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春日宴小说全文阅读无弹窗

春日宴小说全文阅读无弹窗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4-02 阅读(665)

春日宴小说全文阅读无弹窗。本文主角名叫李怀玉江玄瑾,是一本内容丰富,剧情跌宕起伏的古代言情重生文。这白四小姐是个傻子?无依无靠?还要被人抢亲事? 傻了三年的白四小姐突然就好了,不仅不傻不呆,而且还会武功了,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因为丹阳公主李怀玉借尸还魂了,众人不知白四小姐早已不是白四小姐了。

春日宴小说全文阅读无弹窗

>>春日宴全集目录阅读<<

春日宴小说全文阅读无弹窗

简直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不,她做梦也想不到会在密室里看见柳云烈!现在怎么办?柳云烈知道了她的身份,随时都有可能告诉江玄瑾,那一切就都完了。

他今日放她一马,只是因为想要宝物,那宝物给了他之后呢?她的秘密捏在他手里,他又是一直想她死的人,结局如何,不言自明。

不能让柳云烈活。

意识到这一点,她脑子里飞快地转起来。

沿着宫道回到明山宫,怀玉收敛好神色,想去接在假山石上等她的江玄瑾。

然而,她好像耽误了太久,宫宴散场了,假山石上也没了人。

心里有些慌,她拉住过路的人就问:“看见紫阳君了吗?”

好巧不巧的,这人转过身来,竟是云岚清,他诧异地看她一眼:“君夫人?君上等了您许久,原是一直在此处不肯走的,但他醉得厉害,几位江大人就把他带回府了。”

看见他,怀玉眼神复杂极了,捏着拳头张口欲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看着她这表情,云岚清眼神微深:“在下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夫人。”

“夫人是怎么知道落花河堤坝有问题的?”

心乱如麻,怀玉连跟他绕弯子的力气都没了,白着一张脸道:“你是不是也怀疑我是丹阳?”

如此直接的一句话,听得云岚清傻了眼。

“我现在没空跟你说太多。”怀玉垂眸,声音都有些发抖,“岚清,你帮我告诉陆景行一声,让就梧他们都准备好,我有个人要杀。”

我有个人要杀。

这等猖狂嚣张的语气,瞬间让云岚清回到了半年前的飞云宫,眼前恍然看见了那一袭宫装却半点也没坐相的人,翘着腿朝他们道:

“来活儿了大人们,逮着个蛀虫,想办法弄死他吧。”

……

“殿下?”云岚清试探着喊了一声眼前这人,眸子里又惊又疑。

怀玉点点头,腿一软干脆蹲在了地上:“你照我……照我说的做。”

后头的韩霄正四处找人呢,走过来看见他的背影,大大咧咧地就喊:“岚清,我找你半天了……”

话刚落音,就看见了被他背影遮挡住的白珠玑。

“咦,君夫人怎么也在这里?”韩霄很意外,“江家的人正四处找您呢。”

怀玉无奈地看着他,已经没了再解释的力气,摇摇头撑着膝盖站起来,正想转身走,就看见了后头回来的柳云烈。

呼吸一窒,她别开眼神僵在原地,完全不敢动。

“怎么了?”韩霄什么也不知道,好奇地看着她就道,“君夫人也喝醉了?脸色这么难看。”

柳云烈一步步走过来,脸上似笑非笑,在他们不远处站定,拱手道:“几位大人这是要走了?”

云岚清察觉到了李怀玉的不安,上前两步将她护在后头,拱手还礼:“宫宴散了。”

“那各位慢走。”柳云烈抬眼,看向云岚清背后的人,轻笑道,“君夫人也慢走。”

说完,负手就继续往喜乐宫里而去。

韩霄皱眉看着他的背影,嘀咕道:“这人今天怎么阴阳怪气的?”

云岚清回头,看着怀玉问:“是出什么事了吗?”

怀玉摇头,轻声道:“劳驾两位,可否送我一程?”

“好。”云岚清想也不想就答应。

韩霄怔然:“这……岚清你没事吧?”

他不是一向不爱管闲事?

