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情深难负高靖爵白雪小说全本阅读

情深难负高靖爵白雪小说全本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4-07 阅读(105)

高靖爵白雪小说叫什么?《情深难负》高靖爵白雪的小说是一本总裁文,是一本先宠后甜的爱情故事,又名《萌宝千里虐渣爹》,作者是招财小七。白雪终于怀孕了,可米噫知道这个消息后,精心布局了一场车祸,不惜伤害自己也要嫁祸给白雪!高靖爵最终还是中了米噫的圈套,当米噫危在旦夕的时候,高靖爵不顾白雪已经怀有身孕,活活抽掉她三大袋血!

情深难负

>>情深难负白雪高靖爵全文阅读<<

情深难负章节阅读

轻轻的和他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

“喔……”

人群里发出欢快的呼声还有鼓掌口哨的声音,许多男人眼神炙热的朝白雪靠近。

越过一张张年轻的帅脸,白雪看到高靖爵正寒冽着一身,双手插在口袋里,笔直的站着,似乎在等她。

白雪本不想理会这些敬酒的人,可是看到高靖爵蹙眉的模样,笑着接过一杯又一杯。

每喝一杯,男孩们就会兴奋的欢呼,给她鼓掌,甚至有一些有身份的人靠近她,想要邀请她一起坐一坐。

白雪甜美的笑着,和他们游刃有余,不过是十分钟的时间,她就喝下了二十几杯酒。

砰……

突然间,

一枚话筒狠狠的被砸到地上,发出尖厉刺耳的声音,场子里热闹疯狂的气氛猛的一滞,寒意劲窜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猛然间觉得背脊发寒。

齐齐抬眸望去,随即被高靖爵满身的杀意惊得不敢说话。

那是,

宁城的王!

最富有,也是最俊美,最有手段的男人,宁城所有的女人为之尖叫的男人。

女孩们痴痴的看着高靖爵……男人们的眼里露出惧意……情不自禁的让出一条道来。

高靖爵就像嗜血归来的王者,俊美脸庞阴气沉沉,一步一步踏向白雪,伸手拽住她的手腕。

白雪朝他嫣然一笑,高靖爵拉着她疾步走向包厢。

走廊没有其他人,高靖爵猛的一甩白雪,将她逼到墙壁上,双手撑在她的耳旁,狠狠的看着她。

“怎么了?”

白雪脸蛋染着粉红,声音娇媚,轻摇柳腰,似有醉意,靠近高靖爵,脸上绽着笑意,眼底却是冰冷一片。

这个男人,这个让所有女孩都痴迷的男人,下手的时候,一丝怜悯的心都没有。

曾经,一想到高靖爵,白雪的小心脏会怦怦跳,会如鹿撞般脸红。

想到他温柔的言语会觉得甜蜜幸福,会期待。

可如今……

她却拼了命的想要把高靖爵从自己的世界里挤出去!

他把所有的爱情都给了米噫、米薇,甚至是那些明星、富家千金,独独把所有的恨和痛苦,都强加给了白雪。

白雪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杀了高靖爵全家,不然怎么会受到这样的报应。

究竟是为什么?

眼前这个曾经对她海誓山盟过,说爱她,要她,恋她的男人,突然间变成了撕人的猛兽?

这一切,究竟是谁主导的?

“和那些男人喝得很开心?”

整整十三分钟,她都在男人堆里游走,今天特意打扮过的白雪过份的耀眼,也过份的美丽妖娆,吸引了全场男人的目光。

那些男人将眼神落在她的细腰上,落在她白皙的后颈,甚至落在她好看的锁骨上。

甚至有男人想要靠近她,伸手摸一摸她妖曳多姿的身体!

那一刻,

高靖爵是想要砍下那些男人的手的!

白雪依然笑着,伸手攀住高靖爵的脖颈,靠近他,仰头,慢慢的靠近他的唇。

“高先生,你让我来,就是为了陪里面的那些客人,是吗?”

男人浓长的睫缓缓垂下,利眸绽出冰冷的光芒,同时也看到了白雪胸前鼓鼓的风景。

他有些烦燥的推开白雪,白雪后背撞到冰冷

的墙壁上,有些生疼。

“没错,让你来,就是让你陪客人,之后,还有别的任务给你。”

“好。”

咔擦一声轻响,白雪神情淡定,轻松利落,潇洒转身推开雅间的门。

原本热闹的雅间,在她出现的一刹那间,猛的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眼中潋滟掘起。

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年轻男子站了起来,噙着淡笑,动作缓慢的鼓掌。

“好。”

“够漂亮,也够气质,过来。”

秦墨然朝白雪伸出手,白雪没动,身后,高靖爵身上的冷意扑来,白雪浅笑,动作自然流畅,走过去将手递给秦墨然,秦墨然顺手将她揽进了怀里。

男人眼里溢出野兽般的光芒,还有对她美丽和孤傲的欣赏。

这个女人,美得惊人,脸上笑着,眼睛却是冰冷,很有意思!

