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南沫秦衍小说名字 爹地臣服吧微微暖光全文在线阅读

南沫秦衍小说名字 爹地臣服吧微微暖光全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6-03 阅读(170)

南沫秦衍小说名字是爹地臣服吧,作者是微微暖光。这本总裁类言情小说讲述的是五年前,南沫不受控制地爱上了秦衍,当她全身心地投入到这段感情中时,却听到了秦衍和兄弟的对话,原来,秦衍和她在一起,只不过是一场游戏,得知真相的她只好默默离开。五年后,她变身女明星归来,再次遇到秦衍,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南沫秦衍小说名字爹地臣服吧微微暖光全文阅读

>>南沫秦衍小说名字爹地臣服吧微微暖光全文阅读<<

南沫秦衍小说名字爹地臣服吧微微暖光精彩章节导读

秦衍看着她那怪异的目光,大概是被气的,手指按压了两下眉心,拎起她的一只胳膊就将她往外面丢。

"疼疼疼…"南沫叫了两声,手臂被抓着往外面推,她却突然坐了下去。就坐在了秦衍的两只脚上,腿分着,另外一只手臂也抱住了秦衍的小腿,嘴里嘀咕着。

"不行不行,我还不能走,我正事还没办呢。"

秦衍被她坐在脚上,脸上阴冷阴冷的,低下头:"我给你三秒钟,再不走,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南沫抬起头,目光无惧:"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错觉?从我进来到现在开始,你也没对我客气过啊,再说三秒钟已经过了,你让我怎么走?就算我走了我也得回来,学校那边的领导个个都强迫我来找你。

不然。你以为我乐意来啊,有那个时间,我完全可以多复习一门功课,拿到奖学金,可现在,我居然因为你耽误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你说说,究竟应该是我冲你发脾气的,还是你应该冲我发脾气?"

"……"

秦衍动了动腿,低头却发现女孩身上穿的是裙子……

南沫脸色涨红了起来,从秦衍脚上爬起来,死死的瞪了一下秦衍。"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占女孩子的便宜!"

秦衍:"……"

"秦衍,快递。"外面传来快递员的声音。

秦衍的目光从南沫的脸上扫过,出去拿快递。

南沫呆在里面随意的看了两眼。发现了很多的泡面……

里面也没有处坐,除了一张床,也就是一张床,没有椅子,没有桌子……

也没多想,南沫坐到了那张床。秦衍拿着快递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女生坐到了他的床,向来就讨厌女生的他当场脾气爆了,大步的朝着南沫走过去,大有要将她从三楼扔下去的意思。

"你放心,我跟黎容宣不同。她喜欢你,但我不喜欢你,所以,你不要多想,也不要再冲着我吼。"南沫的手比了一个暂停的动作,并用英文说,"我对你没兴趣!"

当时秦衍的脸色…不知道变了多少种。

南沫翻了个身,微信上收来几条信息,是余静音发来的。

【请问发生了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家里是糟贼了吗?】

【你呢?浪浪呢?你们的东西呢?我去,你们不会是扔下我一个人又连夜的跑回国外去了吧?】

【请回我信息,请回我信息,我现在很生气。】

南沫:【浪浪叛变了。我回到家的时候,他已经将东西收拾好搬上了秦衍的车,所以我们两个现在都住在秦衍这里。】

余静音:【我去。养了那么久居然养了一只小白眼狼,那现在呢?现在你不会已经和秦衍已经睡到一起了吧?你们不会那什么那什么了吧?】

南沫无语:【没有,他去出差了。大概要一个多星期才会回来。】

余静音:【那就好,那就好,吓死老娘了。你说他连浪浪是他儿子都不知道,他究竟是在想什么,当年你渣了他,或者是他渣了你咱们先不提,可他怎么就死缠着你不放呢?南沫,你有没有考虑过,事实上他是对你用情很深?】

【你相信?】南沫回了一条信息。

【不相信!可是,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连你的孩子也可以接受,就这样让你跟他在一起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南沫:"……"

