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宁希程景时小说结局全文阅读

宁希程景时小说结局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7-02 阅读(200)

宁希程景时小说结局在这里看,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撩心甜妻嫁进门全文讲述的是宁希嫁给程景时四年,四年以来,程景时要么夜不归宿,要么就是很晚才回家,她从来都是一个人守着这个家。她知道程景时不爱她,结婚那天就知道,可她还是不甘心,为什么宋佳敏这种喜欢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却能得到程景时的爱。

宁希程景时小说结局全文阅读

>>宁希程景时小说结局全文阅读<<

宁希程景时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导读

我还没说话,雪珂走了过来,把我的手机递给我,“方教授的电话。”

方教授给我打电话,应该和傅岑然有关。

我正要接通,手机震动就停了下来,我把手机塞进口袋,准备待会儿再找个安静的地方,回电话给方教授。

“美女,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喝杯酒?”

宋璟越过我,准备和雪珂打招呼。

雪珂微微眯眼,还不等他走近,突然骂道:“滚开。”

我愣了一下,很少见雪珂这样发脾气,是打心眼里的生气。

宋璟也是一怔,看清雪珂的样貌后,登时收了那副笑嘻嘻的模样,神情凝重得像是清明去上坟,“你,你,好久不见……”

雪珂冷笑,“是好久不见,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硬着头皮接话,“南城就这么大,怎么可能再也见不到?”

雪珂不咸不淡地睨了他一眼,“我一直以为你死了,每逢清明、鬼节,都没忘记给你上香。”

宋璟的那几个朋友,一个两个都没忍住,哄堂大笑。

我明白过来了,雪珂和宋璟认识,恩怨还不浅。

我拉着雪珂要走,谁料,雪珂一屁股坐了下去,看着宋璟,质问,“我还真没想到,小希的房东是你。是你把她家的钥匙,给程景时吧?”

我愕然。

莫非,宋璟和程景时认识?

我完全没往这上面想过。

宋璟躲开她的目光,抓了抓头发,直接否认,“不是。”

雪珂一脚踹上他的小腿,“你有本事说谎,眼神就别躲啊!”

宋璟痛的嗷嗷叫,原本坐在他身旁的那个女生,一下子站了起来,愤愤不平地指着雪珂,“你这个人,怎么能动手踢人啊?”

雪珂好笑地看着她,“你哪位?他的第999任暧昧对象?”

宋璟把那个女生拽到身后,不耐烦道:“她踢我我乐意,你别多管闲事。”

“璟哥!人家还不是心疼你……”

那个女生抓着他的手腕,轻轻摇晃。

雪珂冷眼看着,宋璟头疼地挣开她的手,对她道:“你先回去,明天我带你去买包。”

那个女生惊喜地站起来,拎着包就欣然走了。

雪珂再次开口问道:“钥匙就是你给程景时的,对吧?宋璟,我jing告你,这次不许骗我。”

宋璟原本还想否认,但听见雪珂的后半句话,直接不说话了。

他那几个朋友,都是些人精,看出场面不对劲,一个两个都先走了。

他坐在沙发上,岔着腿,仰头喝了杯酒,有些无奈,“你就不能不插手这事?”

雪珂冷哼一声,“行了你别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我也知道了。

钥匙真是宋璟给程景时的。

再回想到宋璟买房子时的爽快,一个念头陡然撞入我的脑海。

我单刀直入地问,“房子也是程景时让你买的吗?”

他震惊地看过来,口不择言,“草,这可是你自己猜出来的,不关我的事。回头他想弄死我的话,你千万要替我拦着点!嫂子!”

