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陆先生你是我的命中注定苏黎陆宴北全本阅读

陆先生你是我的命中注定苏黎陆宴北全本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6-04 阅读(144)

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陆先生你是我的命中注定的主角是苏黎陆宴北,主要讲述的是苏黎爱了陆辰九整整十九年,从她第一次见到他就爱上了他,从来没有变过心。本以为这样爱恋会永远美好下去,可意外发生了,她被一个陌生男人玷污了,还怀上了孩子,虽然孩子意外流产,可这件事却成为了苏黎和陆辰九心里永远的刺。

陆先生你是我的命中注定苏黎陆宴北全文阅读

>>陆先生你是我的命中注定苏黎陆宴北全文阅读<<

陆先生你是我的命中注定苏黎陆宴北精彩章节导读

苏黎换了鞋,也来不及同池年打招呼,抓着手机就往外跑。

“梨子,你干嘛去啊?”

池年在屋里问她。

苏黎的身影却早已消失在了楼梯间。

“他男朋友呢?”

苏黎跑下楼,一边问电话那头的付灵。

“她跟她男朋友分手了,听说还是被男朋友从家里赶出来的!”

“陆辰九这个混蛋!!”

苏黎咬牙。

挂上电话,开车就直往大学城飞奔而去。

苏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她的寝室,正逢120的医护人员将浑身是血的苏薇抬至担架上。

苏黎才在门外看着,就吓得手脚冰凉,浑身直抖。

她是见过流产画面的。

像温珊珊,当天那样从楼梯上摔下去,直接导致了流产,可也没有像今日苏薇这样流这么这么多的血。

白色床单,血湖血海,几乎没有一片干净的地方。

医护人员抬她上担架的时候,还有血不住的往下滴,一滴一滴,像没有阖紧闸的水龙头。

苏黎真的从未见过这么多血,比起那日的温珊珊,苏薇更像是从血泊里打捞出来的。

医护人员焦灼的声音,在她耳畔间响起。

“快!怕是宫外孕大出血!”

“赶紧的!让医院备血袋,要快!!”

“流了这么多血,还不知扛不扛得住。”

“……”

宫外孕?

大出血?!!

苏黎身体里的血液近乎僵凝。

她是知道宫外孕的,她上大学那会,班上有个女孩跟男朋友一不小心怀孕,结果是宫外孕,当时年纪小完全不懂这些,肚子疼加见红也只天真的以为是月经不调,最后竟因大出血直接惨死出租房内,等人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苏黎跟着救护车直奔医院。

不想,才一进抢救室,医生就发了病危通知,“家属必须要有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什么心理准备?!

苏黎必须得承认,苏薇与陆辰九珠胎暗结这事,确实伤了她,也让她非常悲愤,她私心里也盼望着他们俩能早日分手,甚至偶尔也会希望他们俩能得到应有的教训,但她从未想过要让苏薇以这样的方式来作为结局。

无论怎样,她可是她苏黎的亲妹妹!

和她一同长到大的亲妹妹,虽然闹过,背叛过,但血浓于水却是事实。

苏黎抖着手,去兜里摸手机。

陆辰九!

陆辰九肯定认识许多有名的医生,他肯定可以为苏薇安排一位好医生,苏薇一定不会出事的!一定不会……

苏黎拨通讯录的手指,还在不停地打着抖,因为心慌意乱的缘故,她早忘了自己把陆辰九拉入了黑名单的事实,划了一圈,见到里面存了个‘老公’,她下意识的就以为是陆辰九,于是,急忙把电话拨了过去。

那头,没一会儿就接了。

苏黎等不及,率先开声,“陆辰九,薇薇出事了,宫外孕大出血,现在医生这边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我求求你,想办法救救她吧!你肯定认识很多厉害的医生,帮忙安排一下,行吗?”

苏黎在电话里已经泣不成声。

“你在哪?”

低沉冷静的三个字,方从电话那头传来,苏黎就愣住了。

显然,电话那头的人,不是陆辰九,而是……

陆宴北?

怎么是他?

苏黎来不及细想,忙回道:“我在港城附一。”

“等着。”

那头已经率先挂断了电话。

苏黎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还有些懵。

她明明拨出去的是‘老公’,怎么最后成了陆宴北呢?

