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叫什么名 宁希程锦时小说名字在线阅读

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叫什么名 宁希程锦时小说名字在线阅读

资讯 秩名 2020-07-02 阅读(222)

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叫什么名?宁希程锦时小说名字是撩心甜妻嫁进门,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讲述的是宁希和程锦时结婚之前就说好,不谈情只谈钱,她只要在外人面前扮演好一个妻子的角色就可以了。宁希也的确这么做的,忍了四年,她实在忍不下去了,无论她付出多少,都比不上那个曾经背叛过他的女人。

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叫什么名全文阅读

>>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叫什么名全文阅读<<

程锦时宁希宋佳敏的小说叫什么名精彩章节导读

哪怕早知道是宁振峰做的,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这个录音了,我心中还是隐隐难受。

他是我的爸爸啊,饶是再没有感情,也该有断不开的血缘亲情啊,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每一次回顾这件事,都让我深深的怀疑,宁振峰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我甚至有些期盼,哪天,他能告诉我,其实他不是我的生父。

也许这样,我心里反而能好受一些,对父爱,仍然可以心存期盼。

“宁希!把录音删掉!!”

苏珊珊一声怒意达到顶峰的声音,唤回我的思绪,我刚回过神来,她已经扑过来,直接把手机抢走了。

她手指慌乱的在我的手机屏幕上一阵点击,八成是在删录音,我可有可无的扬了下唇角,颇为冷淡的看着她。

删除后,她把手机扔到地板上,如同碰过什么脏东西一样的拍了拍手,得意的扬唇,“宁希,我真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这就是你的证据对吗?可惜,没了。”

我忽然笑出了声音,“苏珊珊,你是不是不知道,有种操作叫备份?”

我已经知道了她的不择手段,在把录音播放出来之前,就趁机上传到了网盘。

“你!你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居然敢耍我?”

话落,她踩着红色的高跟鞋再次朝我扑来,抓住我的衣襟,面容扭曲道:“你给我删掉,马上删掉!”

我睨着她,冷冷吐出两个字,“做梦。”

她眸光狠辣的盯着我,像是发了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巨大的力气,骤然把我推倒在地,一手掐住我的脖子,一手撕扯着我的头发,“我告诉你,你别想把我怎么样,我爸妈要是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

我的尾椎骨生生磕在地板上,疼得我眼泪都不由往外冒,头皮发麻,呼吸也有几分苦难。

我当然不可能任由她这样,抬脚便朝她踹去,吼道:“你快松开我!”

“你把录音备份删掉!否则我们谁也别想好过!”

她恶狠狠的低声警告,更是腾出一只手,扇上我的脸颊,做了精致美甲的指甲,刮过我的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我从来不知道,做了坏事还能这样的理直气壮!

她大有鱼死网破的架势,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妥协般的开口道:“行,我删,你如果不放心,我还可以告诉你,我把备份存在哪里,你可以亲自去删。”

她手上动作没有放轻,但是弯下腰来,“说,存在哪里?”

我趁她不防,同样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在她吃痛松开我的同时,一把将她也掼倒在地面,“苏珊珊你别异想天开了,我不会在你手上吃亏一次又一次。”

她额头磕在茶几上,嚯开了一个口子,血顿时冒了出来,加上之前的巴掌印,颇有几分被欺负了的样子。

下一秒,她余光瞥了眼我的身后,忽然换了副表情,半趴在地毯上,捂住额头,泪水直往外涌,“我都说了,我不计较你之前打我的事情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这里没别人,你就别演戏……”

我话未说完,一股力道猛然覆上我的手臂,硬生生把我从地面上拽出来,我心中一顿,一回头,就见到阴沉着脸的程锦时。

还有脸色铁青的苏母,她冲到苏珊珊身旁,蹲下去,心疼又焦急的开口,“哎呦我的宝贝,你这是怎么了,快起来,让妈妈看看。”

苏珊珊顺势坐在沙发上,呜咽着抱住苏母,控诉道:“妈,她打我……因为上次的事情,你不是放话不让那些公司和宁氏合作吗,她以为是我的做的,刚才冲进来就打我!”

我冷眼看着她颠倒黑白,讥嘲道:“苏大小姐,演艺圈真欠你一个最佳演技奖,死人都能让你演活了!难道,还要我再把录音放出来一遍吗?”

