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重昭愿全文免费阅读

重昭愿全文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5-22 阅读(114)

重昭愿小说是作者兆影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重生小说,小说女主段昭男主是聂渊。小说主要说的是段昭本是一国之母,自从她嫁给了当今天子聂润以后,凭借自己的娘家段家和哥哥,一步一步扶持他登上皇位,然而如今却被他赐死,甚至连他们两的孩子也不放过,段家二房和自己的哥哥也惨遭灭门,临死那刻她双目留下血泪,她死不瞑目,没想到的是她又重生回到了十四五岁的时候。

重昭愿

>>重昭愿全文在线阅读<<

重昭愿精彩章节导读

聂润满意的笑了,又问:“那你此次在校考上,预备如何?”

年轻幕僚抬头:“臣会藏拙,只因我若入榜,会牵连殿下,日后不便殿下举势,不如在秋闱中出彩,可免圣上忌惮之心。”

聂润很满意:“委屈你了。”

年轻幕僚但笑:“这是保全殿下,也是保全臣的法子。”

“城外仓的事,可办好了?”

“殿下放心,您会得到一个极好的助力。”

...........

谈论同样事情的还有荡王府。

他们显然比聂润那里要松快些,因为聂渊是亲王,皇子中只有他和太子有资格考学,所以聂润还要罗列名字的时候,他却可以把人的文章都收上来,任他采撷。

不过他倒并没有太看重此事,那些文章也不想看,全都扔给旁人,自己在一边喝茶赏月,十分闲适。

文章堆里,一个男子青衫宛然,二十多岁的模样,十分清秀,眉宇间一缕风骨自成,像是话本里的书生公子,不过他现在的神情并不清雅。

“聂七!”他将整理好的名字砸在桌上:“你跟沈之白穿一条裤子的?这么抠?就不能多请几个幕僚,你是养不起还是怎的?”

说完他没好气的坐下,累死他了,这么多文章就他一个人看,聂大爷还在一边闲散得很,在好的脾气也被逼出火气。

聂渊理所当然的回了他一句:“你一个人能干完的事,请两个人做什么?”

青衣男子冷哼一声,大口的喝了一口茶,摇着扇子冷道:“你这是人说的话么?哪有你这种当人主公的?就不能礼贤下士一点?我好歹是个读书人,比起你手底下那些糙汉子将军,就不能怜香惜玉点!?”

聂渊半点也不脸红:“你是读书人,又不是个大姑娘。”

“你!”青衫男子憋住一口气,算了算了,跟聂渊耍什么嘴皮子,留着力气给他卖命吧。

两人说笑几句便算休息了,聂渊也收起了闲散模样,开始做正事了,他指着其中一个名字道:“裴志?我记得他不过尔尔。”

青衫男子道:“他爹是魏国公,收了是个极好的助力。”

聂渊却摇头:“魏国公不可用,走私兵,昧粮草,他手里不干净。”

青衫男子眼皮一松,就差没替聂渊脸红了,瞧瞧他这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说话正气凌然的,说得好像他手里干净一样!

但是碍于读书人的修养,是不能这么直白的掀人场子的,所以他只能笑而不语的看着聂渊,一副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的样子。

聂渊抬头,读出眼色,尴尬的咳了一声:“手底下一堆弟兄呢,跟着我出生入死,总不能亏待了人家。”

“所以你就亏待我?”青衫男子面不改色的接了一句。

“勾怡,咱两谁跟谁啊?”聂渊笑着去喽青衫男子的肩膀:“就按你选的人,不过裴志我真不要,魏国公手不干净,心也脏。”

勾怡知道拧不过他,也作罢了。

这里他还想起另一桩事:“不是你考昌贤馆也就算了,怎么还弄上了立德堂?莫非,你想让世家联姻?”

聂渊嗤笑一声:“男人干的活,扯上女人家做什么?”

勾怡很无奈,他很想告诉聂渊,世家联姻是朝堂上不可或缺的棋子,这件事不是只有前面的男人在做,后宅里也是没有硝烟的战场,不过他话到喉咙管又咽了回去。

这事在聂渊面前提不得。

聂渊说完,就从立德堂送上来的文章里翻翻找找,好不容易抽出一张纸,自顾自的看了起来,时而点头,时而又摇头,模样活像个检查自家儿子读书的老父亲。

“那个小妹妹的?”勾怡问。

聂渊倒不逃避,坦然道:“小丫头也进了立德堂,她爹她哥都不在,我给掌掌眼。”

勾怡也走过去,和聂渊一起看段昭的文章,点头道:“就是那个嘴上不饶人的?咦!别看人年纪小,这文章写得还过得眼,她这个年纪,也算不错了。”

聂渊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眼睛突然眯起来,瞳孔中浮现一丝疑惑,迅速在立德堂的文章中,找出了好几张,拿着段昭的文章做了对比,突然脸色一冷。

