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上门女婿唐谦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上门女婿唐谦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都市 秩名 2020-06-03 阅读(301)

本站提供上门女婿唐谦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这本都市逆袭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唐谦从小跟着养父生活,突然有一天,养父重病急需一大笔钱,他找了所有能找的人,岳母叔叔前女友,没有一个愿意帮助他,最后还出了车祸。当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拥有了超能力,能瞬间治愈人体身上的疼痛病症,从此,开始了他的逆袭人生。

上门女婿唐谦小说全章节全文阅读

>>上门女婿唐谦小说全章节全文阅读<<

上门女婿唐谦小说全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唐谦没有继续计较,一手拿走名片之后,很快追上了袁天雪的步伐。

两人同时上了跑车,彼此之间默契的不说话。

在行驶一段路程之后,袁天雪忽然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唐谦不明所以。

“为什么你同时认识孙有才和云天雄?”袁天雪追问道:“这两个人,一个是有名的圣手医生,一个是掌控云氏集团的董事长。你和他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为什么有他们亲笔签名的支票?”

“说具体一点的,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为什么你最近变得很古怪,完全不是我所认识的唐谦?”袁天雪语气充满质疑。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唐琴的情况太过诡异,让人忍不住遐想连连的。

“我是懂得医术,你一早知道了。因为我手里有一套医术,是孙圣手十分看重,所以以五千万的价钱卖掉。至于说云天雄,就是那天晚上的老人,我成功救回他一命,酬劳正是一个亿。”

唐谦想了想,并没有隐瞒。

双方之间的关系刚刚有了突破,唐谦不想因为这一些小事再次闹矛盾。

“所以,都是蒋月如的功劳?”袁天雪眯起眼睛,散发危险的光芒。

“咳咳,这是我自己找的,与其他人没有关系。”唐谦立刻变得心虚,根本不敢说出真相。

毕竟,跟一个女.人接触太频繁,显然容易产生误会的。

“呵呵,你身上的女.人香水是怎么来的?”袁天雪在这方面是权威专家,根本就不容易糊弄过去。

“这个……”唐谦脸色微微一变,狡辩道:“可能是路过一个香水专卖店,这不手里有个钱,想送你一瓶香水。”

“是吗?”袁天雪忽然伸出两根手指,从唐谦的衣领边缘拿起一根细长的头发,似笑非笑道:“确定这不是蒋月如的头发?”

“咳咳咳……”唐谦立刻无语,这眼睛未免太厉害。

显然是藏在衣领里面的一根头发,竟然可以准确无误的找出来。

不得不说,女.人在这方面有着惊人的直觉,堪比最厉害的的福尔摩斯大侦探。

“因为你缺钱,我想帮你忙。”唐谦不得不说坦白心声:“五千万的缺口不多不少,但是关键时刻十分致命。”

“哼!”袁天雪没有说话,脸色明显缓和几分。

袁天雪是一个公司的老板,本质上是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再怎么强势,还是需要男人的保护。

唐谦一心赚钱帮忙,本是一个大好事,也看得出有心的。

可是,袁天雪不愿意领情,冷笑道:“用另一个女.人的钱,换着过来倒贴给我?我袁天雪没什么本事,还不至于沦落这一地步。”

“咳咳,这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唐谦立刻拍着胸膛保证:“这钱是我一心一意赚的,保证没有任何问题。更不说什么用另一个女.人的钱倒贴,这就是一个无稽之谈。”

“呵呵,是不是这么回事,我比你心里更加清楚。反正,我不会要这钱的,你还是自己留着用。”袁天雪的态度很坚决,“凡是跟蒋月如有关的,我一律不使用,这个女.人不简单,你以后少跟她来往。”

话说到这份上,继续谈下去就是没意义的争吵。

唐谦不想刚刚修复的关系再次破裂,无奈的一笑了之。

恰在这时,唐谦的手机疯狂震动,一看联系人肖天旭,于是戴上了蓝牙耳机。

“喂,有事?”唐谦先口问道。

“唐老弟,出大事了!”肖天旭骂骂咧咧道:“木天恒这家伙办事不足,竟然是搞砸了事情!”