苏母皱了皱眉,神色不善的瞪向我,“什么录音?”

“妈,我……”

苏珊珊抚了抚额头,刚说出口,便忽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苏母霎时间慌了神,“叫救护车!叫救护车……”

程锦时神色一敛,大步走过去抱起苏珊珊,“苏夫人,我送你们去医院。”

“好,好……”苏母连声答应,跟着程锦时往办公室外走去,经过我身边时,还不忘使出吃奶的力气扇我一耳光,疾言厉色道:“要是珊儿有个好歹,我绝不放过你!”

我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神色恍惚的看着他们走远。

我强装作没看见外面围观的员工的目光,捡起地板上的手机,忍着尾椎骨的疼痛,一步一步走去,回到总裁办的楼层,去洗手间。

站在镜子前,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头发凌乱,脸颊溢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狼狈不堪。

我眼眶湿了又湿,努力的忍着,让自己不哭出来。

果然,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就连早上,还在和我说着重新在一起的男人,也没有任何犹豫,抱起那个差点毁了我一生的女人就走了。

宁希,你只有你自己,没人会疼你。

我打开水龙头,掬起一捧清水,泼在脸上,忍着疼痛,洗干净脸上的血迹,又整理好头发,才举步走出去。

手机铃声响起,看见是程锦时的来电,这是把苏珊珊送到医院了,所以要来质问我了吗?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酸楚又爬上心间,我接通电话,“程总。”

他沉着声音,分辨不出情绪,“在公司等我回去。”

哦,电话里的质问可能不够,当面比较能体现他的怒火。

我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工位。

直到窗外夜幕降临,偌大的总裁办只剩下我一个人,寂静得让人心底发毛,手表上的秒针一下又一下的跳动,时针指向九点。

胃部传来隐隐的疼痛,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吃晚饭。

拿出手机想叫外卖,又实在没有胃口,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来。

我给程锦时打电话,想问他到底还回不回来,却是关机了。

想必,是不会再回公司了吧。

我走到窗户边,将流光溢彩的城市尽收眼底,越是看着这个热闹的世界,越是觉得悲凉。

人人都有所期盼的,所能倚靠的,唯独我没有。

妈妈,我有点想你。

还有,我那个未曾能够看一眼这个世间的孩子。

我有时候常常在想,如果孩子顺利出生了,我的生活是不是就有一点盼头了。

蓦地,眼泪再也无法抑制,滚落而出……

“宁希,来我办公室。”

身后忽然响起程锦时醇厚的声音。

我心中一跳,慌乱的擦干净眼泪,转身跟在他的后面,走进办公室。

他在沙发前伫足,旋身,居高临下的凝视着我,“疼吗?”

他身上带着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我不自觉退后半步,“什么?”

“这里,疼不疼?”

他伸手碰了碰我脸颊上的伤口,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从休息间拎了个医药箱出来,抓住我的手腕,让我坐在沙发上,“怎么不知道擦药?”

说着,他取出棉签,蘸上消毒水,想要给我擦拭伤口。

我下意识避开,“程总,不用了。”

他动作僵了僵,薄唇紧抿,“那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免得留疤了。”

我只觉得有些好笑,“你有什么就直接说吧,说完,我要回家休息了。”

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他抱着苏珊珊走了,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我,现在,又何必这样关心。

他坐在沙发上,从烟盒里抵出一根烟,打火机在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旋转,却没有点火的意思,“刚才在医院,苏珊珊把下午的事情都说了。”

我淡淡的出声,“所以呢?”

所以,他又信别人了是吗?

他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看向我,声音极淡,“我想听你说。”

原来还给我留了辩解的机会,真是难得。

我打开录音,把手机丢在茶几上,一直到播完,我才说道:“就是这样,我那晚差点被强.奸,是她在背后算计。”

他眉心微蹙,神色不由发冷,沉思道:“宁希,这个录音你从哪里来的?”

我看见他神情的变化,眼眶有些酸,不由反问,“这重要吗?”

