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燕西爵苏安浅小说目录结局阅读

燕西爵苏安浅小说目录结局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6-05 阅读(109)

燕西爵苏安浅小说目录大结局了,小说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书名叫做《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由作者梦洛精心编写,又名《四少有个呆萌妻》。家道中落,苏安浅有开车不小心撞了燕西爵的心上人。苏安浅壮着胆子和燕西爵做交易,他需要她的血型,她需要保住苏氏集团。婚后,苏安浅本本分分成为了他的隐婚妻子,而不管燕西爵做了什么,苏安浅只能默默忍受。

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

>>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苏安浅燕西爵全文阅读<<

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章节阅读

苏安浅在床头怔了怔,下意识的又翻身下了床。

她担心燕西爵忽然砸门,急匆匆的就跑了出去,甚至顾不上穿鞋,一路也不敢开灯,只匆匆扫了一眼妈妈紧闭的卧房门。

一开门,她首先只觉得酒味刺鼻。

燕西爵背光立着,修长的身形越是被路灯拉长,目光低垂下来静静的盯着她。

直到看到她光着脚丫才皱了一下眉,手腕一转将手机放进兜里,干净修长的手指轻易把她拎起来踩在他鞋子上。

这样的姿势,苏安浅很不自在,脸上倒也清淡,“有事吗?”

她还要提防着妈妈会不会忽然醒过来。

燕西爵阴着脸,也不说话,一手勾着她的腰,一手忽然拨开她的长发,微微抚着她的脸。

早上被柯婉儿赏了一巴掌,但她没表露什么,人家大概是演戏惯了,手劲儿巧得很,不留红印。

她不知道燕西爵怎么知道的,只侧了侧脸。

他却拇指食指微微用力将她的脸扳回去,气息忽然靠近。

苏安浅一皱眉,侧过脸躲开。

换来他更用力的将她扳回去,“想让大家都知道我们在这里,再加个你妈当观众,你就尽管挣。”

他就是捏准了她怕妈妈发现的命门,苏安浅瞪着他。

好奇心害死猫大概就是这样,燕西爵头一次被一个女人弄得收放不得。

男人低哑的嗓音响起,“电话带着是要当饭吃么?我打了多少个?”

苏安浅脑子里除了他身上浓重的酒味,就是挤入这句话,难怪他脸色那么阴。

她此刻只是勉强声音清雅,“我下午,有事。”

燕西爵不说话,只是低眉定定的凝着她。

灯光是橘黄色,暖暖的。

“燕西爵!”她终于蹙眉出声,“太晚了……”

她是真的怕妈妈冷不丁开门,那她会被打死。

男人只是微微勾了一下嘴角。

“早上不是问我,你是什么身份么?”

她微微愣着,难道他想了一天么?

“唔!”未回神,身体就被他拥了过去,几乎将她整个离地托起。

苏安浅惊呼之余又紧张的止住了声音,余光不断的看自家大门,可她回神时,才发觉燕西爵几个转身开了她家隔壁的密码锁。

“滴滴!”两声之后,他和她一起进门,她已经被他抵在门边。

一抬头,是他深不见底的眸,凝着她,薄唇微微启开,“我现在就告诉你,至少在这里,你就是我燕西爵的妻子。”

沙哑的嗓音,厚重清澈,几近呢喃的加了三个字:“唯一的。”

苏安浅没空观察这里的装潢、摆设,只是直觉的低奢,简洁,大概他刚买下。

屋子里一盏灯都没开,所有感觉似乎都被放大了,尤其令人紧张,紧张到苏安浅因为心不在焉而影响了某人。

他终究是放了她,而是拥着她:“以后随叫随到,大门密码是你生日。”

果然,他买了她家隔壁。

苏安浅闭着眼,微微蹙眉,想问他怎么知道她生日,也想问买一间公寓就为了晚上藏着她?

终究是没问,反正一切权利在他。

“别动。”她想离开,换来他低低的警告。

其实她一直在思量怎么跟他说最近要和曋祁母子出国散心的事,他一句话就让她闭了嘴。

他说:“至少目前,我钟情你……的纹身。”

像是为他某些脱出掌控的行为找理由。

苏安浅本来想睡一会儿,等他睡着了她就走,哪知道她怎么等都没等到他睡着,反倒自己睡死过去了。

一睁眼外边已经蒙蒙亮,吓得她咕噜噜的翻身立马往大门口走。

燕西爵被她吵醒,略微蹙眉,然后漫不经心的看过去,低低的一句:“把门口的牛奶带走。”

她起先不明白他的意思。出去之后才看到门口两小瓶鲜奶。

站在自家门口局促了会儿,终于拧着眉敲门,付嫣见到她站在门口,一脸惊愕,“你干什么去了?”

