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撩心甜妻嫁进门宁希程锦时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撩心甜妻嫁进门宁希程锦时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7-02 阅读(236)

本站提供撩心甜妻嫁进门宁希程锦时最新章节列表阅读。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宁希和程锦时都是可怜人,当年宋佳敏为了钱拆散宁希的家庭,甩了程锦时嫁给宁父,而宁希为了报复宋佳敏,献身程锦时,也如愿和程锦时结婚了。但结婚四年,她从来没有快乐过,因为宋佳敏知道程锦时是总裁,又回来找他了。

撩心甜妻嫁进门宁希程锦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撩心甜妻嫁进门宁希程锦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撩心甜妻嫁进门宁希程锦时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次日,我起床拔掉手机充电器,开机,才看见昨晚,大概是我从医院出来的那个时间,程锦时给我打过一通电话。

只是昨天我手机没电关机了,我后来回到家,冲上电也忘了开机。

我发了会呆,把来电提醒的短信删了,就当没看见。

反正他现在也不会想接到我的回电。

我化了个淡妆,掩下自己的疲态,出门上班。

我打卡后往自己的工位走去,经过茶水间时,就听过有人在叽叽喳喳的议论。

“你们说那个叫宁希的,第一天上班后,就连着几天不见人影,上面有人吧?”

“嘁,上面有人不正常么,你要是愿意把双.腿打开,上面一样能有人。”

“你们别说了,给陈琳姐听见了没好果子吃。”

“怕什么,陈琳昨天加班到那么晚,没这么早来。”

“就是,再说了,别人自甘下贱,我们怎么就不能说了?”

……

我停下脚步,只字不落的听着,心里却没有因为这些话,而荡起半点波澜。

大概是因为她们说的,倒还算符合事实?

我要是不贱,又怎么会一厢情愿的爱一个,根本不会多看自己一眼的男人这么多年。

刚才劝她们别说了的那个女生,我记得她的名字,叫白依依。

白依依转过身来看见我,连忙轻咳了几声,给另外两个人打眼色,又结结巴巴的道:“你,你都听见了?”

我勾了下唇,评价,“嗯,说的挺好。”

说罢,我淡然的信步走开。

因为这个小插曲,说我把双.腿打开、自甘下贱的那个女人,吴茵,不仅没有说人坏话被逮个正着的心虚,反而仗着自己在东宸的资历,更加颐气指使,把我当丫鬟用。

才几天下来,光是陈琳就撞见了好几次,不过可能是有人交代,她也没管。

吴茵估计觉得陈琳是默许了,愈发肆无忌惮。

白依依实在看不过吴茵的做派,劝过她一次,吴茵得意洋洋的说:“怕什么,都几天了也没人替她出头,八成没多硬的关系。”

我劝自己,左右也就半年时间,而且都是些小事情,多做点,忍一忍就过去了。

毕竟周氏还要和东宸合作,我在这边闹出什么,对周氏也没好处。

这天,她让我给她煮咖啡,我按照她的喜好,煮好后加糖加奶给她端过去。

谁料,她喝了一口,就扬手朝我泼来,“你是想烫死我吗?!”

我毫无防备,滚烫的咖啡液泼到我的胸.前,肌肤一片火辣辣的疼,白色衬衣也湿漉漉的贴在身上。

我死死攥着手心,实在不想忍下去,正要发作,肩头被披上一件西装,我往后一看,就见程锦时脸色阴沉的站在身后。

吴茵慌张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程,程总,您来了。”

程锦时看着她,“你来东宸几年了?”

她声音都在打颤,“六年。”

“才六年就呆腻了?”

程锦时似笑非笑,但语气令人胆寒。

吴茵顿时慌了,恶人先告状的指责我,“您应该不知道,这个宁希做事能力真不行,仗着自己背后有关系,一件小事都拖拖拉拉,而且还小肚鸡肠。就因为昨天她工作没做好,我说了她两句,她今天就故意倒一杯滚烫的咖啡给我。”

程锦时将手搭在我的肩上,好整以暇的问她,“那你知道她背后的关系是谁吗?”

