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李北斗程星河小说免费阅读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免费阅读

资讯 秩名 2020-06-01 阅读(297)

主角李北斗程星河是什么小说?主角是李北斗程星河的小说名为《麻衣相师》又名《九鬼压棺》,是一本由桃花渡写作的都市玄幻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非常的精彩,讲述了主人公李北斗无意中破解了杨水坪的九鬼压棺风水,惹上了实力霸道的女鬼白潇湘。程星河本是个贪图钱财的风水高手,在看到李北斗的奇特命格和身上附体的东西后,决定帮他一起想办法破掉九鬼压棺的局,经发现只要李北斗用风水帮助别人积累阴德,就能强化自身能力,有希望在49天之内成长到足够强大摆脱掉暴毙的命运。于是乎,一个得到三舅姥爷真传的愣头青风水师和一个爱财如命的绝世高手程星河,在都市之间展开了封妖捉鬼的救赎之旅。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全文阅读<<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免费阅读

我就看向了他老婆:“你迟迟阴魂不散,就是因为被冤枉成贼不甘心是吧?现在事情说穿,我们肯定会还给你一个公道的。”

“不,我的死不是意外!”包工头他老婆声嘶力竭的就喊道:“是这个娘们害死的我!不论如何,我都得让她偿命!”

“哎呀。”程星河低声说道:“还是这女的谋财害命?看着像是潘金莲,没想到是孙二娘啊!”

“你放屁!”包工头顿时爆了一脑袋的青筋,还想说话,看意思是誓死保护他老婆的尊严,被我给拽后面去了。

原来那鑫利水产的老板叫赵鑫利,平常没别的爱好,就喜欢玩儿女人,可家里管得严,他就借口跑滴滴,老开着宝马x5出去接单,就为了加女乘客的微信约起来。

而这个包工头的老婆特别爱慕虚荣,单位里别人有的包啊,化妆品啊,她也非得弄上不可,当初她以为包工头挺有钱才嫁给包工头,没成想包工头拿回来的还不够她买包,对此她很有怨言,天天看着人家的包别提多难受了。

一天赵鑫利接到了包工头老婆,那天下着大雨,包工头老婆眼瞅着别人都有豪车接送,自己却打滴滴,心里不平衡,赵鑫利早看出来了,一个有财一个有貌,俩人很顺利就勾搭上了。

这以后,包工头老婆实现了买包自由,天天都过的十分潇洒,几乎要横着走路,对张曼之类的根本正眼都不看,加上赵鑫利在黑道上认识不少人,更是助长了她的气焰,算是小人得志,看谁不顺眼一个电话就让赵鑫利叫小弟,楼下那老头儿就是这么被打的。

这俩人在一起,算得上如胶似漆,直到那天,包工头说出门买建材,他老婆十分开心的就叫赵鑫利过去,她又看上新款的包了。

当时赵鑫利正在理货,说没时间过去,他老婆一下就不高兴了,说包是限量版的,再晚点来就没有了,连着打了十来个电话。

赵鑫利没辙,因为正在理货,就带着那些现金出来了,现金不少,放车上不放心,自然就带进了包工头家里。

俩人正要办事儿呢,没成想那天包工头没买到建材,给提前回来了。

包工头老婆倒是不怕――她在家里说一不二,给他个绿帽子戴他又能怎么样?

可赵鑫利害怕,他为什么认识黑道,因为他老丈人是混黑道的,要是包工头嚷出去,他老丈人知道了,还不得把他沉福寿河里去,于是赵鑫利当机立断――我得走。

按理说一般人不敢从七楼下,可赵鑫利的老丈人比七层楼还可怕,他就踩着排气管下去了,包工头老婆还很心大,说他上次送的金项链想改一下款式,急急忙忙的塞给他,让他带着去商场,改完了再送回来。

没成想到了楼下,一家人正好开窗户,直接把他给推下去了。

当时天还很冷,他本来穿的就单薄,这一摔进灌木丛整个人是动弹不得,但还有一点活气儿,这时他就看见,七楼的包工头老婆正在盯着他看,他就盼着她能叫个120,救救他。

可包工头老婆假装什么也没看见,就回去了。

赵鑫利眼瞅着,自己一开始还能喷出点白气,但后来白气越来越少,眼前也越来越模糊,身体一开始是冷的,可后来越来越麻木,他就这么整整的坚持了三个钟头,连受冻,带失血,还有摔伤,就在绝望之中瞪着眼死了。

临死之前,他还死死的盯着包工头家的窗户,发誓绝对不会放过包工头老婆――自己明明就是她害死的!

