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顾安童司岳云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顾安童司岳云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3-26 阅读(35)

顾安童司岳云小说名叫什么?顾安童司岳云小说最新章节已经更新好了,本书书名为《原来情深不浅》,又名《爱情曾来过》,是作者喜小悦精心原创的一本总裁文。结婚当天,老公司岳云当做所有人的面跟着小三私奔了!顾安童全身只有透顶的凉意,当机立断决定现场征婚,就地结婚!没料到是司振玄娶了自己,并强调说这只是一场交易。婚后,司振玄说好的交易,竟然假戏真做了!

原来情深不浅

>>原来情深不浅顾安童司岳云司振玄全文阅读<<

原来情深不浅章节阅读

他分不清楚这些所谓的日用夜用标着各种长度的都有什么区别,犹豫了下他还是要了个袋子,一样拿了一个放在里头。

“哎呀,他女友真是太幸福了好嘛?能帮女友买卫生巾的男人都是极品啊。”

“行了行了,他要过来了,别说了。”

见司振玄拎着袋子走过来,收银员立刻挺直背脊,露出一副职业笑容,很是殷勤的问:“先生,您需要买这么多吗?”

旁边的妹子很快给她飞起了白眼,让她们别说话,自己还是在那里搭讪!

司振玄点点头,“嗯。”

好吧……还真是话少。

收银员低下头来,开始扫码算钱。

司振玄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及处,倒是扫见放在柜前的避/孕/套们。

他随手捡了个,也放到那一堆东西里。

收银的小姑娘愣了愣,旋即哀叹了声,好男人,果然都是别人家的……

………………………………

买好东西后,司振玄才出了便利店,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是晚上十点。

华灯初上,晚风微凉,而月光柔和。

他刚要上楼,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振玄,你果然还在加班,我等你半天了。”

司振玄回头,孟玫一步步优雅的走到他身边,“之前说有事和你细谈,结果都不能找到合适的时间。”

司振玄低头看了眼腕表,时间确实有点晚,“要不明天再说,安童身体不舒服。”

一听司振玄提到顾安童的名字,孟玫的脸色就变了。

今天在电梯那里,司振玄把顾安童单独叫上去,说是他们的房子已经找到,就让她喝了一肚子的醋。

没想到司振玄下楼,居然还是为了顾安童这个女人!

可孟玫是多么善于隐藏内心的女人,她的面色很快便恢复正常,直接绕着走到司振玄的面前,“振玄,我明明记得你之前和我说过,你没有那么快结婚的打算,你居然骗我。”

她说话的时候,表情哀怨,声音软绵,换做其他男人,恐怕早就在她的攻势下酥软了骨头。

可司振玄就如她一直以来都很有挫败感的那般,面无表情的站着,大冰块皱了皱眉,声音虽然冷沉,却含着一分不可小窥的耐心,“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你明明知道我等了你好久……”孟玫的眸子里渐渐浮出一些水雾,令她看起来更加的楚楚动人,她上前扶住司振玄的胳膊,柔声说:

“我听说顾安童和你感情并不是很好,振玄,何必这样委屈自己呢。”

感情不好?

司振玄的眸子微微眯了下,却并没有立刻回话。

孟玫翘了翘唇,越发郁结,每次说到这种话题司振玄就一律不回应,让她的所有情绪都好像撞到了软棉花,她继续发扬自己的温柔攻势,“振玄,你知道我和谢剑晨为什么来南城么?谢剑晨喜欢顾安童,他说他知道你们是半路夫妻,没有感情的,所以他想追她。”

没想到提到这事,司振玄终于有了回应,“哦……?”

音调自沉闷到微微扬起,他总算是补充了一句,“那要看他追不追的上。”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先上去。”司振玄想起之前还在床上满脸煞白额上尽是虚汗的顾安童,也就不再多话,示意着将袋子晃了晃,便朝着电梯走去。

孟玫本想跟在他身后,可想起顾安童在,便也没有再动。

她知道司振玄是不会狠心对她,所以她有的是时间和顾安童慢慢的耗,她就不信司振玄会对那个冰冷的女人有兴趣。

谁都是喜欢解语花的。

顾安童在床上来回翻着,她没想到自己的例假居然会来的这么巧,正思忖为什么司振玄去了那么久,不会真的打电话让舒旬送过来了吧?

那也太丢人了!

让舒旬送过来这件事,居然是司振玄自己提的,他都不觉着害臊吗?

