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大结局完整版阅读

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大结局完整版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7-02 阅读(225)

本站提供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大结局完整版阅读。虐恋言情小说撩心甜妻嫁进门主要讲述的是宁希一直暗恋着程锦时,本来准备向他表白,却听说他早已有女友而黯然退出。当真相揭开,宁希才知道原来程锦时女朋友就是她的后妈宋佳敏,为了报复,她和程锦时结婚了,虽然早就知道程锦时不爱她,可还是会感到心痛。

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大结局全文阅读

>>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大结局全文阅读<<

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大结局精彩章节导读

回到家,我一直睡到闹钟响,才从床上爬起来。

一切,都会在今天画上句点了吧。

我一旦承认了,程锦时应该会恨惨了我。

股东大会在下午,我换好衣服,准备先去医院看看林悦蓝。

我知道她恨我,经过了这件事,我也讨厌她。

但是,小姨的面子要给。

我在护士台查到了她的病房号,拎着东西走进去。

她正在玩手机,看见我进来,抓起一个杯子就摔了过来,“你滚,我不想看见你!”

我飞快躲开,把拎着的水果放下,“不想看见我?你怎么不数数,我替你背了多少个锅?”

她手指不自觉抓着被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但是故意不告诉我们,对吗?”我拉了一张椅子坐下,“孩子是宋阳的,他应该是让你打掉吧。你之所以在被jing察抓的时候,不告诉我们,就是为了在jing察局流产,让小姨来逼我撤案。”

我语气说的肯定,但其实是连蒙带猜的。

她愕然的看着我,病房内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她也不装了,目光憎恨的盯着我,“你还想怎么样?医生说我以后都很难怀孕了!”

真是习惯使然,都到这一步了,还是没觉得自己有错,理所当然的把责任赖在别人的身上。

我不想再和她废话,站起来,冷冷道:“这都是你自己作的,不是我想怎么样的问题!”

说罢,我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她被我这句话惹怒了,在病床上破口大骂,我权当没有听见。

比起下午要发生的事情,这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苏珊珊似乎很不放心,在我刚走出医院时,打了通电话过来。

“宁希,我现在就在你外公的疗养院对面的咖啡厅。如果两个小时内,我不能得到好消息,你猜,你外公看见那些照片,会不会被当场气死?”

她笑吟吟的说着,不难想象她的好心情。

但说出口的话,犹如蛇蝎。

我抓着手机的指尖泛白,咬牙切齿道:“你敢!”

“我敢不敢,你可以试试看。”她轻松道。

我真正的体会到了走投无路的感觉。

我不是没有想过给外公转疗养院,但以苏家的权势,只要外公还在南城,苏珊珊都可以找到。

如她所说,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挂断电话,我也正好到达了东宸集团楼下,心里升起一阵怅然。

和上次一样,我刚走进去,就被前台拦了下来。

我拿出电话打给陈琳,“陈助理,我想要见程锦时一面。”

她有些迟疑,“程总刚进会议室,抽不出时间,要不我晚点帮你看看程总哪天有空,重新约时间?”

这是有史以来,陈琳最官方、客气而疏离的一次。

她是程锦时的得力助手,她的态度,往往能说明程锦时的态度。

我捏着手机,酝酿着说辞,“我去他的办公室等他,陈琳,这是最后一次。”

今天过后,程锦时应该也不会再想见我。

陈琳听出我语气中的认真,犹豫了片刻,妥协了,“好吧。”

有了她的同意,前台不再拦我。

到达顶层后,我没有去程锦时的办公室,而是径直前往会议室。

我在会议室的门前停下脚步,隔着一扇门,都能清晰听见里面股东的质问声。

一个个在财经新闻上举止有度的人,此刻都在不遗余力的讨伐程锦时。

“锦时,你年纪轻轻就坐上了东宸总裁的位置,我们承认你的能力,但你也不能这么一手遮天!”

“就是啊,设计图泄露不管是怎么回事,你必须要解释清楚,公司平白无故遭受这么大的损失,不是闹着玩的!”