退了聊天界面,不想聊了,秦衍是谁呀,他一定是有目的性的。

刚想关手机,微信又响了一下,南沫没耐心的点开回了句。

【可能他就是想那什么我吧,那什么腻了就放过我了。】

南沫手指按下了发送键,可消息刚刚出去,余光看到上面头像的时候愣了愣神,这才发现,头像是秦衍的,不是余静音的。

而她发的那条消息上面还有一句,是秦衍发来的。

【室内有暗光灯】

南沫查觉到真的是跟秦衍的对框之后,手指连忙按住了那条信息,选择了撤回。

还好她的速度快,又在两分钟之内,所以撤了回来,就是不知道秦衍有没有看到的。

南沫盯着对话框盯了好一会儿,没有等到秦衍那边再回消息过来,找了个理由,也许秦衍发送完消息之后,他就去忙了,所以没有看到她的那条信息。

一定是这样……

……

机场,秦衍是看到了那条信息的,因为他几乎是刚刚发出去微信,那边就秒回了,盯着那条信息有几秒钟,又看着对方撤了回去,铸刻深沉的俊脸上没有任何的起伏,只有那双凤眸沉了几度。

"秦总,登机时间马上就到了。"秘书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变化,眼睛一直盯着登机口,生怕错过航班。

秦衍关掉了手机,并不着急去登机,英挺的后背靠在机场的座椅上,目光犀利的看向提醒他的秘书。

"出差的时间为什么安排到今天?"

"啊?"秘书啊了一句,用很奇怪的目光看着秦衍那张冷漠到极致的脸:"这时间,不是秦总您在上个礼拜自己定下的吗?"

这锅他不背。

"我定的?"秦衍漆黑的凤眸意味不明的又沉了几度。唇舌顶了顶上鄂,盯着那名秘书,莫名的生出几分危险来。

秘书:"…不不不,不是您定的,是我定的,是我定的…"

秦衍目光凉凉的扫了他一眼。收回目光,金丝边镜片下的凤眸眯起一丝弧度,"私自做主定下我的时间。扣除这月的奖金。"

秘书:"……"

他瞧了瞧秦衍的脸,发现他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不不不,是秦衍从来就不开玩笑。

现在的老板都那么不把自己的脸当一回事吗?秘书在心里逼逼了一句。

"你在骂我?"秦衍又说。

秘书:"……"

我怎么就那么难?

"没,没有,没有,扣的好,秦总您扣的好,那今天的航班取消?"秘书说。

事实上,这次的航班,也没有非要让秦衍亲自出国的必要,有些合同通视频就能商订下来,再派代表过去签约就好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秦衍安排了这次的出差。

秦衍的目光落在机票上,注视着那两个字。就是从这里,南沫突然出道了,也是从这里,她有三年的时间,没有任何人查的到。

他要知道,那三年她做了什么,又是怎么有了孩子,怎么…出道的。

"现在取消,你想让我打脸?"秦衍起身,朝着机场通道走去。

秘书的表情一言难尽,小跑着跟了上去,秦总对他的脸一定是有什么错觉,这些年他爽的约还少?

……

南沫送浪浪去学校了之后,在公司的门口跟余静音碰了面,原本余静音还担心她会不会没睡好,或者精神状态不好什么的会影响拍戏。可见到南沫之后,她彻底的把那种想法给压了下去。

完全没有!

南沫精神好到不行。

"哎,我真的是白担心了一个晚上,还以为有些人呐可能会睡不着什么的,现在我才明白啊,人家在那个渣了她的男人那睡的也挺香的…"

"许是太多没有闻到男人味了吧!"南沫淡定的回了一句往公司里面走,事实上她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就好像是在外面漂泊了五年了,突然找到了一个让她精神放松,不会担心有危险的地方,很容易就睡着了。

不光是她,浪浪也是。

"嗤。"余静音四周看了一眼。确认没有人听到她们的谈话后才跟着南沫后面往里面走,"我的姐,你还真敢说。万一被媒体听到,指不定又会传播成什么样子呢,多影响前途。"

南沫往前走着,扫了她一眼,"所以啊,你就别在我的面前再提秦衍。"

余静音:"……"

两人刚走到走廊的拐角处。旁边的洗手间里传来小声说话的声音。

"不是吧?秦总当时被采访的时候那么说,是因为你让他那么说的?"

"容宣,你怎么就不会慎重的考虑一下呢,你说你处处的为秦总考虑,让自己在网上被人嘲笑了好几天值得吗?"