“那天,木天恒先是控制了刘丽雅和木晨,一个人去医院做了化验。”

“知道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立刻是动了杀人的念头。”

“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头上有朵绿帽子,你说这杀人就杀人,偏偏要玩什么仪式。”

“这不,计划在明天的结婚纪念日杀妻儿祭天,结果今天发现囚禁两人的窝点被人端了……”

“我是担心有人找你报复,所以给你打一个招呼。”

听完肖天旭的汇报,唐谦的脸色阴沉如水,忍不住骂一声:“愚蠢的废物!”

一旁的袁天雪大为愕然,一向只有别人骂唐谦是废物,第一次听见唐谦骂别人是废物。

正要询问一两句的时候,却见前方有一亮黑色轿车迎面撞来。

“小心!”

唐谦眼明手快,立刻用手捉住方向盘,并且向着旁边的花圈撞过去。

正是这一举动,导致两辆车没有发生碰撞。

但是,红色跑车的车头走上了花圈的石头边缘,显然是发生剧烈的摩擦,差点就造成非常严重的车祸事故。

眼见袁天雪准备抬起头,唐谦伸出五根手指做成一个掌刀,用力的敲击一下她的脖子。

放下陷入昏迷的袁天雪,唐谦确定车内是安全之后,一个人下去应战敌人。

只见对面的黑色轿车下来一男一女,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善类。

男人身穿一件黑色长袍,像是电影里面的独行大侠,只是脸上的一道长长的刀疤,破坏了整体的个人气质,反而多了几分狰狞丑陋。

女.人的模样与男人的相貌有几分相似,手里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铁质锁链,可见表面沾有一处处黑红色的血迹。

“你就是唐谦?”刀疤脸男人上下打量一眼唐谦,咧嘴一笑道:“看起来不怎么样,胆子倒是很大的。”

“你们是谁?”唐谦神色不变,对方显然有备而来,估计免不了一场恶战。

“嘿嘿!还以为你不敢承认,看来是有几分胆气。”刀疤脸男人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笑了笑道:“我是担心认错人,所以喊一喊你名字。既然你就是唐谦,我会给一个痛快。”

“为什么要杀我?”唐谦问出所想的,主要是不太懂状况。

“我叫李天一,这是我妹妹李天红!”刀疤脸男人没有急着动手,反而悠然自得道:“木天恒的老婆是我女.人,木晨是我的亲儿子。要不是我及时赶到,只怕他们已经死了。听说,就是你从中作梗,所以我今天来报仇。”

李天一?

李天红?

李家四凶?

唐谦显然紧张起来,这可是大名鼎鼎的通缉犯,网上的悬赏奖金高达一百万的。

李家四凶可不是普通人,而是身怀武功的凶狠之徒。

是在二十年出道的,在全国各地流窜作案,曾经犯下多起性质恶劣的特大罪案。

当然,最让人关注的是五年的一个案件。

李家四凶在国外杀死一个顶级富豪,还狠狠的折磨相关人员足足三天三夜,其手段简直堪称凶残变态。

只不过近几年没有出现,一时间是被人遗忘了。

想不到今天再次出现,还是直接针对唐谦的。

“哈哈,是不是很紧张?小子,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当然,我不会让你死得轻松。”李天一残忍一笑:“你差点害死我的儿子和女.人,间接性让我家破人亡。所以,我要你生不如死,先杀你的父母亲戚,再杀死你老婆,之后连带一窝端。”

“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牵连其他人。

唐谦大皱眉头,不想亲人和妻子麻烦不断。

可以用其他办法解决,自然是不想杀人的。

“我不知道木晨是你儿子,之前无意间多有得罪,我手里有一点钱,愿意用作补偿。”唐谦全身的神经绷紧,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

“呵呵,我女儿和儿子只想你死,而且不用让你死得轻松。所以,你还是乖乖的认命,反正我杀了不少人,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李天一没有和谈的想法,眼里流露嗜血的杀人目光。

“哥哥,跟一个死人废话什么,十秒之内解决掉,我还等着回去喝血。”妹妹李天红显然不耐烦,怪笑一声:“新鲜的血液最有味道,还可以帮我保持容颜。这个小子挺不错的,有资格让我喝上一口。”

“玛德,两个变态!”