他点燃手中的香烟,嗓音低沉,“苏珊珊平日里的确骄纵任性,但她应该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我瞬间明白他的意思了。

他怀疑这个录音是假的。

对,倘若光凭这个录音,确实让人不太相信,因为苏珊珊给人的感觉就是嚣张跋扈,但毫无城府,什么情绪都摆在明面上的大小姐,不可能会一声不响做出这样狠毒的事。

可是,我在宁家,亲耳听见过宁振峰和她打电话。

我看了眼窗外,可有可无的勾了下唇角,“所以,你觉得这个录音,是我造假,故意污蔑她对吗?”

他吸着烟,也没有回答,忽然探手到茶几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我的手机。

我怔了怔,还没想到他到底要做什么,他把手机就递了回来,吞云吐雾道:“不管是不是真的,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我愣神,再看自己的网盘,录音已经被他删除了。

我哪怕猜到了他会不相信我,也对他根本没有防备,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他会用这样的方式维护苏珊珊。

我扬手就甩在他的脸上,因为激动,双唇都不由颤抖,脱口而出,“程锦时,我恨你!”

我恨你,一次又一次,站在我的对立面。

我更恨你,早上才给了我希望,此刻又不留情的把我摔在地面。

他没有发怒,只是抓住我来不及收回的手腕,大拇指在我的腕骨上轻轻摩挲,像是在斟酌什么,嗓音冷冽的开口,“你记不记得,那晚在东方酒店,你扯着我的裤腿求我救你的时候,说过什么?”

我皱起眉头,“什么?”

他道:“你说,让我救你,你一定会报答我的。”

我的心,瞬时间跌落到了谷底,心尖都跟着颤动。

我用力想要抽回手腕,却只是无用功,仰头把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憋回去,“所以,你想让我放过苏珊珊,以此来报答你。”

我说的是肯定句,不是问句。

心里只觉得格外苍凉,说不定,就连早上对我说的那番话,其实都是别有用意的。

“宁希,现在还没到和苏家撕破脸的时候。”他另一只手理了理我的头发,动作竟有些说不出的温柔。

我没有再躲避,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好,我可以答应你,那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吧。”

他可能没想到我会答应的这样快,双眸探究的盯着我,“你说。”

“让我回周氏。”

我说出的这句话,让气氛在瞬间凝固,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一点一点变沉,像是在极力隐忍。

我看见这样的他,心中渐渐没了底气。

他收回视线,微微弯腰,手肘撑在膝盖上,沉思了许久,“好。”

好……

不知为何,明明是我提出的要求,但是听见他就这样答应了,我心里反而有些失落。

他和周氏合作,又费心的忽悠我签了那份协议,让我不得不来东宸上班。

不管我怎么拒绝,他都无动于衷。

现在呢,为了苏珊珊,就这样同意我回周氏了。

我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既然谈好了,那我走了。”

话落,我利落的站起来。

“我答应你,但有一个前提。”他姿势不变,修长的双手交握,低着头,我看不见他的神色。

我脚步一顿,“什么。”

他又点了一根烟,烟雾缭绕,“不许和周子昀有暧.昧关系。”

我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冷笑,“程锦时,你别当我还是四五年前的那个宁希,会毫无原则的答应你任何要求。”

说完这句话,我再不去等他的回应,踏出办公室,自己收拾东西回家。

在转身的那一刻,唇角冷笑的弧度都无法维持,心脏像是被人扯着一样的疼。

曾经,我视他为神祗,他说东,我不会往西,他说一,我不会说二。

甚至,就算他不说,我都会费尽心思的猜他的想法。

现在我不想了。

我其实对周子昀没有任何想法,而且我很清楚,自己已经不再对爱情有什么期盼了,又何必耽误周子昀的时间。

可是,由他提出这个要求,我觉得分外可笑。

回到家,我的胃更加难受,用电饭煲煮上了虾仁粥,我就进浴室洗澡。

洗完澡,粥也正好熟了,热腾腾的粥,软糯鲜美。

我吃着吃着,胃部陡然间一阵翻涌,我踉跄的跑进洗手间,吐得一塌糊涂,胃部更是绞痛。

反复了好几次,我吃药也没用,刚咽下喉咙,就连胆汁都一并吐出来了。

我根本不敢出洗手间,弓着身体蹲在地上,双手死死按压着胃部,胸.前冷汗涔涔,自己的脸色更是苍白如雪。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放在外面餐桌上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我难受得根本不想动,铃声却一直不休不止的,大有我不接电话,就一直打下去的架势。

我撑着墙壁站起来,双.腿发虚的走出去接电话,是周子昀的。

他语气中带着笑意,很是松快,“小希,明晚海岸广场有烟花晚会,我们一起去看吧?”

