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朕的丑妃请多指教结局在线阅读

朕的丑妃请多指教结局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4-24 阅读(445)

朕的丑妃请多指教结局在线阅读。本文主要讲述主人公阿丑钟明巍两人的精彩故事,是作者:一味相思亲笔创作完成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阿丑一个人在正堂里头坐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她脑子里头一片空白,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就是,我肯定得了大病了,我可能要死了,我要死了,钟明巍该怎么办?谁给他做饭?谁给他擦身?谁给他捏腰捶背?谁又知道他那么个大男人偏爱吃糖呢?

朕的丑妃请多指教结局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全集目录阅读<<

朕的丑妃请多指教结局免费阅读

阿丑忙得扶了他起来,然后费劲地把他扶上了床,给他脱下中衣,让他趴着,然后也顾不上自己半脸的血,忙得出去端了一盆的凉水进来,投了个凉帕子朝他那通红的一片敷上去,一边蹙着眉小声叨咕着:“这褥疮才好多久,身上又添新伤了。”

“哪儿就是伤了,左右又没破皮,”钟明巍道,火辣辣的皮肉被凉帕子敷着,舒服的厉害,钟明巍趴在枕头上出舒服的叹息,一边又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扭过脸来对阿丑道,“丫头,你去把脸洗洗去。”

“哦。”阿丑这才记起来自己脸上还有血,这么血呼呼应该挺渗人的,当下又给钟明巍换了个帕子,然后这才起身出去洗脸。

钟明巍盯着袖子上的一片血迹,半天才深深吐出一口气:“这臭丫头,差点吓死我了。”

翌日。

阿丑又出门了,倒不是有什么东西要买,而是去看病。

阿丑的肚子疼得厉害,从昨天下午起,阿丑的肚子就开始隐隐的疼了,似乎就是和钟明巍一起摔倒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摔倒哪儿了,刚开始的时候阿丑还能忍着,可是到了后半夜阿丑愣是给疼醒了,她在草席上翻来覆去,又去跑出去蹲了几次茅房,可是症状一点儿都没有缓解,后来连钟明巍都听见动静了,隔着两道墙问她怎么了,阿丑忙得说没什么,只是吃多了睡不着,钟明巍“嗯”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阿丑是彻底不敢动了,硬生生在草席上忍到了五更。

阿丑忙得爬了起来,摸着黑给钟明巍换了垫子,然后撑着熬了白粥,和钟明巍一块吃了早饭,然后就匆匆出门了。

如果不是实在忍不住,阿丑是断断舍不得下山看病的,谁知道看这一次郎中得花多少银子呢?

阿丑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钱袋子,一步一步地朝山下挪,那叫一个心力交瘁啊。

走到山脚的时候,阿丑的脸已经惨白得不正常了,她实在走不下去了,蹲在地上死死捂着肚子,汗水噼里啪啦地往下滚,阿丑觉得肠子都要拧到一块儿去了。

蹲了好长一会儿工夫,阿丑这才又站起来,继续朝前走了半里地,就到了集贤书屋,阿丑早就口渴得厉害了,这时候远远地瞧着那道篱笆墙,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干涩的唇。

要不要进去呢?

阿丑忖思着,肚子里头翻江倒海,她觉得自己可能都走不到集市上去,还不如先去集贤书屋歇一歇,缓一缓再走,可是总是去打扰人家真的好吗?

阿丑在外头踟蹰着,正纠结要不要进去讨口水喝的时候,就瞧着里头的大门“知啦”一声被打开了,陈奶奶抱着个针线筐从里头走出来,甫一瞧见外头的阿丑,一脸惊喜交加:“是丫头啊,我正要去山上找你呢!”

“阿……阿婆,”阿丑勉强对陈奶奶笑笑,“您找我做什么?”

“这不,给你揽了个活儿,昨儿就想着给你送去,只是天黑山路不好走,所以才等到今天,”陈奶奶颠了颠手里的针线筐对阿丑道,只是瞧着阿丑的模样,陈奶奶忽然就皱起了眉头,“丫头,你这是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

“阿、阿婆我肚子疼,”阿丑疼得喘不过来气了,说这话的时候都带着哭腔了,“阿婆,你扶我进去坐会儿成吗?”

