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我叫李北斗,因为北斗星在我出生的时候,亮的邪乎

我叫李北斗,因为北斗星在我出生的时候,亮的邪乎

资讯 秩名 2020-06-01 阅读(203)

我叫李北斗,因为北斗星在我出生的时候,亮的邪乎,原本天降异象时出生的小孩都是富贵命,可是李北斗却没有父亲,母亲为了掩盖她的未婚先孕避人耳目,就直接把李北斗送给了他三舅姥爷。虽然李北斗知道自己的三舅姥爷是个风水师,也教了他不少风水八卦,可他没想到三舅姥爷竟是大名鼎鼎的马连良,以至于他的风水技术还没开始实践就比普通的风水师高出一大截。可惜他不小心触碰到了风水界的禁忌之地杨水坪,把杨水坪九鬼压棺强行镇压的大人物放了出来,而且还把他辰命八字的身体当成了容器寄生在他身体里,可是每天晚上那个大人物又会在梦中出现,说自己已经成为了李北斗的女人,帮助李北斗修炼。

我叫李北斗,因为北斗星在我出生的时候,亮的邪乎

>>我叫李北斗全文阅读<<

我叫李北斗,因为北斗星在我出生的时候,亮的邪乎

我就让那些人让开路,带着罗教授进了门脸。

这个举动一下引起轩然大波,大家纷纷议论起来:“这什么情况?李大师怎么给那种老王八蛋看事儿?”

“难道李大师其实没有传说中那么神?”

“可小和总的事儿多少人亲眼目睹了,也错不了啊。”

八喜银行的最激动,大声说道:“大师,你可别看这罗恒文质彬彬的,其实是个衣冠禽兽!”

“就是,他就算家里闹鬼,那也是他害死的女大学生冤魂索命!”

一听“女大学生”这四个字,罗教授顿时颤了一下,好像这事儿是被人揭开的旧伤疤一样。

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撞我,把手机拿了过来给我看:“小哥,你是山顶洞人吧?这么大的新闻都不知道?数不清的人在网上请愿,要有关部门重新调查,把罗教授绳之以法呢!”

我一瞅,标题就很触目惊心:“震惊了!医学院终身成就奖得主罗恒强暴女学生致死!你是白衣天使,还是白衣恶魔?”

新闻内容是医学院召开毕业典礼的时候,楼上忽然掉下一个女大学生,她衣衫不整,显然遭受过侵害,该女生当场死亡,相关人员一查,她是从十二楼的罗恒办公室跳下来的,而办公室只有罗恒一个人,好多人看见当时罗恒身子探出窗外,试图抓回女大学生,结果失败。

女大学生的室友作证,说该日此女是为了报考研究生的事儿,才去找罗恒商议。

质问罗恒的时候,罗恒只说了一句:“我对不起那个孩子……”

自此,罗恒被列为重大嫌疑人被抓,但后来因为证据不足又给放出来看了,现如今事情曝光,已经被医学院解聘。

新闻还配了图片,一张是个被马赛克的女生证件照,但轮廓能看出来很漂亮,还有一张是一对中年农民夫妇相拥而泣,是死者父母,农村出个大学生不容易,那孩子本来是全家的希望。

这个新闻,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下面的评论也都十分戾气,有的说真是人老心不老,老牛吃嫩草,天雷怎么不劈死这个老畜生,有的说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干了这事儿都不抓,你国药丸,还有的人甚至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女学生既然长得漂亮,必然也不是什么好鸟,没准是为了保研上演仙人跳玩儿脱了呢?

语言能杀人,为人师表的人,有这种丑闻,那是致命的。

到了屋里,罗教授坐的也很局促,我就又把程星河的酸梅汤给他放在了面前,让他放松点。

罗教授显然很久没得到这种待遇了,眼里一阵感激,原来这一阵被新闻闹的,他去买豆浆,都让老板娘泼了一身豆渣,说人渣只能配豆渣,去公园打太极拳,别的老头儿一看见他全都散开,说丢不起这个人,上街的时候,还被不认识的人摁在地上打,说这种老色狼,特么见一次揍一次。

说到了这里,他不禁老泪纵横,擦了擦眼泪说见笑了,本来上这里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思,没想到我真的能帮他,但接着又有点疑惑:“李大师,来求你的那么多人,你为什么选中我?”

其实很简单,这个罗教授的眉心,带着一抹金色。

这个金色跟我们黄阶的那种气阶不一样,这是功德光,说明这罗教授一辈子干了很多好事儿,而功德光来之不易,要是真的干了那种畜生事儿,功德光早灭了,绝不可能停留在这。

更别说他的命宫是宽广的,下巴是浑圆的,这都说明他心慈,确实不是那种人。

罗教授听了,颤抖着说道:“我这一辈子,救死扶伤无数,没干任何亏心事,唯独大师你,还认得出来!大师能帮我这一次,我愿意把全部积蓄双手奉送!”