苏安浅努力的笑了笑,“出来拿牛奶,忘了带钥匙,吵醒您了?”

付嫣这才看了一眼她手里的牛奶,把她让了进去。

一墙之隔的房间里。

燕西爵坐在床边,扫了一眼宽大的床榻,莫名的弯了一下嘴角。

他昨晚竟睡得无比之好,没有认床。

苏安浅一番收拾后车门,竟然看到了燕西爵的车就在小区门口,按了两下喇叭,似乎专门在等她。

怕被人看到,她利落的钻了进去。

燕西爵正好在处理手臂上的伤,因为扎得不浅,每天都要换药。

她皱了一下眉,把他撇脚的动作接了过来,看着伤口略微有发炎的趋势,柔眉越是紧。

“少喝点酒吧,对伤口不好。”想起他昨晚一身酒气,终于她还是淡淡的劝了一句。

燕西爵抿唇不语,目光却在她脸上。

所以她一抬眸就撞进了男人幽幽深邃里。

而他已经把她的手握了过去,一言不发的给她撕掉创可贴。

她疼的缩了一下手。

燕西爵依旧握着她,给她换了一个创可贴,眉峰低垂,沉声:“今天开始跟着婉儿,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思量。”

他都专门买了房子来藏她,她还能说什么?不至于像那些女人一样欢天喜地的宣告世界,反而只会安安静静的闭紧嘴巴。

下车的时候,她还在想,一生气就讨厌他露出来的温柔,临到事上根本无暇抗拒。

走进柯婉儿所在的经纪公司,一说她是新来的助理,就有人殷勤的带着她去找柯婉儿,可见大明星的效用。

她没做过这一行,其实是一窍不通,所以多听多看,安静而谨慎。

“把那个发卡给我。”柯婉儿伸出玉腕。

另一个助理连忙递过去,下一秒发卡却直接飞到了助理脸上,传来柯婉儿厉声:“看清楚,我说发卡,这是发箍!”

小助理被吓得连声道歉,脸上被带钻的发箍刮出血都顾不上。

苏安浅皱了一下眉,走上前,低声:“我来吧。”

小助理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匆忙退了下去,这意味着,接下来一天的工作苏安浅都接手了。

柯婉儿扫了苏安浅一眼,心口显然还有火,但没地儿发。

不得不说,柯婉儿很敬业,刚醒来就开工,想着赶进度,脾气大点也正常。

但事实并非如此。

中午时分,柯婉儿又一次拨了越洋电话,“到底查清楚没有?”

“柯小姐,燕先生那边的人的确联系过您的主刀医生,但捐肝者另有他人这事,主刀医生有没有告诉燕先生我就不清楚了。”

因为只有燕西爵知道主刀医生现在何处。

柯婉儿捏紧了手机,语带凌厉,“这事他若是知道了,你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说完掐断电话。

那是一种警觉,苏安浅跟她血型相同带来的不安。就算她和西爵再亲近,从这点来讲,她都可能被取代。

回到休息室,柯婉儿已经神色如常。

“苏安浅。”她喊了一句。

苏安浅从另一头起身,放下手里的学习文件,“柯小姐,有什么要做的吗?”

“晚上有个小聚,你跟着我去。”柯婉儿淡淡的一句。

她点了一下头,“好。”

不过,她不知道柯婉儿所谓的小聚是圈内有人欢迎她转醒的小宴会,显然,她是被用来代酒的。

而偏偏,这些人,明承衍、薛南昱、曋祁,还有燕西爵,她也算都认识,其他的圈内明星是眼熟人不熟。

甚至,余露也在。

薛南昱看到苏安浅跟着柯婉儿出现时,下意识的看了燕西爵,然后啧啧舌,“你真行,我服!”

把两个女人放在一起,真不怕撕起来。

“说我什么坏话呢?”柯婉儿熟稔的嗔了一眼薛南昱,亲昵的挽了燕西爵的手臂。

薛南昱笑着贫嘴:“谁敢说柯美人?四少不得扒了他的皮?”

