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容狄洛无忧是什么小说在线阅读

容狄洛无忧是什么小说在线阅读

资讯 秩名 2020-04-03 阅读(370)

容狄洛无忧是什么小说?这本古代言情重生小说名字是绝世妖妃倾尽天下,主要讲述的是洛无忧不敢相信,大秦朝堂堂文武百官之首的丞相大人,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竟然如此狠心,明知道她是被设计陷害的,却舍得对亲生儿子下手,把她和孩子置于死地。如果可以重来,她一定要让这两个渣男贱女不得好死。

容狄洛无忧是什么小说全文阅读

>>容狄洛无忧是什么小说全文阅读<<

容狄洛无忧是什么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洛无忧神情微微恍忽,声音里也多了一丝丝的波动,说完,不待婉清回神,径自出了屋。

身后木床上,婉清依旧怔怔的,脑海里回荡着洛无忧说的那些话,震惊的她久久也未回过神来。

“主子,怎么样了?”胡明看到洛无忧出来,连忙上前询问。

“等她想通了,派人告诉我。”

说完,洛无忧迈步,离开了小院,出了院门,深深的吸了口气。

胸中,却依然有些沉闷的紧。

青楼女子……

呵,曾经的她,何尝不是沦落青楼,被世人玩弄,可是,那又如何,她还不是苦熬了十年,然后有了现在……

只是,洛无忧,很快的回过神来,微微的咪了咪眼。

鼻翼中,传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原本覆着落叶,却也还算干净的巷子里,滴满了血迹。

一直蜿蜒滴淌到巷子深处……

洛无忧走到血迹前,蹲下身子,伸出手,轻轻一碰,是人血,只是,这血里,貌似,有些东西……

刚刚这里有人打斗么?

可是,为何,他们却一点也没有听到动静?

洛无忧微微沉眉,片刻后,她迈着脚步,顺着血迹找了过去,拐过转角,里面是一条死巷子,巷子的出口被封住了。

而那被封住的墙根里,蜷缩着一个男子。

男子穿着一袭黑色的袍子,袍摆上,用金丝银线,织就祥云暗纹,他的头垂在地面,三千青丝凌乱的铺洒下去,遮住了他脸,只能看到,男人的手泛着不正常的白。

而他身下,一滩血迹,早已流成了一个浅滩小洼。

离他几位之遥,还翻倒着一个红木轮椅,而就在轮椅旁的地上,一个银质的面具,静静的在那里。

想到师父说过的话,洛无忧沉吟了片刻,还是走上前去。

将轮椅摆好,又把男子扶了起来,让他坐在轮椅之上,做完这一切,她浑身都已被热汗湿透。

男子虽然瘦弱,可是,重量却是不轻。

他的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胳膊上也有好几处的刀伤,难怪,会流那么多的血了,只是,很奇怪,他身边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椅子。

难道说,他的腿脚不方便?

洛无忧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将他的头发捋了捋,终于看清他发丝下的脸,却是瞬间,倒吸了口冷气。

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原因无他,这个男人,长得太过妖孽了,前世今生,历经两世,洛无忧见过的男子众多,优秀者更是多如牛毛,可是,却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和眼前这个男人相比。

吸了口气,短暂的惊艳后,洛无忧瞬间回神,给喂下一粒药,又在他伤口上撒上了止血的药粉,这才执起男子的手。

洛无忧正准备给男子把脉,男子眼睛,却突然的睁了开来。

那是一双清曜烨烨的眼,他的瞳仁异常的黑,就宛如一个黑色的漩涡,只要看进去,便会深陷在那漩涡中,再拔不出来。

而此刻,那双眼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洛无忧。

眸光,冷清,晦暗。

“你醒了,你受的伤颇重,需要处理。”洛无忧迅速的回神,握着男子的手,微有片刻的僵硬,,随即又变得面无表情。

男子却是答非所问:“是你取下了我的面具?”

“……”

声音幽冷,带着一丝寒戾,男子的眼睛,落在洛无忧的脸上,瞳仁里,闪过一丝幽暗的光芒。

不待洛无忧回答,他便又问道:“你是男子?”