到头来,我真正的房东,居然是程景时。

我努力平静地看向他,“别这么叫我,我和他没关系。”

他陡然坐直身体,一本正经地开口,“你要是和他没关系,他干嘛这么吃力不讨好啊?知道你卖房子肯定是因为缺钱,近千万的房子,他二话不说就买了,还低价租给你,就为了让你住得舒服。”

我心头涌起一阵难以忽视的异样。

“我和他这么多年的兄弟,也就看见过他对你的事情上心。”他又说道。

如果是以前,我听见这样的话,可能做梦都会笑醒。

但没有如果。

时间不会倒流。

雪珂握了握我的手,随后笑出了声,“你看见过程景时为了别的女人,一次又一次逼小希离婚吗?上心?我看是心里愧疚难安,想弥补吧。你和他就是一路货色,没一个好鸟。”

说罢,她拉着我就走。

宋璟厚着脸皮追上来,“珂珂,你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而且很多事情,也不一定是我们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滚!”

雪珂瞪着他,抬腿又要踹过去。

他连忙往后退,认怂,“行行行,我滚,那你微信能不能把我从黑名单拉出来?”

雪珂笑着回了两个字,“做梦。”

我们一起回了我家,她脸上还是乐呵呵的样子,但我能感觉到,她心情很差。

而且,和宋璟有关。

不过她不主动说出来,一般都是不想提起,我也不好问。

我给她找了件我的睡衣,让她先去洗澡。

我独自坐在沙发上,心绪犹如一团乱麻。

有时候真的觉得,我拿程景时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每当我想要和他断开关系的时候,总会被重新缠绕在一起。

宋璟在酒吧说的那番话,我其实做不到无动于衷,心里难免被触动到。

可是,程景时在名义上,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

而我不想要这样的感情。

我深吸一口气,做出了一个决定——搬出去。

这是彻彻底底断开关系的唯一办法。

随后,又给方教授回了电话,他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关心下,我这些天和傅岑然学得怎么样了。

我没有告诉他,傅岑然并没有接受做我的老师,而是告诉他,我学得挺好的。

不说实话,只是不想再让他替我担心。

我把阳台上晒干了的衣服收下来,抱着回房,经过浴室的时候,隐约听见呜咽声。

我脚步一顿,虽然水声也不小,但还是能听见难以抑制的哭声。

“雪珂?雪珂你怎么了?”

她一向都是大大咧咧的,很少会哭成这样。

她没有吭声。

我有些着急,连着拍了几下门,“你乖,洗完了就出来,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好不好?”

水声戛然而止,过了两分钟,浴室的门被打开,一股雾气争先恐后的钻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问,雪珂扑出来陡然抱住我,说话断断续续的,“希希,我明明……明明知道他是个混蛋,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我还是没有放下他?”

看见她这幅模样,我的心像是被人捏了一下,顺着她的话问道:“宋璟吗,你们是不是在一起过?”

她止不住的抽泣,“没有……他根本没有,没有喜欢过我,从头到尾,我都只是他的暧昧对象之一。”

她身体都在发抖,我心疼得不行,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感情的事,谁也帮不了谁。

我只能一下又一下的抚着她的背,让她知道,她还有我。

过了很久,她才慢慢平静下来,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

我松开她,牵着她去客厅,又倒了杯温水给她。

她坐在地毯上,捧着杯子,喝了一口,“这么多年,我就只在他身上栽过跟斗。有时候,我自己也弄不清,到底是放不下他,还是因为不甘心。”

我也蜷着腿坐下去,“你好像没和我提起过他。”

她苦笑了一下,“就是那一次,你爸和宋佳敏结婚的那一天,我打电话让你陪我喝酒……”

我记得。

那是四五年前了,她说失恋了,让我去陪她喝酒。

也是那一晚,我睡了程景时。

现在再提起来,居然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雪珂又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原来,她和宋璟是那时候认识的,但就在她想要和宋璟确认关系的时候,她发现宋璟还和其他女生有关系。

一向在感情里拿得起放得下的她,在宋璟身上,尝到了苦头。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边找房子,一边等傅岑然工作室那边的消息。

等到第五天,我忍不住了,打电话去工作室询问,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那边就匆匆挂了电话。

我只好换了身衣服出门,按照比赛规程上的联系地址,去了工作室。

我总得知道到底是死是活,才能做之后的打算。

“一个两个都跑来问,哪有这么快啊?一千多份设计稿投了进来,我们初筛终审决定名次都需要时间,至少还要等五天。”工作室前台的女生很忙,头都没抬,不耐烦地说道。

我不由睁大双眸,不敢置信的确认,“一千份?”

