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宁溪纪齐修小说大结局目录阅读

宁溪纪齐修小说大结局目录阅读

资讯 秩名 2020-04-03 阅读(735)

宁溪纪齐修小说是作品《最似阳光照流年》,小说中宁溪天生阴阳眼,更是和外婆学成了一个玄学大师,当外婆去世之后,宁溪来到了都市,寻找能为自己破劫的纯阳体质的嗯,而在和纪齐修结婚之后,本打算让他成为一个用过的工具人,却发现纪齐修不仅不满意,还要给她一个家。

宁溪纪齐修小说大结局目录阅读

>>宁溪纪齐修小说大结局目录阅读<<

宁溪纪齐修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男人脸皮厚,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可她是女孩子,她说不出口啊!

宁溪觉得自己输了一筹,偏偏晚上入睡时,纪齐修躺在床上,看着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她,笑得一脸深意地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媳妇儿,快来睡觉了。”

宁溪脚下差点一滑,愤愤说道:“你……你这人怎么这样?”

“不喜欢媳妇儿这个称呼?那叫老婆?”纪齐修果真就改了口:“老婆,睡觉了。”

宁溪在浴室里本就被热气蒸得有点热,此时脸色更是红得勾人,“你别叫了……”

她虽然和纪齐修已经领证了,同床共枕也没什么障碍,可那都是因为她想抓住这根保命的金大腿,提前做好了心理建设。

叫媳妇儿老婆什么的,可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宁溪只觉得心里像是被一根羽毛不轻不重地给抚弄了一下,全身连带着脑子里都有些晕乎乎的不对劲了。

纪齐修一把将她拉到床上,翻身覆上去,温热的呼吸就打在她白皙修长的脖颈间,“老婆,想好叫我什么没有?”

“没有。”宁溪看着他的眼睛,感觉自己像是要被吸进去一般,连神志都有些不清晰了。

纪齐修勾唇邪魅一笑:“没想好?没关系,马上你就知道该叫我什么了。”

说完,滚烫的吻,一下一下的印了下去。

宁溪已经完全无法思考,脑子里全是浆糊一般,全身的感官都被纪齐修主导,夺走。

到最后,纪齐修得意洋洋地在她耳边说:“叫老公,我就饶过你。”

“……”宁溪死死咬住嘴唇。

纪齐修脸上的笑意扩大:“不叫?那再来!”

宁溪连抬一下手都觉得吃力,吓得赶紧闭眼喊道:“老公我错了!”

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她还不是大丈夫,只是个小女子而已,偶尔屈服一下也没事。

宁溪在心里为自己找了个理由。

纪齐修的吻却又很轻很柔地落了下来,全落在她黑亮的长发间,温柔得几乎没有感觉,“乖,睡吧。”

几乎是下一秒,宁溪就直接坠入了睡眠。

纪齐修看着她的睡颜,脸颊上还残留着一抹红,只觉得越看心里越软。

他忽然起身找到自己的手机,给雷浩打了个电话。

半夜十二点,雷浩接到纪齐修的电话,还以为公司要破产了,吓得睡意全无,赶紧表明自己的态度:“少爷,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追随到底!公司破产没关系,大不了咱们再重新开一个!”

“原来你私下里一直在盼着我的公司破产啊。”纪齐修懒洋洋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过来,那语气里是清晰可闻的餍足,“雷浩,你想象力是不是太丰富了?”

雷浩一愣,睡意完全清醒了,心想没破产?那这大半夜的忽然打电话是为什么?

当然,他是没胆子直接质问的,打了个哈哈:“少爷,我做噩梦呢。对了,您是有什么事要吩咐么?”

纪齐修一勾唇:“帮我预约一下珠宝设计师Adam。”

雷浩:“???”

这么大半夜的把他从睡梦里叫起来,就是为了这个?

当老板的都这么任性的?

“怎么,有问题?”听雷浩没有回答,纪齐修的语气沉了下来。

雷浩浑身一个激灵,忙道:“没,没问题。”

纪齐修“嗯”了一声,接着说道:“你也知道,我和宁溪领证比较急,没来得及订做婚戒,一直拖着也不太像话。”

“这确实是……”雷浩顺着他的话说道。

“本来我差点也忘了这件事了,今天晚上她忽然叫我老公,我才想起来欠她一枚戒指。”

雷浩继续:“???”

少爷您跟我说这个干嘛?大半夜的把人从睡梦中叫醒只是为了一枚并不紧急的婚戒已经很过分了,您还要把我这条单身狗骗出来杀掉?

“她虽然从没提过,也不在意这些形式,但既然嫁给了我,我就要给她全世界最好的,你和Adam说,价钱随便开,我要他亲手设计。”

“哦。”雷浩冷漠脸。

他算是明白了,少爷这是故意打电话过来秀的!

有老婆了不起哦?

纪齐修和雷浩交代了婚戒的事,挂了电话,又看到她的睡颜,忍不住牵起她的手,让她的纤纤手指嵌入自己的指缝之中,十指相扣,然后咔嚓一声,对着就连拍了几张。

他选了拍得最好看的一张,特意下了个美图软件加上一个爱心的滤镜,发了条朋友圈,配上两个字:与你。

没有明说什么,但这两个字,已经将该暗示的,该秀的,都表达了一个遍。

夜猫子宫少北刚好刷到这条,瞳孔几乎要发生地震。

说好一起当单身狗,如今纪齐修有了小媳妇儿,整个人都变得文绉绉酸唧唧起来。

还“与你”,他怎么不像那对明星一样写“我们”呢?

宫少北愤愤地在底下留言:老畜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

纪齐修心情正舒畅,看到这条满含怨气的评论也只是一笑置之,重新躺回床上搂着宁溪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宁溪刚起床,没看到纪齐修,反而看到马冬梅正假笑着站在她的床前,“宁小姐,您醒了,早餐已经备好了,少爷说吃完早餐就搬家。”

宁溪假意问道:“陈妈不是说你请病假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只是点小病而已,已经治好了,怎么,宁小姐看到我似乎有点不高兴?”

宁溪冷笑道:“是有点不高兴,我和你又不是什么很好的关系。”

马冬梅的假笑中带了点得意,“宁小姐不高兴也没办法,是少爷主动把我叫回来的,我本来还想多休息几天,但是少爷说搬去新家以后家里有很多事需要我帮忙。我毕竟照顾了少爷几年,和你这种爬床的狐狸精是不一样的,少爷可以换很多女扮,可他离不开我的照顾。”

宁溪忍得很辛苦,才控制住自己没笑出来。

这马冬梅不知道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还是脸皮太厚,当她不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做女佣做得产生了自己是主子的错觉,也真是奇葩中的战斗机了。

……

全文阅读

标签:都市豪门言情甜宠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