“是。”

洛无忧白了他一眼,他这话问的不是废话吗?她当然是女子,不过是一身男装打扮而已,当然,这话,她是不可能和他说的。

男子沉默片刻,半晌后,却突然道:“既然是你取下了我的面具,而你又是男子,那你,可以去死了。”

说着,五指并拢,直接一掌袭向了她的心脏部位。

洛无忧第一时间便查觉了不对,可无奈男子的反应太过迅速,她才移动身形想避开,男子的掌力,已袭在她胸口。

“噗嗤……”洛无忧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踉跄着后退了三步,胸口血气翻滚,她勉强站稳身子,正要怒斥男子不知好歹。

却不想,耳畔已传来男子愤怒的质问声。

“你是女子?为什么骗我?”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却带着浓浓的怒气。

洛无忧抬头,只见男人手臂还举在半空中,正张大眼睛,看着她,眸光森然寒凉,却又惊诧无比,他浑身上下,暴虐的煞气四溢。不同于上官明月的凛烈杀意。

眼前男人身上的煞气,似带着森森的金戈铁马之气。

那是,只有上过战场,杀过无数人,才会有的铁血煞气。

“我回答是女子,你就不会杀我了吗?”洛无忧冷冷的看着男人,她不过好心救回人而已,却不想,竟招此无妄之灾。

黑袍男子苍白而近乎透明的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表情:“若你回答是女子,我自不会杀你,若非我及时发现你是女儿身,又强行收回大半的掌力,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和我对话?”

“你的意思,我还要谢谢你吗?”洛无忧一滞,声音里充满了嘲讽,眼角余光瞟过男子的手,闪过一丝幽暗戾气。

真的很想,剁了他的那只手。

尽管洛无忧也不得不承认,那只手,是她所见过最好看的手。

比之女子的手,还要修长。

可是,男人的话,却是再明显不过,他接触到了她的胸口,所以才会发现,她是女子。

洛无忧快满十二岁,身形已在发育,胸前的凸起已然很明显,虽然换妆时,已经缠过,并不怎么看得出来,但一接触,便自然会察觉不同。

“那是自然。”

黑袍男子答的极顺口,自然而然,并点忸怩之色也无。

“呵,第一次见到这么没脸没皮的人,还是一个男人,可真让我大开了眼见。”洛无忧冷笑,看男子那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心中蓦地升起一丝怒气。

“过来。”

男人却好像没看到洛无忧的表情,直接向她招了招手,那模样,就好像是在招唤他养的小猫小狗一般,看着就让人生气。

洛无忧不进反退,转身就往回走,才迈了一步,身后男子指尖轻拂,洛无忧只觉身上一痛。

而后,整个人,便再也迈不开脚步。

“你到底想做什么?”洛无忧冷冷的问,此刻,除了还能说话,她身体完全无法动弹。

竟是,被男人点了穴道。

早知若此,她真该任由他,在这里流血流到死,也不要管他。

“不做什么,既然你不过来,那就只能我过去了。”身后,传来一阵吱吱,木轮摩挲地面的声音。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们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过五步之遥,不过短短几息之间,男子便又出现在她面前。

他定定的看着她,忽而皱眉,忽而点头,眼中眸光变幻莫测,洛无忧抿唇,没再说话,一时间,她也不知道,男子这般,到底是为何?

巷子里很静,只有两人,一站,一坐,在静默中,四目相对。

极久……

看洛无忧如此沉得住气,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探手入怀,越过胸口插着的匕首,掏出一物,套在了洛无忧的手腕儿上。

腕部一阵微凉。

洛无忧垂眸看去,那是一只,通体赤红的血玉镯子,镯身里似乎还有东西,不过,离太远,她一时看不清。

可是,他给她一只镯子干嘛?

