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神洲武魂龙渊全文在线阅读

神洲武魂龙渊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 秩名 2020-04-01 阅读(394)

小说神洲武魂全集是由著名的网络作家太子垚所最新创作的一部非常好看,非常精彩的穿越类型的玄幻小说,小说情节丝丝入扣,文笔俱佳,小说主角叫做龙渊。本是华夏国考古研究所所长高徒的龙渊,在挖掘一座古墓时意外穿越到一个以武魂为尊的世界。本想一心修道回到地球的他,却无心插柳柳成荫,遭到各种人的嫉妒与忌惮,大熵武道的无尽大道上,总少不了他的身影。 

神洲武魂

>>神洲武魂全文在线阅读 <<

神洲武魂精彩章节导读

巡城右使罗修上前为崔护斟酒道,“将军息怒。别人不知道,您还能不知道?天玺城一天出入多少人?少说也得三五万,要在这三五万人中寻找一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不是还有两天时间吗?这两天,我们就算不眠不休,哪怕掘地三尺,也一定将这个人给您找出来。”

“大话!”崔护将碗中酒一饮而尽道,“巡城司办事效率我最清楚,就算只是一天,也能将四九城翻个个儿。若是还没找到,就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罗修赶紧道,“这一天属下可是亲力亲为,将手下人等都盯得死死的,绝对没有一人玩忽职守。”

崔护大手一挥道,“我不是说这个。你们今天都找了哪些地方?”

罗修道,“重点搜寻客栈、旅馆,同时让四九城的巡城卫组成数十支队伍,交叉巡逻每一条大街小巷、每一片城区,反正只要是人能到的地方,几乎都重复搜寻了好几遍。”

崔护略微忖度之后道,“看来你这个巡城右使当得还是不称职。”

罗修立刻抱拳道,“还请将军指教!”

崔护道,“青天白日谁去投宿?所以你们一开始着重搜寻客栈旅馆,方向就不对。再者,交叉巡逻策略没错,但难保没有间隙和漏洞。最后,饭馆、酒肆、妓院、赌坊等场所怎么就没查?还有民舍!你保不准他不口渴肚饿,又刚好遇见一个好人家邀请他进屋坐坐。”

罗修道,“妓院赌坊?画像上的人可是个翩翩少年……”

崔护道,“我跟你贫呢?”

罗修赶紧道,“属下再去找。若找不到,属下就一头撞死在南郊城墙上。”

崔护道,“必须完成任务!否则不光是你要一头撞死,我也没脸活了。”

罗修奇怪道,“这人究竟是谁,这么重要?”

崔护道,“头疼的是,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罗修就更加奇怪了,“巡城司可从来没办过这样的差事。话说寻人的主家又是谁?是不是脑子秀逗了?人名都没一个就让我们找?属下更加不懂的是,您竟然还真得帮他找?”

罗修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就重重地挨了一下。

崔护道,“跟我你们可以没大没小,但对这名主家,你们就绝不能有半点放肆!还脑子秀逗了,我看是你皮又痒了。饭能乱吃,话能乱说的?!”

罗修忍疼认错道,“属下错了,只是这主家究竟是谁?”

崔护道,“愚鹤,洛星云!”

罗修大骇,霎时抱拳,甩开双腿欲走道,“将军,属下去也!”

崔护道,“知道厉害了吧!”

罗修道,“我现在更加好奇了,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敢劳动两位大人如此寻找?要是换做我,早自己蹦出来乖乖送到两位大人跟前,认打认罚,任教任骂!”

崔护道,“别贫嘴了,赶紧长点心寻人去吧!总之一句话,这人比我还精贵,你们要是找到了,千万赶紧恭恭敬敬、八抬大轿送我这来,可别笨手笨脚伤了他。他若是少半根毫毛,我都拔掉你的皮!”

罗修立刻拔腿就走,却又被崔护叫住。

崔护道,“安左使去剑南道有些时日了,怎么还没回来?也早该回来了啊。”

罗修道,“谁知道呢,可能是临时有事耽搁了,走不了?”

崔护道,“巡城司值此用人之际,他倒是好,本来只需十日的案子,他硬是十三日了还没回来复命!”

罗修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嘛,他可能是想让这把火烧得再旺些!”