苏安浅只是安静的站在几步远处,但既然来了,少不了帮柯婉儿喝酒。

柯婉儿在圈内似乎很受欢迎,不管是不是有燕西爵的影响关系,她逢人都是笑着,酒更是来者不拒,但一杯杯都下了苏安浅的肚子。

燕西爵和薛南昱不知道谈什么去了,许久才回来,一眼看到了苏安浅干掉杯底,眉头就阴了。

“西爵!”先于他走到苏安浅之前,却被柯婉儿挽了手臂,“只顾着谈正事,你都没陪我说说话!”

燕西爵微凉的视线停在苏安浅酡红的脸上。

柯婉儿跟着看过去也就笑了,“我刚出院,肝又不好不能喝酒,正好以后都让她替了!”

苏安浅放下酒吧,低低的一句:“失陪一下。”

她急匆匆的往卫生间走,一头扎进去就逼着自己吐,她的肝不好,自己很清楚。

吐了好一阵,她却没有出去的打算,远离喧闹感觉挺好。

小宴厅里,气氛没有因为少了她而低落,反而热闹起来。

余露刚宣布了一周后订婚的消息,顿时引来众人羡慕。

“果真金童玉女就是顺风顺水!两情相悦,还家族互利,好运可全被你俩占了!”

也有人调侃柯婉儿,“柯美人什么时候也能传出好消息呀?”

话这么说着,大多是偷眼瞧着燕西爵的。

男主角此刻捻着酒杯漫不经心,只嘴角微微勾了一下,深谙而平静的眸子时而扫过通往卫生间的方向。

也是这时,曋祁温润的笑着和余露轻轻碰了一下杯子,略带歉意,“看来我要错过余小姐的订婚宴了,家母身体不适,打算这几天就走。”

余露一听,自然是不乐意的,曋家虽然早年就出国定居了,但和北城诸多上层人士关系都很好,和余家也有来往的。

“那可不行!”余露皱起好看的眉,半开玩笑:“咱们两家一直有生意来往,曋大哥要不给这个面子,我可直接找伯母去了?”

燕西爵刚好略微侧首,看了曋祁,薄唇低声:“什么时候的事?”见对方微蹙眉,他才问:“我说伯母的身体。”

曋祁这才笑了笑,“旧毛病了,加上气候不适。”

燕西爵如今称得上是北城最年轻稳重的商贾大亨,但依旧拿曋祁当一个兄长看待,也就放下了酒杯,沉声,“正好迪韵在,让她给伯母看看吧,你回来也没多久,急什么回去?”

薛南昱在一旁闲闲的加了一句:“就是,伯母不是回来物色一个如意儿媳么?走这么急是中意上了还是放弃了?”

“放弃可不行,都不能被曋大哥挑中,北城千金名媛聚集的美名可不就太虚了!”有人适时的跟着起哄。

曋祁无奈的一笑,“相亲一事就不提了,我向来不急,不过余小姐的订婚宴理应该参加的。”

临时决定走,大多原因也是在他,所以曋祁能决定行程推后。

“那可说好了,等我婚宴过了才能走!”余露笑着敬了曋祁。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曋祁一直不见苏安浅回来,略微蹙眉,放下酒杯往卫生间走。

燕西爵刚拿掉柯婉儿的手,黑眸余光里见了曋祁走远。

薄唇微凉的抿着,动作也停了下来,反而顺势抿了一口酒。

卫生间门口很安静,里边似乎也没什么人,但曋祁绅士的停在门口,抬手敲了敲。

“浅浅?”

……没有回应。

“苏安浅?”曋祁声音提高几许。

好一会儿,里边的人终于走出来,脸色有些泛白,倒也勉强一笑,“曋大哥。”

“你是不是不舒服?”曋祁皱着眉,手臂微微托住她。

宴会人多眼杂,苏安浅不想人误会,往回退了退靠在墙上,依旧虚笑,“没事!”

正好,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和燕西爵说要出国的事,抿了抿唇,看了曋祁。

可她刚说完,曋祁抬手理了理她的长发,声线柔和,“你不会一直为这事伤神吧?……放心吧,我暂且不走了。”

一听到这话,苏安浅心里一松,笑容都深了,“真的?”

曋祁莫名的看着她,北城现在只剩她们母女,伯母都要跟着去,她怎么反而极度不愿离开?

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没个过渡,苏安浅才抿了抿柔唇,想转移话题。

却听曋祁低声添了一句:“等参加完叶凌和余露的订婚再走。”

蓦地,她没了表情,那一瞬间的表情是最真实的。

消息来得猝不及防,一下子击中心底。

他们要订婚了?

