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朕的阿丑姑娘请多指教小说在线阅读

朕的阿丑姑娘请多指教小说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4-24 阅读(457)

朕的阿丑姑娘请多指教小说在线阅读,由作者:一味相思编写完成的这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丰富,剧情跌宕起伏,可在线阅读全集。肚子还疼,可是已经不那么厉害了,阿丑忸怩又不安地坐在正堂,盯着那扇紧闭的书房门看。陈先生肯定知道了,真是丢死人了。钟明巍要是知道了……算了,一定不要让他知道!可是,他都三十多岁的大男人了,媳妇儿都娶过几房了,这档子事儿,他肯定知道吧?想到这里,阿丑又不开心了。

朕的阿丑姑娘请多指教小说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全集目录阅读<<

朕的阿丑姑娘请多指教小说免费阅读

“十六了。”阿丑道。

“十六了才身?”陈奶奶诧异地上下打量着阿丑,一边摇摇头叹息道,“丫头要不是你亲口说,我还以为你只有十二三岁呢。”

陈奶奶说的是实话,正常的女子都是十二三岁身的,只是阿丑从小就被送进宫里吃苦受罪,营养跟不上,身量小人又干巴巴的,头泛着不健康的黄,全然一副未育的小丫头的模样,如今十六才身,可见日子过得着实不好。

“阿婆,到底什么是身?”阿丑兀自忐忑地问,“是病吗?严重吗?要……要花多少银子才能看好?”

“唉!”陈奶奶一声长叹,过去拉着阿丑的手,“丫头,你跟我进房,我给你细说说。”

当下阿丑就跟着陈奶奶进了卧房。

陈清玄端着茶杯从书房出来的时候,一瞥眼瞧见软垫上那抹刺目的猩红,蓦地一怔,顿时就臊红了脸,他忙得转过身又进了书房,连茶都没心思喝了,没过一会儿,陈清玄又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四下里瞧瞧,确定没人之后,他飞快地走到正堂里,把那个染有污迹的垫子给掉了个儿,翻了过来,然后又做贼似的溜进了书房。

……

等阿丑再从陈奶奶房中出来的时候,身上原本穿着的那条麻布裙已经换成了一条散花百褶裙,阿丑红着脸别别扭扭地走出来,陈奶奶在后头跟着,瞧着她走路的姿势,忍不住笑了,轻声道:“丫头,不碍事儿的,不用那么紧张,就和平时一样。”

“唉!”阿丑答应着,可是脸更红了,连带着走路的姿势更别扭了。

陈奶奶也不好再去说她了,当下让阿丑回正堂坐着,她进厨房去给阿丑熬生姜红糖茶去了。

阿丑又坐在了那椅子上,刚才在屋里瞧着自己裙子上的污秽,她还担心弄脏了垫子,不想垫子上却是干干净净的,她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

没有人和阿丑说过身之类的事情,从前在浣衣局里,她跟着香嬷嬷住在一个房间,那时候她才几岁?香嬷嬷怎么会想起来和她说这些?后来去了延禧宫,身边的宫女都比她年纪都比她大,想起来那些宫女都已经身了,只是这样的隐秘事儿,谁也不会张扬出去,所以阿丑仍旧一无所知,直到今天,她才从陈奶奶嘴里得知,什么是身,而她,也正正经经成大姑娘了。

肚子还疼,可是已经不那么厉害了,阿丑忸怩又不安地坐在正堂,盯着那扇紧闭的书房门看。

陈先生肯定知道了,真是丢死人了。

钟明巍要是知道了……

算了,一定不要让他知道!

可是,他都三十多岁的大男人了,媳妇儿都娶过几房了,这档子事儿,他肯定知道吧?