眼见李天红向着自己靠近,唐谦心知这一战无可避免,索性来一次先下手为强。

唐谦疯狂的运转内气,一黑一白的生死二气直接灌输全身,之后是迎面撞了上去。

“找死!还敢向我动手?”

李天红不以为然,手掌并拢合成拳头,准备一拳击溃唐谦的心脏。

然而,当拳头打中胸膛的一瞬间,像是打在一面铜墙铁壁,巨大的反作用力回馈自身,所谓的防御力在这一股力量面前不值一提。

“啊!”

李天红惨叫一声,整个人是凌空飞起,随后狠狠的撞上身后的黑色轿车。

只听见轰一声巨响,连人带车拖行了两米远,眼见是进气少出气多。

“妹妹!”

李天一瞪目欲裂,是想不到自家妹妹一个照面死亡。

“这么厉害!”

唐谦倒吸一口冷气,显然为自己的力量吃惊。

本是找个机会逃跑,结果一个撞击重伤敌人,这是完全不敢想象的。

“混蛋!竟然敢伤我妹妹,今天神仙下凡也救不了……”

李天一正要说上两句狠话,忽然看见唐谦再次主动进攻。

“哈哈,同样的招数对我无效的!”李天一毕竟是经验很足的罪犯,善于利用武器为自己战斗。

这不,李天一拿出一柄中型短刀,准备大展神威。

唐谦看在眼里,手里多了一根银针,轻吐一句:“疾!”

经过内气灌输的银针,如同一枚出膛的子弹,下一刻直接刺穿李天一的喉咙。

在不甘心和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下,李天一缓缓地倒在地上,临时前还不忘说上一句:“你……不要高兴得太早……终有一天有人杀你……”

躺在地上的李天红看见这一幕,立刻吐出一口鲜血,之后是彻底昏死过去。

不到一分钟时间,场面是一片狼藉。

李家哥妹一死一重伤,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

唐谦像是魔怔似的,苦笑道:“原来我这么厉害,亏我之前想着逃跑。”

当然,唐谦没有沾沾自喜,所谓一山还有一山高,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唐谦拿出手机打通一个号码:“木天恒,过来擦地。”

“唐兄弟你这是?”木天恒显然不明白的。

“过来再说,这里要你出面解决。还有,以后做事麻利一点,不要落下什么手尾,结果是要我来负责。再有下一次,我是懒得再管你死活。”

唐谦说上一句,是若有所指的。

事后由木天恒带人前来现...场善后,唐谦陪着袁天雪前往附近医院,顺便进行适当的伤口消毒。

身上的伤势不算严重,只是有几处破皮的擦伤,主要是缓解一下袁天雪的心情。

袁天雪很快苏醒过来,询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唐谦当然不会说出实情,只是说有人强行逆道行驶,于是造成这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

但是,对方态度十分诚恳,并且主动赔偿五万元,结果已经由交警做出处理。

袁天雪没有深入追问,反正人平安无事,只是叮嘱唐谦不要告诉家里,毕竟相似的车祸一个月发生两起,难免让母亲赵芳有什么想法。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唐谦心里一动,试探性说道:“说真的,一个月发生两起车祸,是真的非常邪门了。我觉得跟你佩戴的玉佩有关,不如趁现在直接销毁?”

事实上,玉佩一事显然让唐谦心里耿耿于怀的,主要是这玩意实在太过邪门,本身就是代表着不祥的象征。

要是趁着毁掉玉佩,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为什么又提起玉佩?我已经说过,鬼神一说是无稽之谈,作为一个现代人,你不知道科学吗?”袁天雪的情绪有了变化,显然是不太高兴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争论玉佩的问题,袁天雪都是情绪大变,像是彻底换了一个人。

然而,越是这样越能证明玉佩有问题,必然是应该尽快就毁掉的。

“咳咳,你听我说一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实在是事情太邪门,不然为什么会一直发生车祸?再说,自从你有了玉佩之后,家里的事情一团糟,自身的安全受到两次威胁,还有公司面临重大危机。”