我让他别激动,事情慢慢说,我不会狮子大开口的。

有功德光的人,我们必须得帮,哪怕不收钱,而帮了这种人,会沾光积累很多的功德。

罗教授这才娓娓道来,说怪事是前一阵的半夜开始出现的。

罗教授子女出国,太太也跟着出国去带孩子了,他平时是自己独居,可那天凌晨,他忽然就醒了,接着听到门口有个说话的声音:“关窗户,拉窗帘。”

这把罗教授给吓了一跳,心说难道来贼了?

可罗教授开了门,门外根本就没人。

罗教授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就又回到了床上,可是门外还是那个声音:“关窗户,拉窗帘。”

那个声音又尖又细,不像是人说话,叫谁都得毛骨悚然。

罗教授管了这么多生老病死的事情,都害了怕,不由自主的,就把窗户给关上了。

果然,一关窗户,那个声音就消失了。

罗教授刚想睡觉,忽然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更大的声响――好像什么东西在撞他的窗户,想撞进来!

罗教授吓得不轻,想拉开窗帘看看,可又不敢,那个声音就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撞,也不知道多久才消失,第二天天亮了,罗教授才敢起来看,这一看,玻璃外面竟然真的有痕迹――是好多椭圆形的油脂痕迹。

罗教授想了半天这是什么东西,等想出来,一身汗毛竖起来了――人用脑门顶在玻璃或者镜子上,就会留下这种痕迹!

难道……是有人用脑袋在撞他的窗户?可他住在三楼啊!

罗教授对这事儿百思不得其解,寻思声音那么大,邻居会不会知道什么?可一问之下,左邻右舍都表示并没有听见什么动静――还有一个老邻居患有神经衰弱,咳嗽一声都能把他吵醒,他也表示可能是罗教授做恶梦了。

要是谁碰上这么匪夷所思的事,都得不舒服,罗教授劝自己别多想,结果到了第二天,半夜他又醒了,听见昨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但是比之前虚弱了很多:“蒙脑袋,别露头……”

罗教授有了昨天的经验,立刻把被子蒙在头上了。

结果刚蒙上不久,就听见屋里像是有人进来了――是个光着脚的脚步声!

罗教授哪儿敢把脸露出来,气都不敢喘!

他就听着那个脚步声围着他的床转来转去,像是找他,但是没找到,那脚步声也持续了将近一夜,还夹杂着翻箱倒柜的声音,把罗教授吓出来了一身汗,床单都湿透了。

第二天他一看,木地板上还真有一圈一圈的油腻脚印子,而橱柜的门,全是开着的!

他检查了一下,没有丢任何东西。

如果是贼,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罗教授忍不住了,就在客厅装了个监控。

那天晚上,那个声音果然又出现了:“明天别去学校,明天别去学校。”

而那个声音一天不如一天,似乎越来越虚弱。

罗教授立刻去看监控,可看完他更害怕了――门外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声音是什么玩意儿传出来的?

第二天是毕业典礼,还有学生要问研究生的事儿,罗教授虽然心里不安,但必须得去学校。

结果到了中午,那个女大学生进了门,忽然就对着罗教授笑了。

那个笑容特别诡异,像是被五官牵扯出来的,眼神却冷冰冰的。

这个学生平时很内向,罗教授还以为她紧张,让她放松点,肯定尽力帮忙,而那个女学生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可算找到你了。”

罗教授没听明白,自己天天上班,很难找吗?

可还没想明白,那个女学生忽然抓住他,就要把他从落地窗上推下去。

罗教授吓了一跳,自然抵抗――罗教授虽然六十多了,但是很注意锻炼身体,按理说力气怎么也比女大学生强,可没成想,那个女大学生的力气竟然特别大,罗教授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

眼瞅着罗教授要被推下去了,忽然那个尖细的声音又想起来了:“让你别来,你不听。”

接着,那个女大学生忽然踩空,自己从楼上掉下去了!

罗教授一伸手想把她拉回来,可根本来不及――同时罗教授有了一种感觉,那个女大学生,好像不是平时那个人,像是被什么附身了。

因为刚才的撕扯,她自然是衣衫不整的,加上当时是毕业典礼,无数的眼睛看到了这件事情,罗教授的“罪名”一下就落实了。

这事儿本来是人证物证具在,几乎板上钉钉要抓罗教授,可说来也巧,那地方正好装了监控,后来相关人员查案子的时候,发现了监控,才解除了罗教授的嫌疑。

可惜这事儿早就被传的沸沸扬扬,学生子女都来抗议,说绝对不容许这种败类继续给孩子上课,必须排除出教育队伍。

校领导很为难,罗教授跟他们都是多少年的交情,说你们别为难了,我辞职吧。

可事情传出去,就变了味儿,都说他是被辞了,苍蝇不叮无缝蛋,他就是凶手。

罗教授等于说遇上了飞来横祸,远在国外的子女老伴儿也不相信他,甚至老伴儿还气出了高血压,声称回国就离婚,丢不起这个人。

罗教授一筹莫展,那几天他倒是没听见那个声音,可昨天晚上,那个声音又气若游丝的响了起来。

“去找李北斗,不然你活不过第二天。”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灵异都市玄幻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