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爹地臣服吧南沫秦衍完整版无弹窗目录阅读

爹地臣服吧南沫秦衍完整版无弹窗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6-03 阅读(145)

本站提供爹地臣服吧南沫秦衍完整版无弹窗目录阅读。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几年前,秦衍和兄弟打赌,一定要追到南沫,到手之后再甩开,谁知在一次私人宴会上,被南沫知道了真相,她伤心离开。五年后,南沫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回国第一天,便被导演算计了一把,她这火爆脾气可忍不了。

爹地臣服吧南沫秦衍完整版无弹窗全文阅读

>>爹地臣服吧南沫秦衍完整版无弹窗全文阅读<<

爹地臣服吧南沫秦衍完整版无弹窗精彩章节导读

酒吧里,男人像是一个大酒箱,一瓶又一瓶的酒下去……

南靖天超级头大,秦衍的胃是被医生禁止喝酒的,以前还好,但自从他见到南沫之后,这酒喝的就像家常便饭似的。让人担忧不已。

没办法,他拿出手机给南沫打电话,想让她来劝劝,结果却发现自己已经打不通南沫的电话了,他又拿了秦衍的手机来打。

没想到的是……

秦衍也在黑名单里……

南靖天嘴角微微抽抽了两下,这个女人还真的是绝情啊,对他们这对难兄难弟,简直就是一点情面也不留。

起身,他走到了独自喝闷酒的秦衍身边。

"秦哥,别喝了,不然一会又要进医院了。"

秦衍将他的手臂推开,南靖天见劝不动他,轻珉了一下嘴唇,想着要不要现在他去南沫那里一趟,将人给骗来。

正准备那么做的南靖天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看到屏幕上面备注着的名字,他眼神微微暗了下。

"秦哥。"南靖天俯下身,拍了拍秦衍的肩膀:"我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一会过来找你。"

南靖天出了包间,他没走几分钟,一个女人将包间的门推开了。

黎容宣也是无意间看到秦衍和南靖天在这里喝酒的,期间有服务员拿了不少的酒进他们包间里,她想着这两个人一定会喝多的,没想到一问那个服务员,却听到,在里面喝酒的只有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会穿黑色西装的肯定是秦衍,南靖天并不喜欢。

再想想。南沫都回来那么多天了,好像她跟秦衍之间也没有什么进展,所以黎容宣猜测。秦衍会喝那么多的酒,一定是跟南沫有关系。

想到这些天里,她在南沫那里受的气,再看看仍旧眼里只有南沫的秦衍,她嫉妒心作祟,同样是做为喜欢秦衍那么多年的人。为什么她就是个透明的。

同样的黎容宣也很怕秦衍和南沫这两个人会在一起,她从手机里找出一个许久没有联系过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之后,将人引走了,进了包间。

……

片场。

戏马上就要开拍了,却有一个人还没有到现场。

"她的架子可还真够大的。"余静音吐槽:"女主角都到了。她却连个影子都还没有。"

南沫的注意力都在她手机的游戏上,听到余静音的话也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旁边有几个小演员在小声的议论着。

"你们看新闻了没有?有很多娱乐报道说昨天黎容宣和秦衍去了酒吧,居然孤男寡女的呆在一间包间里喝酒。"

"真的假的,秦总是谁啊,他一向是高高在上的,都没有见过他什么绯闻,也没有看到他跟哪一个女人在一起过,居然被拍到了跟黎容宣一起喝酒?"

"不信你就网上去看,上面贴出来了许多的照片呢,其中有几张还是黎容宣坐在秦总身边的,你们说,会不会他们之前就在暗中交往了?"

"有那个可能。你们想,黎容宣向来在这圈里也是傲气的很,她要是背后没个人什么的。她能傲成这样?"

"可不对啊,如果黎容宣真的跟秦衍在一起了,那以她的个性肯定会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跟本就不会藏着噎着。"

余静音听到这些悄悄的看了一眼南沫,在看到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这男人还真的够渣啊,前脚还缠着南沫不放,后脚就去跟黎容宣勾搭上了。

还好那天,她没有坦诚,浪浪是他的儿子。

"黎容宣来了,黎容宣来了。"几个小演员看到姗姗来迟的黎容宣,立刻八卦的凑了上去。

"黎小姐,那新闻上说的是不是真的啊?你真的跟秦总一起出去喝酒了?"

"你们是不是在暗中交往呢?"

黎容宣往南沫的方向扫了一眼,有些娇羞的珉着嘴笑道:"我和秦衍以前就认识,我们还是大学的同学呢,一起喝个酒不奇怪吧?"