“你如果不给一个说法,这个总裁的位置,就让更合适的人来做!”

“没错,这件事不止是对我们和苏氏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更是影响日后和苏氏的合作,你怎么能这么一意孤行……”

……

这些股东,大半都是程家的人,有不少人,早就看不惯程锦时一个晚辈执掌公司了。

一逮着机会,就想把他拉下来。

可是,他好像总是坚不可摧,没人能打败他。

“不会影响。”他忽然淡淡的打断,“我会和苏家独女苏珊珊联姻。”

哪怕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此时听见,我心口还是有些酸涩。

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令里面瞬间寂静了下来。

我的心里仅剩的那点犹豫,也消失殆尽。

“是我做的。”我推门而入,在众目睽睽下开口,“设计图,是我泄露的。”

那个背对着我的男人,笔挺的背脊僵了一下,回过头看我,目光冷得像淬了冰,“出去。”

“你把话说清楚,是不是MY公司的人让你这么做的?”一个股东问道,听声音是刚才讨伐程锦时的股东之一。

我掀了掀唇,正要说话,程锦时嚯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带着极强的压迫感朝我走来,抓着我的手腕,快步往外走去。

他力道很大,浑身都透着股渗人的气息。

他直接把我甩进他的办公室,用脚踹上门,“你刚说什么?”

我一个趔趄,扶着墙壁站稳,重复道:“我说,设计图是我泄露的。”

气氛一瞬间凝固。

他单手撑着墙,仿佛是在平静自己的情绪,低头看着我,“你在说气话。”

我怔了怔,心像是被什么揪着,但一想到,他会和那个三番两次设计我的女人联姻,我就能狠下心了。

我反问,“我为什么要说气话?程总,这件事的的确确是我做的,那些证据,都是真的。”

他沉默了,那双如墨的眸子直直地盯着我,像是恨不得把我整个人都看透。

我又说,“MY公司转过来的那一百八十万,我已经用了,不信你可以去查交易明细。”

那笔钱,早被林悦蓝转空了。

许久,他声音里带着化不开的怒气,又掺着失望,“你让我相信你,我就信你。现在,你是在告诉我,我信错你了,是吗?”

信错我了。

四个字在我的心里打转。

我忽略鼻腔的酸意,笑了一下,“是,该信的时候你不信,不该信的时候,你偏偏信了。”

他松了松领带,自嘲地勾了勾唇角,“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因为我恨你啊!恨你一次次的抛下我,恨你带着私生子登堂入室,恨你在我失去孩子的时候还是那样纵容她!”

我说出早已准备好的措辞,但说到最后,我才发现,我似乎是真的恨他的。

那个孩子,成了我心里解不开的结。

他高大的身躯似乎晃了一下,冷静地问,“还有呢?一次性说完。”

“没了。”

“没了?”他下颚紧绷,“我还以为,你是为了帮周子昀。”

我仰头看他,“和他没关系。”

我不想把其他的人牵扯进来。

他钳住我的下颌,冷冽的逼问,“是么,MY公司用我们设计图上的新品,办新品发布会的第二天,就出面帮周氏拿下了一个大项目,你还要维护他?”

我有些愕然,想辩解,又不知从何辩解。

他将我抵在墙上,一字一顿的jing告,“宁希,我接受你恨我,但是,我绝对不会容许你喜欢上周子昀。”

我顿时冒火,推开他,“我喜不喜欢他,轮不到你来管!”

“你这辈子就算是恨透了我,也只能是我的,你最好认清楚这个事实。”他的语气中皆是狠意。

如果说,他前两天的行为,给了我一种他对我有感情的错觉。

那现在,也让我清醒的知道,他对我,有的只是占有欲。

我没有吓到,反而嘲讽一笑,“程总,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是一个人,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你的玩物!更不是当你未来婚姻无趣时,用来消遣的对象!我想喜欢谁,是我的自由。”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我,“如果知道了你的曾经的身份,有几个男人敢娶你?”