我听到了这里,简直听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这赵鑫利死的也太惨了点吧?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包工头老婆为了撇清跟他的关系,竟然跟警察说他是个贼――他身上正好有包工头老婆的金项链,可以说是人赃并获,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包工头老婆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一,偷汉子败露,还咋做人,二,屋里还有赵鑫利留下的那好几十万现金呢!

赵鑫利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一个贼,他家里人来认尸,知道他是这么死的,他爹气的犯了脑血栓,成了植物人,他妈整天哭哭啼啼,以泪洗面,根本不敢再见人,他老婆就更别提了,前两天还在抖音朋友圈秀恩爱,说自己的老公对自己特别好,今天老公就成了偷东西的心理变态,一下就抑郁了。

他们家俩孩子就更别提了,挺好一对龙凤胎,就这么没了爹妈,没爹的孩子像根草啊!

一个男人是家里顶梁柱,他死了,家也就散了。

再加上他干的事儿这么丢人,家里人没人乐意给他烧纸――一旦没人给他烧纸,那他也就找不到回家的路,根本上不了轮回。

不过,他也不想上轮回,他不甘心自己就带着这个名头入土,也太便宜那个娘们了!

说到这里包工头老婆忍不住就嚎啕大哭了起来,说:“我也知道,玩儿别人老婆不对,可我就好这一口啊,再说了,我跟着娘们儿玩起来之后,吃的喝的,哪一点亏待过她了,她就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在楼下,最毒女人心啊!就冲这个,我不管是灰飞烟灭还是魂飞魄散,都得要她偿命!”

而包工头听了这话,一只手捂着心脏,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还往身上乱摸,我知道他是犯心脏病了,而犯心脏病的人都会随身携带药,就帮他掏出来喂进了嘴里。

他吃了半天才缓过来,接着又是捶胸顿足的大哭:“老婆,我对不起你啊……”

程星河算是开眼了:“这脑袋上都绿成青青草原了,怎么还对不起老婆?武大郎都不如他豁达。”

“他不是说这个老婆!是原配!”张曼不知道啥时候来的,显然已经支着耳朵听了半天了,赶紧凑了上来说道:“你们不知道,这个老婆当初是他的小三,为了这个老婆,他跟农村的原配离了婚,把原配赶回老家去了,还让原配净身出户,他就拿着财产买了这个房嘛。”

我说呢,绿人者人恒绿之,这都是报应。

而包工头老婆那呢,话也说完了,神情忽然委顿了下来,躺在了床上,不吭声了。

张曼看见了,连忙就问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赵鑫利的怨气散了。

赵鑫利一个新死的鬼,虽然是个横死的,但其实确实也是因为自己咎由自取,怨气根本比不上啥冤死鬼,他能粘在活人身上这么久,饱受活人的阳气炙烤,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都是因为这一口被冤枉成贼的怨气吊着。

可现在他已经把他的冤情说出来了,怨气自然也就散了,怨气一散,他就没法凭附在包工头老婆身上了。

程星河盯着墙角,低声说道:“还哭着呢,没完没了,看着竟然也怪可怜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谁也没办法。

我就让程星河问问,现在话也说开了,他有什么打算?

就看他现在这个虚弱劲儿,他不走也留不下,不过他确实死的挺惨,权当我们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程星河蹲在了墙角,就叽叽喳喳的说起了话来。

说也奇怪,他说的话,我虽然能听见声音,却听不懂,好像一门外语一样,难道那就是所谓的“鬼话”?

张曼瞅着程星河那样子,小心翼翼的就问:“李北斗,这小哥真的能跟鬼说话啊?是不是咋呼人呢?我怎么这么得慌啊!”

