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江意苏锦年全文免费阅读

江意苏锦年全文免费阅读

资讯 秩名 2020-04-23 阅读(1889)

江意苏锦年是小说主角,千苒君笑是作者,此书的名字是我的夫君权倾朝野,又名侯门毒女不可欺,是一本相当精彩的重生类古言小说,讲述了江意倾心相许苏锦年,而且还和苏锦年之间是未婚夫妻,但是没想到是,就在父兄去打仗,江意被接到苏家之时,江意竟然被苏锦年的表妹陷害,导致身子被人玷污,从此再也抬不起头,苏锦年也另娶他人,最后还逼迫江意承认父兄叛国,如此行径让江意看清了此人的嘴脸,重生回到被玷污的当晚,江意发誓一定不会重蹈覆辙,而苏锦年也一定要付出代价。

江意苏锦年

>>江意苏锦年全文阅读<<

江意苏锦年免费章节

江意缓缓道:“我暂时还没打算离开这里。回去以后,转告管家让他专心打理好侯府,妥善处理侯府与各方往来事宜,不用担心我。

“我父兄如有情况要及时告知。只要我父兄安好,我便无恙。还有,给我看好江天雪母女。”

“是。”

第二日,江意如约把四个护卫送了回去。

护卫临走时,与江意道:“小姐,属下等前来时管家嘱咐过,请小姐记得管家曾交于小姐的东西,可用在非常时机。”

江意道:“我知道。”

至于那个叫绘枝的丫鬟,昨个晚上回房去休息后,不知怎的,第二天一早醒来却发现,她所躺的不是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榻,竟是苏家男丁们并排躺的简易木板床,而且左右都是苏家男丁。

那丫鬟爆发出一声比昨晚还要惊心动魄的尖叫,大清早的吵醒了不少人。

于是大家都循声围拢来看,这事儿当然瞒不住了。

当天,那丫鬟就以伤风败俗为由,给赶出了苏家。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苏家该办的喜事还得隆重筹办下去。

江意压根不会在这茬儿上停止不前,她满副心思都放在迎接苏锦年和戚明霜大婚的这件事情上。

下午,新婚院子那边,嬷嬷丫鬟们正打点着新婚洞房里的事宜。

江意瘦削素白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沿,思忖道:“这么坐以待毙也不好,要不还是做点什么回馈一下吧。”

一旁的来羡不由缩了缩脖子。

这女孩儿什么都不做的时候看起来文文静静、六畜无害的,可一旦有个做点什么的想法后,那就是把人往死了整啊。

春衣和绿苔暂时还不完全了解她们主子的心性儿,连忙出主意道:“要不,坏了他们的大婚!”

“对,让那两人洞房也洞不成!”

江意瞥她们一眼,道:“就算新婚夜洞不了房,还有明夜后夜,难不成每夜都要想方设法去搞破坏?弄得我像个嫉妒成狂的疯子似的。何况我破坏他们做什么,我当然是要祝他们百年好合啊。”

春衣和绿苔看着自家主子一脸善意和纯良,有些不可置信。

“小姐,你真打算成全那对狗男女啊?”

“是他背叛小姐在先,小姐为什么还要让他好过啊?”

江意看了看两个丫鬟,道:“做人还是善良些。”

丫鬟:“……”

春衣问:“那小姐打算做些什么呢?”

江意道:“自是做些善事,比如替人沉冤昭雪之类的。”

来羡瞅了瞅她,用鼻子哼道:“得了吧你。”

这日苏锦年成亲时,他的脚还没好,无法亲自去迎亲,只能让他的堂兄堂弟去帮忙迎。

待到拜堂时,苏锦年着吉服,坐着轮椅出现在喜堂时,难免让宾客们咋舌。

苏二公子玉树兰芝,怎的大喜之日却坐在轮椅上了?

这让新娘子情何以堪呀!

苏锦年的身体状况早就冲淡了他大婚之日的喜悦,他知道会面对各种各样的目光,可娶来的是丞相之女,他又不能不出现。

总不能再让堂兄堂弟替他拜堂吧。

戚相事先也得知他伤了脚的事,但也不是瘸了残了,诸事已定又不宜再改婚期,这婚便就这么结了。

戚明霜透过盖头下方的空隙看见了轮椅上的苏锦年,心中虽然百般委屈,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承受着各种各样的目光与他拜堂。

