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姜了齐惊慕最后啥结局 宫墙未暖,美人暮大结局在线阅读

姜了齐惊慕最后啥结局 宫墙未暖,美人暮大结局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6-03 阅读(265)

姜了齐惊慕最后啥结局?推荐在线阅读宫墙未暖,美人暮大结局在线阅读,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姜翊生把红豆糕放在围着梅树四周的石阶上:“姜了,我去洗漱,找人把你的头发擦干,不然水滴的到处都是,尤其门口的一滩,一不小心。会让人摔跤的!”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往屋里走去。小屁孩我冲着姜翊生扮了个鬼脸,浅夏双手奉上干得棉布,对我咧嘴笑道:“公主,大皇子一本正经起来,倒是有些吓人呢!”

姜了齐惊慕最后啥结局

>>宫墙未暖,美人暮全集目录阅读<<

姜了齐惊慕最后啥结局免费阅读

彩玲痛苦嘶喊,没有让颐和皱一下眉头,反而让一脸兴致问姜翊生:“翊生啊,小姐姐又不是小孩子让你替她擦什么眼睛?”

姜翊生垂眸看了我一眼,凉凉地声音甚是好听:“颐和姐姐没有亲弟弟,自然是不晓的血浓于水恨不得替亲生姐姐受过的心。颐和姐姐不知道没关系,翊生是可以理解的。”

颐和哼了一声,讥诮道:“要是这世上的姐姐都像小姐姐这样没用,颐和姐姐宁愿一个人,任何人也不要!”

姜翊生见我视线移到颐和那边,手微微用力,把我的掰正着,望着他,他暗讽反击道:“也是翊生有时在想,恨不得早生几年,若是早生几年。翊生就能瞧见颐和姐姐那十二指头祸国殃民的亲弟弟了。”

“姜翊生!”颐和噌地一下站起来,姜翊生一笑:“颐和姐姐,这是怎么了?难道翊生说错什么话惹姐姐生气了吗?”

颐和手指着姜翊生半响说不出来话,姜翊生摆着一张无辜的脸,眨着眼睛望着颐和。

颐和恼怒无处安放,手指一移,指着宫人破口大骂道:“都愣在这里干什么?没看见大皇子正等着这个贱婢的舌头和脚趾头吗?把这个贱婢的手指头也一并剁了送给大皇子!”

“啊啊”彩玲已经说不了话,怎么吱吱呀呀挣扎叫着,许是声音叫的太过让人心惊,姜翊生伸出小手捂住我的耳朵,对我浅笑依依:“姜了,不怕的!”

姜翊生的手那么小,根本就捂不住我的耳朵可他却是满眼认真怕这尖叫声让我害怕

“禀公主!贱婢彩玲舌头已拔,十只脚趾,十只手指尽数剁尽。”

颐和嫣然一笑,好像找回了气场:“端上来,让大皇子带回去,大皇子喜欢的东西,我这个做姐姐的当然要双手奉上!”

宫人应道:“是”

姜翊生眼中闪过奇异的光芒,对我缓缓的说道:“姜了,沙子迷了眼,医书上说需要闭上眼睛,休息片刻就好,你现在闭上眼晴可好?红红的眼晴真是丑死了。”

丑死了,他不想让我看见血淋淋的舌头脚趾头,找出来的借口可真是别扭

颐和呵呵笑来:“翊生啊,你喜欢姐姐芳华楼贱婢的舌头和脚趾头,想来是要送给小姐姐,正好红绸子,血淋淋,犹如一盘好菜,小姐姐端回去倒是应景的很!”

我本想起身,姜翊生小手压在我的肩膀上,明明他的小手力气小的可怜,却是让我站不起来

姜翊生站了起来,昂着头对颐和应道:“确实应景的很,不过翊生的姐姐有翊生,这种小事情翊生做得,就不用姐姐动手!”

我扭过身去,正好瞅见姜翊生接过宫婢递过来的盘子。红绸底,舌头摆在前面,脚趾中间,手指最后,摆放整齐,沾满鲜血!

“姜了,把眼睛闭上!”姜翊生的声音明明带有奶声奶气,却让我听出来他的声音透出一丝凌厉。

我不怕的

可我还是依言闭上了眼,姜翊生手拉过我的手,轻言道:“姜了,待翊生让你把眼睛睁开,你再睁,芳华楼沙子可真多,一个不小心就会全跑进眼里去的!”

我凝咽道:“好,姐姐听翊生的,芳华楼沙子太多,把姐姐的眼睛迷得都看不清了。”

“啪啪啪”颐和拍着手掌声,夸道:“翊生可真是天下最好的弟弟,颐和姐姐瞧你这个样子,打从心底深深的嫉妒小姐姐有你这样的弟弟!”