"哦,天呐,你们居然是同学的,我们怎么就没有听你提起过呢?"

"你们不会是大学的时候就开始交往了吧?"

黎容宣不解释,也不否认,只是放纵了那些人的猜测。

"拍戏,拍戏,我们拍戏吧。"

她越是这样的刻意闪躲,就越是让人感觉她和秦衍之间有什么。

余静音朝着南沫靠过去刚想要说什么,南沫关掉了手机,冲着她说:"你快去接浪浪吧,一会儿我拍完戏自己回去。"

余静音:"……"

好吧。

下午的戏,拍的是三个男人堵了女主的戏,女主一个女生被三个男人用语言调戏,内心崩溃反击的场景。

这种戏,为了逼真效果,南沫是亲自上的……

西餐厅的窗口三楼,昨晚醉到不行的男人这次不是在那里开会,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凤眸微凉的盯着下面拍戏的情景…

一个场景,为了效果,来来回回拍了二十几次,最后,南沫手臂都挂了彩。

……

戏拍完已经是晚上的九点钟,南沫换了衣服,提了包刚要走人,随后进来的黎容宣站在门边。笑看着她。

"南沫,我跟秦衍一起喝酒了,就在昨天晚上,你看新闻了吗?"黎容宣就是故意的,故意趁着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将她堵这里,想看到南沫变脸,甚至难受的样子。

你不是说我跟秦衍不熟吗?怎么样,脸疼吗?

南沫很随意的看了她一眼。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停下。

"你也就只有趁着他喝醉的时候,敢坐在他身边,再制造出个假新闻让大家来误解,黎小姐。在圈里,这种手段我见的多了去了,做人啊,可千万不要将自己搞的像个智障似的,多对不起你那张脸!"

被南沫一眼就看穿了,黎容宣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的消失,握紧手,强行找回一些主场:"南沫,少用你那龌龊的心思来想我,我跟秦衍之关的关系远远比你想的要深!"

"哦?是吗?"南沫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外面站着的一道人影,勾唇笑了声:"希望如此吧,不过黎小姐,有一句话我还是要警告你一声,大家都是成年人,别聪明的以为你那点小心思小手段,大家都眼瞎的看不到!"

"南沫,你再说一遍…"黎容宣看着南沫从自己身边经过,冷着脸跟随着她的身影转过身,当她看到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道身影时。整个人僵住,后面除了南沫之外,还有一个人,南靖天。

"走吗?"南沫在南靖天的面前停下,轻挑了下好看的细眉。

"沫姐,你先走。"南靖天似笑非笑的眼睛落到黎容宣的身上:"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解决一下。"

南沫走了,黎容宣尴尬的站在原地,不敢去直视南靖天的目光,可又不得不解释些什么。

"靖天,我昨天…"

"不是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吗?"南靖天弹了弹烟灰,微扬着头,漫不经心的,却让人心里发虚。

昨晚,他收到的那条信息就是黎容宣发给他的,说自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受了伤,问他能不能将她送到医院里去……

想想,他南靖天也真是够可笑的,居然又上了这个女人的当!

"靖天你听我解释,我…昨天是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但不是家里的楼梯,是酒吧里的楼梯,我等了一会儿你没来,我试着自己走了,中途看到了呆在包间里喝醉了的秦衍。"

"黎小姐。"南靖天打断她的话,朝着她走了过去,在她面前站定,那张脸冷的令人发指,微向前俯着身子,眯起眼:"与其说这么多,倒不如直接说你利用了我,对你来说,很爽吧?嗯?"

黎容宣被他的目光和气息逼迫的躲无可躲,只能被迫的抬起头。

"你…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相信?你还敢提让我相信你?"南靖天意味不明的笑了声,眼神却依旧很冷:"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不要再试图做什么,南沫是属于秦哥的,秦哥也是属于南沫的,如果你敢再对他们做什么。我南靖天不会再放过你!"

"你…"黎容宣红了眼眶,低着头,咬着嘴唇,嗓音染上了一抹哭音,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看起来,她倒像是最值得同情的那一个了。

南靖天心口松动了一些,移开目光。

"你好自为之吧!"

"靖天。"黎容宣见他要走,惊慌的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你不要。你不要把我发给你的短信给秦衍他们看好吗?"

