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宫墙未暖美人暮全文无弹窗阅读

宫墙未暖美人暮全文无弹窗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6-03 阅读(213)

宫墙未暖美人暮全文无弹窗阅读。本文主角名叫姜了齐惊慕,更多精彩内容推荐在线阅读。太后欣慰的神色,变成了淡然,“既然是感恩,惦念的皇祖母的好,就放在心里,不要拿出来说。这有些东西,一旦说出来,也就是失它原本的味道了!”颐和这才望了我一眼,一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来有那么一瞬间,姜了觉得如果自己不是跟颐和从小就不死不休。如果姜了不是跟她现在在皇宫里。如果姜了跟她是亲生姐妹,同一个母妃的,我们会彼此欣赏可是这一切,终究只是一瞬间的错觉。

宫墙未暖美人暮全文

>>宫墙未暖,美人暮全集目录阅读<<

宫墙未暖美人暮全文免费阅读

太后很是满意颐和识大体,额首,“既然知道,那就站在皇祖母身后,好生瞧着怎么样以你公主的份例,能天天吃到三只盐水鹅脖子!”

颐和泪目了,我都看见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了几个转

齐惊慕你看看看看你惹得事情看看你真的把别人惹出真感情来了看看你把我的敌人,把我一心想杀掉的敌人,惹得眼泪都快落下来了害得我也跟着泪目了。

这到底又是怎样的心酸要一个人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迟迟不肯落下来

然后心酸的哭不出来,竟还想着破口大笑

我不能理解我完全理解不了我现在到底在心酸什么为我的命感到惋惜吗?还是为颐和觉得不值?又或者是我佩服齐惊慕的手段高明

也许可能都不是我只是想我的母妃了她的眸子在她瞎了的情况下,还把我养那么大,想来,她不是软弱无能的,她才是最厉害的那个人。

皇宫那么大,冷宫那么冷,我能活就是她最厉害的证明,她比后宫里,我认识的所有人都要来得强大。

颐和含笑道:“皇祖母说的是,颐和是皇祖母带大的,颐和自然要听皇祖母的。皇祖母让颐和学的东西,颐和定然能学会,颐和不会辜负皇祖母的期望,会努力的让自己以公主的份例别说三个盐水鹅脖子,就是十个一天也能吃的!”

太后欣慰点头的样子。像极了一个长者,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变成了她心中的那个模样不负重托的变成她心中期望她变得模样。

“好孩子!皇祖母不会亏待你!”

颐和重重地点了点头,凝视着太后,越发恭顺:“颐和明白明白这一切皇祖母都是为了颐和好,颐和会牢记在心,感恩着皇祖母!”

太后欣慰的神色,变成了淡然,“既然是感恩,惦念的皇祖母的好,就放在心里,不要拿出来说。这有些东西,一旦说出来,也就是失它原本的味道了!”

颐和这才望了我一眼,一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来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如果我不是跟颐和从小就不死不休。如果我不是跟她现在在皇宫里。如果我跟她是亲生姐妹,同一个母妃的,我们会彼此欣赏可是这一切,终究只是一瞬间的错觉

“姜了!”

颐和不说话,垂目柔顺地站在太后一侧,太后唤我道。

我微微垂首:“孙儿在,皇祖母有何要事吩咐孙儿吗?”

太后惆怅的叹了一气,淡淡的地说道:“把头抬起来,看着哀家!”

我依言抬头,望着太后看似慈祥的双眼里,如死水一潭毫无波澜,毫无感情。

太后静静的瞅着我,半响,问道:“刚刚亭贵嫔的一双眸子,你觉得如何?”

亭贵嫔的眸子?太后问话,让我迟疑了一下,一时拿不准她这是要做什么,恭敬道:“禀皇祖母,亭贵嫔娘娘一双眸子,生得极美!”

太后又问道:“怎么个美法?”

怎么个美法?太后怎么忽然间对于一个正五品亭贵嫔如此感兴趣?难道太后并不想让我死?

我嘴角含笑,“禀皇祖母,亭贵嫔娘娘的眸子,就如皇祖母今天在花园里所说,哭叫梨花带雨,不哭泫然欲泣。若不是一双眸子美,哭断然不会像梨花被雨打散了让人恨不得替她挡了风雨。不哭泫然欲泣,若不是一双眸子美,泫然欲泣也让人护不起来!”

太后一笑,死水一潭的眸光,微微泛起了波浪:“那你觉得你的眸子怎么样?”

我的眼睛

猛然心中一惊,太后拐着弯抹着角,不是要我的命是要我的这一双眼睛?可是为什么?