崔护道,“扯呢!就去认命一个官职,公文文书一到,一宣读不就了事,哪来的火?”

罗修赶紧逃,心想将军今日心情着实不好,怕再呆下去又得挨削,还是溜之大吉为上。

崔护今日心情可不是不好么。

本来一开始兴致满满去帮愚鹤恩师寻人,结果还没出门就被恩师一顿挤兑。

平白无辜让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家伙给比下去了,他能气得过?

再不济,他崔护也是天玺城响当当的人物好吧!身居要职不说,一身武道修为更是让满朝同仁羡慕不已。

用满朝同仁们的话说,他崔护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角色,天玺城的那扇大门可是时刻握在他手中!

然而,恩师却说,要主动收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为关门弟子!

收就收吧,气就气吧,崔护当时也未曾想太多(才怪!),一心只想拿醉翁亭的老板撒气去!

结果还没走出巡城司大门又被星云恩师拦住了。

更加可气得是,星云恩师也在寻这名小子!

而且看幸运恩师的神情,仿佛对这小子同样关怀备至!

这就要人命了!

这可是结结实实的双重暴击!

当时崔护就直接不去醉翁亭了。

还去个鸟啊!

很显然,醉翁亭那个强取豪夺的老板安生与否,愚鹤是一点也不在乎的。

他只在乎那小子!

星云恩师也只在乎那个小子!

如此,崔护就不能不竭尽所能,尽快找到这名被天使亲吻过得幸运少年了!

醉翁亭不可能自己长脚跑咯,啥时候去都是个去。但那少年就大不一样了。他可是个大活人,说不准啥时候就出了天玺城,然后就是鸟入山林,游鱼入海,再找就万难了。

崔护当即取消去醉翁亭的行程,即刻集结所有人力全力以赴去寻人。

结果如何?一天下来连个人毛都没找着!

“再找!”崔护心想,也只能如此了。

否则他的面子肯定是没了。

巡城司的面子也肯定是没了。

他日后也就不用再在大熵的地界儿上混了。

复坐案前,崔护大碗喝酒,可偏偏就是酒入愁肠,愁更愁。

愚鹤恩师自然不可能去了他“护佑大将军”的头衔,但那颗心,却绝对是要凉透。

——

无垢殿。夜。灯火辉煌。

太子龙正遣散所有宫娥及侍卫等,之后道,“国师有请。”

玄冥应声而出,恭敬抱拳道,“微臣拜见太子殿下。”

龙正道,“讨伐云门宗之事进展如何?”

玄冥道,“强军早已集结完毕,两日之后便能剑指云门宗,一举将叛逆太子龙渊拿下。”

龙正道,“为何必须是两日之后?”

玄冥道,“云门宗毕竟是帝丘守护,千年传承之兵家贵族,三万金陵卫强者如云,势不可挡。叶无名叶公手握大熵最精锐之师,自身更是大熵九大武道圣人之四,微臣不得不有所忌惮。万一叶公狗急跳墙,临时作乱,微臣总得有个应对。而两日之后,正是云门宗三万金陵卫每年回家省亲之日,届时云门宗三万金陵卫将有大半各自回家省亲,只留下十之二三屯守云门宗。届时云门宗实力最为薄弱,也正是微臣动手之时。”

龙正颦眉道,“叶无名虽为三公之首,毕竟廉颇老矣,国师就如此忌惮他?”

龙正正是嫌玄冥办事太慢了,在龙渊的问题上没能速战速决。话说都十多日过去了,龙渊仍然是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龙正每每想到此处,就睡不安寝,食不知味,坐卧不安。

玄冥虔诚道,“此事意义非比寻常,微臣不敢再有丝毫闪失。”

龙正明白玄冥的意思,于是道,“我并无责怪你的意思,其实谨慎点并无什么不好。我只是着急,此人一日不除,就始终是我心头的一根刺,眼中的一根钉。”

玄冥道,“微臣都明白。”

龙正道,“退下吧,我乏了。”

玄冥告退。

天玺城,大内神机营,武神殿。

玄冥于灯火之中走来。

神机营总管冷秋即刻上前恭敬行礼道,“国师大人来了。”

