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苏安浅燕西爵小说免费阅读

苏安浅燕西爵小说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6-05 阅读(123)

苏安浅燕西爵小说已经完结了,这本小说名为《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又名《四少有个呆萌妻》,是一本婚恋类型的言情小说,作者梦洛。糟心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哥哥几年前入狱,父亲今日也被人诬陷去坐牢,而她今天因为精神恍惚,撞了燕西爵的心尖宝贝。因为苏安浅的血型与柯婉儿匹配,苏安浅不得不舍弃自己的幸福和燕西爵谈了一场合约婚姻。

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

>>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苏安浅燕西爵全文阅读<<

一宠成瘾总裁的小逃妻章节阅读

扶着晚歌出了酒吧,苏安浅却看到了刚从车上下来的明承衍,脸色很沉,一双薄唇直直的抿着。

“麻烦苏小姐了。”明承衍把陆晚歌接了过去,依旧是很淡的语调,甚至正眼都没看苏安浅。

明承衍是陆家养子,在外出了名的温文儒雅,可也只有圈内同龄的千金、大少知道他的淡漠。

“晚歌喝完酒晚上会比较闹。”苏安浅还是淡淡的提醒了一句。

她从小和北城名门公子没什么接触,但对明承衍莫名其妙的喜欢不起来,大概是太淡漠,让人没法靠近,这一点和燕西爵很像,只是燕西爵比他锐厉又城府。

明承衍只是“嗯”了一句,把陆晚歌抱进后座,最后道了句“谢了”驰骋而去。

苏安浅从酒吧打车回香雪苑,刚要到楼区门口,忽然被车灯晃了一下。

抬手眯着眼看过去,脸色僵了僵。

男人逆着光倚在车身上,猩红的烟头一闪一闪的。

看不清脸,但她就是断定那人是燕西爵,抿了抿唇,走了过去。

车灯熄灭了,只有路边昏暗的灯光照着,夜里显得莫名孤独,又有些压抑。

“你怎么来了?”她先开口,是下意识的问,还有些担心,万一小区有人认出他。

燕西爵低眉弹掉烟头,昂贵的皮鞋跟碾了过去,随即深邃的眸抬起。

他看了她至少有五秒,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然后薄唇一碰,嗓音低冷,“喝酒了?”

她不仅喝了,而且有点多,所以一张脸少了平时的清冷,带着几分懵懂的双眼仰起看着他,“协议里……没说不能喝酒吧?”

冷不丁的,燕西爵凉凉的开口:“捐过肝的人去喝酒,是嫌死得太慢?”

原本微醉的她倏地惊愣,怔怔的看着他。

那双清澈的眼猝不及防的惊诧被他尽数捕捉,那一瞬,燕西爵却觉得心口发痛。

果然是她么?

怎么能是她?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苏安浅反应过来了,极度镇定,目光却挪开了。

“嗯!”话音刚落,她忽然被一股力道卷过去,眼前便是男人分明的棱角。

苏安浅没敢动,只是蹙眉看着他。

蓦地,男人低低的嗓音响在头顶,“想不想跟我撇清关系?”

什么?她抬头看着他,生怕自己听错,直直的盯着他那张薄唇。

“想不想,解除协议?”他再一次微动薄唇如是问。

苏安浅并没有立即点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犹豫,只是看着他,探究着那双深眸里的内容。

没了婚约,苏氏就没了。

可他的心上人醒了,他不需要这个协议了,是这个意思么?