一把拉过他,云岚清道:“等有空我再与你解释,先将殿……先将君夫人送回江府。”

看他这凝重的表情,韩霄也知道事出有因,连忙与他一起跟在君夫人身后走,不再多问。

回到墨居,怀玉先去找了青丝,低声道:“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看着她这苍白的脸色,青丝吓了一跳,上下打量她一圈,见没什么伤才放心,点点头示意她说。

去妆匣里随意找了一块玉佩,怀玉道:“我被柳云烈发现了身份,眼下必须得杀了他,你带着这个去找陆景行,他会帮你安排人手。”

听见前半句,青丝的眼神就冷了,再听得后头的任务,她起身就将玉佩揣进了怀里。

“要小心。”怀玉叮嘱。

“您还是先去看看君上。”青丝屈膝行礼,临走的时候就留下这么一句话。

江玄瑾怎么了?怀玉定了定神,离开厢房往主楼走。

主楼里安安静静的,乘虚和御风都站在门外不敢进去,一看见她来,两人立马将门给推开,示意她快进去。

料想到那人醉酒之后不好应付,怀玉已经做好了哄他睡觉的准备。

然而,进门抬眼,屋子里坐着的那个人眼神清明,竟是已经醒酒了。

“你去了哪里?”他冷声问。

心里一跳,李怀玉连忙迎上去,坐在他面前道:“我迷路了,本是想去给你倒茶,结果走着走着就失了方向,还是云大人韩大人撞见我,把我送回来的。”

漆黑的眼眸一动不动地盯着她,江玄瑾道:“你又骗我。”

浑身一紧,怀玉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嘴唇上的血色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然而,这人接着说的却是:“我在假山那里等了你半个时辰,你一句迷路,就可以这么算了?”

怔愣片刻,怀玉失笑:“你说这个?”

“你还有别的骗我?”江玄瑾拢眉。

“没有没有!”怀玉连忙拉住他的手,柔声道,“我怎么会骗你呢?迷路也不是我故意的,你别生气好不好?”

江玄瑾不高兴极了,一张脸阴沉阴沉的,就这么看着她。

刚经历过一场心惊肉跳的死里逃生,眼下再看见他,怀玉觉得有点鼻酸,身子往前一扑就搂住他的腰身,沙哑着嗓子道:“别生气啊……”

听着像是要哭了。

江玄瑾一惊,感觉到她身子在微微发抖,心里的气顿时消没了,伸手拍着她的背道:“欺负人的人,倒是自己先哭起来了?”

“我没欺负你。”怀玉哽咽。

“……”扶着她的肩膀把她的脑袋抬起来,江玄瑾皱眉看着她红通通的眼睛,“出什么事了?”

怀玉摇头,手勾上他的脖子,整个人都贴去他怀里,抱得死紧。

“咱们出京去玩一段日子好不好?”她小声问。

江玄瑾想了想,道:“齐翰明日归京,我要带他去陛下面前对峙。等结了司马旭旧案,我再请休带你出去走走。”

怀玉摇头:“我想立马就走。”

她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若是能带江玄瑾离开京都的话……

“不行。”他道,“我是此案主审,案子未结之前不能离开。”

眼泪涌上来,怀玉怔愣地看着他。

“别任性。”江玄瑾伸手揩了她的泪花,“我有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要做的事情,自然是比她的小脾气重要得多,李怀玉乖巧地点头,眼泪却是越掉越多。

“好了。”他抱着她,替她更了寝衣拆了发髻,放她去床上坐着。

怀玉抓着身下的被子看着他,张口想问点什么来让自己安心,可又怕惹他怀疑,只能垂眸沉默。

灯熄之后,江玄瑾刚一躺上床,身边这人就压了上来。

“江玠。”她轻声道,“我是真心喜欢你。”

微微一愣,他有些不自在地别开头:“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我怕你不清楚,所以一定要告诉你。”黑暗之中的杏眼粼粼泛光,怀玉低下头来抵着他的额头,一字一句地认真道,“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放在她腰上的手陡然收紧,身下这人一动,翻身就将她反压在了枕头上。

伸手摩挲着他脸上的轮廓,怀玉咧嘴笑:“你真好看,我想把天下最甜的橘子都剥给你吃。”

以前说这句话是调戏他的,就想看他气得面红耳赤的模样。可眼下,她说这句话是真心的,若是这一劫能逃过,她一定不会再骗他,一定……给他剥又大又甜的橘子。

江玄瑾只当她是油嘴滑舌,轻哼一声就低头下来咬了她的嘴,舌尖轻轻一舔,恼道:“最甜的橘子分明已经被你吃了。”

不然她为什么会这么甜?

怀玉失笑,勾着他的腰就缠上去。

好端端的八月中,到了后半夜竟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雨被风吹得飘进主楼,打湿了挂在屏风上的衣裳。

裸露在外头的肌肤感受到了秋雨的清冽之气,怀玉扯拢了被子来,轻轻打了个寒战。

全集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情感重生宫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