吴茵瞳孔微缩,“是谁?”

我心中一跳,顿时觉得肩头的手变得比刚才的咖啡液还要滚烫几分,掀了掀唇想打断他们的对话,就听程锦时清冷道:“是周氏集团。”

我才觉得自己的心理活动未免太过丰富,太过自作多情。

苏珊珊还在东宸上班,他怎么也不可能让其他人知道我来东宸的真正原因,不过说到底,他这么说也没有问题。

虽然是他逼我来的,但归根究底,就是因为周氏集团。

既然程锦时想管这件事,那就让他管好了,我用手抓住肩头的西服领口,遮住胸前被勾勒出来的线条,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转角,陈琳就叫住了我,“宁小姐,跟我来一下。”

我点头,跟她往程锦时办公室的方向走去,她径直带我走进了休息间,让我坐在沙发上,又拿出医药箱。

我明白她是担心我烫到了,连忙拒绝,“不用擦药的,没多大问题。”

她弯腰看了眼我裸露在外的肌肤,确定什么事后,也就作罢了,把一个国外的高档服饰品牌的纸袋递给我,“那你去浴室换衣服吧。”

我这一身确实没法见人,感谢的接了过来,“谢谢你,我今晚回家换下来洗了,明天就还给你。”

她温柔的笑了下,“不用,这条裙子本来就是你的。”

我没理解她的意思,她解释道:“你上次请假的那几天,程总临时去M国出差,想给你带点礼物,不过时间很赶,他自己抽不出空,就让我去商场挑件适合你的礼物,我自作主张买了这条裙子,希望你会喜欢。”

我微微一怔,我请假那几天他是出国出差了?不是和苏珊珊在一起?

可是这又怎么样,他抱着苏珊珊去医院是事实。

我不由感觉自己神经病,他和苏珊珊怎么样,关我屁事。

我敛下自己的胡思乱想,也没看款式,满意道:“谢谢,我相信你的眼光。”

她几番欲言又止,终是开口,“那天我们刚回国,程总就去了你家,刚好撞见周氏的周总送你回来,所以这几天他还没消气……”

“陈琳,别说了,我心里有数,你快去忙吧。”

我轻声打断,我不想听这些为他解释的话,本就意志不坚定,一听了这些,我又容易心软。

而且,陈琳是他手下的人,自然为着他说话,谁知道几分真几分假,他又不是没骗过我。

陈琳轻叹了一口气出去了,我关上休息间的门,把染了一大片褐色的衣服换下来,穿上纸袋里的裙子。

陈琳的眼光向来很好,她也知道我的尺码,衣服很是合身,也挺适合我。虽是大牌,款式却低调简单。

我把换下来的衣服装到袋子里,离开程锦时的休息间。

回到自己的办公位,无视吴茵愤怒的目光,上品牌的官网看了眼裙子的价格,忍着肉痛,把钱转到了程锦时的银行卡。

我不想欠他什么。

晚上下班,我刚出公司大门,就看见一辆眼熟的骚红色敞篷跑车,许久未见的周雪珂坐在驾驶座上,一脸笑意朝我挥手,“小希,快!”

我拉开车门,没好气的呛她,“周大小姐,终于舍得回来了?”

自从上次酒吧见面后,她就和新谈的男朋友去旅游了,玩的神龙见首不见尾,就连微信都要两三天才回一次。

她看出我是在开玩笑,抱着我的手臂道:“舍得了舍得了,在外面我谁都不想,只想你。”

我笑着拍开她的手,“谁信你,你有你的小男友就够了。”

她仰头看着天空,怅然道:“分手了。”

我噎了下,没想到这么快又分了,她的感情一向来得快去得快,我倒是羡慕她的恣意洒脱。

我抬手揉她的头发,“说吧,想去哪里喝酒?我陪你。”

她勾唇一笑,“不用陪我喝酒,陪我参加个宴会就行,我一个人怪无聊的。”