“如果你怕柯小姐误会……”她略微抿唇道。

却被燕西爵淡淡的打断,“我在问你想不想。”

某一瞬,看进他那双眼底,她看到了危险,好似她若说‘想’,他下一秒就会捏断她的脖子。

“安安。”燕西爵定定的看着她,忽然脱口而出的称呼。

记忆里这是第二次,苏安浅心底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悸动中透着诡异,但她的所有思绪都被他的靠近打断。

淡淡的酒味,混着烟草味,他的气息就在她鼻尖。

“都说我燕西爵是女人做梦都想嫁的男人,哪一天,你会不会喜欢上我?”莫名其妙的,他这么问她。

苏安浅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只知道他一说话,扰乱了她所有思绪,大脑迟钝得不行。

“嗯?”他凑近,喉结微动,嗓音醇浓。

她就那么鬼使神差的点了头,甚至想到了他曾经说‘我允许你喜欢我。’

点头的那一瞬,她看到了男人弯起的嘴角,她才惊觉跳进了陷阱里,但是来不及了。

他只是想赌一把,赌撑到最后还清醒的人是他。

正巧,苏安浅手上的戒指碰到了他,燕西爵的动作微微顿住,星眸低悬。

“唔!”苏安浅只觉得食指被捏得快断。

再看他冷郁的眸,她立刻明白了原委。

“我道过歉的。”她语调软软糯糯。

“我也说过,跟叶凌牵扯,没有下次!”忍了这么多天,他还是没忍住黑了脸,忽然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径直往公寓楼里走。

苏安浅惊了,他要干什么?

不能回家!妈妈在家里的!

“燕西爵!”她试图挣扎,换来他冷然一眼,直接按了她家那一层。

苏安浅一颗心几乎跳出来,酒都醒得七七八八,顾不上什么,只是抓着他的手祈求,“你别这样!我妈真的不能知道我跟你……”

燕西爵闲散的视线低垂下来,“十六岁谈恋爱她都不管,二十岁就管了?”

“叮!”电梯到了。

苏安浅咬唇不肯出去,急而略微的气,盯着他,“你到底要怎样?”

看她气急,燕西爵也不急,把她拉出电梯,站在她家门口,微微轻抚着她细腻的脸颊,“都说苏小姐是贵圈无可挑剔的第一千金,捐肝,喝酒,泡吧都做了,还怕什么?”

本来她最近觉得这人挺好,他竟又开始挖苦了。

她刚要说什么,燕西爵先开了口,淡淡的,“给你半小时,进去告诉她你今晚不回来。”

苏安浅懵懵的皱着眉。

男人微微眯眼,“不去?……我数到三。”

一想到他上次直接略过一和二,她毫无停留的转身掏钥匙开门。

燕西爵依旧站在楼道里,点了一支烟。

接到迪韵电话时,浓眉微微蹙了一下,“说。”

不过两秒,他眉峰拧紧,看了一眼苏家紧闭的大门,两步跨上电梯。

医院里,迪韵也皱着眉站在病房门口,隐约还能听到病房里柯婉儿发火的声音。

燕西爵沉着脸拧开病房门,迎面就是物体飞来,他微微侧了脸。

“嘭!”柯婉儿砸过来的遥控在他身后的门板上摔得裂开。

柯婉儿正红着眼盯着他,死死抓着被子。

燕西爵进门那一刻,绷着脸缓了许多,声音温沉,“刚醒需要休养,发什么脾气?”

“你根本就盼着我死吧?”柯婉儿跟他久了,自然知道自己的分量,傲气之余,满是情绪。

“胡说什么?”燕西爵微冷脸,扫了一眼散落的照片。

他揽着苏安浅的照片,在夜色里也很清晰。

他倒是忘了柯大明星有一支很厉害的团队了,主子的恋情也要适当监督的。

“护工?”柯婉儿红着眼盯着他,终究无力的软下来,“我才昏迷多久……你怎么能这样?”

男人脸色微凉,声音却平坦,“绯闻如果能信,全北城的女人都是我的?”

柯婉儿说不出话,只看着他不恼不火的好脾气。

“好了,别闹了,我中午要工作,晚上还要照顾你,想要我命?嗯?”他弯腰将地上的枕头捡起来,把她抱到床中间。

好一会儿,柯婉儿已经盯着他,问:“她是苏安浅,血型跟我一样,是吗?”