苏黎点开通讯录看了一眼,这串数字还真不是陆辰九的电话。

所以,这真的是陆宴北的手机号码?

是什么时候存进来的?谁存的?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苏黎忽而想到了小璟宸。

毫无疑问,是他了!

她记得那小家伙有跟她提过这事儿,可当时她完全没放心上,更没想到那小家伙居然把他老爸的电话号码直接在她手机里存了个‘老公’。

这小屁孩!

难怪那日自己喝醉酒,那调酒师明明说叫的是她老公,可结果来的人居然也是陆宴北。

苏黎才想把这尴尬的称谓给改了,却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见她爸妈相互搀扶着一路抹着眼泪迎了进来。

“薇薇!!我的薇薇…………”

“爸!妈!”

苏黎忙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小跑着迎了过去。

一见着苏黎,苏母刘云慧就崩溃的扑了过去抱住了她,“小黎,薇薇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好好地,突然就进了医院!呜呜呜呜——”

苏父苏泽一贯是不太管她们母女三的,这次难得竟也露了面,他指着苏黎苛责道:“为什么你这么大个人了,还照顾不好你妹妹?当初送她来城里上学的时候怎么跟你交代的?不是让你好好看着她吗?现在好,居然直接把她看进了医院来!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苏泽打小就更偏爱苏薇,这一点苏黎是知道的,虽然她一直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刘云慧把自己拦在苏泽与女儿中间,哭着道:“小黎也不想薇薇出事的,你这么说她,你想过她的感受吗?”

被母亲这么一说,苏黎心里更觉委屈。

她偏过头,看向别处,一语不发,硬生生把眼泪逼回了眼里。

直到现在她都没敢告诉自己爸妈苏薇和陆辰九的关系,更不敢说苏薇腹中的孩子就是陆辰九的。

三人心急如焚的候在抢救室外,中途护士已经出来叫过两次家属签字,每一次带出来的消息一个比一个恶劣。

苏黎已经近乎崩溃。

母亲刘云慧更是差点哭晕在她怀里。

父亲苏泽在一旁来来回回走着,烦躁的不停的抓着脑袋上所剩不多的头发。

忽而,却见长廊尽头,一道笔直的黑色长影,犹如君王亲临一般,逆着光,沉步而来。

他的身后,还浩浩荡荡跟着一群身着白衣大褂的医生。

是陆宴北。

即使逆着光,两人还隔了很长一段距离,苏黎看不太清楚他的五官,可他那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太过瞩目,苏黎只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他来了!

不过只是她一通阴差阳错的电话,他就亲自领着医生团队来了。

不知怎的,见到他的那一瞬,苏黎整颗不安的心,仿佛一下子就沉沉的落了地。

憋了一下午的泪水,差点就要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直到他走近过来,苏黎才回神,匆匆忙忙把脸上的泪痕擦干。

“陆总。”

苏黎忙起身招呼。

陆宴北看了眼她红肿的双眼,微敛眉,沉声道:“把苏薇安心交给他们吧!”

“好,谢谢陆总,谢谢医生。”

苏黎忙鞠躬道谢。

“不用客气,应该的。”

应话的并非陆宴北,而是拎着医药箱站在他身旁的林演尧。

他冲苏黎挤了挤眉眼。

苏黎满心疑惑。

他们认识吗?还是这医生本就自来熟。

陆宴北冷幽幽的扫他一眼,“还不进去?”

“……”

林演尧领着医生团队,疾步进了抢救室去。

“这位是?”

苏泽见到满身贵气的陆宴北,眼睛都亮了起来。

倒是苏母刘云慧,脸上神情有些复杂。

“爸,妈,这位是我的上司,陆总。”

苏黎向父母介绍着陆宴北。

“上司?”

刘云慧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哪有上司与员工走得这么近的?而且,一看他就知身居高位,肯定是不安好心的。

陆宴北却完全不失礼节,礼貌的同两位颔首打招呼,“伯父,伯母。”

“好好好!”