她虽然喜欢秦衍,但是也最怕秦衍,至今都还记得五年前,在操场上,秦衍发火的模样,那个时候,如果不是不知死活的南沫突然跑了过去,她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就死在秦衍手上了。

南靖天将她的手弄开。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以前放在心底的人,眼底流露出一丝失望,走人。

……

南沫出了片场之后,碰到了金映明,冲对方挥了挥手之后,打算开车回家,刚启动发现哪里不对劲,下车看了一眼,是前面的轮胎爆掉了。

"沫姐,我打电话叫人来帮你修吧?"金映明掏出手机,找了个电话号码,这边刚要打出去,那边就瞧见,南沫脸上戴了个口罩,从后面拿出了工具。已经蹲了一下去开始徒手卸轮胎,并朝着他摇了摇头。

"不用了。"

金映明:"……"

好歹表现的柔弱点可以吗?否则让他一个男人怎么办?

"沫姐,要不然我来帮你吧?"金映明微抽着嘴角,看着南沫一个女孩子。又是一个有不小名气的女星蹲在马路边上,用她那细胳膊细腿的去卸轮胎,表情简直是一言难尽。

他做为一个男人都没有干过这事。

南沫凉凉的看了他一眼:"你会?"

金映明:"……"

真不会。

"行了,你走吧。我这一会就弄完了。"南沫不再理他,专心弄轮胎。

在这里站着也帮不上什么忙,金映明的确还有事情。

"那我先走了沫姐。"

南沫低低的应了一声,神情专注。

虽然说戴了口罩。但还是有不少的人朝着她这边看过来。

后面的一辆车子里,距离她的车子并不远,车窗微开着,里面有烟味弥漫出来,里面的男人慵懒的靠在后座椅上,那一双漆黑的狭眸盯在前面正卖力卸轮子的女人身上,嘴角意味不明的微扬了下。

想起那个小鬼的话,我爸爸去世的早,我当然得帮我沫姐找一个男人来保护她了。

南沫很快将轮胎给卸了下来,双手滚动着将轮胎弄到了后面,再打开后备箱,将里面新的轮胎取出来,旧的轮胎吃力的搬上去,期间有不小心的蹭到衣服上,脏了一小块。

鼓捣了一会儿之后,成功的将后车胎给弄了上去。连打气的东西她都有。

一切弄完之后,南沫看了一眼嫩白的双手上,黑漆漆的,四处看了一下,走向一家甜品店,那家甜品店的外面就有一个洗手的地方。

将手洗干净之后,南沫又进了甜品店。

没一会儿的功夫,秦衍看着她又匆匆的跑回了车里,拿了钱包之后,又匆匆的跑了回去,跟阵风似的。

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握着甜筒一脸的满足……

一上午的时间,既拍戏赚了钱,又虐了渣,再换了轮胎吃甜筒,什么都做的来,好像她什么压根就不需要再多一个什么人。

这让他想到几年前。那个有着满身能量的女孩,那也是他无意中看到的。

看到新生南沫去了一家非常有钱的住处敲门,当时他就想。一个女孩子能够有钱读那么好的学校,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结果他却听到……

"您好,我是来应聘家教的。"

秦衍看着她进了那家之后,他原本是还有事情的,可又鬼使神差般的没有走,直到一个半小时之后,南沫从里面出来,他才慢悠悠的跟着她走了。

然后,到了一家餐厅里。

"您好,我是来当小时工的。"

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去,女孩背着包又赶时间的气喘吁吁的去了下家。

而到了晚上,他以为她要休息的时候,却发现她回到了她在外面租住的地方,拎着一个很大的包裹,哼哧哼哧的下楼。然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人最多的一条街。摆了…地摊……

秦衍出身世家,又是名门,而身边他见过的那些女孩子都是娇滴滴的,就算是穷,只要巴上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钱就不用愁了。

从未没有见过一个女孩为了钱,一天需要辗转许多的地方。

看着那并不多的钱,一点一点的到她的手里。

南沫在车里坐了有一会儿,吃完了甜筒,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照了照镜子,开车离开。

"滴滴。"旁边一阵鸣笛的声音,一辆黑色的轿车以不要命的速度险险的擦着她的车身过去,要不是她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车技。怕是就给撞上了。

那辆黑色的车子开的太快,甚至她连车子的车牌都没有看到,那辆车子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南沫:"……"

她开车很慢,因为国外的交通与国内的交通不同,她又五年没有在国内呆过,所以很不习惯,总会害怕撞到。

等她快要开到楼下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楼下正门口处被一辆黑色的车子给占领,那辆车子就像它的主人一样,显得十分的狂妄。

而在车身上旁,一道倾长挺拔的身影正靠在那,黑色的西装。线条弧度凌利的侧脸,名贵的腕表,无论他身上的哪一个点都能轻易吸引一个女人的目光。

等看清楚确实是秦衍的时候。南沫想到昨天,她穿了一件极短的上衣被他的大掌摸了腰,又问了浪浪究竟是不是她亲生孩子的事情,是立马就想要掉头离开的,可她想到浪浪还在楼上呢。