我本就做好了陪她的打算,便直接答应了下来。

记得以前妈妈还在,我还是宁家大小姐时,我和雪珂就经常在一起出入各种宴会。

不过,现在我就算是宁家大小姐也没什么用了,因为食品致癌的事情,宁氏的发展一路低走。

雪珂提出要带我去买礼服,我拒绝了,说直接回家换现成的就可以。

她和我一块回到家,我从衣柜取了件礼服,进洗手间去换。

刚出来,雪珂手里拿着个东西问道:“这个玉坠真好看,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我走过去一看,是上次去医院,陈医生给我的那条,小羊吊坠的项链,妈妈的遗物。

我坐在梳妆镜前化妆,如实回答,“不是我买的,是我妈妈的遗物。”

她拿着把玩了一会儿,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开口,“好奇怪,我怎么觉得在哪儿看见过?”

我笑了下,“怎么可能,是不是记错了?我以前都没见过。”

“真的,我真觉得在哪里见过。”

她咬着唇,像是在努力的回想,“好像是很多很多年前见过。”

我根本没多想,笑道:“会不会是见过差不多的款式?”

她没想起来,有点沮丧,把项链递给我,“可能吧,要不你今天就戴这条?和你礼服还挺搭,而且,这玉纯净通透,肯定价格不菲。”

我爱惜的把项链放回盒子里,摇摇头,“不戴,我怕弄掉了,这应该算是我妈唯一的遗物了。”

除了这个,其他的都是些衣物。

去到宴会现场,我才知道,这是苏家为苏珊珊办的欢迎会,欢迎她回国。

在东宸集团旗下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举办,豪华宴会厅内,正主还没到,便已经宾客云集,可想而知苏家在商界深厚的底蕴。

我和雪珂一起进去,雪珂说道:“她家在海市,貌似是她准备长期在南城发展了,才在这里办欢迎会。而且,听说她父母为了她,现在都慢慢把工作重心,转移到苏氏集团在南城的分公司了。”

我有些疑惑,“你认识她吗?”

“不算认识吧,就是小时候见过一面。”雪珂有些咂舌,“真是同人不同命。”

不怪雪珂感叹,因为苏珊珊的父母真的很宠爱她,又家大业大,也难怪她有嚣张跋扈的底气。

我和雪珂虽然从小家境不错,但她爸会家暴她妈,导致她不敢轻易相信感情,这也是她不停换男友的原因之一。而我呢,摊上宁振峰这个父亲,也没好到哪去。

正出神,就看见程锦时和苏珊珊并肩进来,还有林芷、苏家父母。

说是欢迎会,倒更像订婚宴了。

苏珊珊穿着光鲜亮丽,一头秀发精致的盘起,露出优美的天鹅颈,而程锦时穿着一身深蓝色的高定西装,整个人愈发的沉稳,又透着生人勿近的冷厉。

不少富二代公子哥朝苏珊珊投去兴味的目光,但在看见她身侧那个男人时,又悻悻然的收回了目光。

我失神的望着他们的身影,不得不承认他们登对,但又莫名的,觉得有些刺眼。

雪珂也愣了愣,“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

我收回视线,忽略心头冒出的异样,把这阵子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包括我看见程锦时抱着苏珊珊,去医院看痛经的这件事。

她越听眉心拧得越紧,低身询问,“那你呢,你和程锦时是真的断了?舍得么。”

舍得么,三个字一下子触动到我心里最柔软的那根弦,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底回荡。

舍不舍得,从来都不是我可以说了算的。

我微微垂下眸子,轻轻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嗯,舍得。”

像是在回答她的问题,又像是在告诫自己,要舍得才行。

她勾住我的手臂,故意逗我开心,语气轻松道:“那咱们就不要他了,等我给你介绍给更好,绝对秒杀他!”

我也知道她是在开玩笑,配合的应了下来,“好啊。”

聊着,我想起周子昀的事,也不想瞒她,便把周子昀和我表白,但我回绝了的事情,也和她说了。

她瞠目结舌,一脸不可思议,声音因为震惊,不自觉的扬高,“他和你表白?!”

身边有几道目光扫过来,我急忙拍打她的手,示意她小声一点。

她也发现自己反应太过,捂了捂嘴,压低声音开口,再次确认,“真的假的?”