苏泽忙点头笑应着。

倒是刘云慧,她一把将苏黎扯到一旁,“小黎,你老实跟妈说,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哪有上司这么体恤员工的?他是不是对你存有异心,你可别忘了,你是有丈夫的人!”

“……妈,你小心声!”

刘云慧说是把苏黎拽到一旁说悄悄话,可其实声音大得很,她就是故意要让这位‘不安好心’的上司听到。

陆宴北自是听到了,但他始终神色坦然,也不愠不怒。

苏黎很是不好意思。

人家好心来帮忙,结果倒好,没声谢谢也就罢了,还反过来被他们猜忌。

苏黎忙道:“妈,你别胡乱猜忌,人家是谁,哪看得上你女儿这样的?还有,我刚忘了说了,他是陆辰九的叔叔,亲叔叔,陆宴北!”

“啊??”

刘云慧呆住了,看一眼陆宴北,“叔叔?”

“是……”

“真是?”

“真是!”

“……”

陆宴北目光深沉地盯了一眼苏黎。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陆总刚刚那眼神里好似藏匿着几分不悦,就连他那双性感的薄唇好似也绷紧了些。

可她刚刚没说错哪句话呀?

他确实就是陆辰九的叔叔啊!

“哎呀!原来是亲家,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误会了。”

刘云慧忙上前赔笑道歉。

一声‘亲家’,听得苏黎只觉怪异不已。

陆宴北也只是淡声应了一句‘没关系’。

至那后,陆宴北只一同陪在抢救室外,却再也没有与苏黎说过一句话。

苏黎其实没想到他竟然会陪着候在医院里,或许是在等刚刚那位医生?

是的吧!

这些天他不是一直在生她的气吗?而且现在看起来,气好像还没消的样子。

正想着,抢救室的门被“哗——”一声推开,紧跟着,一名身穿无菌服的护士从里面疾步而出。

“苏薇的家属在哪,快过来!”

“在这!在这!!”

三人同时迎了上去。

那护士把手中的单子递给苏黎,“病人现在出血不止,必须摘除子宫,家属如果同意,赶紧签字!”

“摘……摘除子宫??”

刘云慧险些昏了过去。

“妈!”苏黎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了她。

惨白着脸,问护士,“如果不摘除呢?”

“我刚刚已经说了,病人出血不止,这种情况非常危险,随时可能没命,家属赶紧做决定!”

“签!”

苏黎当机立断,要签字。

“签什么签!”

苏黎手中的笔被苏泽抢过去,“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你知不知道摘除子宫意味着什么?!你妹才二十一岁,一个女人连子宫都没了,她还算什么女人?往后你还指望着她嫁人吗?啊?”

“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二十一岁的女儿去死??”

“这些庸医最大的本事,不就是吓唬人吗?再说了,嫁不出去的女人,活着有什么用,留在家里啃老啊?”

苏黎捡起地上的笔,愤懑的瞪了眼自己的父亲,“你可真不配为人父亲!”

她低头签字。

“你这臭丫头,反了你了!你干什么?都说了,不准签!!”

苏泽气得扬手就要扇苏黎。

可手才举起,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扼住了手腕。

力道过大,疼得苏泽直皱眉。

“亲家,你这是要做什么?”

陆宴北冷冷的甩开了他的手,下一瞬,把闷头签字的苏黎拽到了自己身后,牢牢护住。

苏黎迅速签完字,把单子递给了护士。

护士接过后,转身回了抢救室里去。

“你这死丫头……”

苏泽指着陆宴北身后的苏黎,气不打一处来,可碍于陆宴北,他又不敢再多说什么。

碎碎骂了几句后,走去吸烟区抽烟去了。

“谢谢。”

苏黎在陆宴北身后低声道谢。

陆宴北却像没有听到一般,面无表情的重新坐回了休息椅上。

“小黎,薇薇这以后连子宫都没了,她可怎么活啊!”

刘云慧声泪俱下的哭着,“她这杀千刀的男人,到底是谁?我非要揪出来,让她给我女儿负责!薇薇变成现在这样,全都是拜他所赐!”

可不!

苏薇现在这样,就算不全拜陆辰九所赐,但他也绝对脱不了干系吧?

听着母亲这番话,苏黎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让陆辰九负责?