玄冥一脸清寒,视线自冷秋面上掠过,继而落在“一营三骑”的三骑身上。

何为一营三骑?这是神机营的建制。

神机营是大熵主管大内圣家族安危的中流砥柱,负责圣家族成员安全及防御,特别是当朝太子及皇帝人身安全。

一营就是神机营。神机营三分天下,是为三骑:破军、贪狼、天机。三骑各三百人,一营固定建制,总共九百人。这九百人个个武道强者,修为至少踏足圣人道聚气境方有资格入选,同时所属家族还得都是忠良名门才行。

三骑看似相辅相成,实则三足鼎立,各自为阵,各自独立核算每年的战绩及功勋,之后圣家族论功过,定赏罚。

所以三骑实则是竞争关系,各自时常都较着劲,谁都想在圣家族面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到这里,很多人就会问,既然神机营为固定建制九百人,而且是负责圣家族重要人物安危,难免会有个生老病死吧。如此,九百人的建制如何保证?

这个不是问题。因为神机营每年年底都会在武神殿举行比武大会,九百人人人上比武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而九百人之中的后三百名,都是要自行淘汰而遣返原籍的。

这绝不仅仅只是成败的问题。但凡神机营成员,与高官厚禄比之,也绝对过之而无不及!

之前说过,大熵无论文官武官都是以武道、人品及文品同考,三者同等重要,只是武道为重中之重。

所以大内皇朝武道强者,无论男女,都以修为高低论官职高低。这也正是大熵女官屡见不鲜的原因所在。

神机营成员就大不一样了。唯独只有绝对的强者及忠良名门之家,才有资格进入神机营,效忠圣家族。

这就是说,随随便便从神机营中选出一人来,都是可以直接拜将入相,成为封疆大吏的。

如此,神机营自然高人一等,名利不换。而且圣家族特许,他们平时见百官是可以不行礼的!这就很NB了。

神机营有总管冷秋,是为护国大将军。三骑自然也有副总管,又称骠骑大将军。

破军骑副总管寒唐,一把丈余陌刀横扫天下无敌手;

贪狼骑副总管渡鹤,一手鹤影神针威名远播海内外;

天机骑副总管千殿,一柄断头残剑更是声动大熵,令无数强者竞折腰。

玄冥的视线依次从三名副总管的脸上掠过,冰冷而刺骨。

三明副总管正襟危坐,凝神静气,大气不出。

宫灯摇曳,将三人的影子拉得老长,投射在深沉的红墙之上。

“都准备好了?”玄冥问三骑。

“只待大人一声令下!”三人齐喝。

玄冥继而转向冷秋道,“切记,两日后,云门宗,不死不休!”

冷秋道,“不死不休!”

玄冥又问,“如果届时叛逆太子龙渊不死,你们知道该怎么办吗?”

冷秋道,“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玄冥道,“很好。”之后拂袖而去。

——

龙岭,六壬山庄。

近几日龙岭一直大雪纷飞,一点停得意思都没有,反而越下越大。

就连家主太初承运都说,“这可是百年不遇的大雪,真是平生少见!”

太初润德也从未见过如此大雪,整个龙岭都被埋在了一片皑皑白雪之中,几乎看不到其他任何杂色。就连少阴山山脊上的百年不老松,也暂时收敛了青碧的身影,消失在了银装素裹的世界中心。

“润雪兆丰年,祥瑞之兆?”太初润德问。

太初承运忧色道,“不见得。”

太初润德惊愕问,“父亲大人指的可是龙渊?”

太初承运道,“是云门宗。这场大雪恐怕是专为云门宗而下的。”

太初润德立刻神情紧张道,“父亲大人之前还说云门宗能渡过此劫。”

太初承运道,“到目前为止,我仍没说他不能。”

太初润德不解道,“那您的意思是……”

太初承运道,“杀戮在所难免,只是什么人死,死多少的区别。”

太初润德霎时懂了,于是问,“父亲大人已经收到确切的消息了?”

太初承运点头道,“两日后,国师玄冥将一马当先,亲率神机营九百强者学习云门宗。”

太初润德骇然道,“国师玄冥?他终究还是忍不住要亲自动手!”

太初承运道,“他绝不是一个能纵容自己犯同样错误的人。”

太初润德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两日后可是云门宗一年一度的‘省亲日’,届时云门宗势必一片空虚,玄冥就会如进无人之境!”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穿越修真玄幻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