是,他说的没错。

不过,我也根本没有想过开始新的感情。

我的感情,都在他身上耗尽了。

“我敢。”

办公室的门骤然被人推开,一道温凉的声音闯入。

我脑袋有霎时的空白,往门口看去,看见周子昀,他还朝我微微笑了一下。

我的心不由提了起来,下意识的朝程锦时看去。

程锦时的脸色沉得要命,那双眸子鹰隼似的落在周子昀的身上,“周子昀,真是看不出,你对我的女人这么感兴趣。”

周子昀穿着套浅色的西装,很是温润,但此时和程锦时站在一起,也没有退缩的意思。

他抓着我的手腕,对程锦时宣告,“小希已经和你离婚了,她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但我会努力的。”

程锦时冷笑着开口,“努力?不管你怎么努力,她的心里,只会有我一个人。”

我瞥向他,还未说话,周子昀接过话茬,“可是你辜负了她,她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而我,一定会想方设法去缝合,让她重新拥有爱一个人的能力。”

说到后面,他眸光温柔的朝我看过来。

我有些发怔,没有想到,周子昀明白我的。

现在的我,千疮百孔,已经没有了去爱的能力。

程锦时面沉如水,但目光一点点的黯淡下去,薄唇轻启,“小希,我也可以弥补你的。”

我的心陡然塌了一块,手腕被周子昀晃了一下,我清醒过来,似笑非笑,“你可以弥补,但我,也可以不接受。”

我摸不透他的心思,既然已经要进入一段新的感情了,又何必来给我希望。

无论他对我的好是真是假,都应该趁现在做个了断。

与其说是断了他的念想,不如说是断了我自己的。

这种忽近忽远的关系,不是我能玩得转的。

程锦时修长的手指缓缓攥紧,脸上看不出情绪,“你想清楚了?”

我垂下眸子,淡淡道:“对,早就想清楚了。”

“程总,设计图的事情,不管东宸是想要私下解决还是走法律程序,我们周氏都会奉陪到底。没别的事,我们就先走了。”

周子昀三言两语,把事情揽了过去。

我连忙出声,“这是我的事情,你别……”

东宸和周氏虽然竞争了许多年,但那都是东宸不刻意为难的情况下。

若是惹急了程锦时,周氏不一定能承受后果。

他认真道:“我不希望你一个人面对这些。”

我微微发愣。

这好像是第一次,有男人和我说这样的话,多少都会有些触动。

还未回过神来,他已经拉着我的手腕,走出程锦时的办公室。

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猝不及防地对上男人深沉的目光,含了太多复杂的东西。

有狠意、有无奈、有怒气,还有……一种叫做舍不得的情绪,可能是我的幻觉。

我收回视线,只觉得如芒在背。

直到走到前方转角,这种感觉才消失。

但是,我并没有感觉到轻松。

在进入电梯的时候,隐约传来东西破摔的清脆声响。

“你还好吗?”

电梯里,周子昀温声问我。

我看着电梯内不断跳跃的楼层数字,“嗯,还好。”

我没有忘记苏珊珊打的那通电话,拿出手机给她发了条短信过去:如你所愿,也希望你言而有信,否则,我手里有你威胁我的证据。

按下发送键,我才有种事情真正告一段落的感觉。

周子昀的车停在东宸大厦的地下停车场,我本来不打算让他送,但想到程锦时告诉我的事情,心里有个疑惑,就和他一起上了车。

我系上安全带,舔了舔唇,随意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来东宸了?”

他打着方向盘驶出停车位,扬了扬眉,“你昨晚在车上和我那么说的时候,我就猜到了。”

我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昨晚和他说了什么。

没想到他心思这么细腻。

不知怎么,我觉得胸口闷得慌,降下车窗,“其实你也不用帮我的,免得牵连到周氏。”

他无所谓的笑了下,“你多虑了,在别人看来,这件事本就和周氏有脱不开的关系。”

我微怔,顺势试探道:“听他们说,在设计图泄露后,MY帮周氏拿到了一个大项目?”