是啊!他该负责的,反正他们马上就要离婚了。

可是,陆辰九那个绝情冷漠的人,他会负责吗?

就算他尚有良知,真的愿意对苏薇负责,李文娟也决计不会允许她娶一个无法生育的女人回家的。

想到往后那些鸡飞狗跳的事儿,苏黎无声的叹了口气。

数小时后,天色全黑。

苏薇在鬼门关里走过了一遭,摘了子宫,但值得庆幸的是,终究捡回了一条命。

苏黎不愿父母来回奔波,于是便在医院隔壁的酒店给他们俩开了间房。

再回医院来,已经不见了陆宴北的身影。

想来他应该是回家休息了。

苏黎其实觉得挺对不住他的,居然让日理万机的陆大BOSS陪着她在这医院里呆坐了数个小时。

实在罪过!

把父母安顿好之后,苏黎重回了住院部,才发现苏薇竟然已经被转入了VVIP高干病房里。

病房一室一厅,装修精致,还配有专程的护理。

“护士,我们一开始定的不是普通病房吗?”苏黎问护士站里的护士。

“是!一开始是,后来一位姓陆的先生过来,替你们转到了VIP病房里。”

果然是陆宴北。

“这一晚多少钱啊?”

“苏小姐,钱你不用管了,陆先生已经把手术费和住院费全都一次性付完了。”

“啊?他连手术费都交了?”

“忘了说,医药费也交了。”

“……”

这家伙!

干嘛默不吭声的?以为是做好事不留名啊?

“护士,一共多少钱啊?”

“五十多万吧!也不是在我这缴费,具体数额我忘了,清单陆先生自己拿走了。”

“……”

五十多万……

苏黎咬了咬下唇。

这钱,有得还了!

想想,她应当让陆辰九那混蛋出钱才是。

苏薇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可跟他脱不了干系。

苏薇从手术室出来之后,还一直昏迷不醒。

苏黎今晚负责照看她。

她打了盆热水,替她洗干净了脸,又几番确定针药没什么问题后,这才轻步从病房里退出来。

不想,一出来,才阖上病房门,却见一抹颀长的黑色长影出现在了大厅门口。

苏黎愣住。

怔忡的看着眼前走了又折了回来的陆宴北,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应该是回家洗了个澡,满身清香,头发丝上还沾着层水汽。

深色西装已经被换下,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宽松的黑色长风衣,里面搭配着灰色V领毛衣以及白色衬衫。

简单慵懒的搭配,却将他衬得更加魁梧挺拔,这样的他,一如了画报中走出来的男模,行走的衣架子。

还真是帅到人神共愤。

那一瞬,苏黎分明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尤其,他两束目光落在她脸上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心房里好像揣着一只不安分的兔子,似随时要破房而出。

“你……”

许久,苏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陆宴北没说话,只大步走了进来。

苏黎这才注意到他手中还拎着两个提袋。

外卖?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苏黎的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直叫唤了。

她早就饿了。

陆宴北把两袋外卖搁在茶几上。

苏黎发现,这两袋外卖出自于不同的两个地方。

一个是七星级莱恩多酒店里高级餐点,而另外一个……

“披萨??”

打开袋子一看,苏黎眼睛都亮了。

居然还是他们公司楼下那家的!

“回公司办点事,经过就顺手买了。”陆宴北轻描淡写的说着。

他一定不会说他是专程跑去公司楼下买的,更不会承认自己多少有点将功补过的意思。

那天晚上可是她有错在先!

苏黎看着盒子里还热气腾腾的披萨直乐,口水都流出来了,也没舍得下口。

她在茶几前蹲了下来,歪头看一眼坐在沙发上神色如常的陆宴北,甜甜一笑,“谢谢陆总!”

“嗯。”

某人接受了。

不着痕迹的睨她一眼,却不小心被她脸上那抹笑颜给甜到。

心,猛然一动。

下一秒,故意板起脸来,“吃饭。”

“好!那我开动了。”

苏黎像个孩子般,高兴地应着,又凑近披萨前嗅了嗅,心满意足,“好香啊!”