想到这里,阿丑又不开心了,下意识地用手搓着裙子,半天又忽然放开了手,忙得去抚平被她揉皱了的裙子。

这裙子是陈奶奶年轻时候留下来的,收拾地这么齐齐整整,可见阿婆甚是喜欢,可不能给弄坏了,赶明儿洗干净了还得给陈奶奶送回来呢。

……

没过一会儿,陈奶奶就端着一碗浓浓的生姜红糖水出来,递到阿丑面前,道:“丫头,这个趁热喝,喝下了肚子就不疼了。”

“哦,谢谢阿婆。”阿丑乖巧地端起碗来,果然很烫,生姜的味道还特别刺鼻,可是在陈奶奶关切的目光中,阿丑还是“咕噜噜”地把一整碗生姜红糖水都给喝了个干干净净。

“怎么样?不那么难受了吧?”陈奶奶含笑问道。

“不难受了,肚子里暖和和的。”阿丑不好意思地对陈奶奶笑道,一边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汗,这么一大碗的生姜红糖水下肚,似乎浑身上下的汗毛孔都张开了,汗水哗哗地流出来,身子热热的甚是畅快舒坦。

“以后每个月来事儿的时候,如果肚子还是疼,就熬这生姜红糖水喝,一准儿有效,”陈奶奶嘱咐道,顿了顿,又正色道,“一定要好好儿保暖,姑娘家可不能忽视这点了,以后嫁人生娃可重要着呢。”

“阿婆,我知道了。”阿丑的脸红得都要滴血了。

“是是是,我不啰嗦了,”陈奶奶笑着拍拍阿丑的手背,一边把针线筐拿过来,从里头取了几块绣片递过来给阿丑看,一边道,“屯里年底有喜事,我给你揽了绣花的活计,新娘家是个富户,新娘子又是个挑剔的主儿,嫌咱们当地的绣工差,我就把你绣的那片竹叶带去给她看了,她家人都很是满意,只是对你这个外来的丫头不甚放心,所以喜服包给了镇上的绣娘做,你给她绣四个绣片,她用在肚兜上就成了,不过她也跟我说了,只要她满意,就爱不会亏了你,至少一钱银子。”

“真的?”阿丑惊喜万状,当下欢欢喜喜地问,“她可说了要什么花色?”

“鸳鸯戏水、比翼双。飞、并蒂莲、鱼戏莲叶,你可都会吗?”陈奶奶瞧着她年纪小,难免有些担心,“用我给你找绣样吗?”

“不用不用,我会的!会的!”阿丑忙得摇头道,她在宫里什么绣样没见过?这起子花样自然是难不住她的。

“那就成,这次你绣的好,下次就有人找你绣喜服了,那赚的银子可比这个多多了,”陈奶奶含笑道,一边把针线筐推到阿丑面前,“针线都在这里,中秋前绣完就成。”

“嗯,多谢阿婆,等银子到手,我去集市上买糕点孝敬您!”阿丑接过那针线筐,捧在手里,看着里头的针头线脑,怎么看怎么喜欢。

“哈哈哈,那老婆子等着你丫头买的糕点了!”陈奶奶笑着道。

……

和陈奶奶道谢之后,阿丑就端着针线筐上山了,框里不仅有针头线脑,还有陈奶奶放进来的一包红糖,阿丑身上暖和和的,心里也暖和和,一路上都想着必定要好好儿做绣活,不让陈奶奶丢脸,日后更要报答陈奶奶。

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阿丑没把红糖放进厨房,而是放到了屋里的箱子中,红糖比冰糖还贵呢,阿丑宝贝得很,生怕厨房里头有老鼠出没糟蹋了这宝贝红糖。

“丫头!”

阿丑刚刚放好了红糖,就听着钟明巍在那屋里叫她,阿丑忙得应声过去了。

“怎么了?”阿丑急匆匆进来,“是口渴了吗?”

阿丑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瞧着床头的小桌上还剩半碗茶没喝完,这是她出门前给钟明巍倒好的,阿丑这才松了口气儿。

“你昨晚怎么了?”钟明巍侧着脸问她,“怎么一个劲儿地翻来翻去?是哪儿不舒服吗?”

“隔着两道墙你都还能听到?”阿丑小声嘟囔,一边坐在床沿儿上给钟明巍捏腰,一边随口道,“没什么,就是做了噩梦了,吓得睡不着。”

“一个人睡觉害怕?”钟明巍问,只是话一开口,钟明巍就觉得有点儿讪讪,好端端地怎么问人家这个?

“我……我有什么好害怕的?”阿丑嘟囔着,一边瞥了钟明巍一眼,一边声音更小了,“你就在这儿,我叫你一声你就能答应,我怕个什么?”

钟明巍心里有点儿酸,我也就只能应个声罢了。

全集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情感宫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