你都看见了还问。

张曼这才对我露出了刮目相看的表情,连忙说道:“李北斗,你还真有点能耐啊?哎,上次就跟你说过,我也有事儿找你帮忙……”

给你帮忙?一不落好二不给钱,我傻啊?不过,张曼这么一说话,我还真不由自主的从她脸上看出来,她印堂上一道子黑气,贯穿了眉心和鼻尖,像是要有飞来横祸,要见血的那种。

这个黑气是从财帛宫起的,说明也是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事儿。

我就说你要是想解决,最好行善积德,别把钱看的太重,我就只能帮你这么多。

张曼一听很生气,又对着我破口大骂,说我有点能耐就翻脸不认人,无情无义,早晚要倒霉。

这话还是留给你自己吧。我也真是太看得起她了,口德都不积,你还能积下啥?

当然了,后来我才知道,张曼为了钱,胆子竟然那么大。

这时程星河那也沟通完了,说这个赵鑫利说了,要让这个女的上他们家登门道歉,并且开个发布会,说清楚他不是贼,给他洗清名誉,还有,把那几十万的货款,还给他们家――他人没了,怎么也得留点钱,不然对不起家里孤儿寡母。如果这些事情全做到了,那就能放她一马。

比起要她偿命,这个条件可以说是很优厚了――他也清楚,如果名誉不澄清,他就算要了她的命又怎么样?难道生生世世都要背着贼的名声让家人蒙羞?

在他看来,当西门庆的名誉比当贼好多了。

这时包工头他老婆也醒过来了,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眼珠子滴溜溜直转,就问我们,要是不答应又怎么样?他现在不是元气大伤了吗?还能这么缠着她不?要是他不缠了,那她凭什么坏自己名声,又还钱?

难道她这一阵的罪白受了?不给补偿费?

我也是开了眼了,没见过这么狠的女人!她对自己都这么狠,这个劲儿放在正道上,没准早就是个女强人了吧?

这一瞬,我冷不丁就感觉出来,屋里一股子冷气扑了过来――可屋里没开窗户也没开门――对着那女人就扑。

那女的吓的尖叫,程星河就对她笑了笑,摆了摆自己手里的手机:“你不承认也不行了,刚才这些话,我都录下来了。”

那女的一看,竟然是赵鑫利附身的时候把话全说出来了,脸不由绿了――程星河要是真的发出去,她一样要被调查。毕竟见死不救,致人死命。

她这才勉强的答应了下来,程星河跟我点了点头,意思是赵鑫利已经愿意走了,我就再次用了清宅法,铺了一地糯米,把他从红线上送出去了。

拴在门把手上的铃铛一声脆响,事儿算是了结了。

不过……那个女人脸上的黑气还是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浓重了,看来这事儿的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天自然会给她惩罚。

包工头对着我千恩万谢,我看了他的面相,奸门断裂,估计他们俩这夫妻生活也快要到头了,就没多说,让他好自为之。

包工头感激不尽,忽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说道:“对了,昨天有人上工地找你,你见到那人没有?”

找我?我就问是谁啊?

包工头说道:“是个瘸子,怪怪的。”

我和程星河一下全激动了起来,异口同声的问:“什么时候?”

包工头让我们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当时你已经跟着小和总下到了井里去了,我们都没法去叫你,他叽咕了几句,就走了,看着有点得慌。”

我就让他说说,那瘸子说啥了?

包工头就告诉我:“他听说你下了井,本来还挺担心的,要把你捞上来,可是他看了看井口,忽然就笑了,说他这次终于没找错,就是这个。”

就是这个……说的是我?

我顿时爬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难不成,他之前找那么多辰命人,全没找对,所以才都死了,而他千辛万苦寻找的那个辰命人,其实是我?

对了,潇湘也说过,她要找的人只有我,我到底哪里跟别人不一样了?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看是古玩店老板。

我就接起来问他找我什么事儿?

古玩店老板十分激动的大声说道:“你赶紧回来吧!出大事儿啦!”

啥?我的心顿时就提起来了,门脸能出什么大事儿?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都市玄幻灵异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