所以,哪一天,她也有可能被替代。

燕西爵似是看穿了她,微微勾唇,抚了抚她的发顶,“想什么呢?没人能替代你,她只是给你准备的,你能醒来,是因为身上流着她的血。”

柯婉儿没说话。

“太晚了,好好休息。”燕西爵从床边起身。

“我要出院。”柯婉儿却忽然坚持。

“别任性。”男人低低的开口。

“就现在!”她却依然坚持,像捏准了他对她的纵容。

果然,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把迪韵叫了过来。

明承衍的车停在自己的私人住宅外。

陆晚歌在进门之际看清是他家,蓦地挣扎,“放开我!我要回家。”

明承衍反而紧了手腕,挟着她进了客厅扔到沙发上。

脸色阴沉,将她抵在沙发上,“喝成这副样子也敢嚷着回家?”

“你管不着!”陆晚歌拼命的要起来,她受不了跟他这么近的距离。

明承衍不放,“我是你哥,我不管谁管?”

这样的称呼像刺一样戳在她心上,讽刺的笑着,“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一个养子有什么资格管我?!”

明承衍一张脸已然阴冷无比,“需要我帮你回忆当初的情景吗?”

陆晚歌脸色‘刷’的变白,骤然激烈起来,双手不断打在他身上,“明承衍,你混蛋!你别碰我!”

明承衍薄唇冰冷,“我混蛋,你不照样爱得死去活来。”

陆晚歌死死盯着他,“我恨你,我爱的是钦辰,我会等他出来,我会嫁给他。”

呵!明承衍扯了嘴角。

那张儒雅温淡的脸森然起来反差之大,越是令人发冷。

“你爱苏钦辰?我相个亲你跑去酒吧买醉?”他越说,言语间的温度越低,“明知道苏钦辰出不来,想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陆晚歌忽然颓然闭了眼。

侧过脸,双眼缓缓睁开,“不管你信不信,我爱钦辰,总有一天,浅浅会知道你把她哥哥害进监狱。”

明承衍忽然笑了,“所以你靠近苏安浅,做她最好的朋友,就是为了庇护害他哥哥的元凶我,是么?这么伟大,还说你不爱我?”

陆晚歌不想再跟他说话,扭过头挣扎着要起身。

明承衍凉凉的一句:“老实的,我就不会管你,你若是走出这个门就不一定了。”

说完,他自顾上楼。

陆晚歌窝在沙发里,咬着唇。

她一直藏着那个秘密,她爱了不该爱的人,在父母面前藏得严严实实,只是个半点看不顺明承衍这个样子的千金大小姐。

她试着去爱别人,好容易和苏钦辰处得来,他却因为她而受无妄之灾,她真的好累。

……

苏安浅一早醒来,头晕脑胀,一整晚下意识的都在等他的电话,导致睡得很累。

给妈妈昨晚早餐,照常去了御景园。

刚推门进去,其实她以为燕西爵不在。

但入眼的是男人正从楼下下来,臂弯里抱着娇柔的柯婉儿,她就那么愣在了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柯婉儿勾着他的脖子,下一秒在余光里捕捉到了什么,转过头见了苏安浅,蹙了眉。

毕竟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女人,她有她的内涵,不会蠢得一副尖酸刻薄的脸,反而略微弯唇,“护工怎么来了?”

燕西爵神色淡淡,“我让她过来的。”

他将她放在餐桌边,早餐已经备好了,态度柔和,“你先吃,我马上来。”

“你不陪我么?”柯婉儿仰起脸,漂亮的脸蛋带着撒娇。

燕西爵抚了抚她的发,“忙着给你做早餐,我还没洗漱,你先吃,嗯?”