陆宴北的目光落在她绚烂的脸上,不由自主的牵了牵嘴角。

医院里明明是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可偏偏,这厅里却充斥着一股浓郁的恋爱酸臭味。

***

吃饱喝足后,已过凌晨的点儿。

苏黎回房去看了眼昏睡中的苏薇,用棉签替她把唇润湿后,这才又轻手轻脚从房中退出来。

陆宴北犹在厅中的长沙发上坐着,手里还捧着一本书。

一本……

言情小说?!!

这是苏黎让池年特意送来给她打发时间的。

要死的!

苏黎急忙冲过去,一把将他手中的书抢了过来。

坐上沙发,把书往屁股底下一塞,红着脸抱怨道:“陆总,这可是我的私人物品,你怎么能随便翻阅呢?”

陆宴北睨她一眼,又瞥了眼她屁股底下那本书,微皱眉,一副不敢恭维的样子,“这本书比上次那本还黄暴。”

“…………??”

上次那本?!!

“上次在你家也随手翻了一本。”

“……”

“想不到你们女孩喜欢的是这种恶趣味的东西。”

那一脸的不敢苟同和嫌弃的表情是什么鬼?

“不是,陆总,这怎么就是恶趣味了?这是爱情,爱情你懂不懂?算了,一看你这样的,肯定不懂。”

“手铐,鞭,也叫爱情?”

“……”

这……

“原来你喜欢这种低级情趣的东西。”

苏黎脸蛋儿瞬间憋得通红,她矢口否认,“我不喜欢!”

陆宴北思忖半秒,点头,“……哦,好。”

他回答得莫名认真,还一脸诚恳。

翻译过来就是‘知道了’。

让苏黎一度误以为,两人刚刚真是在诚心讨论床上那点喜好之事。

什么鬼?!

哦个鬼,好个屁啊!!

她完全没有那意思好吗?!

苏黎绯红的脸颊烫得似火烤,偷偷瞥了眼旁边的陆宴北,他倒好,还是那副气定闲神的样子。

凌晨一点,苏黎到底熬不住,窝在沙发角落里昏昏沉沉的睡了去。

一颗脑袋跟小鸡啄米似的,不停地往前栽着。

陆宴北看她一眼,到底放下了手中那本打发时间的杂志,起身抱过她,将她小心翼翼的打横放在了沙发上。

脱下身上的长风衣,替她盖上,而后才在她头顶的角落处坐下。

正要拿起手边的杂志,旁边那颗小脑袋却不安分的往前钻了钻,似乎是在找最舒适的位置,最后,一颗脑袋瓜子直接钻到他的腿上来,在他怀里蹭了蹭后,心满意足的睡了。

陆宴北:“……”

看着主动枕到自己腿上来的苏黎,陆宴北挺拔的身板有片刻的僵硬,连呼吸都顷刻间重了些许。

拿杂志的手,还僵在半空中,没有落下来。

狭长的魅眼,半眯起来。

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是真的睡着了,还是,故意的?

陆宴北性感的喉头滑动了一下,盯她数秒,确定她真的入睡了后,他方才重新把杂志捡了起来。

至于腿上那颗脑袋……

只要她不往前蹭的话,就由她去吧!

陆宴北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耐性竟然变得这么好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只会把所有的忍耐和宽容给儿子,可未曾想,自己竟有一日会对一个女人,准确点说来是一个已婚女子,一点点宽容,放纵,越来越没了自己的底线。

翌日,清晨八点——

苏黎是被自己父母惊醒来的。

她醒来,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盖着一件长风衣,而陆宴北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苏黎不知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想必折腾了一天一夜,他也累得够呛了吧!

苏黎有些忏愧。

自己不过一介小秘书而已,何德何能得到BOSS大人这般恩典。

“小黎,累了吧?吃了早饭就先回去休息吧!你妹这边有我和你爸就行了。”

刘云慧到底是心疼她的,把早餐拎到了茶几上。

苏泽在苏黎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问苏黎,“辰九呢?怎么他到现在也还没露个面?不管怎么样,这里面睡着的好歹是他小姨子吧?”