勾怡顺着几人的文章看过去,眉头一皱。

“雁王的字?今年立德堂校考的主考官是雁王,雁王如今还没有立妃。”

他没有把话说得露骨,但是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为什么要模仿雁王的字啊?因为倾慕已久呗,就算文章写得差,但是聂润看见一个女儿家临摹自己字迹的时候,怎么都会心动吧。

勾怡仔细辨认了一下,其中有两个世家小姐写得有六七分像,段央写得能像八九分,但是已经可以看出十分用心了,不过段昭的字。

像十分,无论形还是神,几乎分毫不差,如果不是聂渊亲自看着段昭考的学,只怕聂润说他替段昭代写的,他都相信。

一个女孩子,能将字迹淋漓的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如果雁王联姻段家,那可不成!”勾怡迅速反应过来:“聂七,此事不可!”

“打秋风!打秋风!一天到晚打秋风!她家里是穷得揭不开锅了?”门外突然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听这语气和谈吐,用脚指头也能想到出自沈大奸商之口了。

果然是沈之白。

勾怡看他一副怒不可遏的心疼样子,知道他肯定又出血了,也不奇怪:“怎么了大奸商?这是赔给赵老板啊还是王老板啊?”

沈之白摇着扇子:“赔到没赔,就感觉给人当了靶子,活我全干了,银子还要被分走,怎么我运到北地去的粮,提了几分利,我这边拨几分,她都门儿清?我这前脚刚到账,她后脚就来分钱了,她是属狗的么!三百里都能闻到肉味儿?”

勾怡和聂渊都没有说话,同时沉默了,他们一听就知道沈之白骂的谁。

沈之白沉浸在被段昭分走银子的肉疼中,根本没注意到二人的神色,扬眉吐气道:“我今儿砸了一万两下她的场子,死丫头看看咱谁比谁奸!”

勾怡听沈之白铺天盖地的骂了一通,先是心痛如绞,后来又展现出他大奸商的嘴脸,问:“你砸一万两下段昭的场子?什么意思啊?”

沈之白折扇一开,扬眉吐气的说了原委。

还没说完,就见聂渊一脚踹开了房门,虎虎生风的迈了出去。

沈之白还想追上去,就被门框兜头砸了鼻子,捧着血流如注的鼻子正要哀嚎,只听见荡王府院子里回荡一声。

“小丫头,太不像话了!”

.........

这厢,段昭刚折腾完芳雨,段昭见芳雨大汗淋漓的样子,想着今儿刚从沈之白那儿弄了不少钱来,心情好,也不再折腾她,便甩手:“行了,不必掌灯了,下去休息吧。”

芳雨如临大赦,垂着两只酸得冒泡的手,刚走到门口。

“嘭!”的一声。

房门压到芳雨面上,鼻梁忽的就砸出血来。

门口立着一个怒气冲冲的煞神,还没看清楚人脸,芳雨登时便晕了过去。

段昭也被吓了一大跳,谁啊!谁这么恨她,闯进将军府来杀她!

当即大叫一声:“焚泽!”

还没等她说完,焚泽早就拔刀站在她面前,严阵以待,只要来人敢碰段昭一个手指头,她就拔刀砍烂那人的脑袋!

门口站着的人,黑衣华服,身子宽阔,立在那里像一尊煞鬼,长得倒是俊俏,只是这脸太臭了!

焚泽哪管这人俊不俊俏,只晓得这人危险得很,劈刀便砍了过去,她这一刀力大无比,就是寻常的石头也得四飞五裂。

“住手!”段昭眼见焚泽刀就要落在聂渊身上,忙喊停,杀了聂渊也无所谓,只是死在她这里,那不是整个段家都得陪葬?

焚泽刀已出鞘,听得段昭喊,即刻收住,稳稳停在聂渊头上,刀锋还在颤抖,只觉腕上一震,聂渊反手夺了她的刀,一掌劈成两半,以刀柄撞了焚泽肩头,焚泽身子一晃,顷刻间便撞在柱子上,低头呕出一口血。

她深知打不过这人,正要拼死护住段昭。

“误会!误会!”段昭一下跳了出来,忙拦在焚泽面前,看焚泽已经吐血,方才的刀尖又深深嵌进地板。

好一阵心疼,她的红木地板啊!她花了一百两给焚泽配的宝刀啊!还有一千两买来的焚泽啊!

心疼又能如何,还不是得赔笑:“殿下,有.....有失远迎啊!”

聂渊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段昭,她肩膀都在抖,说话也磕碜,想必是刚才自己下手太重,吓到她了。

其实段昭倒不是被吓着了,前生这种事,她遇到多少回,方才是慌了一瞬,不过转瞬就反应过来,聂渊再怎么无法无天,也不能这么闯进来杀人吧,她只是心疼钱啊。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重生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