我直接蹲在地上,以此来试图缓解胃部的疼痛,抿着唇开口,“周,周总,你不必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的。”

“我不觉得是在浪费……”他忽然顿了顿,像是察觉出什么,“你怎么了?声音听着怎么这么虚弱,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本想否认,但是想到明天就要回周氏上班,以为我现在的状况,估计明天要请假了,还不如现在提前和他说一声。

于是,我只好实话实说,“是有点。对了,明天开始我不用在东宸上班了,不过,我想先和你请一天假,后天再回周氏,可以吗?”

“哪里不舒服?”他省略了我的问题,担忧地问道。

我揉着胃部,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一些,“胃疼,没什么大事,老毛病了。”

“你在家别乱跑。”

他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我皱了皱眉,还没想什么又是一阵反胃,来不及跑去洗手间,抱着一旁的垃圾桶就吐了起来。

可能是人在生病的时候格外脆弱,容易乱想,我脑海中没由来的冒出一个念头,我一个独居女人,就算死在这了,估计都没人知道。

想想,还真有点可悲。

刚想完这个,门铃骤然打破一室的寂静。

想起前一阵宋阳找到我家的事,我一时间连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迟疑了一会儿没去开门,手机又响了起来。

还是周子昀的电话,他说,“你还好吧?我在你家门口。”

我怔了怔,没想到他会过来。

走过去打开家门,周子昀脸色凝重的跨进来,擦掉我鼻尖沁出的冷汗,眉心紧拧,“怎么病成这样了,还和我说没大事?我要是不过来,你就打算一个人硬扛么。”

我低下头还没说什么,他当下便决定带我去医院,一晚上,又是急诊又是做检查又是办理住院,都是他在忙前忙后。

都忙完,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我躺在病床上,看着他疲惫的样子,开口道:“今晚谢谢你啊,医院有护士,你快回家休息吧。”

他温润的笑了笑,坐在我的病床旁,抬眸看了眼点滴,柔声道:“你快睡吧,我帮你看着药水,不然打完了会回血。”

我莫名的眼眶有些发热,胃病确实是我的老毛病了,和程锦时在一起的时候,也犯过好几次。

只是,这是第一次,有人陪在我身边,让我不用担心任何。

我幻想过无数次,程锦时有天也会这样对待我,可最后,做到的竟然是周子昀。

无论我怎么说,他不肯回去,执意要守在我身边,我犟不过他,最后眼皮厚重得不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他又早早的出去买了早餐回来,眼底下是显而易见的两团青黑。

我吃着早餐,有些内疚,“周总,趁着时间还早,你快回去睡一觉吧,我已经好多了,下午估计就能出院。”

他心疼的看着我,“我就在这陪着你。对了,昨晚因为是急诊,只做了简单的检查,医生说建议再补做个胃镜。”

我下意识摇了摇头,“不用不用,我去年刚做过的。”

做胃镜实在麻烦,又难受。

他像是看穿我的想法,不由笑了,知道了我去年刚做过,也就没再勉强。

他一整天都没去上班,下午帮我办了出院,送我回家后,又出去买了不少菜回来,说要帮我养养胃。

而且,还让我这一周都在家好好休息,不用急着去上班。

我是闲人一个,但他还是很忙,只是每天晚上都一定会来我家,做饭做菜给我吃,又把第二天中午的菜提前洗好切好,我直接下锅炒就行了。

通过这件事,我才发现,他其实也挺强势的,只不过,都是为了我好。

我有时候在想,若不是我已经爱上了程锦时,面对周子昀这样好的男人,是不是早就缴械投降了。

下周一,我神清气爽的出门,去周氏集团上班。

“宁希,我们谈谈。”