我点头,“嗯,就昨天晚上,还给程锦时撞上了。”

她幸灾乐祸的笑出声,打趣地开口,“万年铁树居然会开花,结果还开错了对象。今年最惨的事了,没有之一。”

我无奈的瞥了她一眼,“什么叫万年铁树?”

“这么多年我就没见他喜欢过谁,不是万年铁树是什么?”

她乐不可支地道:“今天苏珊珊这欢迎会,还是他临时有事参加不了,把邀请函给我,用钱贿赂我才来的,我还以为他看上苏珊珊了呢,没想到是你。”

我微微仰头喝了口香槟,也没有多想,和她聊到了其他话题上去。

自从昨晚周子昀和我表白后,我反而有点庆幸自己在东宸上班,不然继续在周氏和他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少都有点尴尬。

“呀,我今天邀请你了吗?”身后骤然传来一道刻意的女声。

我和雪珂同时转身,便看见穿着米色长裙的苏珊珊,从她的话里就听得出来,是故意冲着我来的。

雪珂出声解释,“苏小姐,小希是陪我一起来的。”

“行了别解释这么多。宁希,我就提醒你一句,别以为你想方设法的出现在这里,锦时就会多看你一眼。”苏珊珊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语气分外轻蔑。

我好声好气的开口,“苏大小姐,抱歉,我来之前不知道这是你的欢迎会。”

苏家声势浩大,就算宁氏和周氏加起来,在他们眼里也都不够看。

这又是苏珊珊的欢迎会,闹出什么,也只有我们吃亏的份。

苏珊珊捂嘴呵呵笑,“希望这是你的真心话,可千万别再勾引锦时了,否则,我就把你结过婚的事情告诉他。”

我神情一愣,掀眸看向她,“你查我?”

除了这个,我想不出别的原因,唯一能让我庆幸的,是她只查到了我结过婚,却没查到……和我结婚的那个人就是程锦时。

不然,不知道会多出多少麻烦。

她嗤嗤发笑,压低声音不屑道:“查你还不是轻而易举吗?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锦时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瞎了眼看上你这种破鞋?”

破鞋……

这个刺耳的词汇,令我愣了一下。

“还是说你准备用身体勾引他?对了,我还查到你妈妈死了,你说她要是知道你有这种想法,会不会气得坟墓里跳出来?”她贴近我的耳朵,用低得只有我和她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我的理智在顷刻间崩落,扬手就甩了她一耳光,怒意却无法平息,胸腔都微微浮动。

她可以骂我,羞辱我,但我不能忍受她连我妈妈都不放过。

“你!你敢打我?!”苏珊珊怒目切齿,张牙舞爪的朝我扑过来。

雪珂也没料到我会突然打她,眼疾手快的把我拉到身后挡住,连声道歉,“对不起,她酒量不好,有点喝醉了,苏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别和她计较。”

苏珊珊当然不会因为雪珂的三言两语就消气,但她也看出了我们对苏家的忌惮,高傲地开口,“行啊,要我不和她计较也行,你躲开,让我把这耳光扇回去,行吗?”

我挣开雪珂的手,站出去看向她,冷声道:“苏珊珊,我可以让你打回来,但你也要为刚刚说的话,道歉。”

雪珂顿时猜到是苏珊珊说了过分的话,我才会忍无可忍,便不再拦我,反而拦着苏珊珊,不让她扑过来。

苏珊珊又气得跳脚,出口成脏,“做梦!你这个贱……”

“珊儿。”

苏母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过来,温柔地叫苏珊珊的名字,和我曾经在新闻上看见的模样,相差无几。

我怔怔的看着苏母,心头划过熟悉的感觉,不是因为她的样貌,而是她叫的那声“珊儿”。

好奇怪,为什么我会有种似曾听过无数遍的感觉。

苏珊珊收住话音,没了刚才的目中无人,泪如雨下的哭诉,“妈妈,她打我的脸……”