这样的场面,一点也称不得风光。可能事后还会被沦为话柄。

两人拜堂时,江意便坐在喜堂外斜对面的回廊长椅上,一边眯着眼看着喜堂里的光景,一边手里闲闲地剥了两粒花生来吃。

所有人都以为她今日定然心碎难过,却不知她今日心情极好。

戚明霜,你终于来了啊。我都等好久了。

随后观礼的宾客们都在或真诚或虚与委蛇地祝福那对新人,江意起身拂了拂裙角上的花生壳碎屑,在那满堂的祝福声中转身离去。

到夜色降临,苏府华灯如织,酒客喧嚣。

苏锦年在前堂陪到客散,方才回后院新房。

此时已是夜深人静。

众人都退下了,苏锦年坐在轮椅上,挑开了戚明霜的红盖头。

他的脚还不能使力,否则就算伤势痊愈了,也有可能会落下后遗症。

所以即便眼前是洞房花烛夜,苏锦年也不得不有个轻重缓急之分。

戚明霜本以为今日风光大嫁,却没想到如此憋屈,现在竟连圆房都圆不了。

但她面上十分善解人意,还宽慰了苏锦年几句,随后移步过去,一盏盏熄了新房里的灯,两人准备就寝。

然,她刚熄完最后一盏,冷不防耳边响起一道吹气的声音,幽幽凉凉地道:“我好恨啊……”

戚明霜手里的灯罩一抖,冷不防重重地摔落在灯台上。

那道声音里含满了阴怨之意,听得戚明霜顿时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

她神色有些惶然地回过头,看着轮椅上的苏锦年,问:“方才,你有听见什么了吗?”

苏锦年的脸色也不大好,显然是听见了。

紧接着,那阴怨的声音持续响起:“我好冷啊,我在井里都待了许多天了……”

戚明霜浑身一颤,脸色发白,这次她听得更清楚。

苏锦年凛声道:“何人在此装神弄鬼!”

那声音突然愤恨惨厉:“魏子衿,你为何要推我下井?啊?为何!”

“我死得好惨啊!”

戚明霜越来越害怕,双手赶紧捂紧了耳朵,可那声音还是一字一句全然不漏地响起在她脑海里!

戚明霜满脸恐惧道:“锦年,我害怕!到底是谁在说话!”

那声音咬牙切齿道:“魏子衿,你以为我死了就没人知道你的秘密,你以为你能安然无恙地嫁给二公子吗!你做梦!我就是死了也要从地狱爬出来找你!”

苏锦年大喝道:“来人!来人!”

“还有你,二公子!一切都是因你而起!我好恨啊!”

守在外面的随从及下人听到苏锦年的唤声,立刻聚到新房门前。

苏锦年从里面打开房门,下人随从见他神情不对,忙问:“二公子,发生什么事了?”

苏锦年寒声问道:“可有发现是何人在装神弄鬼?”

下人随从闻言一头雾水:“什么装神弄鬼?”

苏锦年镇定的表情里也渐渐渗开一丝裂缝,道:“你们都没听见?”

下人随从一应摇头:“奴才们一直守在外面,什么都没听见啊。”

戚明霜在房里发出惊恐的哭叫声:“别再说了,我不是什么魏子衿……我不是她……你找错人了!”

苏锦年稳了稳心绪,声线绷得低沉道:“我不信这世上真有什么乱力鬼神!你们把这附近周遭都搜查一遍,看看有无可疑人迹!”

下人随从们不明所以,但也立刻得令散开,往四处搜查。

苏锦年关上房门,发现外面有了他的人去搜查过后,那道声音竟消停了。

他越发笃定,看来果真是有人装神弄鬼!

苏锦年拨着轮椅行到戚明霜身边去,把抱着头瑟缩在地的戚明霜搀扶起来,温柔安慰道:“别怕,有我在。没事的。”

戚明霜抬起头望着苏锦年,害怕得直往他怀里扑,“锦年,呜呜呜,我好怕!”

幸好苏锦年及时挪开脚,才没被她这一扑给碰到伤脚。

不多时,随从在门外禀道:“二公子,属下等把院子各处都搜查过了,并无任何可疑痕迹。”

苏锦年就不信了,道:“那装神弄鬼之人定是逃了,叫上其他人,以这院子为中心往外搜!”

“是!”

下人随从快速地往院外搜去,这院子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苏锦年顺着戚明霜的后背正安抚着她,这时外面起了一道风,陡然将窗户吹开了。

苏锦年抬头看向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漆黑的夜色。

他拍拍戚明霜,道:“没事了,先把窗关上。”

戚明霜哭哭啼啼地直起身来,回头看了看敞开的窗扇,虽然仍旧很害怕,可她动作比苏锦年方便,还是下意识地转身去关窗。

她颤颤巍巍地走到窗前,双手刚摸上两道窗扇,正准备快速关上,哪想就在这时,窗外空荡荡的夜色里,猝不及防猛然窜出一道白影,正正与戚明霜一里一外地对个正着。

白影披散着漆黑的头发,一张脸惨白森然,七窍流血,正目光幽幽地盯着戚明霜,启口道:“你去死吧!”

戚明霜脑子里空白了一瞬,下一刻面色惊悚无比,“啊——”地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

全文阅读

标签:重生复仇宅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