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白雪高靖爵小说免费阅读

白雪高靖爵小说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4-07 阅读(57)

白雪高靖爵小说已经完结,这本小说名为《殇情难再逑》,又名《萌宝千里虐渣爹》,作者是招财小七,这是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在宁城,所有人都知道白雪深爱着高靖爵,曾经让全城男人为之着迷的女人,如今变得伤痕累累。米噫出了车祸后,白雪被人诬陷,高靖爵认定了就是白雪故意让车子失控,才导致了这场变故!无论白雪申辩多少次,高靖爵也不愿意相信一个字。

殇情难再逑

>>殇情难再逑白雪高靖爵全文阅读<<

殇情难再逑章节阅读

高靖爵几步踏到她的面前,伸手勒住她的手腕,将她柔弱的身子狠狠拖到自己的面前。

“白雪,那个孽种虽然不是我的儿子,但是也是高家的,所以……他会被接往高家老宅,由高家来培养。”

“不行。”

白雪惊慌失措的嗓音让高靖爵心情舒畅了起来,他很满意的看着白雪这种害怕、无助的模样。

“高靖爵,恩恩不能去高家,他不能去的。”

“你以为高家住的都是豺狼虎豹?高家会比你们精细一百倍的照顾她,你应该觉得荣幸!”

白雪一拳击在高靖爵的胸膛上,一拳一拳的不断的打着他。

高靖爵居高临下,俊脸带着绝决,看着她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胸膛上,有一些痛,但不重要。

“他不能去高家,他不能去……高靖爵……”

高家那是一个吃人的地方,每个人都居心叵测,都筹谋算计。

“高湛说过,要带恩恩回高宅,增加他获胜的筹码,高靖爵,你带恩恩去高家,不是在帮高湛吗?”

“哼!”

高靖爵冷哼,微微俯下脸庞,直视进白雪的眼睛里,直到看清她眼里的一世界慌乱。

“他想争,也要有那个本事争,到时候,你的儿子,会成为这场争斗里的牺牲品,也说不定。”

“高靖爵……”

白雪眼中绝望升起,尖厉的嘶喊着高靖爵的名字,愤怒和恨意似乎化作了一座大山,要砸死高靖爵。

她眼中泪水浮现,拼命的摇头。

“我求你,不要这样做,恩恩的身体很差,他只能活十年,只能活十年……”

白雪揪着他的西装,大滴大滴的泪落在高靖爵的西装上,身子早已虚软无力,整个都靠在高靖爵的怀里,哭得很大声。

“你要怎么恨我都可以,要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别伤害恩恩,让他好好的过这几年,求你了。”

许是她哭的声音过于凄厉,也许是这样哀伤的白雪,他太少见。

高靖爵感觉胸腔里,有一把钝刀划过,一丝剧痛让他背脊都微僵了起来。

那个孩子竟然只能活十年?

为什么?

那孩子看起来很健康,很漂亮,高靖爵几乎可以肯定,只要这孩子一回到高宅,就会受到所有长辈们的喜欢。

他让陈醉和贴身保镖同时去查白雪的过去,他们到现在都没有交到满意的答卷。

在她怀孕的那一年里,她的状态是离奇失踪,谁也不知道她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但是她身上的伤痕,却是真的!

她的泪太多,高靖爵感觉自己的西装都要湿透,不耐烦的推开她,看着这个眼泪滂沱的女人,高靖爵剑眉浓蹙。

烦燥的脱下西装,扔向白雪。

“去洗了。”

白雪红着眼睛,恨恨的瞪着他,伸手将砸到自己身上的西装扒下来,转身朝浴室走去。

高靖爵愤怒的窝进沙发里,一拳击在身旁的桌子上。

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白雪才拿着西装走出来,已经吹干了。

她默默的替高靖爵重新穿上,乖巧得像个小白兔。

高靖爵垂眸沉冷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安静下来的时候,就像是刚刚绽放的玫瑰,美丽极了。

“那小子是什么病?”

怎么可能还有只能活十年的,不是都生下来了,活得很好吗?