我本来想着,网上没查到他们工作室,八成是个新公司,而且也只是实习生的职位,参加比赛的人应该不多,我也许还有拿下前十的希望。

结果,一千多份……

她讶异地瞥了我一眼,“很奇怪吗?大家都是奔着我们傅总的名声来的,难道你不是?”

她口中的傅总估计就是傅岑然。

我摇摇头,“你们傅总是……”

我想趁机和她打听下傅岑然的身份,结果一个严肃的声音突然闯进来,“小元,通知下负责“新生”项目的设计师,十分钟后开会。”

前台的女生连忙站了起来,匆匆忙忙的跑了。

就算没打听到傅岑然的身份,我也清楚,自己十有八九是没戏了。

一千多个人,我一个半桶水,压根没有可能脱颖而出。

我颓然地往外走去,有些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

“宁希。”

身后忽然有人叫住我。

我转过身,就对上傅岑然冷清的神情,一时脑子没转过来,脱口而出,“老师。”

他无框眼镜后的那双眸子中全是讽刺,“老师?论心机,我倒是该喊你一声老师才是。”

“什么?”

我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我。

他冷冷一笑,不答反问,“你来工作室干嘛?”

我抿了抿唇,一五一十地开口,“我想问问比赛的结果还要多久才能出来。”

“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还特意跑来问这个,难为你了。”

他声音很淡,但细听,还是有说不出的嘲讽意味。

我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他了,捏了下手心,“我知道很多人参赛了,以我的设计水平,估计进不了前十,所以应该没办法证明什么给你看了。”

他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别装了,背后玩了什么手段,你自己清楚。”

“我没……”

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想要解释。

“行了,下周一开始来上班,但宁希,我劝你别把那些手段带到我的工作室来,否则,我不会给你留任何情面。”

他冷声交代,说完,转身就走了,似乎怕和我多说一句话,会沾上什么细菌一样。

我愣在原地,不知道应该开心还是郁闷。

比赛结果还没出来,但他同意我进工作室了。

可是……他说的这些话,让我很懵。

今天周四,那就是三天后入职。

我心情复杂的走出工作室,刚走到公交站台,接到房屋中介给我打来的电话。

房屋中介和我说,又找到了几套房子,我有空的话,他带我去看看房。

我看了眼时间,和他说现在就可以。

我们约在了一个小区门口见面,这个小区的设施和绿化,都比不过我现在住的地方,但是也还算可以。

最重要的是,这里地段没那么好,房租会便宜一些。

我过去的时候,中介也刚好到,他一边带着我往里面走,一边和我介绍周边配套设施,随后,又道:“这个房东比较好讲话,感觉也挺大方的,你如果喜欢这套,我可以再帮你把房租谈低一些。”

我笑了下,和他一起进电梯,“好,那先谢谢你了。”

楼层是九楼,不高不低。

走到门牌号前,中介敲了敲门,和我说,“房东不住这里,是知道有人要来看房,特意过来的。”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

中介和我介绍,“这位就是房东。”

我看着眼前穿着一身休闲服的周子昀,有些诧异。

他脸上扬起温润的笑意,打趣道:“你好,我是房东。”

我不禁笑了,配合他,“你好。”

周子昀笑意更深,开口询问,“你要换房?怎么没听你说过?”

说着,他侧身让我们进去。

中介反应过来,惊喜道:“原来你们认识?还真是巧啊!”