怕秦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所以,她将车慢腾腾的停好之后。就坐在了车里,没有要下去的意思。

秦衍也不着急,那张稳沉英俊的脸上让人看不出任何的变化和情绪,他靠在那里,两条傲人的大长腿向前曲着,等到烟快要烧到手指的时候。他才抽了一口。

那一口抽的很深,直接就到了底,扔到脚下,名贵的皮鞋捻灭,朝着南沫那边走了过去。

南沫将座椅往后面弄了一下,正躺着呢,看到秦衍朝着她这边走过来,心里立马"咯噔"了一声,将车门锁死,窗户也死死的关着。

她看着男人走到了她的车窗边上,视线落进来。

秦衍的手将脖颈上的领带往下面扯了扯,肆意不拘。伸手敲了敲她的窗户。

"是要我打电话破车,还是你自己出来?"

南沫:"……"

"你有三分钟的考虑时间。"秦衍抬起手腕,盯着那上面的腕表。

南沫:"……"

她手指将车窗落了下来。勾了勾唇角:"秦总,你现在也有两个选择,一。你现在就从我面前消失,二,三分钟之内将你的事情说完。至于做不做那就是我的……"

秦衍一只手探进了她的车窗,手指按了一下,所有的车门都给打开了,收回手,他拉开了后车门坐到了后座上。

南沫:"……"

"你…"

"三天时间已经过了。"秦衍开口。

南沫回头对上男人漆黑不眼底的眼眸怔愣住了,不明白秦衍话里的意思。

"你是自己搬还是我亲自动手帮你搬?"秦衍问。

南沫神情怔愣,看着后面的男人,目光复杂,那天她都已经亲口告诉了秦衍,浪浪就是她亲生的孩子,她是一个有孩子的女人了,秦衍为什么还让她搬。

"秦总,你不会是有什么隐形的疾病什么的吧?需要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来替你遮掩?"

毕竟秦衍并不喜欢她,所以在知道了她有孩子之后,绝对不是因为真爱,一定是因为其它的原因,而这也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

话音刚落,南沫就明显的看到男人沉下去的眼眸,查觉到危险,她还没做什么,身后的座椅突然降了下去,她平躺在了那里。

秦衍两手抄过去,轻而易举的将她抱在了怀里,薄唇凑近了她的耳边,吐气如兰。

"南沫,你是不是忘记了,当年你是怎么哭的?"

你是怎么哭的……

怎么哭的……

哭的……

南沫一张精致的脸蛋儿涨红了起来,死死的瞪着头顶的男人,如果说以前的秦衍是讨厌异性的,他也是清心寡欲的,那现在的他就是一个什么都说的出口的坏男人。

"如果你真的忘了,我现在有时间帮你回温一下。"秦衍宽厚的手掌放在了他的细腰上,他没有动也没有做什么,可南沫却感觉到滚烫的要命。

她咬着嘴唇,实在是想不通,秦衍为什么要这么一直缠着她不放。

"理由呢?"南沫柔白的小手抓着男人的领带:"秦总就那么迫切的希望将我一个有孩子的女人往家里带,总要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吧?"

秦衍的视线落在她白净的小脸上,从她的眼睛,移到她的鼻尖上,落到她的嘴唇上,给了她一个非常现实的理由的。

"你缺一个男人。"

南沫:"…秦总,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以前也跟你一样讨厌异性,你是不是忘了?"

秦衍眸底不明所以的弥漫出几丝危险,"讨厌男人,却跟男人生了孩子?"

南沫一时被怼的无语,这句话她真的没有办法接。有时候明明讨厌异性,明明认为全世界的男人都没有一个好的,像她爸爸一样,明明是靠着她母亲起来的,却在她读大学那年,抛弃了她跟她母亲。将家里所有的钱和公司的股份都控制在了手里,然后…娶了另外一个女人回来。

她明明一直记着这一点,千万不能被男人骗。却在转了一所大学之后就认识了秦衍,丢了自己……

"这是我的事情。"南沫眼神晦暗。"不需要你管,我希望以后秦总……"

"我缺一个女人!"秦衍打断她的话,又抛给了她一句话。

南沫瞪大了眼睛:"你缺女人难道还不好找?"

"用过了旧的,不习惯用新的!"

嗯?

南沫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那句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说用了她之后,不习惯再用别人?