我想告诉自己是巧合,但哪有这么巧的巧合。

所以,在程锦时告诉我的时候,我才哑口无言。

周子昀连犹豫都没有,颇有些抱歉的解释道:“这件事确实是个意外,周氏在一个和MY长期合作的项目上,让了一成利润出去,MY才帮这个忙的,谁知道,和设计图泄露的事情撞上了,才让人误会。”

我若有所思的点头,他又道:“对不起,是我没考虑周全,当初不应该同意你去东宸集团常驻,否则也不会让人钻了空子,趁机诬陷你。”

我摇了摇头,“没事,既然有人想要设计我,那么躲也躲不开。”

他笑着否认,有些无奈,“对方不一定是针对你,也许是冲着周氏,得罪了东宸,周氏的处境会艰难许多。”

他这么说,不由打消了我心里对他的疑虑。

确实,只要周子昀足够清醒,就不会用这种卑劣又直接的手段,和东宸作对。

对方的计划太缜密,就连我泄露设计图的动机,都替我准备好了。

可是,到现在,我不仅不知道背后的人是谁,就连到底是冲着我来的,还是冲着周氏来的,都弄不清。

不过,我没料到,不久后,就会有人把答案送我到眼前。

“在想什么?”

周子昀出声唤回我的思绪。

我看向窗外,“没有,就是突然想到我外公了,想去看看他。”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我有一阵子没去过疗养院了。

“听雪珂说你外公转去疗养院了,在哪个疗养院?”他问。

我下意识回答,“安山疗养院。”

我话音刚落,他打着方向盘在十字路口右转,是去疗养院的方向。

我明白他是想送我过去,也没拒绝,“谢谢你。”

他不满意的蹙眉,“小希,我不喜欢你总是和我说谢谢,这样太生分了。”

我笑了笑,“好吧,我以后尽量少说。”

他斜眼看我,“不是少说,是不说。”

我微愣。

我能看出他对我的上心,但是无法给出他想要的回应。

到疗养院后,我下车后,俯身在窗户和他说道:“周总,你去忙你的事情吧,不用等我,我陪完外公就自己打车回去。”

他答应下来,“好。”

我走进疗养院,先去负责外公的医生办公室,询问了近期的恢复情况,才去外公的病房。

我之前给外公转疗养院的时候,考虑了很久,还是办理了单人病房。

费用的确是比普通病房贵很多,但这样外公住起来更舒心,医生说对病情康复也有利。

我走进去的时候,护工在给外公按摩身体。

护工看见我进来,笑道:“来得不巧,你外公刚刚睡着。”

“没事儿,我就在这儿等他老人家醒过来,陪他说说话。”

我走到病床旁,看见外公脸色比前一阵好了许多,心情也跟着好了一点。

护工站起来,弯腰给外公掖好被子,“你外公福气好,有你这么孝顺的孙女。”

我看向她,浅浅一笑,“谢谢你们费心照顾我外公,辛苦了。”

“嗨,这都是应该的,那你陪你外公吧,我先出去了。”

她走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外公睡得不久,约莫一个来钟,就醒了过来。

他双眼有些浑浊,但值得庆幸的是,他是清醒的,能认出我。

我端着水喂外公喝,刚好到了晚饭的时间,又去疗养院的食堂打了饭回来,一口一口的喂外公吃。

外公意识虽然清醒,但说话有些费力,“你,最近……工作忙吧?”

我点点头,笑着说,“是啊,所以这段时间都没能来看您,您不会怪我吧?”

他枯瘦的手覆在我的手背上,眼里泛着泪光,“不……不怪,外公怎么……怎么舍得怪你?”

才说了这么一会儿话,外公的口水就控制不住的顺着嘴角往外流。

我心里所有的酸涩在一瞬间崩塌,但不想让他担心,一边抽纸巾帮他擦着口水,一边打趣着说,“那就好,我还担心我这么久没来,您会生我气,不想和我说话呢!”