我头一扭,看了一眼远处的齐惊慕,太后见我不说话,呵道:“哀家怎么忘了,北齐使臣也在这里!”太后说着招手齐惊慕。

齐惊慕神色没有任何异常,步履稳健而来,对太后行礼,对床上的宣言雨行礼,对我和颐和行礼。

太后眼中闪过兴奋的光,像看到一个好玩的玩具,犹忆起回忆:“北齐使臣,哀家看见你,就想到哀家年轻的时候曾经出使过北齐。不过那个时候哀家随军前往,跟在大军中。不像北齐使臣还能进姜国的皇宫。哀家那个时候只是一个随军的小喽啰,连进北齐皇宫的资格都没有呢!”

齐惊慕拱手道:“太后洪福齐天,北齐的皇宫太过破败,辱没太后的身份,富饶的姜国的皇宫中才是与太后身份相匹!”

太后呵呵地低笑:“北齐使臣真是会说话,哀家也是这么觉得,姜国的皇宫比北齐皇宫好太多了,若是哀家当年去了北齐的皇宫,现在坐在这里的可不是哀家了!”

齐惊慕恭敬的像一个真正的使臣一样,好听的话一说:“太后洪福齐天,外臣能进姜国的皇宫实属三生有幸,见到太后的凤体容颜,实属天幸!”

“皇祖母!”

齐惊慕话刚落,颐和一个插话侧身与我跪在一起,生怕太后不让她说话,抢话道:“皇祖母,孙儿听闻北齐国药有起死回生之效,北齐使臣恰好带了此药,孙儿斗胆恳请皇祖母让北齐使臣给姨娘诊治一番,兴许北齐国药姨娘吃下去之后都能平安诞下小弟弟呢!”

齐惊慕的下巴动了,嘴角勾勒起

我却是如梦初醒,心中甚是好笑,齐惊慕真的把颐和看得透透彻彻的

我无意的一眼,让齐惊慕将其利用上,他知道只要他在,颐和宁愿让他这个他国使臣去死,也不会让我去死

不过姜颐和真是我的好妹妹,不知道我这个好妹妹知道她现在算计的是她心爱的惊慕哥哥,会不会后悔今天的举动呢?

我真是坏了这是要变的很坏很坏想到这我看到了生我看到了阎罗王还不想让我去看到了我这双眼睛还能继续留着。

我随即接着颐和的话道:“皇祖母,先前北齐使臣觐见父王的时候,就说带了北齐的国药,力保言妃娘娘和言妃娘娘肚子里的孩子,孙儿恳请皇祖母,让北齐使臣一试!”

太后眯起了双眼,看着颐和:“这是你的选择?”

颐和垂头低眸不语。

“啪!”太后的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颐和把你的头抬起来,看着哀家!”

颐和身形一抖,缓缓地抬起头来,直视着太后,太后沉着声问道:“颐和,这是你的选择?告诉哀家这是你的选择?”

颐和鼓起了勇气,眼中没有一丝害怕,直言答道:“是皇祖母,这是孙儿的选择,皇祖母刚刚说了,您曾经去过北齐,连皇宫都没有进。孙儿向往皇祖母口中的北齐,更是向往北齐的皇宫,孙儿再想。一定要去看看皇祖母都进不去的北齐皇宫,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一旁的齐惊慕垂着头,竟向我挤了一下眼,仿佛在告诉我,他在救我,他是我的那个英雄。

可惜他是我的英雄也会是我的刽子手,他会把我带入天堂,他也会把我从天堂狠狠的推下地狱。

我拱手俯身,额头贴于手背之上,行至大礼:“皇祖母,言妃娘娘与我的母妃情同手足,又与我的母妃共同服侍父王。孙儿不忍见她怀胎卧床不起,孙儿恳请皇祖母让北齐使臣用北齐国药!”

祸水东移,一旦齐惊慕给宣言雨用药,宣言雨连同她腹中的孩子一起死了,那也只是北齐的错,跟我扯不上任何关系。

“好好”太后连声说了两声好,手指着颐和:“这是你的选择,你把哀家所有教导的东西都通通还给哀家了,颐和,你太让哀家失望了!”

颐和倔强的视死如归:“皇祖母,颐和从小到大都没得选择,从出生。到现在,颐和没有选择过什么。这一次颐和就算死也要自己选择一次!”

太后似咬着牙道:“你的选择,你就不怕你的选择,以后会害死你?你是哀家带大的孩子,你是哀家的孙儿,你知哀家不会害你,你还要执意去选择吗?”

“是!”颐和掷地有声,无人能撼动:“就算死,这是孙儿的选择,孙儿终归要为自己活一次。如果孙儿选择错误,孙儿死了不会知会皇祖母,孙儿会选择默默的死掉,在天上保佑着皇祖母!”

太后挺直的背脊一下弯曲了,跌靠在椅背上,声音仿佛一下老了十岁:“好好连你都开始忤逆哀家,好好真的好的很呢!”