“嗯,我朋友。”

我点头,又看向周子昀,“也是临时决定的,现在那套房租比较贵。”

我下意识没有和他说实话。

挺奇怪的,他明明对我很好,但我就是很难做到什么事情都和他说。

周子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领着我看房,“这套房买了两三年了,不过一直没有住过人,家具什么也都有,你直接搬进来就行。”

他已经在帮我计划了。

他这套房格局很好,两房一厅,一个人住挺舒服的。

中介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告诉我租金了,是我能承受的范围。

我思索的空档,周子昀眸中的笑意淡去,温声道:“该不会是知道房东是我,所以不想租了?小希,你不要有心理压力,就把我当成普通的房东就行。”

其实,我确实有点这样的想法。

可能是因为知道他对我的感情,我潜意识的想逃避。

但现在他这样说,我不由觉得是自己太矫情了,失笑道:“不是,我是在想,你现在方不方便签租房合同?”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合同签不签都行,房租你也不用担心,就当是住自己家。”

我连忙摆手,“那不行,一码归一码,房租我会每个月按时缴的。”

如果不这样,那我就没有必要搬家了。

他拿我没办法,揉了揉我的头发,“行吧,只要你愿意住就好。”

中介一句话都还没说,就这么成了一单,他脸上的笑容压都压不下去。

和周子昀定了周六搬家,我便回家开始打包行李。

我的东西不多,前两天也已经把零零碎碎的东西打包好了,现在只需要收拾衣物和日用品。

我清出一些没用了的东西,装到垃圾袋里,准备下楼扔掉。

谁料,一开门,一股浓烈的烟味径自呛进我的鼻腔。

我皱了皱眉,抬头一看,隔着白烟,撞进那双深入漩涡的眸子。

程景时靠在我家门口,指尖的香烟忽明忽暗,地上散落了不少烟灰,不知道他在这抽了多少根。

他见我出来,把烟掐灭,往我家里扫了一眼,看见几个打包好的纸箱,眸中划过一抹忧伤,因为刚抽过烟,他的嗓子像是被砂纸磨过,“能不能不搬走?”

想来,宋璟已经把酒吧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了。

我垂下眸子,“我已经找好房子了。以后,我们再没有任何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心口仿佛被什么扯了一下。

他把烟掐灭,语气有点像讨糖吃的孩子,“你那天晚上,答应了我的。”

我愣了一下,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没有答应要等你半年,你和苏家有交易是你的事,但我为什么一定要等你?”

他沉默了半晌,忽而用力抱住我,“不等也没关系,我送你出国,好不好?我一有时间就去看你,等南城的事情解决了,再接你回来。”

因为他突然的动作,我的指尖一颤,垃圾袋“哗啦”一声掉到了地面,有瓶瓶罐罐滚出来。

听了他这番话,我心里升起一阵怒火,轻轻推开他,冷笑道:“程总,你这是想金屋藏娇,包养我吗?我说过,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别说现在你是苏珊珊的未婚夫,就算不是,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

他眉心紧蹙,“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唇边蔓延出一丝苦笑,仰头看他,字字诛心,“那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把我当傻子,很好玩是么。知道我要卖房,你就叫宋璟来买房,低价租给我,手里却拿着我的家门钥匙!你到底是觉得我可怜,还是缺一个可以随时被你上的pao友?”

这些念头,都是我这几天一个人呆在家里时,胡思乱想的。

现在在气头上,一股脑就全说了出来。

他脸色顿时发沉,闭了闭双眸,像是在压抑愠怒。

在我以为他要发火时,他一瞬不瞬的盯着我,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你就是这个想我的?你现在是不是很讨厌我?”

他的一字一句,像针一般,扎在我的心上。

一个“是”字哽在喉咙口,怎么都说不出来。

“这些都不重要,你放过我吧。”

我垂在两侧的手缓缓攥紧,喉头发涩,“结婚的那四年,我一直等你爱上我,甚至是等你多看我一眼,已经等够了。我不想再等你了,我想为自己活。”

“那我等你,好不好?”他几乎没有迟疑的开口,眸底除了真挚,还有一丝乞求。

“等?你能等多久?程景时,你不爱我,你只是习惯了我属于你而已!”