唐谦费尽心思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科学知识是正确的,但是,不等于鬼神一说不存在。我觉得还是稍微避忌一下,区区一个玉佩而已,不要就不要了。”

“不行!玉佩对我有很大的意义,所以不可以轻易毁掉。反正我是不相信霉运一说,你也不用继续劝说我。还有,这个事情以后不要再提,否则我真要生气了。”

袁天雪语气充满莫名的愤怒情绪,完全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这……”唐谦无奈点点头,暂时不想说了。

毕竟,以后还有机会的,主要不好下手。

其实刚才就有这么一个机会,趁着袁天雪昏迷的时候做手脚,然后用车祸的原因做借口。

但是,玉佩的材质十分坚.硬,要说遭遇车辆的撞击力破碎,没法说明为什么袁天雪的胸膛完好无损。

这个理由显然是不容易蒙骗过去,甚至让袁天雪产生怀疑,从而激发双方之间的矛盾。

最重要一点,唐谦暂时不清楚玉佩的主要来源,显然袁天雪也没有说清楚的态度。

要是现在毁掉了玉佩,导致袁天雪找一个更猛的玉佩,那才是真的问题大发了。

说到底,是要袁天雪心甘情愿的不要玉佩,甚至是以后都不会找类似的玉佩。

这是需要时间说服的,暂时不适宜轻举妄动。

再说,玉佩暂时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以后再找机会摧毁就行了,不需要闹得满城风雨的。

当然,趁着袁天雪昏迷之际,唐谦利用黑白二气对玉佩进行攻击和封印,相信里面真的有什么问题,短时间之内也不会发作。

“我就是这么一说,是担心你出事了。”唐谦十分聪明的找个理由,既化解了目前的尴尬局面,又可以趁机会表达关怀之意。

果然,袁天雪脸色立刻缓和起来,冷哼一声:“关心是应该,但是要注意一下态度。我的事情我会解决,不需要你强行插手。”

袁天雪作为一个公司的老板,性格一向是强势和凌厉,很少向别人展露自己软弱的一面。

所以,唐谦一直的强行插手,是彻底激起她心里的不满,自然是拿出平日的做派。

“还有,每次都是你坐我车出事,怎么不说是你的个人问题?既然你这么相信鬼神之道,应该找个机会请佛去去霉运。”

袁天雪找到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

唐谦摸了摸鼻子,一时间是哑口无言。

两人做了简单的伤口处理,确保没有大问题之后,是一起走到了电梯楼。

就在这时,唐谦的手机稍微震动一下,是有短信进入了。

唐谦一看短信内容,心头的一块大石落下。

“多谢唐兄弟仗义相助,那个贱.人和混蛋杂.种已经再次落入我手里,我已经彻底解决了,保证不会再犯下相同错误。还有,车祸的现...场已经进行处理,确保是不会连累你的。我欠你一份人情,以后有什么需要,请一定找我了。”

不得不说,木天恒的处事手段还不错,在犯下大错之后是第一时间道歉,并且送上最为合适的解决方案。

说到底,唐谦不太愿意插手别人的家庭私事,所以一直没有搭理木天恒的处理结果。

但是,无意间牵连出李家四凶,甚至是盯上唐谦的家人,还想残害袁天雪,这就是无法原谅的。

不管怎么说,木天恒现在愿意承担全部事情,等于是彻底撇清唐谦的关系。

这是唐谦最渴望看见的结局,于是悄然的回了一则短信:“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短信删了。”

之后,唐谦顺手删除短信,这个事情算是完结。

唐谦和袁天雪回到别墅,发现家里来了几个客人。

唐谦定眼一看,是赵四梅和女儿赵小燕来了。

赵四妹和赵芳的堂姐,在一家国企上班。

两人之间的关系不错,逢年过节是经常往来,只不过每一次上门都不会送礼,可谓是两手空空的代表人物。

说起来也是奇怪,今天竟然是携礼上门,尽管是一个很普通的礼盒。

说是普通的礼盒,其实是给面子了。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都市逆袭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