姜翊生拉起我,声音带了一些薄凉的意味:“颐和姐姐千万不要嫉妒,话本上说,女人一旦染了妒嫉,就会变得很丑。更何况如果颐和姐姐真的妒忌我姐姐,大可把你那十二指头的弟弟找回来,来一场姐弟情深想来也是羡煞旁人的。”

颐和在姜翊生这里讨不到好,话锋一转,对我若有所指道:“小姐姐,今日的捉迷藏,你可要好好回去想清楚藏的地点,不然的话,妹妹我可是救不了你!”

我还没开口说话。姜翊生抢了我的话道:“这个不劳颐和姐姐费心,如果我姐姐有什么不测,陪葬的肯定是颐和姐姐,颐和姐姐去陪葬了,我姐姐就不寂寞了。”

“姜翊生你胆大包天!”颐和脱口斥责:“这就是身为一个弟弟该说的话?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你眼中还有没有尊卑?”

颐和恼羞成怒,姜翊生言语之中有了笑意:“颐和姐姐何必动怒,到时候自然有翊生陪着你,你不亏的!”

颐和喘气的声音。我隔她几步远都能听得清清楚,姜翊生又道:“天色不早了,谢谢颐和姐姐的礼物,改日翊生寻得好物件,再来送给颐和姐姐,翊生带姐姐先行回去了,颐和姐姐莫送!”

言罢姜翊生带着我小心翼翼的往外走,身后便是铺天盖地的砸东西和谩骂声。

竟不知道我的翊生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这本事到底跟谁学的,真是让我是别一日刮目相看。

出了芳华楼,被姜翊生牵着走,看不清远方,就会觉得脚下的路很长,很长

“姜了,你害怕吗?”姜翊生轻声问我。

我摇了摇头,弯腰拍了拍手:“姐姐睁开眼睛,抱着你姐姐就不怕了。”

姜翊生小手抚在我额头,温柔的就像凤贵妃一样捋了捋我的头发,“看在你害怕的份上,我让你抱!不过只能走一截,毕竟翊生是一个男子汉!”

我恩了一声,重重的点头。

他张开手臂,满目笑容等着我,我一个用力把他抱了起来。“姐姐的翊生已经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以保护姐姐了。”

姜翊生为了让我省力,紧紧的圈住我的脖子,呵呵的笑着:是呢,翊生可以像小时候姜了保护翊生一样护着姜了的。”

这一下,我的眼睛真的进了沙子,不管怎么眨巴眼睛,这个沙子就出不来,在我的眼睛里肆意猖狂,让我的眼泪止不住往外流。

“姜了!”

我抱着翊生在宫道上行走,脖子上一重,姜翊生手指指在我的脖子上,机不可闻地带来了一些薄怒:“芳华楼养了狗吗?姜了的脖子上既有被狗咬过的痕迹!”

听姜翊生这样一说,我连忙换了一只手抱他,自己伸手摸在姜翊生刚刚手指的地方,尴尬中带了一些语无伦次。被人戳穿的语无伦次:“姐姐是不小心蹭到的,你知道捉迷藏总是会常在一些犄角旮旯,那些犄角旮旯总是会有些很尖锐的东西,姐姐不小心碰到的!”

我的翊生还是这么小,他还什么都不懂,我不能让他知道,我不能告诉他,我差点就被人玷污了清白。

姜翊生自然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小小的身体硬是又趴了过来,我能感觉到他的视线盯着我的脖子。

“是啊!”姜翊生小手扣在我的手背上:“芳华楼不但犄角旮旯的东西很尖锐,就连衣裳也比我们挽心宛里的要好,不过翊生真的不喜欢姜了除了穿红色以外的衣裳,真的丑死了!”

“是是”我低声求饶,抱着他跑起来,吓得他只好搂着我的脖子,紧紧的再也说不了话。

就这样,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累,抱着姜翊生狂奔在宫道上,是啊,我的翊生那么聪明,就算我不告诉他他也能看出一二,只是不点明而已。

翊生啊,你这样,姐姐怎么放得下让你一个人啊!

挽心宛宫灯燃地旺盛。我带着姜翊生回来,凤贵妃没有睡下,墨姑姑守在主屋门口,一见我们,恭敬道:“大皇子,娘娘说您回来,去见她一下!”

姜翊生在我的怀中冷漠的回答:“墨姑姑,你去告诉母妃。天色已晚,即缠绵病榻便早些休息。早日能康复了,便能保护想保护的人!”