气,很气,气到爆炸。

"我从一开始就不习惯用你!!"南沫怒怼。

车子里面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秦衍薄薄的唇角此时像极了锋利的刀片,紧绷着,"你再说一次!"

南沫:"……"

狭小的车子空间里,南沫坐在男人的怀里,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气氛也一度的冷到了零下三十度的气温。

正当她想着要怎么脱身的时候。手机响了。

"放我下来!"南沫开口。

秦衍并没有如她所愿,长臂伸出去,很容易的拿到了她的手机,递到她手里边。

南沫紧珉着嘴唇,瞪了秦衍一眼,看向手机的屏幕,上面显示的是林老师,这是小浪浪报的兴趣班的老师。

这个时候浪浪应该是在上课才对,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老师才会打电话过来。

南沫按了接听键,"林老师?"

"南小姐,麻烦您现在来学校一趟,南溪臣发生了些意外,受了点伤。"

……

南沫赶到兴趣班的学校的时候,里面不只站了一位家长,是好几位。看到她的时候,所有人的眼里都有着不屑,甚至是嘲讽。

就连林老师看她的目光也稍稍有些变化,十分复杂。

"怎么了?"南沫一眼看到了浪浪,没理那些人的目光,朝着小家伙招了招手。

浪浪有些心虚的朝着南沫走了过去,吐了吐舌头,别扭的不出声。

"怎么样,你不敢说了吧!"一个同样脸上挂彩了的小朋友气势汹汹的开口:"那我就替你说,你因为没有爸爸,所以想为你妈妈找个男人,却打起了我爸爸的主意。趁着我不在,你故意的想勾搭我爸爸!你真可耻,我都替你嫌丢人!"

南沫:"……"

"你就是这孩子的妈妈?"那个孩子的家长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他上下的打量着南沫,目光鄙夷:"不要脸的女人我见多了,可真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居然利用一个孩子去勾搭男人。"

"不准你骂我妈咪,不是她让我勾搭你的,我也不是要勾搭你。少在这里污蔑人!"浪浪回过头,恼羞的看着那个男人大声吼道。

"你这个孩子就是欠教训,刚刚没跟你动手,现在你家长来了,我就替她好好的管管你!"那个男人朝着浪浪伸出手,一把要将他的抓过去。手腕却在中途被抓住,那力道钻心的疼。男人震惊的抬起头,对上南沫的目光。

"松开!"南沫面无表情的说。

那个男人没想到一个女人竟然这么有力气,抓浪浪不成,恼羞的怒骂道:"一个不知廉耻的表子,自己败坏风德,连着自己的人子也教成这副模样,我看你这孩子就是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

那人的话还未说完,南沫握着他的手腕突然用力,后折,一个利落的转身将他摔倒在地上。

骂她可以,但骂浪浪不行!

"我看缺教养的不是他。是你这种满嘴脏话的男人!"

南沫突然动手,旁边的一些家长都吓坏了,不禁拥着自己的孩子往后面退了退。指着南沫骂。

"你这么女人怎么这样的,你没有听清楚吗?是你儿子错在先,被你教坏了。他不但不承认他错了,还打了那么多的同学!"

"是吗?"南沫转过头去,看着几个被家长护在怀里的孩子。嘲讽的扬起唇角:"请问是一个孩子跟他对打的?还是这么多孩子一起上的?"

"他们一起上的!"小浪浪立马开口,小嘴疼的一抽一抽的。

"打你怎么了?如果不是你做错了事情先动手,他们怎么会打你的?"

小浪浪气恼的瞪着那几个家长,指着另外一个说他勾引了他爸爸的孩子开口:"我打的只有他,没有别人,是他们冲上来要打我的!"

南沫将地上的那个男人松开,站起身,揉了揉浪浪的小脑袋。"他做错了事情我自然会管,我不懂的是,你们这么多的小孩子冲上来打他一个,我都还没有找你们算账,你们怎么会还有脸站在这里斥责我们?难不成这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教养?"

那些家长被南沫的话堵的脸色难看,刚要再怼回去,先前被南沫摔倒在在上的那个男人气愤的爬起来,控挥起拳头冲上去就要跟南沫拼。

"你这个欠教训的表子。"

南沫后退了一步,小脸冷淡,刚要动却撞进了什么人的怀里,男人足足比南沫高出一个头,名贵的西装,成熟清隼的脸,那幅金丝边的眼镜下隐藏着锐利的光芒。

秦衍漫不经心的伸手将南沫勾进了怀里,锐利的眼眸看向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要冲上去的动作,变成了震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同样做为商人,他自然认得眼前这位经常荣登财经报纸的风云男人。

"秦…秦总,您…"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总裁现代言情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