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小说女主宁小满霍时深 重生宁小满霍时深全文阅读

小说女主宁小满霍时深 重生宁小满霍时深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5-22 阅读(147)

小说女主宁小满男主霍时深的重生小说叫做《我家夫人爱撒娇》,是甜南精心编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又名《老婆大人你好乖》。宁小满死前才知道,是谭歆然设计让自己和霍时深离婚,而后绑架了她。被困在地下室三年,霍时深也找了她三年。宁小满死后重生,可却有幸重生了!那天她被白莲花陷害,全身滚烫,霍时深将她泡在水中解救。这辈子宁小满再也不会跟霍时深离婚!

我家夫人爱撒娇

>>我家夫人爱撒娇宁小满霍时深全文阅读<<

我家夫人爱撒娇章节阅读

霍时深笑着揉了揉她的脸颊,“是不一样,但是大同小异。”

宁小满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有些羡慕地看着他,“是不是像你们这样聪明的人,都懂得举一反三,学什么都很快很轻松呀?”

霍时深点头,“至少不会觉得难。”

他看着宁小满艳羡的眼光,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在她的鼻尖上宠溺地点了点,“不用羡慕,你也很聪明。”

宁小满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我知道你说这话是在安慰我,你随随便便都能拿到MIT的学位,还能拿到普里兹克奖,结果金融方面的造诣更深,而我用尽全力挤破了脑袋,也只能上卿桦大学……”

“卿桦已经是国内最好的大学了,而且你以前的基础没有打好,能够考上这里已经算很厉害,不用妄自菲薄。”

“可那也是因为你给我开了小灶的原因呀,又不是完全靠我一个人的努力,如果不是你帮我归纳那些知识重点的话,我也很有可能考不上去……”

宁小满似乎已经钻进了牛角尖里面。

“当时我也只是压分过的,选的专业也是比较冷门的专业,热门专业的话根本就上不了线。”

霍时深轻叹了一口气,“你已经很厉害了,不用给自己压力,嗯?”

他见小女人还是郁闷,哄道:“那时你选的也是自己喜欢的专业,不必在乎热门或者冷门。”

宁小满嘟囔着嘴巴,半撒娇半埋怨,“压力还不都是你给的,谁叫你那么优秀!”

霍时深又忍不住被她逗笑,“这也怪我?”

“为什么不能怪你?你什么都会,但我好像就只会酿酒,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什么都不会做,感觉好拖你的后腿……”

说到这里,宁小满竟然还真的有点自卑起来。

她从小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做名媛肯定是比不过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小姐。

她的性格在前世的时候又压抑惯了,既不活泼动人,也不贴心可爱,如今重回一世,又变得过于刚强,急于想要抓住自己的东西,导致感官在某些方面有些蒙蔽。

严格的说起来,她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有的时候,她会莫名地觉得自己很糟糕。

但是就算是这样一个糟糕的自己,霍时深却还是愿意这样爱着。

宁小满又觉得感动,但是又更加懊恼了。

霍时深见她的情绪真的有些失落,也正了正神色,严肃地说:“会一件事情就已经很了不起,术业有专攻,能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也是你的本事,再说……”

他话锋一转,突然笑到:“那些事情就算你不会做,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会做就行了。”

说完他轻声在她耳边,咬着她的耳朵说道:“老公会的,都慢慢教给你,嗯?”

宁小满有些羞恼地推开他,“你愿意教,我还不愿意学呢!那些东西枯燥无味,我才不要花时间去学那些干巴巴的公式。”

“你从前的专业不也是那些干巴巴的化学公式么?”

“那不一样!”

宁小满一本正经地反驳他,“虽然都是公式,但是那些化学公式都是有生命的,因为你完全可以通过那些公式去看到一种酒酿制过程的反应,你看到的不是公式,而是一种产品的诞生。”

“嗯。”

霍时深点头赞成,“很厉害。”

宁小满:“……”

她怎么感觉好像不管霍时深如何夸自己厉害,自己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讨要夸赞的小孩子一般呢。

所以说另一半太优秀了也是一种压力啊!