墨姑姑眼光一闪,“是!”躬身退去。

我张了张嘴,没开口说话,姜翊生便催促我道:“姜了,该睡了,本来长得已经够丑了,再晚睡在这后宫之中再也找不见比你更丑的人了!”

我忽然间很想笑,翊生什么时候嘴巴变得这么毒了,数落起我来也毫不留情。

“是是”我一转身抱他进屋。

待我洗漱完之后,姜翊生并不在房内,我轻轻唤着,唤来浅夏,浅夏与我说道:“公主,殿下在小厨房呢!”

我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往小厨房去,站在门口就听见姜翊生奶声奶气的说道:“翠黄,颐和公主送给我的礼物,血淋淋的骨头跟皮都没有分开,挽心宛里的井正好是你负责的,不如这样,你替我把骨头肉皮,洗干净了。逐个分开。”

翠黄颤抖的口齿都不利索,哭着说道:“殿下,奴婢真的什么都没做,您要相信奴婢,奴婢是喜公公挑回来的人,奴婢对殿下挽心宛绝无二心。”

姜翊生淡淡道:“我并没有说你有什么二心,只不过让你做一件事情而已,身为挽心宛的奴才。让你做件事情你就这样推三阻四。到底没有把我这个主子放在眼里?还是说你的眼里只有喜公公?”

扑通一声,我忍不住的后退了一步,喜乐地声音即而响起:“殿下,奴才愿意替殿下做任何事情!”

姜翊生静默了片刻,方道:“喜公公,你是跟着我姐姐的老人了,我姐姐应该跟你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七年来我们的处境就是太安乐了,所以一下子太后,一下子颐和,宣言雨,我们便招架不住了。

若是临则安也出来兴风作浪,后果不堪设想

喜乐答道:“奴才明白了,奴才知道该怎么做,殿下还是早些回去,公主洗漱完了见不到殿下会着急的!”

姜翊生再次不疾不徐道:“喜公公,你可要好好的看着翠黄一根一根的把这些手指头脚趾头还有舌头的鲜血洗干净,骨肉分离好了,若是有一点差错,你自己去领板子!”

听到这里,我忙轻手轻脚离开了小厨房的门口。

还没有进房间。姜翊生就走了过来,手中还端了一盘红豆糕,我伸手伸腿假装全身酸痛需要放松的样子。

姜翊生把红豆糕放在围着梅树四周的石阶上:“姜了,我去洗漱,找人把你的头发擦干,不然水滴的到处都是,尤其门口的一滩,一不小心。会让人摔跤的!”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往屋里走去。

小屁孩

我冲着姜翊生扮了个鬼脸,浅夏双手奉上干得棉布,对我咧嘴笑道:“公主,大皇子一本正经起来,倒是有些吓人呢!”

我抓过棉布狠狠的擦拭在头发上,之前的闷雷那么响,闪电那么吓人,既然没有下起雨来,还出了月亮

翌日,天微亮,我去望了一眼姜翊生,故意没有去看凤贵妃便出了挽心宛,宣言雨那边依然安静,一个死胎在她腹中,想来她并不好过。

有些阴霾,我望了望天。总觉得这个天,酝酿着一场大的暴风雨迟迟不肯下来,在等待时机一样。

宫道上拐了个弯,一个满脸堆笑的小太监在拐弯处对我行礼道:“奴才见过姜了公主!”

我并不认识这个满脸堆笑的小太监,浅夏上前问道:“你是哪宫的人?拦下公主有何事?”

小太监应道:“禀公主殿下,奴才刀豆,隶属太医院,是一名切药草的宫人。”

我手微抬。浅夏躬身退至一旁,我轻言问道:“不知公公寻我所为何事?”

刀豆甚是恭敬,双手捧着一个如玉的盒子,上前两步,递到我的面前:“昨日听闻公主有膝伤,奴才身为太医院低等的人,没有什么可以孝敬公主的。这盒伤药,不但能去血化瘀。还能掩盖痕迹,望公主不嫌弃,收下奴才小小的心意!”

我的手微微向脖子方向扬去,脖子上昨夜被齐惊慕吸吮了一个青色的印记所以姜翊生说话才会对我有些动怒这个印记太明显了!

“如此谢谢公公了!”我伸手捻起药盒。

刀豆又说了一声道:“公主客气,此药,药性虽猛甚至有些疼痛,但是效果却是一等一的立马见效!”

我额首,凝视着手中的药盒。这盒药跟昨日羌青塞进我手中的一模一样。

全集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情感宫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