苏母不动声色的看向我,眼神冷淡到极致,脸上却仍旧有笑容,“看着温婉漂亮,怎么这般心狠手辣?我们家珊珊,我和她父亲平日里可是都舍不得骂一句的。”

这样的话语,比苏珊珊的嚣张跋扈还要让人难堪。

本就有不少人在围观,苏母这一过来,朝我们这投过来的目光更多了,还能听到窃窃私语。

当然,都是说我的。

我尽量不卑不亢的开口,“苏阿姨……”

“这位小姐,我和你素不相识,还是叫我苏夫人吧。”苏母平静而温凉的打断纠正我对她的称呼。

她的疏离,令我心中莫名发涩,我捏了捏手心,重新出声,“苏夫人,打人确实是我不对,但也希望您可以先问问苏小姐,我为什么会打她。”

苏母原本冷淡的目光变得锐利了几分,似乎很不满意我说的话。

苏珊珊委屈巴巴地哭道:“妈妈,我就是和她过来打招呼而已,她是宁氏集团的宁希,现在在东宸上班,总是勾.引锦时……”

苏母眸光犀利的落在我身上,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我和她的宝贝女儿各执一词,她当然是相信自己的女儿了。

她目光流转,厌恶的开口,“宁氏集团?你怎么什么人都请来宴会上,这种听都没听过的公司,你也打交道?”

周边许多轻蔑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只是身世不如苏珊珊,便仿佛我做了多大的错事一般。

雪珂看不下去,声音也有压抑不在的火气,“苏夫人,今天是我叫她陪我一起来的,你们说话至于这么夹枪带棒吗?”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清冷地说道:“我以前一直以为苏家这样的世家,应该会通情达理,是非分明,没想到竟是这样,也算是见识了。雪珂,我们走吧。”

话落,我和雪珂准备离开。

“站住!”苏母冷声喝止,“打了人还这样理直气壮,今天不给珊珊道歉,你们就不用走了。”

我算是知道苏珊珊为什么刁钻任性了,苏母黑白不分的宠溺,不刁钻都难。

我挺直脊背,一字一顿道:“道歉是犯错的情况下才需要的,我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我是忌惮苏家的权势没错,但也不代表就能够这样任他们揉圆搓扁。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次毫无原则的妥协了,以后苏珊珊只会更得寸进尺。

苏珊珊眼眶通红,“妈!你看她……”

“宁希是吧,我可真是记住你的名字了!果然是小门小户的出身,这样不知进退!”苏母可能也没料到我这样不肯低头,脸上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住,面色发沉,“明天你就不用去东宸上班了,我会和锦时说的。”

呵,居然能代替程锦时做决定,还当真成岳母了?

我嘲讽的笑了笑,“好的,那就麻烦苏夫人了。”

不去就不去,她要能让程锦时同意,我也求之不得!

“苏夫人,若是别人,我都能同意,不过宁希是周氏集团派来东宸合作项目的员工,您可就为难我了。”

蓦地,身后传来程锦时低沉的嗓音。

我心里震了震,回头,就见程锦时和苏父并肩前来,苏父笑颜逐开,挺像岳父相女婿,对程锦时格外满意的样子。

南城和海市商界的两大巨头一同出现,围观的人下意识让出一条道。

苏父五十来岁的人,看上去才四十出头,不仅没有啤酒肚,还身材矫健,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西服,很是儒雅。

苏母看见程锦时,便和颜悦色了起来,“锦时,迟早是一家人,不必这么生疏的,还是叫我伯母吧。”

程锦时勾唇笑了下,也没接话,阔步走到我身边,冷声训斥,“你脾气怎么这么倔,做错事了道个歉有这么难?”

做错事……可我明明没有做错,难道苏珊珊辱骂我的妈妈,我还要忍气吞声吗。

苏母不问缘由就算了,他也是这样。

苏珊珊看见程锦时表态,得意的朝我看来,仿佛一个胜利者的姿态。

我攥着手心,嗓音很淡,“我没错。程总,你要是想开除我,就开除好了,我们周总应该也会尊重你的决定。”

程锦时目光森冷的警告我闭嘴,苏父适时开口,劝苏母道:“就是年轻人之间的一点小矛盾,你这么为难锦时做什么?”