洛无忧疑惑的眼神看向男子。

洛无忧疑惑的眼神看向男子。

不待她开口询问,就听男子道:“以后,这只镯子,就是你的,而你,就是我的。谨记,珍之重之,好好爱护。”

一副施舍般的神情,那话语里,更是充满了命令的口吻。

洛无忧面色一寒,胸中怒气,再忍不住喷薄而出,冷声怒喝:“什么叫镯子是我的,而我是你的,你给我说清楚。”

“意思就是你带上了我的镯子,以后,你就是我的人,清楚了吗?”男子的声音很冷。

他脸色很不耐烦的,又解释了一次,他的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可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有点丑的女人,怎么还是没听明白,未免,太过蠢笨了。

那看白痴似的眼神,更是让洛无心中大怒。

“呵,呵呵……”洛无忧冷笑两声,好似听到了最好的笑话:“那你把它拿下来,我不要你的镯子。”

戴上一只镯子,她就成了他的,两世加起来活了三十多年,她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荒谬的笑话。

“如果你不戴的话,那就只能死,你可以现在把它脱下来,脱下来之后,我便会用这柄匕首,刺入你的心脏。”

男人伸手一拔,那插在他胸前的匕首,便被他强行拔了出来,即使洒了止血的药粉,血依旧有些许的喷洒,他却恍若未觉。

手中匕尖,对准了洛无忧的心脏。

“你……”

洛无忧气结,眼神定定的看着男子,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正在此时,空气一阵波动,洛无忧眼前一花,巷子里再次出现两道人影。两人皆着一身青色劲装,一脸担忧的看着黑袍男子。

“齐风(齐衍)参见主子,属下来迟,请主子责罚。”

两人对着那轮椅上的男子请罪,神色间,恭敬至极。

“回去自己领二十鞭。”男人的语气比先前更多了一分阴沉,洛无忧看着男人,却发现,不知何时,男人脸上竟已覆着面具。

就在她眼前,她却没有发现。

早就猜测,这个男人不凡,可是,秦都里何时多了这样一号人物?

为什么,她从未有过耳闻。

洛无忧凝眉,重生之后,有太多的事被改变,也有太多她并不了解的人出现,她的复仇之路。

已然是,充满了变数。

“主子,属下们先护送主子回府。”齐衍担忧的看了一眼黑袍男子身上的血迹,眉宇间,满是懊恼,眼中杀意汹涌。

“嗯。”

黑袍男子淡淡的嗯了一声。

齐衍立刻上前推着红木轮椅,往巷子子外面走去,齐风疑惑的看了一眼洛无忧,没说话,也跟了上去。

“喂,把我的穴道解开。”

洛无忧在原地喊了一声,心中怒火冲天,这个男人,居然不解开她的穴道就走了,太可恨了。

轮椅未停,也未有人回头,直到洛无忧以为,他们会这样把她丢在原地时,突的,一缕劲风传来,她身体竟又可以动了。

揉了揉酸疼的身体,洛无忧沉脸抬头望去,巷子子里却已是空无一人,一直追到繁华的大街上,追出很远,也没有看到那三人的踪影。

若不是手腕处的镯子还在。

洛无忧真会以为,这只是一场梦,是她出现了幻觉。

可惜,不是……

“小师妹……你在这儿发什么呆呢?”

头上一痛,洛无忧回神转头,毫无意外的看到了莫寒那张儒雅俊逸的脸,莫寒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怎么样,事儿都办好了吗?”

“嗯,师兄,我们回去吧。”

“那走吧。”

莫寒看着双手空空的洛无忧,眸中一丝诧异一闪即逝。

本以为,小师妹是去买女儿家的玩意儿,所以,才要支开他,如今看来,貌似,不是啊……

莫寒与洛无忧相携而去。

不远处的阁楼上,黑袍男子静静的透外窗外远远的那道纤细的背影,他的手中握着一个精致的荷包,荷包一角,绣着两个娟绣的小字,无忧。

良久之后……

直到身边的齐风出声才拉回了他的思绪。

“主子,需不需要属下去跟踪他们?”齐风恭敬的询问。

男子闻言,微微蹙眉:“不用,,去告诉父王一声,就说,这一次的百花盛宴,本郡王,要参加。”

“是,属下这就去。”

齐衍兴冲冲的答道,三年了,他们等了三年。

主子他,终于肯于肯踏出这一步了。

齐衍走了,齐风亦是激动的热泪盈眶。

唯,黑袍男子,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

洛无忧和莫寒顺利的回到了章府。

一回去,莫寒便及不可耐的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小师妹,你告诉我,师母她老人家的病情,你可不可以医治?