我陪外公说了很久的话,逗得他难得的露出了笑意。

一直到天色发暗,护士来提醒我,我才离开了疗养院。

令我诧异的是,我刚走出疗养院的大门,站在路边准备打车,一辆奥迪就停在了我的身前。

周子昀松了口气,“光顾着处理邮件了,差点没看见你出来。”

我瞪大眼睛,“你,你不会一直在这里等着吧?”

我在疗养院少说呆了三个多钟。

他脸上满是笑意,“这里太偏了,你今天情绪应该也不太好,我不太放心你一个人回去,快上车吧。”

我怔了怔,脑子里浮现的,竟是程锦时前天把我一个人丢在海岛的事。

与此刻的周子昀一对比,我愈发觉得可笑。

我拉开车门上车,系上安全带,“谢谢你啊,时间也不早了,我请你吃饭吧?”

他严肃的收了笑意,“下午不是才说过,不说谢谢吗?”

我顿时失笑,“抱歉,习惯了。”

“看在你要请我吃饭的份上,原谅你一次。”他勾了勾唇,大方道。

疗养院为了给病人和老人家一个好的休养环境,位置选得确实比较偏僻,我们到市区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八点了。

我看着道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询问他的口味,“你喜欢吃什么菜?西餐,还是中餐?”

“等等你就知道了。”

说着,他把车停在了路边,“你等我一下。”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推开车门下车,往一家甜品店走去。

这个场景,貌似也似曾相识。

“喏,芒果味的蛋糕,你应该喜欢吧?”

没几分钟,周子昀上车,把一个甜品盒递给我。

我接过甜品盒,纳闷的问,“我们不是要去吃饭吗?”

他笑了笑,“我去你家做饭给你吃吧。你胃不好,先吃点东西垫垫。”

“可以啊,不过还是我做吧!”

我想着家里还有菜,而且他又在疗养院外面等了我那么久,就没拒绝。

他见我坚持,无奈道:“行吧。”又指了指我手里的甜品盒,“赶紧吃,别一会儿饿得胃疼。”

我笑着点头,心里却是百般滋味。

记得程锦时有一次也是在路边停车,去买了一份蛋糕,是带回家给宋佳敏的。

至今,我还能记得,那个蛋糕,是草莓味的。

我摇了摇头,想把这个男人赶出我的脑海。

吃着芒果蛋糕,试图用舌尖的甜味,压下心底难以克制的苦涩。

回到我家,吃完饭,手表上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十点。

我送周子昀到电梯口,“对不起,今天时间比较仓促,没能好好招待你,下次我提前准备,多买一些菜。”

他直勾勾的盯着我,盯得我都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了,他才认真地说,“你心里应该知道,我只是想和你和你一起在家吃饭而已,今晚的菜,我很喜欢。”

他别有深意。

我不善于应付这种情况,踌躇道:“周总,你也知道,我不会考虑……”

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他像是拿我没办法,出声堵住我剩下的话,“行了,是我太心急了。还有,以后不在公司的时候,别叫我周总了。”

我抬头,“啊?”

“可以叫我子昀,叫什么都行,反正别叫我周总。”

他说完,电梯正好来了,他像是怕我拒绝,连忙进去,说道:“快回去吧,我走了。”

我晚上躺在床上,回想今晚发生的事,甚至怀疑,自己的心是不是已经死了。

死在了那个人身上。

其他人怎么对我,我都只会感动,很难产生半点感情。

——

我回到了周氏上班,东宸那边却迟迟没有动静,像是忘了设计图泄露的事情一样。

不过,也可能是像林芷之前所说的那样,东宸集团只是需要有个人做替罪羊,让他们对苏氏有个交代而已。

其他的,他们也许根本不看在眼里。

但是,不代表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这天中午,我刚吃完中饭回到办公司,同事蒋子玉便朝我跑过来,小声神神秘秘地说道:“宁助理宁助理,周总好像因为你,和董事长在办公室吵起来了。”

董事长?