一提到陆辰九,说到‘小姨子’,苏黎心里就觉膈应的慌。

昨儿她其实是有给陆辰九打过电话的,但陆辰九始终是那副漠不关心的态度,只往她的账户上打了两百万就作罢了。

苏黎瞒着陆宴北转了五十万给魏寻,让魏寻帮忙转到陆宴北的私账上去。

“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苏黎问父亲。

她太了解自己这位爹了,只要提起陆辰九,他脑子里想的一定是钱。

果不其然……

“最近我手头有点紧,想找他拿点钱缓缓。”

苏黎气得想把跟前这碗粥砸他怀里,但她忍住了。

“别做梦了!”

苏黎四个字,回得冷冷的。

苏泽一听这话,火冒三丈,拍案而起,“苏黎,你什么意思?老子养你二十几年,敢情是白养了是吗?你嫁了个这么有钱的老公,难道不该拿点钱回来孝敬孝敬爹娘?你自己住着豪宅,开车豪车,却让我们窝在那乡下过鬼日子,你还是人吗你?!”

“老公,你少说两句。”

刘云慧忙起身拉苏泽,“薇薇还在里面躺着呢!”

“妈,你别拉他,你让他说。”

苏黎一边搅着粥汤,嘲讽的冷笑一声,“我不是人?这些年我往家里拿回去的钱还少吗?怎么着也够你到城里买套房了吧?你小女儿上大学的钱都是我出的吧?家里的吃穿用度全是我花的钱吧?你呢?!你苏泽为这个家都做了什么?吃喝嫖赌,样样沾边,这些也就算了,还欠一屁股高利贷等着我去给你擦屁股?苏泽,你问问你自己,你是人么?”

“你这死丫头!嫁出去没几年,一张嘴倒学得比谁都厉害,看我今天不抽死你!”

苏泽扬手就要扇苏黎。

好在刘云慧及时拦住了他,“别打!别打!!打坏了,你不心疼,我心疼!她是我女儿,我养大的,我心疼!!”

“她算什么女儿?哪门子的女儿?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才是咱们的女儿!”

苏泽愤怒的一把推开了自己妻子。

这话苏泽成日里都挂在嘴边,苏黎早听腻了,所以,她并没有往心里去过。

他不想认她这个女儿,她还不想要他这么个破爹呢!

“老婆,你打电话给辰九。”

苏泽命令刘云慧,又道:“就说他小姨子被人欺负入院了,现在没钱住院,让他搬钱来。”

听听,听听这口吻!

多么理所应当啊!

呵!

苏黎在心中讽笑。

也难怪李文娟要看不起自己。

这种吸血鬼一样的家庭,别说是他们这样的大豪门,就是普通家庭也没几个能忍受的吧?

刘云慧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就准备给陆辰九打电话。

她向来对老公唯命是从,也正是她软弱的个性才造就眼前这个毫无廉耻,毫无底线的苏泽。

哪知,电话还未来得及拨出去,就被苏黎把手机给夺走了。

她把手机塞到了自己的屁股底下。

“你干什么?!”

苏泽指着她,又要发作。

苏黎舀了一口粥进嘴里,才漠然道:“我和陆辰九已经准备离婚了。”

“什么?”

这次,连刘云慧都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一听苏黎要和‘钱’离婚,苏泽哪里肯答应,他指着苏黎的鼻子辱骂开了,“你这死丫头,你说,是不是你在外头有人了?”

“小黎,到底怎么回事?好好儿的,为什么和辰九就闹成这样了?你是女孩子,不可随意离婚的,你知不知道?何况辰九还那么优秀,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刘云慧还是老一派的思想,总觉得女人一旦嫁了,就该从一而终。

“妈,天天在外头玩女人的男人,也算得上优秀?”

苏黎一边吃粥,一边不以为意的问母亲。

刘云慧似愣了一愣,又瞥了眼杵在身旁生闷气的苏泽,这才沉沉叹了口气,“傻丫头,这年头又有几个男人不在外头偷腥的?只要他还愿意回家,那就是好男人,明白吗?”

苏黎嗤笑,心疼的看着自己母亲。

那是她这一生从未见过真正的好男人,所以她才会说出如此荒唐可笑的话来!

“妈,如果这男人偷的是你另外一个女儿呢?”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