苏安浅还站在门口,她不知道有人的情况下该怎么打扫这个别墅,更是从来没见过燕西爵对哪个女人这样温柔。

他从她身边经过,也只是淡淡的一眼,什么都没说自顾上楼,昨晚分别前还算过得去的温和早不知哪去了。

“苏安浅是么?”餐厅忽然传来柯婉儿不高不低的声音。

她抿了抿唇,坦然走了进去,“柯小姐,需要什么吗?”

柯婉儿美丽的脸上有着自小渲染出来的傲气,对外人微微的冷,目光把苏安浅从上到下看了个遍。

她说:“虽然我昏迷了一段时间,但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别对西爵存有幻想,他最后只能娶我,像你这种女孩,怎么能配的上,明白么?”

苏安浅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眉。

柯婉儿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她那点情绪都看在眼里,挑了挑眉,“别嫌我的话难听,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我只是给你个忠告。”

苏安浅目光平静,“柯小姐多虑了,苏家倒了,但我苏安浅的修养还在,不过,有些事不是我个人能控制。”

柯婉儿忽然变了脸色,冲苏安浅招手。

苏安浅刚走过去,柯婉儿竟然站起来就给她一巴掌,娇生惯养的脸色多了一抹凌厉,“你这意思,还是西爵找你了?苏大小姐,说话要掂量身份的。”

这一巴掌,苏安浅始料未及,心口却猛然涌起一股火。

她可以忍受苏家失势时外人的冷眼,但这张脸招谁惹谁了总被人巴掌问候?

柯婉儿从昨晚就开始忍着气,经纪人说的话她不全信,但看到苏安浅这张脸,女人先天的不安全感都出来了,尤其隐秘爆料说燕西爵主动找的她,柯婉儿就越是按捺不住。

闭了闭眼,苏安浅忍了,也淡淡的看了柯婉儿,“柯小姐真有本事就守住他,否则一个苏安浅你可以打,十个百个你打得过来么?”

“你威胁我?”柯婉儿蓦地捏紧餐具。

恰巧,燕西爵从楼梯下来,从容的脚步声靠近,柯婉儿咬了咬牙,把情绪收了回去,转头便是浅笑。

燕西爵进来的第一眼看了距离桌子很近的苏安浅。

苏安浅略微低眉,然后退开,“我去收拾厨房。”

但燕西爵看了看苏安浅裹着创可贴的手指,声音低沉,“不用了,门口候着。”

柯婉儿终于侧首探究着男人神色的眼眸。

可燕西爵只从容的拿起餐具,还对着她如斯温和,“怎么不吃?我做的不好?”

柯婉儿笑了笑,乖乖用餐。

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苏安浅站在门口已经感觉到手机震动,但是一直没接。

餐厅里响起柯婉儿的声音:“西爵,我缺个生活助理,反正听说苏小姐一直照顾我,那就让她再跟我一段时间?”

门口的苏安浅眉头一蹙。

燕西爵没看她,只依旧温和的对着柯婉儿,“不是有经纪人么?需要生活助理我给你配,她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万一我有个什么事,她还能尽快救到我。”柯婉儿立刻不高兴了,柔唇微微翘起,“不是你说她只是给我备用的么?”

听到这一句,苏安浅才觉悟过来,她再高傲,再不屈,生活都是残酷的,她早把自己卖了,生是燕西爵的人,死是柯婉儿的待用品。

回神时,燕西爵朝她看过来,“不是想找工作么?就跟着婉儿吧。”

苏安浅没法拒绝。

离开御景园时,燕西爵的车从身后驶来,停在她身侧。

“上来。”他醇厚的嗓音,不容拒绝。

车上,她安静的转头看向窗外

“不情愿?”燕西爵忽然问。

苏安浅没有转过来看他,沉默了一会儿,才浅声道:“没有,多少人想当柯小姐助理呢。只是想理顺一下自己的身份,结果太复杂了。”

说着话,她终于看他,“我是柯小姐的助理,也是你妻子,那你们俩人在场时,我算……情人?”她自顾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好像高抬自己了。”

“咯吱!”车子戛然停下。

燕西爵沉着脸侧首,嗓音低冷,“最好别用这种口吻跟我说话。”

哪一种?不甘心、没能耐还愤世嫉俗,好像看谁都不顺眼,就她可怜的样子?