我知道董事长是周子昀的父亲,但周氏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周子昀说了算,董事长极少插手,只有年度会议或者股东大会会来公司,我还没有见过他。

我懵了下,抓住关键词,“因为我?”

她拼命点头,“对,刚刚你们都去吃饭的时候,董事长突然来公司了,怒气腾腾的进了周总办公室,气得都摔杯子了。”

我追问,“知道是在说什么事吗?”

“说什么泄露,反正好像和东宸集团也有关系。我位置离得远,后来董事长秘书把门关上,我就听不清了。”她皱着眉头仔细回想。

我抿了抿唇,“好的,我知道了,下午请你喝奶茶。”

她笑眯眯的点头,“那你自己小心一点哦。”

我走到自己的工位坐下,就和周子昀的办公室隔了一道门,确实能听见里面的争执声,隐隐约约又提起了我的名字。

过了约莫二十分钟,办公室的门打开,董事长秘书从里面出来,面无表情的对着我道:“宁助理,董事长让你进去。”

“好的。”

我的心不自觉悬了起来,起身走进去。

周子昀一脸怒色,声音拔高,“爸,我说了,那件事和她没关系!”

我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生气。

董事长坐在沙发上,直接无视周子昀的话,脸色黑沉沉的,眸光犀利的扫过来,“宁希是吧?你被开除了,下午去财务部把工资结算了。”

我并不意外,也没有犹豫,“好的。”

周子昀把我拉到他的身后,出声维护,“周董,就算开除了宁希,也没有人会相信,设计图泄露的事情与周氏无关。”

他的这番说辞,让我确定了,他们是在因为东宸集团设计图的事情吵架。

尽管周氏明面上已经很难和这件事情撇清关系了,但是,董事长应该还是想要尽最大可能,缓和与东宸集团的关系。

开除我,这是最简单明了体现周氏态度的方式。

否则,我留在周氏,别人会更加确定,这件事就是周氏让我做的。

周董事长冷哼一声,“那也不能留下她!一个盗取公司机密的人,留在我们周氏也是祸害!”

周子昀还想据理力争的时候,我从他身后站了出来,不卑不亢的表态,“周董,我今天就办理离职手续。”

“算你识趣!”

周董站起来,甩了下袖子,愤怒的走了。

周子昀皱着眉头,不解地问我,“你为什么这样就答应他了?我再争取下,说不定可以留下你,大不了,我和你一起走。”

我只当他是在开玩笑,“周董不提,我过些日子也会递交辞职报告的。”

这是真心话。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对你造成困扰了?”

他思索着问道,脸上有显而易见的难过。

我微微一笑,“不是的,和你没关系,从我决定去东宸集团,承认设计图事件的时候,就想好要辞职了。”

一直拖到现在,是担心东宸那边会有什么动作。

倘若有什么,我也可以和周子昀一起面对,而不是把烂摊子直接甩给他。

不过现在看来,东宸集团没想计较这件事了。

这些想法我没说出来,但周子昀好像明白了,他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目光紧紧地看着我,“对不起,是我没能力护着你,还让你处处替我考虑。”

我轻轻摇头,“和你没关系。而且,这样也正好给了我一个理由,让我可以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一个有过盗取机密前科的人,不管去哪个公司,都已经没了做高管助理的可能性。

圈子就这么大,一打听,什么都能知道。

另谋出路,是我唯一的选择。

周子昀拉着我去沙发坐下,又倒了杯水给我,温声询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了?”

我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嗯,我想继续学珠宝设计,我的大学教授准备让他的一个朋友收我做徒弟。”

我也是前些天,和大学教授打电话,和他说了想继续学设计的想法,才暂时定下了这件事。

他说等他朋友从法国出差回来,就介绍我们认识。

不过他那个朋友性格孤僻,能不能成还不一定。

他诧异地看着我,“学珠宝设计?我记得你的个人简历上,大学专业是工商管理啊!”