白雪仰头看他,她知道高靖爵并不是同情,只是好奇而已。

“怀他的时候,每天都是生死一线,折磨不断,他能活十年,我已经觉得是老天厚待我了。”

“我和他……也许就剩下这几年的时光吧……你再恨,也只恨这么几年,高靖爵,要么你就现在弄死我们,要么就放他们好好活着吧。”

高靖爵背脊崩直,像玉树一样,孤清冰冷,侧颜对着白雪,绝美妖孽。

白雪的话,让他血液陡的一冷,那一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她不愿意说,更不愿意回忆,就像是一个一个的恶梦,正在吞噬着她们的生命。

“高靖爵,如果不是在赫,我和恩恩早就死了。”

“你见过我们母子被人抓着当狗在地上爬,见过他们拿大砍刀在我面前挥舞,我只能拿背挡,见过我们母子被关在小黑屋里,血流成河的模样吗?”

“我的羊水破了,孩子要生出来了,可是……他们说船上没有沾过孕妇的鲜血,而且我要自己把孩子生下来,生不好,就两个一起死,生好了,再说……”

“呵呵……”

白雪轻轻的笑着,脸色煞白,她仰头,高靖爵垂眸,他把她眼里所有的悲伤和恐惧都看在眼里。

“高靖爵,米噫绝对不是我害的,但我所有的不幸,绝对都是你送给我的。”

白雪伸出白皙小巧的手,抓着高靖爵的肩膀,他的肩膀好宽,她都有些吃力。

“你要怎么还我……你欠我那么多……欠我那么的多……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

男人身上的戾气不断的上涌,只要一听到她否认所有的事实,并且把责任推到他的身上的时候,他就会变得特别的烦燥。

“你过来就为了赶高湛走的吗?他走了,你也可以走了,我知道我说这些你都不信,所以说再多也没有意思,别再妄想知道我那一年过的是什么日子,高靖爵,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走吧……在赫和恩恩已经走了,我十点会准时赴约,我现在很累,吃了药之后,会想睡觉,我想好好睡觉。”

高靖爵看着白雪,端出一只盒子,盒子里放着十几瓶药。

他不由得踏前一步,想清楚都是些什么药,实在是太多了,白雪倒了四五种药出来,放在药盒里,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你每天都要吃这么多药?”

高靖爵拳头紧紧握着,声音有些颤抖,他记得四年前的白雪身体特别的好,一年到头感冒都不会。

可他哪里知道,就算是感冒了,白雪也不会选择告诉他,因为知道他不会心疼。

发高烧的时候,白雪只能躲在被窝里一身滚烫,而他……正在和他的米噫在餐厅里用餐。

“恩……”白雪惨笑,像是在嘲讽高靖爵“我得认真吃药,不然谁来管我们啊,在赫癌症越来越严惩,恩恩身体有病,我也这样,高总裁,其实我们……已经很惨了。”

“米噫不惨?”

高靖爵这句怒吼和反问击得白雪握着杯子的手狠狠的颤抖起来,也将白雪心底里那刚刚窜上来的小小的希望彻底击碎。

是啊,

他爱的是米噫,他怎么会在乎自己、恩恩、在赫,他在乎的,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米噫啊。

所有的爱,因为他的无情,变得苍白无力。

所有的恨,因为他的不信,变成无理取闹!

白雪浓睫挂着晶莹,绝望的看着高靖爵俊美的脸庞,这个男人,还是她以前爱过的男人吗?

为什么,

看着有一种很陌生的痛感!

这个男人,真的没有心,不论你如何求他,他都不会心软。

“白雪,好好听话,你们的日子才能继续,否则,我可以在十分钟之内,让他们消失。”

白雪没有说话,默默的将药一粒一粒吃下,一杯水下肚,都感觉到饱意,其实白雪不喜欢吃药,一吃药就反胃。

……

捂着唇往垃圾桶里偏,但又死命的将药压下去。

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实在是吃得太多了,她现在一触到药,胃就在翻腾。

“我去睡觉了。”

白雪擦干眼泪,苍白着脸,踉跄间站起来,没有看他,淡淡的说着,木然的转身朝卧室走去。

她知道高靖爵在看着自己,背上有如芒刺,关了门,那种灼热的感觉才消失,白雪贴着门,滑在地毯上。

绝不能输!

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输!