我本以为齐惊慕不会开口说话,毕竟他一开口,太后不阻挠,谋害皇子的罪名,就会落在他身上。

然而他开口了:“太后,外臣带来了北齐国药,还望太后容外臣把国药奉上,制药的人说了,只要太后望见。自然所有的病都药到病除!”

太后的瞳孔一缩,微微蹙眉,眼中对我涌现出杀意,仿佛一刻都容不下我,仿佛她现在所有的难堪都是因为我起的。

太后手搭在椅扶上,似是想起了往事,笑得如春风徐徐:“既然北齐使臣如此开口了,如果哀家不让你去试,真是让哀家担上不通情搭理浪费北齐的“国药”的罪名了?不过姜国皇家子嗣单薄,哀家不能让言妃承受如此风险,不如先找一个人试药,试完之后哀家也能心安的让言妃吃药!”

太后此言一出,颐和小舒一气,我瞬间紧绷起来,齐惊慕淡定的样子也闪过不安。

齐惊慕逐抱拳道:“太后,外臣保证太后见到了北京的国药,定然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

太后哪里听得到他说话,眼尾一挑反问道:“哀家拿什么相信你?你一个外臣能进姜国的后宫实属破例。难道哀家还要拿哀家的孙子,拿皇上的妃子来给你用药吗?”

太后心意已决,齐惊慕见没有转移的余地,便是言道:“太后,外臣带了家臣,外臣恳请太后,宣他入宫以代试药!”

太后目光扫过我。轻笑道:“北齐民风淳朴,北齐的百姓,北齐的人马背上过的。身体机能自然与姜国人不同,北齐使臣的好意哀家心领了。哀家心中已有合适的人选,不劳北齐使臣操心!”

颐和的决择,太后不打算成全她,也对,像太后这样掌管着后宫生死大权的人,颐和这样忤逆于她,无疑是在找死不过我知道,太后不会让她死,太后还在惦念不忘我

“有谁是试药好呢?”太后慢慢的起了身,一脸的苦恼,一脸的纠结,好像这个试药的人完全把她给难住了。

颐和控制不住自己,微微的颤粟起来:“皇祖母,孙儿以为”

“啪!”

太后狠狠的掌掴在颐和的脸上,依姑姑连忙奉上纱帕,太后拿着纱帕慢条斯理地擦着手。

颐和捂着脸一脸不可置信,她是没想到太后会亲自动手来掴她的脸。

太后睥睨的说道:“哀家的宝贝孙儿,你以为什么?说来让哀家听听!”

颐和把手慢慢的放了下来,俯在太后的脚边:“禀皇祖母,颐和觉得皇祖母所言极是,北齐使臣进贡的北齐国药没有人试药的话,怎能给我姜国的妃嫔食!”

颐和再聪明,再猖獗,她也只是一个公主,一个仰仗太后鼻息,一个仰仗皇上鼻息活着的公主,怎么可能在太后盛怒之下不妥协呢!

我膝行一步,俯在太后脚边,头触到颐和头上,我声音冷漠道:“皇祖母,北齐国药还是由孙儿来试!”

太后语气中带了些兴奋,“哦,姜了公主何出此言啊!”

我道:“言妃娘娘肚子的孩子。是天皇贵胄父王的儿子。不能有任何差错,孙儿也是天皇贵胄,父王最嫡系的女儿,那么由父王最嫡系的女儿来试药再合适不过,皇祖母,您觉得呢!”

试药不容许有任何差池,太后今天不在我身上抽取点什么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与其有着丢命的危险,不如丢块肉,至少性命还在。

我的言语太后半响未说话话,等待的时间,让我昂起了头。小心翼翼地去揣测太后的脸色,却没想到太后像愣住了一样,怔怔地垂着眼眸望着我,擦手指的纱帕也落了下来。

余光看见齐惊慕,他那狭长眸子底的担心,我在想大概是在担心颐和吧,毕竟太后刚刚那一巴掌打的可不轻呢。

太后未说话,气氛一下僵倒冰点,直到依姑姑过去搀扶太后,太后才如惊蛰一般,语气稍缓:“姜了,你刚刚说什么?哀家没有听得太明白!”

没有听得太明白,是我哪一句话触动到她的神经?让她一心想让我不得安生竟发起愣来。

我刚欲开口,太后又道:“起来说话!”

颐和她最喜欢的孙儿还跪在地上,我这个她不受待见的孩子,怎么敢先行起身。

齐惊慕的眸光似看到了一丝光亮,“太后,若是太后不相信外臣带过来的北齐国药,外臣愿亲自试药,还望姜国太后成全。”

虚情假意,也不知道做给谁看,我能记着他这个好吗?不可能,因为他的话,让太后刚刚的一愣过后。又想到要如何惩罚我。

太后眸光一凛,“哀家真的没有看出来,北齐使臣还有舍己为人的情操,不过哀家说过,北齐人和和姜国国土不同人情不同,自然人也是不同的!”