宁小满叹了口气,突然听到走到外面那些争吵声渐渐弱了下来,随即便是一阵不太秀气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宁小满猜想,应该是那个蒲子菲转身走了。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就看到蒲子墨阴沉着脸推门进来,脸上是无论如何再也伪装不出和煦的笑容,只能勉强地撑着没当场发怒。

只不过在看到霍时深的时候,他还是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神色,让自己的脸色看上去没有那么的难看。

他清了清嗓子,大步走了过来,满怀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啊,子菲她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这顿饭我们就先吃吧,不用等她了。”

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好像十分不情愿再提起他那个女儿一般。

宁小满就不想顺着他的意来,反而笑着抬头看着他,问道:“子菲是生了什么病呢?刚才听她在走廊上的声音好像还挺中气十足的,怎么突然就病了?”

蒲子墨被噎了一下,脸一下子就涨成了猪肝色,半晌没有回答。

过了很久,他才咬着牙,说到:“大概是在国外待久了,有些水土不服,刚才跟我闹了一阵,没关系,过几天就好了,到时候我再请你们过来一起吃顿饭。”

宁小满立马抓住了他话里面的重点,问道:“过几天是什么时候?”

“过几天就是过几天,等到时候我自然会跟你们联系。”

蒲子墨已经有些不耐烦,说话也有些带了语气。

但是一对上霍时深那晦涩莫名的视线,又马上软了下来,扯了扯嘴角,对宁小满说道:“小满,刚才我语气有些重,都是被子菲气的,你不会介意吧?”

宁小满笑了笑,“当然不会介意,我之前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院长不也是没有介意吗?这叫礼尚往来。”

她说话继续带刺,那话里面的弦外之意,听得蒲子墨脸色更加阴沉,但是却又不好发作。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转身吩咐身边的佣人去上菜。

那些菜一道一道地被端上来,宁小满看着,知道他还是花了心思的。

但是她也知道,这心思根本就不是花在她身上,都是花在霍时深和那个蒲子菲身上的。

就比如桌上的这些菜,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霍时深爱吃的,还有一部分应该是蒲子菲爱吃的,但是都没有她爱吃的菜色,甚至可以说是一道都没有。

她喜欢吃的东西,其实蒲子墨心知肚明,但是刻意这样安排,一定是有所寓意。

像他这种阴森森的,说什么话都藏一半的人,其实是在通过这件事情警告她,不要挡霍时深和蒲子菲的道。

只要有他蒲子墨在,这场戏里面永远都不会有宁小满的姓名。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他的女儿好像没有要陪他演这场戏的觉悟。

不但中途走人,还在她这个敌人面前,给了蒲子墨难看。

想到这一点,宁小满笑着夹了一块紫菜放进嘴里面,含糊不清地说道:“院长,你刚才说的等几天到底是什么时候呢?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一阵子时深的工作都比较忙,我怕到时候你空跑一场也不好,最好还是约个确定的时间,您说呢?”

蒲子墨放下了筷子,眯着眼睛看着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

他听清楚了宁小满话里面的意思,就是霍时深现在不是他想见就能见的人,最好是提前预约,否则的话就算是他,霍时深也不会抽时间来见。

她现在是翅膀长硬了,不但知道去办公室的偷东西来威胁自己,还明里暗里的动摇他作为霍时深老丈人这一层身份的便利。

到了现在,居然他想要见霍时深,还需要提前敲定日子预约?

宁小满,不过是结了个婚,你的变化可真大!

蒲子墨很快就冷静下来,又重新拿起了筷子,笑得和蔼,看着对面的宁小满,“没关系,我知道时深平时很忙,也不愿意多打搅他,不过我倒是听说工作室的事情没有那么繁忙,到时候如果想你的话,我还可以去找你。”

宁小满浑身一颤,听到那句“想你”的时候,整个胃都在痉挛,恨不得把刚才吃的东西全部都吐出来。

霍时深也注意到了宁小满的异常,并且对蒲子墨刚才说的那些话很反感,伸手在宁小满的背上轻轻拍了拍,“很恶心么?”