谁料,中午,我刚下楼准备去吃饭,就看见苏母站在一辆劳斯莱斯旁,沉着脸,态度强硬地对我说道。

说起来挺微妙的,我很讨厌苏珊珊,但是,却对一味纵容她的苏母反感不起来。

她提出要和我谈谈,我连想都没有想,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她叫我上车,去了家高档咖啡厅,悠扬的钢琴曲在偌大的咖啡厅回旋,声声入耳。

她对服务生道:“一杯蓝山。”

“我也一样。”我说。

服务生走后,她姿态优雅的端坐着,只是没有了上次宴会时的温柔,全然冷着脸,开门见山道:“我想,你应该清楚我要和你谈什么。”

我愣了下,“大致清楚。”

无非就是苏珊珊前些天受伤,她来替女儿打抱不平吧。

她脸上几乎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和林芷比起来,还要年轻一些,此刻,目光有些许凌厉,“我希望你离开南城。”

什么?

我震惊的看向她,反问,“离开南城?”

她纤细的手指从包里抽出一张支票,轻飘飘的放在桌面上,推到我这边,不容置喙,“对,离开,这笔钱就全部是你的了。”

我目光瞥向那张支票,看见一个三开头的数字,以及一长串的零。

真没想到,电视剧和小说里的这样狗血情节,有朝一日会在我的身上上演。

比电视剧还要狗血,女主家都是男主父母拿钱让女主滚蛋,而轮到我,居然是有可能成为男主岳母的人,拿钱让我滚。

我觉得万分可笑,“凭什么?”

又一次问出了这三个字。

凭什么,无论什么时候,退步的人都是我。

与此同时,服务生把咖啡端了过来,放在我们各自的面前,“请慢用。”

苏母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眼神不屑,“嫌少是吗?这个好说,你报个数,我应该能满足你。”

我双手放在腿上,揉捏着衣服,指甲边缘都泛着白,平静的开口,“苏夫人,我问的是,凭什么让我离开?凭你们苏家财大气粗,就可以不讲理了吗?”

她骤然把咖啡杯放在桌子上,脸色更加难看,“讲理?我们家珊珊被你打伤了,昨天才出院,我要是不讲理的话,现在就找人把你直接扔出南城!”

呵,看来苏珊珊又在她面前演了一场好戏。

“我不知道苏珊珊是怎么和您说的,但是我打她,是因为她设计我,害得我差点被人强.奸,而且也是她先动的手。”我实话实话。

苏母没有一丝意外,反而讥嘲的笑了一下,“我倒是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的,谎话竟然张口就来。珊珊已经和我说了,你在外面搔首弄姿,被男人看上,差点失了身,还不知道从哪儿做了份假录音,想要诬陷珊珊,让锦时误会她。”

我瞪大眼睛,惊讶得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我猜到了苏珊珊不会说实话,但也实在没想到她会编出这样的瞎话。

想必,和程锦时也是这样说的吧。

难怪,他那晚从医院回公司后,二话不说就删了那段录音。

他可能已经认定了,那就是假的。

苏母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本不想把这件事说穿,好给你留点面子,谁知道你还真诬陷上我女儿了。”

她语气冷硬,一副护女到底的态度。

我忍不住冷冷道:“我为什么要诬陷她,让程锦时误会她?”

我是脑子进水的吗,豁出自己的清白去诬陷她。

她眸光深深的看着我,兀自勾唇,“锦时的前妻,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我浑身一震,思绪犹如过电一般,努力平淡的开口,“真是没想到,苏夫人和苏小姐对我这么上心,轮流调查我。”

她语气轻蔑,“离了婚就别再指望破镜重圆。”又循循善诱道:“这笔钱足够你去任何一个城市,买车买房,吃穿不愁的过下半辈子。”

我拾起桌上的支票,在她满意的目光中,对撕成了四张碎片,逐字逐句的坚定道:“苏夫人,我有手有脚,不需要靠出卖尊严过日子。还有,我今天和你说的每个字,如果有半个字的假话,我出门就被车撞死。”

说罢,我不顾她调色板一样的脸色,从钱包里取出现金,放在桌子上就迈步离开离开。

我刚出咖啡厅,一辆车就停在了我的身边,车窗降下,周子昀挑了挑眉,“上车吧。”

我愣了愣,上车,疑惑道:“你怎么在这?”