“所以”我高声接话道:“皇祖母,孙儿就是最好的人选,孙儿愿意试药,又不知道皇祖母怎样个试法!”

与其拐弯抹角,不如来个痛快,这天下根本就没有起死回生的药,有的只是一滴致命的毒药。

太后又缓缓地。慢慢地坐在椅子上,身子略俯,死一般的眼神望着我:“灿若星辰,顾盼生辉,明眸善睐,含情凝睇,撩人心怀!哀家以为再也见不到这双眸子,可惜这双眸子让哀家着实讨厌很,哀家年轻的时候开始,就讨厌这双眸子,没想到临了临了,在你的脸上哀家又看见了这双眸子!”

还是想要我的眼睛。没有了眼睛,比手腕残了还让人痛心,手腕残了断了,至少我还能扇人耳光的时候发出点响声来,至少我还能抱得动翊生

这眼要是没有了,我不但看不清前面有没有水塘,我也再也见不到我的翊生长大以后的样子了我的翊生啊我一辈子的倚仗,姐姐怎么能让自己瞎了看不见你呢

我不看齐惊慕惊慌失措眸光,更是不看颐和俯在地上的地面上已有了一滩潮湿

跪着直起了背骨,我对着太后缓缓缓缓地笑开:“这是孙儿的荣幸,孙儿既然长了一双让皇祖母念念不忘的眸子,不如这样。皇祖母您看可好?”

是呢,谁能有这个刑罚狠,在这满是刀枪暗箭的皇宫里,长了一双眼睛,还能被暗箭所伤,这要是没了眼睛,活着就等于死了

不过太后真的除我这双眸子,就看我这个人顺眼了吗?

太后望着我脸上的笑容,微微失神,“什么样子,你且说来!”

我缓缓闭眸又睁眸,我到底舍不得我这双眸子,我到底舍不得见不到我的翊生呢

伸手抽过发髻上麦穗心血来潮给我插的簪子,心中还响起麦穗的话,她说:“公主,咱们也是有簪子,比颐和公主那红色点翠的簪子不知好看多少倍呢!”

我还取笑麦穗,“你当什么?簪子不是好看不看好看,而是送簪子的人是谁!若是人对了,石头的也是顶美的,若是人不对,希世绝玉的也是丑的!”

麦穗在我少得可怜地簪盒中,挑了一根她认为最好看的簪子,一根乳白色毫无杂质玉簪簪头带着跟齐惊慕送给颐和的定情信物有点相似。都是有一点红

可齐惊慕送给颐和的那只要比我这只精细得多,麦穗捌在我发间,还夸道:“还是我家姜了公主是最好看的公主!”

不过她家的姜了公主很快就不是最好看的公主了,我举起手,把簪子尖抵在脸颊之上,眼眸下方,含笑道:“只是一双眸子就让皇祖母念念不忘吗?孙儿觉得皇祖母念念不忘的可能除了一双眸子还有这张脸,毕竟眸子和脸总是要相称的。两者缺一不协调,也衬托不出眸子的好看,皇祖母您觉得呢?”

太后似审视我,“女子花容月貌,才能嫁个一个好夫君。你就怎样甘心毁了你的脸?”

我的声色不急不慢,反问着太后:“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我的右手是废的拿着簪子抵在右脸眼角下方,微微用力

肌肤破裂的声音让我想起凤贵妃为了护我一条命,削断我的手腕时情境。现在如当时一样,我没有感觉到一点疼呢!

颐和俯在地上偏头向我望来,她眼角红红,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眼神是绝望的

她力争太后,不惜与太后翻脸只想自己做个选择,没想到太后看似让了给了她希望。现在又在深深地让她绝望我死了,她嫁不到北齐,我眼瞎了,南疆不会要我她还是嫁不到北齐我现在脸毁了,南疆绝然也不会要我她依然嫁不到北齐。

她一心只有齐惊慕,一心只想嫁给齐惊慕,现在全都成了泡影,她除了绝望还能有什么?

对了,还有恨

太后拧了眉头,眼神如刀似剑停在我的脸上,声似冬月的雪粒,带着恼羞成怒的气焰寒冰:“姜了,哀家是要你的眼晴,不是你的脸,你这样的脸哀家能找出千万个来!”

我是她的孙儿啊。我的眸子,我的脸,让她眼神中生出了害怕看来太后对我这眼这脸积怨已久,就寻合适的机会下手呢!

全集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情感宫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