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也不瞒他,“我大学前两年念的是珠宝设计,但我爸一直觉得国内的设计专业不成熟,说我学了也没用,于是没经过我同意,就动用关系把我的专业给转了。”

说起来,我当时是很生气的,宁振峰从来没有给过我真正的父爱,却插手我的人生。

周子昀抬手,理了理我的刘海,声音温柔,“你以后想做什么,就放心去做,不管如何,我都支持。”

我心里暖暖的,“好。”

下午,我没花多少时间,就办理好了离职手续。

踩着下班的点离开公司,下公交后,先去菜市场买了一些生鲜果蔬。

准备给自己好好做一顿饭,也算是迎接新的开始。

水晶虾仁、番茄炒鸡蛋、冬瓜排骨汤。

回到家折腾了半天,我吃着自己做好的两菜一汤,味同嚼蜡。

明明是随便买的菜,结果又全是程锦时喜欢吃的。

这个男人,还真是刻在了我的骨髓里。

与此同时,手机屏幕弹出一条新闻。

——东宸集团掌权人程锦时,将与苏氏集团唯一继承人联姻,商界两大龙头企业强强联合。

看完这条新闻,再看看餐桌上的菜,我更觉得讽刺无比。

晚上洗完澡,我又开了一瓶红酒,喝着酒,窝在沙发里看电影。

“砰砰砰——”

喝到微醺时,我听见有人在敲我的家门。

我不想动弹,但不知想到什么,心中一紧,把酒杯放下,光着脚就迫不及待的去开门。

外面空空荡荡的,连人影都没有。

我的心,也空空荡荡的。

“你到底在期待什么?他已经有未婚妻了。”

我关上家门,嗤笑一声,自言自语。

我又光着脚走回沙发上,试图用酒精驱散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知不觉,把自己给喝醉了,连房间都懒得回,躺在沙发上就睡了。

不知到过了多久,似乎有人走进了我家,把我从沙发抱到床上,又帮我盖上被子。

是谁……

我努力想要挣开眼睛,但涣散的意识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动作。

迷迷糊糊间,一双微凉的唇落在了我的额头上,“晚安。”

次日,日上三竿,我茫然的从床上坐起来,晃了晃脑袋,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回房间的。

我爬起来,头重脚轻的去外面找手机,却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

又是那个匿名号码!

三个小时前发来的。

我一瞬间清醒了过来,看着短信内容,【程锦时娶了苏珊珊,你的孩子要有后妈了。】

我懵了。

这什么跟什么?

孩子,我唯一的孩子,已经在别人的算计下,没了。

我皱起眉心,回他,【什么意思?】

等了许久,对方再也没有回复我。

我满肚子的疑惑,得不到解答。

我用昨晚剩下的米饭炒了鸡蛋饭,又把没喝完的汤热了热,简单应付了中饭。

想着大学教授准备把我介绍给他朋友做徒弟的事情,我吃完饭也没闲着,捡起了自己有一阵子没碰的画笔,想要找回感觉。

大学转了专业后,我只要有时间,还是会把自己的一些灵感记下来,时间充裕时,还会画出设计图。

和专业的设计师肯定比不上,但也不至于生疏。

连着五天,除了买东西,去疗养院看外公,我都呆在家里。

周子昀倒是来看过我两次,不过他很忙,说几句话就走了。

“叮咚——”

我刚换好衣服,准备出门去买晚上的菜,家门就响了起来。

我以为又是周子昀,直接打开了家门,“你……”

“您好,请问是宁希吗?”

我点点头,快递员把一个信封袋递给我,“您的快递。”

“好的,谢谢。”

我不知道是什么,寄件人我也不认识,但看见收件人的的确确是我的名字,便收了下来。

快递员走后,我一边换鞋子一边撕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东西,是一个U盘,我把U盘插上笔记本,看清后,一股怒火在我脑海里轰然炸开。

是证据。

设计图泄露的证据。

......

全章节目录

标签:虐恋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