"只要他好,我无所谓。也不在意这些,更何况秦衍私下还是很好的。"黎容宣的声音,"所以,我今天跟你们说了什么,千万不要再传出去知道吗?不然又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嗤!"余静音听着洗手间里面三个女人的声音,故意的发出嗤笑的声音。

里面几个女人探头看出来,包括黎容宣,看到是南沫,黎容宣的脸色沉了好几个度,比被人当众打了一巴掌还要难堪。

毕竟她才刚刚误导了公司里的人,南沫这个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就出现了!

里面的人纷纷出来了,自从上一次在公司里见过面之后。对她的好感度都不低。

"南沫,南沫。"

"沫姐。"

南沫收回目光,没再去看黎容宣。冲着几人打了声招呼:"走吧,去开会。"

"你们先走,你们先走。我去个洗手间。"余静音冲着南沫挥了挥手,往洗手间里走。

她进去了,黎容宣正站在台子那里洗手。一张脸阴沉着,从镜子里面看了她一眼,余静音吐了吐舌头,故意的边往隔间走,边嘀咕。

"也不知道有些人的脸究竟是用什么做的,居然厚到了这种地步,还以为别人都不清楚状况,还好,沫姐住到了秦总家里,否则,还真就误会了呢……"

她绝对是故意的。

故意说给黎容宣听的。

毕竟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南沫五年前也不可能会招惹上秦衍那个男人,更不会独自一人带着浪浪在国外五年,所有的根源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她居然在被秦衍澄清打脸之后,又在公司里胡乱的散播谣言,她肯定不能让她好过。

毕竟现在沫姐已经住到了秦总的家里,说不定以后,他俩还能复合啥的?

做为经纪人,她必须得帮南沫将外面的那些乱往秦总身上粘的花儿草儿的啊,给拔个干净。

隔间的门关上,黎容宣镜子里面的那张脸,以最快的速度变得青白青白的,不可置信的瞪了那包间一眼,显些就没忍住过去将里面的人给弄出来问个清楚。

南沫怎么可能就住进了秦衍的家里!!

明明,前几天他们都还没有什么交集。

五年前,南沫听到那些话就那么原谅了秦衍吗?

黎容宣闭了闭眼睛,突然就觉得自己那么多年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手脚发凉……

不不不,她不接受,不接受他们同住了。

……

一连三四天过去了,秦衍没在给她发过消息,也没有电话。

南沫除了送浪浪去学校就是拍戏。

可空下来的时候,心里又觉得有些不安,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

于是……

南靖天破天荒的接到了南沫打的电话,听到她人在他家公司门口之后,从办公室出来,不出三分钟他就到了楼下,走到南沫开的车子旁,伸手敲了敲车门。

"沫姐,你找我啊?"

南沫将车窗降下来了些,回国那么久了,第一次对南靖天笑了笑:"我今天没戏,刚好路过你这里。"

南靖天看直了眼睛,头顶绕着一圈小星星。俯身趴在车窗处,南沫回国那么久了,还特么的是第一次对她笑呢,之前见她都是冷冰冰的,要么就是怼到他不行。

"沫姐,想不到啊。秦哥他出差去了H国之后,你就想起来我了。"南靖天一个大男人,藏青色的西装加身。一米八几的身材,面孔线条镌刻般俊美,就那么俯身趴在她的窗口处。

听到H国两个字,南沫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突然发紧,小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消失。

H国,秦衍居然去了H国。

那是她呆了五年的地方,也是她出道的地方……

是巧合吗?

可南沫不这么认为,秦衍他一向霸道,,五年前,他还曾经将她的家世扒了个底朝天,她所有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包括她全部的喜好。

"我一直都可以想起你来的。"南沫偏过头,装作若无其事的笑了笑,然后对南靖天说:"你先往后面站一站。"

南靖天深深的觉得自己今天是不是在做梦呢。沫姐对他笑了一次又一次的,这要是秦哥在的话,估计会吃醋吃死他。

"对对对,沫姐你先下车。"南靖天往后面退了退,让开了几步,从兜里掏出手机,准备订个好一点儿的餐厅,一会儿去吃点。

"我没有要下车啊。"南沫用很是奇怪的目光看了南靖天一眼,打着火,"你我也看过了,下午我还有一些事情,改天约你一起吃饭。"

南靖天:"……"

不应该是今天吗?