他的指腹轻轻拂过白雪美丽的长颈,顺着锁骨,随后握到她盈盈的仟腰上。

白雪的礼服轻薄丝滑,将她清纯的模样,却又火辣的身材勾勒得几近完美。

秦墨然长指带过她的长发时,白雪头上的夹子应声落地,一头染着流光的黑色长发披散了下来。

雅间里没有一丝声音,静谧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秦墨然和白雪,莫名的觉得,他们……挺相配的。

那一刻,他们都觉得……

白雪,

是一个值得任何站在顶端的男人,为她付出一切的女人。

今天最尊贵的客人,是秦墨然,他和高靖爵是生意场上的伙伴。

高靖爵跟他说,负一楼有一位让人疯狂的美人,秦墨然二话不说就屈尊到了这里。

没想到,

一点也没有让他失望!

这个女人,那双像桃花一样的眼睛,风情万种,让人想要溺在其中。

“你真美。”

秦墨然抚着白雪的红唇,轻声喃昵,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时候,他突然俯身吻上了白雪的唇。

韩纪楚迅速的抬眸看向高靖爵,凌箫寒眼底闪过一丝震惊。

雅间里的气压陡的降低了无数倍!

高靖爵身长玉立,周身霸气翻涌,一双墨色的利眸此刻能射出无数的箭来。

他死死的盯着秦墨然和白雪相贴的红唇……一股从未这般汹涌的怒火窜了出来。

这个贱人!

故意穿着露沟的礼服,露出这样性感的腰身,又故意让夹子掉乱,让男人的心一动再动。

高靖爵冷眼看着,似乎忘记,是他安排的白雪,也是他让白雪陪的秦墨然。

她竟然连反抗都不会!

高靖爵要是能变成一个火球,米兰酒店这一刻,恐怕已经爆炸。

白雪整个身子都僵直着,一动也不敢动,她笑得很轻松,心里却有些被吓住。

这个男人,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

抬手,

撑在秦墨然的胸膛上,轻轻的将他推开。

“我们找个合适的地方,单独聊天,好不好?”

秦墨然自认为不是一个好色的男人,也阅过无数的美女,但是眼前的这一个,清纯得让他几乎一眼就看中,也让他毫不犹豫的相信,她绝对不是风月场上的女子。

白雪看着秦墨然眼里的热切,微微抿唇,越过他,看向几步开外,浑身爆冷的高靖爵。

“这得听高先生的安排,如果他说好,那就好。”

白雪这话把高靖爵怒得翻天破地,这种时候,她突然间又那么听话。

还是,

她根本就是那么下贱的!

窝坐在沙发里的小姐们看着白雪孤傲的模样,心里羡慕也害怕起来,她们刚才施尽的手段,秦先生可是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她们连秦先生的袖子都没碰着。

“大哥……你别……”

韩纪楚有些烦燥的想要说什么,高靖爵却冷笑。

“当然可以,她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陪老秦。”

“喔……”秦墨然俊脸露出好看的笑意“这个安排,我很满意。”

秦墨然身形高硕,揽着白雪的时候,白雪娇小得像小公主一样,身子被迫偎在他的怀里。

看着他们两个淡笑着离开自己的身边,高靖爵的利眸蔓延出一丝血腥。

要是再有人说,四年前,这个女人如何如何的深爱自己,他会让这个人的嘴从此再也说不出话来。

“对了,阿爵……”

秦墨然转头,俊美妖孽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意。

“我们的生意,我会好好配合的,大家一起发财!”

说完,

他拥着白雪就要走,高靖爵却转身,看着他们开门动作沉语……

“等等。”

秦墨然和白雪停下,白雪转头嘲讽的看着高靖爵,秦墨然全程垂眸,笑望着白雪,长臂揽紧白雪,他是真的很喜欢白雪。

“玩个游戏,怎么样?”

“什么游戏?”

秦墨然笑了起来,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很好,几乎是有求必应。

高靖爵冷眼光芒下肌肤似雪的女人,往前二步,从怀里拿出一张不限额的黑卡,微微倾身附在秦墨然的耳边。

“赌今天晚上……”

身后传出倒抽冷气的声音,韩纪楚眼里怒意翻涌,蹭的站了起来,高靖爵冷眸射过去的时候,凌箫寒伸手拽住了韩纪楚,两个人一起摔倒在沙发上扭打起来。

韩纪楚挣扎着张嘴就要说什么,凌箫寒就伸手捂住了他的唇,死活不让他再说话。

秦墨然挑眉,哈哈笑了起来,垂眸深睨着白雪,这样活色生香的女人,怎么也要……他伸手拍了拍高靖爵的肩膀。

“不会让你失望的,你输定了,阿爵!”