“爸,难道你就忍心看我被别人欺负么?”苏珊珊顿时眼泪汪汪,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巴不得借此机会让我滚出东宸集团,最好再也别出现在程锦时面前。

苏母也不肯就此作罢,“宁希,我给你两个选择,一,给我女儿道歉。”

我直接拒绝,“不可能。”

“那就只剩这一个选择了。”

说罢,她迅雷不及掩耳的扬手,力道十足的朝我挥来。

我完全来不及反应,下意识闭上双眸,等了两秒,意料中的疼痛却没有降临。

我睁开双眸,一只有力的大手挡住了她,程锦时松开她的手腕,“苏夫人,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吧,刚才和苏总谈的项目,明天上班我就让助理准备合同。”

苏父搂住苏母的肩膀,替她应下,不给她一点说“不”的余地。

我清楚这件事算是到此为止了,便准备和雪珂一起离开酒店,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雪珂挽着的胳膊感叹道:“程锦时居然为你出头,还愿意拿出一个项目,还真是难得。”

我心不在焉的回想刚才的场景,心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我低头看着地毯,轻声开口,“也许他本来就打算和苏氏合作。”

我不想让自己又对他心存希望,而且,苏母见到他时说的那句“迟早是一家人”,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刚按下电梯,我把自己的包往她身上一塞,“你先下去等我吧,我去下洗手间。”

尿意真是说来就来。

我去洗手间解决了生理问题,便朝电梯口走去。

“你刚才怎么回事,因为一个项目,珊珊被打的事就这么算了?”

经过一个半掩着门的休息室时,听见苏母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我脚步微顿。

“我看她脸也没什么问题,宁希不过也是个小姑娘,肯定没用多大力气的。”这个是苏父的声音。

感觉有点微妙,我第一反应就能听出他们的声音,就好像是熟悉到骨子里的那种。

“行了吧你就,我知道你压根从心底里,就没把她当你女儿。

“诶诶诶,你能不能不要说气话?”

“气话?我说的是不是气话还是实话,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行了!我心疼你,所以你这么多年把她宠到天上去,我也什么都没说。好了,不生气了,嗯?”苏父好声好气的哄着苏母。

什么意思?

苏父压根没把苏珊珊当女儿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苏珊珊是苏母和别人的女儿?可是看苏父苏母的感情,又很好啊。

我不自觉摇了摇头,只觉得自己的猜测太过荒谬,脚步慌乱的离开,做贼心虚一般,生怕被抓个正着。

走出酒店大门,雪珂看见我走过来,不由抱怨,“你上个厕所真慢,我还以为你掉马桶了呢。”

我笑了下,本想把刚刚听见的事情告诉她,但是又觉得是苏家的秘密,还是算了。

回到家,我放了一浴缸的水,泡在里面舒缓整日下来的疲惫。

想到苏母对苏珊珊的维护,我心里不由一酸,倘若……妈妈还在,她也会那样维护我吧。

可是,我再也没有妈妈了。

洗完澡出来,我随便煮了袋泡面填肚子,抱着碗在电视前一边吃一边看。

随手丢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周子昀,我有点犹豫,不过还是接通了。

自从前些天晚上他和我表白后,我就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他。

他温润带着疲惫的声音传来,“小希,这几天很忙,没顾得上联系你,在东宸那边还顺利吗?”

我也不想让他为难,而且吴茵的事情应该算是解决了,便回答,“挺顺利的。”

“刚才雪珂和我说,今天你去参加苏珊珊的欢迎会,闹了点矛盾?”

