能!”她疯了似的撕扯着黎景致,眼神充满不甘,狠戾的可怕,“为什么不可能啊!他就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毁掉了我的爱情啊!”

“暖暖,你理智一点!暖暖!”她被江暖暖摇晃的站立不稳,正以为自己要被江暖暖给晃倒,江暖暖自己却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江暖暖喝了太多啤酒,又在江边吹了一整天,发起了高烧,还烧成了肺炎。

黎景致没办法离开,只能留在医院,照顾她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江希嵘闻讯急匆匆过来,跟她撞了个正着。

黎景致站了起来,轻声说,“希嵘哥,暖暖就交给你照顾了,我腿也不方便,就先回去了。”

江希嵘直勾勾的望着她,“我送你。”

她拒绝,“暖暖的点滴还没吊完,这边需要人看着。”

江暖暖声音微哑,“没关系,我会自己摁铃叫医生,你们有事要聊的话而已不用管我。”

“希嵘哥你留下照顾暖暖,我先走了。”黎景致转身就走。

江希嵘看了江暖暖一眼,还是跟着黎景致了出去。

过来查房的小护士看见输液管里全是江暖暖的血,急忙上前拔出了针头,小姑娘吓得声音都变了,“江小姐,输液的手不能用力,你看血液都倒流了,如果您有什么事情就叫我帮忙。我现在给您扎另一只手,您这次千万别乱动,行吗?”

江暖暖垂眸,“麻烦你了。”

医院走廊上。

“景致你还好吗?”

发现江希嵘跟了出来,黎景致有些躁。

江暖暖都病成了那样,他宁可丢下江暖暖,难不成就只想问自己这么一句话?

“我很好,陵懿对我也很好,他一直在保护我。”黎景致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咬了咬牙,干脆将事情说开,“希嵘哥,我们都过去了,真的早就过去了。我已经放下了,也希望你能够放下。”

虽然这些话很伤人,但却不得不说。

江希嵘抓住她的手,“真的没有一点余地了吗?”

她把手抽出,“两个月前的豪门丑闻,我不想再发生一次了,更不想把你牵扯进去。”

“我知道了,祝你幸福。”他脸上依旧是那抹温柔的笑意,只是笑意有些勉强,温柔也有了裂痕。

“谢谢你。”黎景致转身离去,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声对不起。

她对江希嵘又愧疚,有心疼,有感恩……却唯独没有办法继续爱他。

现在,她爱的人,是陵懿。

……

黎景致回到陵家时,陵懿还没去公司。他穿着居家服,坐在餐桌旁,优雅的吃着早餐。

看她回来,抬眸撇了她一眼,目光冷淡,“一晚上去见谁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她挺直脊背,对她解释,“暖暖发高烧,我在医院陪了她一晚上。”

“只有心虚的人,在说话的时候才会特意摆正自己的姿态。”陵懿可以轻松看透一个人的内心,“你跟江希嵘见面了?”

“只是在病房碰见,他去了之后,我就立刻回来了。”

“哦,原来如此啊。”他阴阳怪气的搭了一句,早餐也不吃了,回房间去换衣服。

黎景致知道陵懿很介意自己跟江希嵘的过去,她追过去解释,“我跟江希嵘没什么的,过去就是过去的,我自己做的决定不会后悔,我跟他现在不会有什么,以后更不会有。”

他褪下居家服,毫不介意在她面前露出自己精壮的肉体,又拿过衬衫套上。

看他不说话,她就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示好的上前,主动帮他扣身前的衣扣,他却攥住她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我去M国的第二天,你也跟江希嵘见面的吧。”

她一愣,才明白,她是说自己出车祸的那天。

“是见面了,但是……”

陵懿一把推开她,讥讽着开口,“呵,郎情妾意,可真是割舍不断。”

她急切的解释,好不容易缓和了关系,她不想让他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暖暖约我见面,江希嵘过去我并不知道。”

“好,我信你。”

话锋一转,“既然每次都是因为江暖暖,那你今后,不许再跟江家的人接触,包括,江暖暖。”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