白雪听着秦墨然的笑时,眉眼处染着张狂的笑意,她当然听到了高靖爵的混帐话,那句话,足以让她千疮百孔。

但她一直在逆镜中求生存,已经习惯了,越是危险,她就会越是笑着面对。

柔和的光芒里,高靖爵冷眼看着白雪红唇勾勒出来的迷人笑意,只觉得无比刺眼。

这个贱人,她天生就是这样的!

沙发里的小姐们一个个呆滞状,她们也听到了两位先生在打什么赌,这也太厉害了吧!

韩纪楚俊脸烦燥爆怒,挣扎着要站起来为白雪讨回公道,但是雅间里的气氛冰至零点,凌萧寒没办法,拖着韩纪楚冲出了雅间,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高靖爵侧着酷颜看了一眼离开的他们,无视白雪的美丽,云淡风轻一样的笑了起来。

“好,赌注想好了再说!”

秦墨然挑眉点头,无所谓什么赌注,这世上能用钱解决的,都不叫什么问

题。

“你先去房间,我要交待她几句话,然后再把人送过去。”

“没必要的!”

秦墨然蹙眉,有些不舍,怀里的女人,让他有种买到了珍贵宝物的感觉,不想放手呢。

“不敢玩?”

高靖爵挑眉,眉眼里染着一丝邪魅的孤傲,秦墨然抬手轻抚了抚白雪的脸蛋。

“好,不过,我不喜欢在办事的时候谈生意,否则,我会让她一晚上都没有机会说话。”

意气风发的男人笑着拉开门走了出去,高靖爵走到白雪的面前,看着她狐狸一样的美艳,怒火窜出喉咙。

白雪仰头,桃花美眸笑望着高靖爵,心里却是荒凉得寸草不生,她做梦都没有想到,高靖爵竟然让她来做这种交易。

他真的是恨毒了自己的吧?

他是真的爱惨了米噫的吧?

不然他怎么会这样折磨自己,他折磨的不止是自己的身体,还有意志,只要把一个人的意志摧残掉,才能彻底打垮一个人。

从头到尾,她在高靖爵的眼里,就是一个工具,一个拉拢人心的工具。

他用这种极致的方式羞辱她,打击她,要将她挫骨扬灰!

好,

不就是风花雪月吗?

弄得好像她之前没有玩过似的,和高湛,不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吗?

来啊,

她怕过吗?

“高先生有什么要交待的?”

高靖爵伸手勒着她的脸蛋,狠狠一捏,白雪痛得挣扎起来。

可转眼,

就被这个男人拎着转身出了门,高靖爵径自将她带进了电梯……出电梯的时候,她的眼睛上被蒙了一层黑色的带子。

高靖爵将她拎进套房里,狠狠的将她推倒……

白雪身子砸进柔软的大床里,心中慌乱,急忙稳定自己,伸手想要取带子。

“不准取下来,白雪,蒙着它!”

高靖爵修长的身影压下,撑得床都沉下去好多,白雪静静的躺着,全身紧崩。

“这一次,我让你看到了对方的脸,下一次,你会连对方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知道。”

“高靖爵……”

白雪哆嗦着红唇,伸手揪住高靖爵额前的碎发,狠狠一揪。

黑色的布带下,那双眼睛里的恨意,要是翻涌出去,能顷刻间血流成河。

“我不怕你报复,高靖爵……你尽管放马过来,你要怎么羞辱,我都会笑着面对的。”

“四年前你们设计我和高湛在一起,四年后,哪怕再多这种事情,我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一回生,二回熟!”

“啪……”

不重不轻的一巴掌甩在白雪的脸上,白雪倦着身子,捂着自己的脸蛋,死咬着唇,但泪水还是不争气的落下。

白雪突然间抬起长腿,一脚踢在高靖爵的身上,高跟鞋的鞋尖很高,她听到了高靖爵的闷哼,开心的笑了起来。

窗帘传来关闭的声音,卧室里的灯全部熄灭,高靖爵蹙眉怒吼。

“好……我看你倔到什么时候!”

“别耍花招,我的人在沈在赫家的楼下,随时可以把他们扔下楼!”

高靖爵说完,大步流星踏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的砸在门上时,白雪都感觉墙壁在颤抖。

她慌忙伸手抓紧被子,将自己裹进被子里。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