他的话很轻,乍一听像是单纯的对宁小满的关心,但是蒲子墨却听出了别的意思。

刚才他确实被宁小满逼的有些生气,说话有些口不择言,此时冷静下来之后,看到霍时深那幽冷的眼神,他一声不吭,低下头沉默地吃着自己的东西。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等到宁小满缓过来之后,霍时深却抬起头,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蒲先生,虽然在外界你一直以宁小满的父亲自居,而且也已经五十岁,但毕竟你和宁小满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有时候说话做事还是谨慎一点好,不要引起没必要的误会。”

蒲子墨被噎住了,有些下不来台,又不能拿他怎么样,只能点点头,糊弄过去。

宁小满正在喝水,听到他这话,直接被呛到剧烈地咳嗽起来。

她是没有想到霍时深说话居然这么直接,这就是个傻子都能听出他话外的意思吧?

霍时深看她咳的脸都红了,皱着眉头,伸手帮她顺着气,忍不住责备到:“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喝水都能呛到?”

还不是因为你刚才说的话太惊人了!

宁小满在心里面暗自腹诽,却没有说出来,只是又拿起那杯水,喝了几口之后才觉得好了一些。

这顿饭大家吃的都食不知味,散场的时候个个都心怀鬼胎。

宁小满因为拿到了那份文件,有底气了很多,不管蒲子墨再怎么对她进行打压,她都完全可以四两拨千斤地反驳回去。

吃完这一顿饭之后,蒲子墨完全没有讨到任何好处,甚至还惹了一身腥。

之前他自以为在霍时深面前掩饰得很好,他本来有自己的打算,想一点一点地破坏霍时深和宁小满之间的信任,然后再让蒲子菲上位。

但是没有想到今天在宁小满的激怒下,他居然也一时忘了神,让霍时深看出了破绽!

他当时真的没有想到,宁小满现在面对着他的时候,不仅只有之前的恐惧了,反而像一只被打压久了的猫咪,会在你最出其不意的时候,伸出爪子挠你一下。

而且是狠狠的一下,毫不留情的那一种,挠得你鲜血淋漓,毫无防备!

那辆黑色的布加迪开走的时候,蒲子墨就站在他们身后,目送着他们离开。

等到车子越开越远,他的眼神也渐渐的阴沉下来。

他扭了扭手腕,完全不像平日里那般仁慈和蔼,整个人都像是浸入地狱里的暗光一样,邪恶,黑暗。

宁小满,你给我等着!

……

在车上,宁小满的心情好像很好,一路上都是笑着的,时不时地跟霍时深搭几句话。

霍时深开车的时候比较专心,但是大部分时候都回应了她,只不过都是一些单音节的字。

宁小满也乐此不疲地说着丝毫不觉得他敷衍,一点都没有觉得无趣。

她的心情的确不错,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在蒲子墨面前全身而退。

一想到那个人前世带给自己的那些恐怖和惊诧,还有他方才那敢怒不敢言,打碎了牙只能往肚子里面咽的憋屈模样,她就忍不住想笑。

见宁小满又在一旁莫名其妙的笑出了声,霍时深腾出一只手,在她脑袋上摸了摸,“想到什么事这么好笑?”

宁小满笑着摆摆手,笑得更加放肆,“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个冷笑话,你要不要听?”

霍时深:“……”

男人收回手,有些无奈地问:“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会听冷笑话的人?”

宁小满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管不管,真的很好笑,我说给你听!”

“从前呢,有一只小白兔,他去商店里面买东西,问那个老板,您这里有没有胡萝卜?老板说没有。

第二天小白兔又来了,问老板,你们这里有没有胡萝卜?老板说没有。

第三天的时候小白兔又来了,问老板你们这里有没有胡萝卜?老板说没有,你要是再问的话,我就拿剪刀把你的耳朵剪掉!

结果第四天的时候小白兔又来了,他问老板,你们这有没有剪刀?老板说没有,小白兔又问,那你们这里有没有胡萝卜?老板拿出了一把扳手将他的牙齿敲断了。

第五天的时候,小白兔没有来,老板松了口气。

结果第六天,小白兔又来了!”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