这本是她答应莫寒的,自不会耍赖隐瞒不说,只是……

“师兄……”许久之后,洛无忧才心中叹了口气,开口道:“我想你和师父都知道师母的病情,这并不是什么疑难的病症,而中了毒,而且,还是剧毒,红颜殇。”

“没错,师父一直如此推测,这些年更是想尽办法替师母续命,想要制出解药,只可惜,却一直没有什么效果。只是,师妹,你怎么会知道的?”据他所知,师妹出身官家,娇养在闺阁,应当不知道这些武林轶秘才对。

“野史看多了,故事听多了,便自然也有些耳闻了。”

洛无忧一语带过,道:“师父能够为师母续命这么多年,已是医术高超,我现在没办法解开师母身上的毒,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做到的。”

“嗯。我相信小师妹会做到的。”

莫寒如是说着,眼中的失望却还是难以掩饰。

洛无忧看得分明,心情也是很沉重。

红颜殇乃当世十大剧毒之一,解药的配方,她自是有的,一直都熟记在她的脑海之中,她也可以配制出来。

可惜的是,就算她此时配制出解药,只怕于师母也是无用的。

这么多年以来,师父给师母服下太多的药物,以至于毒性发生了变化。

“师兄,若可以的话,你帮我拿一些师母的血,我想研究看看。”思索良久,洛无忧还是决定试一试。

师父师母鹣鲽情深,师母深中剧毒,师父二十年却一直不离不弃,如今,这世上,能做到师父这般的,又有几人?

而师母,虽悲惨,却又何其幸运。

莫寒看着洛无忧走远的身影,明明是个纤瘦的少女,这一刻,他却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种悲凉,无尽的悲凉……

……

洛无忧与红锦,并未再耽搁,一路回到了洛府。

那四名护院回去向老夫人复命,而洛无忧却是直接回到了无忧阁。路上,碰到洛明珠,自然,免不得听她几句唠叨嘲讽。

洛无忧却并不在意,只当作没听到。

“小姐,你可回来了,刚刚夫人还来问过呢?”一回房,汤圆立即打来了热水,给洛无忧净脸。

“娘可有说什么?”微热的帕子粘在脸上带着暖意,洗去了从外面带回来的凉风灰尘。

“没有,夫人就是问小姐回来没有,对了,还有雪姨娘上午的时候,也来了一次,奴婢说小姐出府了,雪姨娘就走了,听说六小姐疯的更加厉害了,雪姨娘来的时候,眼睛都是肿肿的,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六小姐才好了几天,又疯了……”

汤圆说着,摇头叹息。

洛无忧放下帕子道:“可还有什么事?”

“哦,对了,小姐,还有郡主也来过,给小姐送来一些药材,不过小姐别担心,那些药材,我都单独收好了,也不知道郡主送药材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哼,估计也是没安好心。”说起这个,汤圆便是一脸愤愤然的表情。

“汤圆。”红锦脸色微肃的喝了一声。

汤圆立刻吐了吐舌头,憨憨的笑道:“红锦姐姐,您别生气嘛,我就在小姐面前这么一说,出了院子,那话我却是再不敢说的。”

“汤圆,隔墙有耳,下次不可再如此放肆,就算是在我们院子里也不行,你焉知,这院里,就没有那鼠窃之辈?”红锦脸上的表情地依旧严肃。

“红锦姐姐,我知道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如此了。”汤圆顿时也不再嘻皮笑脸。

红锦话中有话,她虽憨,却也听得出来,再说小姐这院儿里,刚才出了一个绿晴,难保就不会再出下一个绿晴。

难怪小姐和红锦姐姐总是这般提醒她了。

看了一眼洛无忧,汤圆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重生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