刚躺到床上,手机震动了一下,白雪拿起手机,是顾恒发来的,一个视频。

钱记者被打得跟个猪头一样,人冲进去的时候,他正在酒店里约了两位美女准备大干一场的。

听着视频里钱记者啊啊惨叫的模样,白雪眼里只剩下冷笑。

吃里扒外的狗东西,当年要不是她的提携,他能当上记者?

没想到,几年时间,把他油腻成这样了。

“满意吗?”

顾恒问她,白雪微微抿唇。

“特别满意,谢谢顾总裁。”

“不报答?”

顾恒看到那疏离的字样,有些不爽,蹙眉问她。

“要报答的,如果有时间,我请顾总吃饭。”

“好。”

顾恒回了这么一个字,也没了跟她聊天的欲望了,一个女人要是想要和你保持距离,那就会叫你顾总裁,如果她有求于你,就会叫你顾先生,顾恒!

现实得很哪!

白雪打开在赫的微信,给他发了一个自己的视频,然后问他们怎么样,在赫很快就回信了,说在整理东西,韩纪楚给他们找的房子特别的好,特别舒服,恩恩很喜欢。

在赫发了恩恩的视频,白雪才真的放下心来,伸手抹了一把眼泪,放下手机。

在赫坐在单人沙发上,沉着眉眼,他在思考,要怎么样,才能最快速度的带白雪母子离开。

……

&nb

sp;白雪这一觉睡得很沉,像是睡了几个世纪似的,梦魇里,似乎有个人在轻抚她的脸蛋,似乎有人看她身上的伤……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迷茫。

耳边似乎还响着腾龙张狂邪肆的笑声,还有他手中大刀寒光闪烁的模样。

白雪伸手摸了过去,她记得枕头底下放了一把水果刀的。

可是摸半天,什么也没有摸着,人也渐渐的清醒过来。

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起身洗漱,

然后,白雪查看客厅的每一个角落,确定高靖爵不在房间里了,她才放心的回到卧室里去化妆。

她得把自己化成一个谁也不能一眼认出来的模样,再加上帽子和墨镜,和风格不一样的衣服、包包,基本出去的时候,就是另外一个人。

工作室已经给她发信息,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到化妆间去。

白雪告诉她们,十分钟就会到,让她们清场,谁也不要留在那里……

……

六十六层的总统套房里,陈醉正在给高靖爵整理西装和领带。

一会的宴会,宁城和周围城市的上流社会都会参加!

还有许多国外世界级的优秀设计师、大明星也会参加,这一季的走秀,很早就聚集了无数人的目光,大家期待已久!

高靖爵去参加,是市长亲自邀请的,请他去和大家打个招呼,因为……高氏是整个宁城的标志!

多少权贵想尽了办法,想要和高靖爵碰一下杯,递上自己的名片!

无数的女明星和千金名媛,都想得到高靖爵的青睐,从此平步青云,心想事成。

“总裁,你不应该算计我。”

陈醉在对白雪的那件事情上,一直耿耿于怀,他觉得总裁太卑鄙了。

“我是抓了她,还是关了她?”

高靖爵怒甩了陈醉一句,陈醉委屈的抿了抿唇,俊脸上不敢再有表情。

默默的替他打理好一切。

“十点钟去接她。”

冰冷的吩咐一句,陈醉的脸色就变了,好几次想要开口,但却不敢再说,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里有许多的怜悯。

白小姐真的是……好命苦……

总裁对她,太狠了!

十点钟……那可是恶梦……

“米薇呢?”

晚上的女伴自然是喜爱奢华礼服的米薇,陈醉看了一眼时间。

“她应该会在八点十五分出现在你的身边,迟到是她的规律。”

陈醉蹙眉,他真的很不喜欢这个每次都会迟到的女孩,说什么迟到是女孩的特权,男人就该等着。

因为要走红地毯,所以他们去了地下车库,然后将车子开出去,再开进米兰国际酒店的红毯区域。

宁城最高的建筑大屏幕上,正在直播这次的盛况,酒店门口早已人山人海,记者们占据着最好的位置,以求拍出最美丽的照片,拿到第一手资料。

美丽的女明星挽着成功的商业人士,在无数的灯光下缓缓踏上红毯。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显眼的位置,瞬间聚集了所有人的眸光。

那是高先生的车!

但是高先生并没有下车,所有的记者们和明星、千金名媛们的眼神里都溢出羡慕,她们知道,高先生一定是在等米小姐。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