“中午下班本来想叫你一起吃饭的,刚追到楼下,就看见你上了苏家的车。我不太放心,才跟过来看看,你别误会,我不是刻意跟踪的。”他一五一十的说道。

我不由笑了,“谢谢你。”

他揉了揉我的发顶,“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

我随意道:“随便吃点什么填填肚子就好啦。”

其实前几天因为胃病,每天都吃得清淡无比,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很想吃点路边摊小吃什么的。

但他谨遵医嘱,把我盯得很紧,我不敢说出来。

他看了眼时间,轻笑,“要求这么低?我知道附近有家餐厅,味道很不错。”

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吃饭时,他才问我,苏母约我谈了什么。

我没什么顾虑,都说了出来。

他听见苏母让我离开南城的地方,忽然抬起头,紧紧的盯着我,“你呢,你想离开吗?”

我擦了下嘴角,若有所思,“说真的,有时候挺想的。”

挺想,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南城真没值得我留恋的。

可能是由于我太过出神,并没留意到周子昀眼神中的变化。

随着我回到周氏上班,一切仿佛都归于平静了,只是,我不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这天,我刚下班出公司,就接到小姨夫的电话,他说有件喜事要告诉我,让我去他家一趟。

电话里,能听得出他心情很好。

小姨夫平常从不给我打电话,而且他说是喜事,我也不由跟着开心,挤上了一辆去往他家小区的公交。

下了车,又在水果店买了些水果,才进小区。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说的喜事,对于我来说,不亚于五雷轰顶。

我按了门铃后,是表姐林悦蓝来给我开的门,她接过我手里的水果袋,也是满脸喜色,“来了,快进来。”

我还没走进去,就能听见姨夫难得的笑声,“好好好,我看得出来,你是真心疼我们家悦蓝……”

我换了鞋,下意识往客厅看去,整个人如遭雷劈。

宋阳。

自从上次外公被他害得中风后,我就再没看见过他,还以为他是良心发现了。

未料,他居然又出现在了小姨家。

我只要一见到他,就没有任何理智可言,冲过去,怒目切齿,“你为什么在这里?!”

宋阳坐在沙发上,不慌不忙的抬头看我,得逞的目光一闪而过,“小希儿,好久不见。”

他叫我的名字,叫得极轻,特别是那个“儿”字,只有我能听得见。

我每每听见这个名字都是后背发凉,因为宋阳的语气极其变态。

姨夫听见我这么质问宋阳,顿时不爽了,“宁希你怎么回事,对客人这么没礼貌吗?”

宋阳连连温文儒雅的表示不碍事,林悦蓝推了推姨夫的肩膀,娇羞道:“爸,什么客人呀……”

姨夫反应过来她的意思,脸上又笑出了一堆褶子,“对对对,是我糊涂了,马上就是一家人了!”

“什么一家人?”

我彻底懵了,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

林悦蓝手指勾着自己胸.前的长发,不太好意思的开口,“我和宋阳打算结婚了。”

我脑子里像是被人扔进一颗炸弹,许久都是一片空白。

结婚?

宋阳要和林悦蓝结婚了?

我找回自己的思绪,喘息都急促了起来,语气是抑制不住的怒气,“外公因为他都中风了,这才多久,你就要和他结婚?”

我完全不敢想,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林悦蓝不耐烦道:“又不是他故意的,要不是因为你和我妈,一直不肯告诉外公,事情又怎么会成这样?”

真是鬼迷了心窍!

直到现在,还相信宋阳不是故意的。

我垂在身侧的手心都攥成了拳,“他不是故意的?他要是故意的,就天打雷劈,好吗?”

说着,我偏头看向宋阳,“你敢发誓吗?”

林悦蓝气得脸都红了,“宁希你干嘛呀?今天叫你来是吃饭的,不是让你赌咒发誓的,不管怎么样,我都非他不嫁了!”

宋阳忽然道:“我敢。”

我冷笑,“是我错了,你这种毫无底线的人,又还有什么不敢的?”

姨夫愤怒的拍了拍茶几,指着门口,“够了!宁希,这个饭,你要是不想吃就滚!老子还能少准备双筷子。”

我身体都在发抖,紧咬着下唇,好声好气的道:“姨夫,他不是什么好人,您信我,好吗?悦蓝是我姐姐,我没办法看着她往火坑里跳。”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