她清凉的笑,“柯小姐万人仰慕,我什么都不是,情人都不配,不是实话么?”

所以她忽然很讨厌他偶尔对她露出的柔情。

燕西爵定定的凝着她许久,终究也只是冷着脸,“知道是实话还用说出来,不怕辱了自己?”

苏安浅依旧只是笑了笑,谁辱她都快习惯了。

车子正好停在一个路口,她淡淡的一句:“在这儿放我下去吧,我还有事。”

燕西爵充耳不闻,反而启动车子,也凉薄一句:“有本事跳车下去。”

苏安浅皱了一下眉,竟然真的伸手去开门,半点没有拿命当命的意思。

一阵风灌进来,燕西爵几乎是铁青着脸。

可苏安浅看都没看他,下了车、关上车门,径自离开。

车里的男人重重砸了一下方向盘。

也许是她的问题问到了点上,没由来的让人烦躁。

他完全可以把她当做随手可弃的女人,但他竟然没有半点那样的心思。

……

苏安浅急匆匆的赶回家里,妈妈一直打电话,她以为出了什么事,一进门却看到了曋祁。

“你怎么?”她愣了愣。

曋祁温润一笑,“进来吧,站门口不冷?”

付嫣气色不错,看了看刚回来的女儿,略微的笑意,“浅浅,你过来。”

原来曋祁过来是想在走之前请她们母女逛一逛,吃顿晚饭,甚至邀请她们出国玩几天。

她犹豫着,“妈,您最近情绪不好,出去走走是应该的,但我还得上班……”

“请个假也不是难事。”付嫣打断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很坚持让她跟曋祁出国。

不待苏安浅再说什么,付嫣主张出了门。

逛街时,她才知道曋祁的母亲病情不太见好,尤其国内气候不太适应,得紧着回去,所以,付嫣几乎不给她考虑的时间,直接应下了。

逛完商场,四个人在酒店订了位置,晚餐时天色已经黑下来。

坐了没一会儿,苏安浅的手机开始急促震动。

她只看了一眼,面上平静,之后一次一次的挂断,直到次数多了,心里开始有所顾虑。

燕西爵没事总不会闲的一直打她电话。

“浅浅?”曋祁忽然朝她看来,大概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身体不舒服,还是菜不合胃口?”

她抬头,笑了笑,“没有,我……饱了。”

但付嫣不让她走,只说:“陪你阿姨说说话,或者和小曋出去走走?”

她点了一下头,但是出了门就看了曋祁,“我有点私事接个电话。”

曋祁绅士的一笑。

然而,她给燕西爵打电话过去,那边却是关机状态。

燕西爵给她打电话不仅是想让她去御景园陪柯婉儿,更多的是想知道她在哪,结果十来个电话换来满腔愠怒。

真是娇生惯养出来的,还当自己是大小姐,中午跟他说话没个度,还敢直接拒接了?

“大小姐到小女佣也需要时间过渡的。”柯婉儿拿走了他的手机,淡淡的笑。

燕西爵从沙发起身,“让经纪人过来陪你,我还有事,晚些回来。”

声音依旧是温和的,可柯婉儿却紧了紧手心,以往但凡她需要,他一定百忙抽空。

看着他起身离开,她闭了闭眼,一把摔了桌上的杯子。

……

苏安浅母女是曋祁送回去的。

回到家,付嫣已经收拾完行李,苏安浅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拧不过,只好答应跟着出去两天,却不知道怎么和燕西爵打招呼。

辗转间,床头的手机忽然震动。

“出来,我在你家门口。”听筒里传来男人微冷的嗓音。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