“浅浅?”曋祁眸底盛着一些内容,窥探着她眼底的落寞,看来当初分手十分潇洒的她,心里并非一点都不爱了。

苏安浅抬手轻轻捂着心口,努力平复呼吸,“没事……”

可那是她爱了四年的男人,曾经以为这辈子非他不嫁的,就算被苏家破败的种种打击得自顾不暇,如今安静下来,她依旧觉得心口微疼。

一抬头,却看到了不远处长身玉立的燕西爵。

他脸色一贯的淡漠,薄唇微微抿着,他们的话,他都听见了,长腿依旧从容的迈着,直到在他们旁边停下,漫不经心的一句:“抽支烟解闷,打扰你们了?”

苏安浅已经喝得难受,更受不了烟味,也就退了退,“我先走了。”

身后隐约传来燕西爵阴凉如竹的嗓音,“不是说伯母身体不好?早点回去吧,你朋友我让人送。”

他指的当然是苏安浅。

后来的声音,她听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前厅的喧闹。但她径直穿了过去,想一个人静一静。

站在小厅侧方的一个楼台,夜风凉得刺骨,她却觉得很舒服,安静的靠在栏杆上。

感觉身后有人时,她被惊得微微失去平衡,下一秒却落进男人坚实的臂弯。

头顶是他如夜风般低冷的音调,“怎么,前男友要订婚,思量着寻死?那这儿也不够高的。”

散漫沉澈的男音,偏偏透着讽刺。

露台很小,两个人显得逼仄,满满的都是他的气息,酒味,烟草味。

苏安浅脸色已经只剩清淡,“我该回去了。”

燕西爵低眉盯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初恋,有那么爱他?”男人低哑的嗓音略微模糊,却抹不去的冷硬,“别忘了你现在是谁的人!”

他就是看不得那双眼满是深情的悲凉,对着他可从来没那么丰富过。

燕西爵依旧冷到沉郁的声音:“不想喝死在这儿就立刻滚。”

她却微微仰脸,没忍住这些天莫名的郁闷,“让我跟着柯小姐的是你,替她挡酒,为她卖命不就是我的职责么?”

光线昏暗,可燕西爵依旧冷了脸,“给脸不要脸,得寸进尺?”

苏安浅却站直了身子,“所以,不劳你担心了。”

说完话,从他和围栏的狭窄间侧身离开,背影姿态依旧是那个美丽优雅的苏家千金。

她看余露那张炫耀的笑脸已经麻木了,对于他们的订婚,没有祝福,也没有怨恨,只是忽然很想喝醉。

偏偏,柯婉儿和燕西爵要离开了,她这个跟班总不能蹭酒喝。

门口。

柯婉儿看了看精神低抑的苏安浅,看起来体贴大方的对着燕西爵,“西爵,苏小姐大概是喝多了,先送她回去?”

让她和他们同乘一辆车,苏安浅怎么可能答应?

她清淡的低眉,“谢谢柯小姐,不过不用了,我打车就可以。”

燕西爵的话刚到嘴边,就那么咽了回去,脸色沉了又沉,一句话也没说,让柯婉儿上车后手臂一甩砸上车门,没再看她一眼。

车上。

气氛并不差,只是男人一直闭目养神,任由柯婉儿倚靠着。

“今晚没事了吧?”她柔声问,“你昨晚就没回,总这么通宵住公司不好。”

燕西爵微仰脸倚着,唇抿一线,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走了没多大会儿,季成接了个电话,然后不止一次的往后坐看。

男人眼皮都没掀,“有事就说。”

季成轻轻咳了一下,只是很有分寸的一句:“燕总,是林森电话。”

林森主要负责苏安浅。

果然,男人睁开眼,身体也离了座椅。

柯婉儿略一皱眉,“什么事?你非得去吗?”

燕西爵只抚了抚他的发,“季成会送你回去。”

关于他的事,她从来都不能细问,所以柯婉儿只是咬唇皱眉,看着他随手打车离开,终于看了季成,“他走了也不能告诉我什么事吗?”

季成略微为难,“柯小姐,这是燕总的规矩。”

而燕西爵匆匆赶到医院时,林森刚从药房出来,见了他才恭敬的略微欠身。

“酒精摄入过多。”林森看了看他,“毕竟……苏小姐肝功能本就比常人稍微差一些。”

可偏偏她屡屡不把命当回事。所以燕西爵走进病房,冷然看着她。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