我没想到雪珂这么快就和他说了,怔了一下,“嗯,但是已经没什么事了。”

其实我现在冷静下来后,觉得自己在宴会上有些过于冲动了。

回想苏家母女当时的架势,如果不是程锦时,事情未必能善了。

他一边安慰一边分析道:“苏家是名门望族,苏珊珊又是独女,难免骄纵。听说他们和程家准备联姻,等着两家联姻了,势头更猛,你还是避着苏珊珊一些吧,我担心你在她手上吃亏。”

联姻……

我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心口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

原以为欢迎会上的风波就这么过去了,可事实证明,我想的太简单了。

周六那天,我买了些营养品,去医院看外公。

外公躺在病床上,看见我来,神情有些激动,口齿不清的叫道:“兰兰,兰兰……”

我顿时湿了眼眶,他把我认成了我妈妈。

我握住外公清瘦的手,在病房呆到了中午,他午睡后,我才去医生的办公室,了解这些天的病情后,才心情沉重的离开。

我一边往医院外面走,一边思量,片刻后,便打电话问雪珂,南城哪家疗养院条件比较好。

医生的建议是外公可以回家养病了,可是,我没时间照顾外公,小姨家又是姨夫说了算,姨夫一向自私,估计也容不下长年生病的外公。

外公虽然意识不清,但我不愿意他上了年纪,还要遭人白眼。

送去疗养院,应该算是最好的办法了。

雪珂听了我的想法,就说她现在过来,陪我一起去几家疗养院看看,选一家。

我当即答应下来,多一个人拿主意也好。

我们一下午连着跑了三四家,最后选了家条件最好的,缴了费用,决定趁着明天周日有空,把外公转过来。

走出疗养院,已经夕阳西下,我笑着对雪珂道:“走吧,我请你吃饭。感谢你牺牲泡帅哥的时间,陪我挑了一下午的疗养院。”

她拉开车门,上车,调侃道:“光吃饭可不行,你还得陪我睡一晚上,记得读大学的时候,我们经常睡同一张床上,自从你和程锦时结婚后……”

她蓦地打住话茬,担心我会不开心。

我故作轻松的捏了捏她的脸,“行行行,陪你睡陪你睡,想怎么睡都行。”

不怪她提起这件事,和程锦时结婚后,我确实把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了他身上。

典型的重色轻友。

她坏坏的笑了下,“真的怎么睡都行?”

我顿时笑开了,恍惚间,仿佛真的回到了学生时代。

我望着窗外疾驰而过的景色,“雪珂,谢谢你啊。”

谢谢你,一直站在我的身后。

人生能够遇到这样的朋友,何其有幸。

她故意抖了抖肩膀,一阵恶寒的样子,大大咧咧道:“行了啊你,突然这么矫情。”

我笑了笑,也不矫情吧,大概是经历了失去,才懂得珍惜现在拥有的。

我挑了家她很喜欢的餐厅,她吃着吃着,忽然含笑问道:“既然你和程锦时断了,要不要考虑下我哥?”

我微怔,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周子昀。

我夹了块糖醋排骨,垂下眸子,“你知道的,我没那么容易放下他,所以也不想耽误其他人。”

程锦时就像一道南墙,我曾经奋不顾身的撞上去了,特别疼。

后来,无论我怎么回头,墙都在那里,伤口也在那里,而义无反顾的勇气,也只有那一次。

我所有的好都耗在了他的身上,又怎么去接受其他人。

她叹了口气,“行吧,也不知道程锦时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这辈子让你这么死心塌地。”

我苦涩的勾了勾唇角,也许,是我上辈子欠了他的吧。

吃到一半,我的手机骤然响起来,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宁振峰的来电。

雪珂见我踌躇,问,“谁啊?”

“我爸。”

我眉头微皱,接通电话,那边就响起宁振峰的声音,“小希啊,现在有没有时间来东方酒店一趟?”

“没有。”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我实在不想和宁振峰维持这种虚伪的父女情深戏码,上一次在宴会上骂得那样难听,现在又打电话过来,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思。

他声音一沉,干脆威胁道:“你不过来也行,反正我知道你外公在中心医院,不知道随便做点什么,会不会影响他老人家的身体康复?”

简直卑鄙!

我的怒火瞬时窜了起来,捏紧手心,“我现在过去。”

他满意的把包厢号告诉了我,挂断后,我三言两语和雪珂解释了一番,便拎起包离开。

这里离东方酒店不远,过去也就十来分钟,我推开包厢,就有呛人的烟味混合着酒味涌了出来。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