“赶紧的!”陈奶奶忙得放下了手上的针线筐,急忙忙地过来搀着阿丑,甫一搭上了阿丑的胳膊,登时更着急了,“你这丫头,怎么淌这么多的汗?”“不知道,就是肚子疼得厉害,”阿丑靠在陈奶奶的身上,跟着她朝屋里走,一边虚脱地道,“从……从昨晚上就开始疼了。”

“那你怎么不早点儿下山看郎中啊?”陈奶奶心里着急,嗓门也就跟着大了,“你这丫头肚子疼走不了路也就罢了,那你家里人呢?怎么他们也不管你死活?你肚子都疼成这样了,还能放心让你一个人下山?”

阿丑忙得摇摇头:“不,不是的,我没告诉他,他……他不知道。”

“你这丫头啊!”陈奶奶真是又生气又心疼,把阿丑扶进了房中,特地在椅子上面垫了个软垫让她坐下来,一边道,“你先坐着,我让清玄过来,他幼年时候跟郎中学过医术,虽不算学有所成,却也勉强算是半个郎中了,我让他来给你把把脉。”

“多谢阿婆。”阿丑喘息道。

陈奶奶忙得进了书房,没过一会儿,就带着陈清玄出来了,陈清玄手里还提了一个小木箱子,应该是药箱,果然陈清玄把那箱子放在桌上打开,里面尽是脉枕、银针等物。

“肚子从什么时候疼的?”陈清玄在阿丑身边坐下,一边取出脉诊放在桌上,一边打量着阿丑的脸,“怎么个疼法儿?把手放过来。”

“从昨天还没天黑的时候就疼,刚开始的还……还不怎么厉害,后半夜太疼了,都睡不着了,”阿丑小声道,一边把手搭在了脉枕上,一边又蹙了蹙眉道,“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好疼,翻江倒海的疼。”

陈清玄把手指搭在了阿丑纤细的手腕上,半晌他挪开了手指,看着阿丑,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怎么了?”阿丑抿了抿唇,有点儿怯懦地问陈清玄。

陈清玄看着她汗津津的脸,没说话,低头把脉枕收拾进了药箱。

“到底怎么了呀?”陈奶奶瞧着陈清玄这么一言不的,心里也是忐忑,当下小声询问,“清玄,这丫头没事儿吧?”

“奶奶,你跟我进来。”陈清玄没回答,拎着药箱就径直进了书房。

“……哦,好好。”陈奶奶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阿丑,然后就跟着陈清玄进了书房了,然后“啪嗒”一声关上了门。

阿丑一个人在正堂里头坐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她脑子里头一片空白,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就是,我肯定得了大病了,我可能要死了,我要死了,钟明巍该怎么办?

谁给他做饭?谁给他擦身?谁给他捏腰捶背?谁又知道他那么个大男人偏爱吃糖呢?

以后,谁给钟明巍过生辰、谁又舍得花心思给他擀寿面呢?

他那样什么都憋在心里不说的人,谁会知道他的心那么软那么脆弱那么需要人呵护呢?

……

“丫头,你怎么哭了?”陈奶奶推开门出来,就看到阿丑的眼泪珠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原本是汗津津的一张脸,这时候都湿得不成样子了,那一双眼更是红得吓人,陈奶奶忙得过来捉着阿丑的手道,“丫头,你可别胡思乱想,没有事儿!真没有事儿的!”

阿丑兀自抽抽搭搭着,这时候也不觉得肚子疼了,一颗心都要疼裂了,哪里还管得上其他的?

“丫头,真的没事儿!你这就是身了。”陈奶奶忙得跟她解释。

“……身?”阿丑一怔,红彤彤的一双眼怔怔地看着陈奶奶,“什么是身?”

“你不知道?你家里人都没人跟你说过?”陈奶奶皱着眉,简直觉得不可思议,继而又问,“丫头,你多大了?”

全集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情感宫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