车子从他面前一溜烟的开走了,留下一股尾气。

南靖天:"……"

去,怎么就感觉不是单纯的来看他的呢?

但是,南沫能够主动请他吃饭。那可能真的要等到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想了想,南靖天还是有一种被人给耍了的感觉,自我安慰已经不行了,于是,他拿出手机找到了秦衍的电话号码发出去了一条微信。

【秦哥,秦哥,告诉你一个会特别虐你心的事情,今天沫姐来找我了,她跟我笑了,哈哈哈…她没有跟你笑过吧?不过秦哥你也不要太伤心,总有一天她也会对你笑的,哈哈哈……】

……

南沫回去之后。小浪浪已经在了,秦衍不旦旦安排了张妈负责她们的饮食起居,还安排了司机每天接送浪浪。

"妈咪。"小浪浪在玩手机。

南沫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你先自己玩一会儿。妈咪累了,先去洗个澡。"

"好。"小浪浪正在发微信,神情认真,南沫没有去看他在跟谁聊。

上了楼之后,南沫去了浴室,简单的洗了个澡。想到南靖天说的话,秦衍他去了H国,虽然是出差,可是南沫总觉得有些胆战心惊的。

一手擦拭着头发,拿起手机,找出了一个号码。对方几乎是秒接听。

"师姐?"三十岁左右男人的声音,嗓音十分富有磁性。

"现在说话方便吗?"南沫问。

"方便,方便,师姐你可是轻易的不给我打电话的,就算是不方便,我也得找一个方便的地是不是?"那边的语调轻快,故意的调侃她。

南沫顿了一会儿:"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我,你还记得我当时生浪浪的那家医院吗?"

"怎么了?"对方的语气里面少了几分调侃,多了几分正经:"那不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吗?你怎么又突然想到那家医院了?浪浪生病了?"

"没有。"南沫快速的说:"可能有人去那边查我了,你帮我把那家医院里的记录消除掉可以吗?"

想来想去,她觉得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以前秦衍的人脉关系就大到让人心惊。现在她总觉得哪哪都不安全。

"谁啊?谁敢来这边查师姐你,你把他的资料发来给我,我现在就去让人去查一下这人。看看究竟是谁,让人教训他一番。"

南沫捏了捏眉心,"不用了。你只要把我当年在医院里的记录给抹去就去了,除了我出道之后的事情之外,其它的事情最好都不要被查到。"

那边听完南沫的话眯了眯眼睛。生出几分怀疑,竟然还有人是南沫怕的?

"行是行,我一会儿就去办,但是有一点你要清楚,当年照顾你的还有浪浪的医生可不少呢,我就算是把记录给消掉,但指不定那些人也会被查到。"

"我知道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办。"

南沫将电话挂掉,事实上她当年去了国外之后,就刻意的藏了起来,无论办什么事情用的都是别人的身份证,虽然想着,也不可能会查到什么,但对于秦衍她没有办法做到放心。

"妈咪?"浪浪的小声音从门外传来,小家伙正一边走一边进来,手里拿着儿童手机。

"嗯?"南沫俯身去拉房间里面的一些抽屉,找吹风机。

"没事,张妈说一会开饭了,要你下去呢。"小浪浪贼兮兮的笑着。

"知道了。"

南沫在一个较高的抽屉里面找到了吹风机,将电插上,一边吹头发,一边回头去看小浪浪,小家伙却突然手放到了身后。

南沫拧了拧眉:"你手里拿的什么?"

"我…"小家伙的眼睛狡猾的转了一圈,有些心虚的摇了摇头,转身迈着小短腿往外面跑:"我就是上来叫你吃饭而已。"

浪浪跑的挺快的,但南沫还是看到了他的手机。

但没有多想,只觉得小家伙神神秘秘的……

浪浪跑出了房间,下楼爬上沙发,然后将他刚刚录下来的那个视频找出来,那上面是南沫裹着浴巾,背对着镜头弯腰找吹风机,再到拿着吹风机吹头发的画面,找到备注着"有可能是爸爸"的微信发送了过去。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