说罢,我没有勇气多看他一眼,转身迈进门槛,便甩上家门。

将他隔绝在外后,我的情绪瞬间崩塌,视线越来越模糊。

我承认自己很没有出息,每次拒绝他,心都跟着疼。

周六这天,我吃完早餐,准备叫网约车搬家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早啊,房东来帮你搬家了。”周子昀穿着一身运动服,站在我家门口,眸中是和煦的笑意。

我勾起唇角,“那就谢谢房东了。”

他今天特意开了辆SUV过来,我的东西不多,刚好塞满了后尾箱。

到了“水岸新城”,他一开家门,我就感觉有哪里不一样。

我走进去,把手里的箱子放在地上,看了一圈,我惊讶地问道:“你把沙发窗帘这些全换了?”

不止是这样,还新添了不少小东西。

比如花瓶,绿植这些。

他又从门口搬了个箱子进来,额头冒着汗珠,轻笑,“怎么样,喜欢吧?按照你家里的风格换的,这样你住起来会比较容易习惯。”

“特别喜欢。”

我心里不由觉得温暖。

他总是想方设法的,照顾我的心情。

我和他一起把箱子全部搬进来后,我准备找抹布擦灰尘,发现每个家具都一尘不染。

他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把剪刀,帮我拆箱子,双唇微扬,“昨天找阿姨来打扫过,你直接舒舒服服的入住就行。”

“估计全世界也找不出你这么好的房东。”

我忍不住笑着打趣他。

他不可置否的扬眉,目光灼灼地看过来,“那是因为房客是你,换了其他人,我才懒得理。”

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抱起一个装着衣服的箱子,就钻进了房间。

简单的收拾完,我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居然已经快下午两点了。

可能是刚才光顾着忙,也没感觉到饿。

我走出房间,问道:“周总,我请你吃饭吧。你可以吃辣吗,这附近有家川菜馆,味道特别正宗。”

他欣然点头,“可以啊。不过,你居然也吃辣?感觉你做的菜,味道都比较清淡。”

我微愣,想了想,实话实说,“程景时的口味偏清淡,我习惯那样做菜了。”

他不这么问,我还没发现,在潜移默化间,我竟然因为程景时,连自己的饮食习惯都改了。

曾经,我是无辣不欢的。

周子昀没想到我会这么坦然,笑容有一霎的凝固。

一直到走进电梯,他才想起什么似的看向我,佯装生气,“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再叫我周总吗?你已经离职了,我不是你的领导了。”

我偏了偏头,揶揄道:“好的,房东。”

他诧异了一下,满是无奈的看着我,“行吧,早知道不把房子租给你了,这样,也许能听你叫我一声子昀。”

我带他去了那家我很喜欢的川菜馆,才知道,他不止是能吃辣,而且还很喜欢吃辣。

但是我不知道怎么了,明明是自己很喜欢的菜,却有些吃不下去。

吃完饭,他送我回家。

车在家楼下停稳,他把家门的钥匙、门禁卡,全部放在我的手心,“以后,这就是你家了,安安心心的住着吧。”

我莞尔一笑,“好,今天辛苦你了,帮我搬上搬下的。”

要是没他帮我,我一个人搬家真是够呛。

原以为,搬出了程景时的地盘,我就真的离开他的世界了。

谁料,我一上楼进家门,胃里就一阵翻涌,我跑去洗手间吐了个干净。

结合上一次怀孕的经验,我还没吐完,脑海中就闪过了一个念头,吓得我连腿都软了一下。

我去小区门口的药店买了验孕棒,又急冲冲的跑回家。

两条杠!

像是一个炸弹,炸得我脑袋一片空白。

我坐在马桶盖上,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

是上一次。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