想到这里,顾安童辗转反侧,居然有些睡不着。

当然,疼也是另外一个方面。

门声响了,很轻微,司振玄的身影从外面出现,顾安童慌忙坐起身,满脸通红的说:“我把你的床弄脏了。”

“嗯。没事。”司振玄将手中的袋子递给顾安童,她一看见里面大大小小居然有将近十包,有些微囧。

她抱着袋子刚要下床,却被司振玄拦住,她迷迷糊糊的看他迅速的从袋子里取出一盒像口香糖一样的盒子,塞到口袋里,才又放行。

香烟?口香糖?

顾安童晃了晃脑子,疼的她没办法多余思考,便也不再多想,匆匆忙忙的下了床,朝卫生间走去。

“顾安童。”

她刚坐下换卫生巾,就听见司振玄冰冰冷冷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嗯?”顾安童有气无力的回应了声。

“谢剑晨呢,这个人怎样?”

这个问题提的有些莫名,顾安童窝着肚子,想了好久才回答:“他很喜欢古典文化,又学识渊博,是个很厉害的人。”

“看来印象很好。”门外,司振玄做了笃定的答案。

“还……还可以……”司振玄忽然间问起谢剑晨,还问的那么详细,让顾安童有点莫名的心虚。

外面沉默了半天,她赶紧收拾干净,幸好工作服是黑色的,就算弄了血上去也看的不明显。

刚才又喝了几杯热水,虽然还是坠涨,比最开始要好了许多。

顾安童推开拉门刚走出去,守在外面的司振玄就一手拎着她按在墙边。

“怎、怎么了?”顾安童瞪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司振玄。

“你果然是来捣乱的……”司振玄想起自己长久以来遵守良好的工作规矩,却在顾安童连番事故中频频喊停,这女人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

“捣、什么捣乱?”顾安童莫名的开始心跳加速,为什么他的眼神又变得暗沉了起来。

司振玄低下双眸,那一刻两人四目相对,就是被这样的目光看着,顾安童才有些支撑不住,璀璨如星河的黑瞳里倒映着她的身影,他们那么近。

“这样……”话音刚落,他突然低头。

“等……唔唔……”她正想反抗,但是别说是口头上从来没占到啥便宜了,力道上更不用说肜。

双唇紧紧贴合在一起,顾安童脑子顿时间一片空白,为什么他现在很喜欢亲她?

可这样的亲吻她一点都不排斥,几乎是反射性的双手环在司振玄的脖子上,与他缱绻缠/绵起来。

一个急切的吸允后,司振玄贴着她的唇瓣低喃着,“这是惩罚。”

惩罚?什么意思?还没等顾安童想个明白,司振玄用力捏住了她的下巴,有一个更深的深吻令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而只是几秒的时间,顾安童便浑身发软,甚至都快忘记自己肚子还疼痛着。

他不再满足,手揽住她的腰腕猛地一扯,瞬间两人之间就贴合紧密。

他的吻异常火热,充满了属于他的气息。

司振玄眼中的光芒越来越暗,手更是从腰部不断往下移动,突然,他的手触及到顾安童的臀部,猛地想起了她的身体状况,顿时脸色变得有些铁青起来。

司振玄突然低咒出声,眼底浮现强忍。

顾安童迷茫的双眼还来不及反应,他突然轻轻张嘴,狠狠的咬上了她的下唇。

“啊……”顾安童痛呼出声,还没从火热的吻里回过神,便感觉到唇瓣的刺痛。

他干什么!突然吻她,又这么狠的咬她……

“为什么要咬我!”顾安童喘着气,撅着嘴,委屈极了。

“说了这是惩罚!”司振玄贴在顾安童耳边,声音低沉嘶哑。

顾安童双目一瞪,似乎不敢置信,随后更是不服的上诉着,“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接受惩罚,而且……而且……”

后面的话,顾安童硬是说不出口,哪有惩罚是这样的一个吻啊!

越想,顾安童觉得越是心酸和委屈,也许是因为肚子还隐隐的作痛着,也许是因为和司振玄之间的关系有了改善,她在司振玄的面前,情绪越来越不会隐藏。

顾安童委屈至极的模样,让司振玄眼光一闪,终究还是伸手轻轻的触碰着顾安童的脸颊。

他什么也没说,但是手上的温柔顾安童却是感觉到了。

而司振玄再次低下头,这次却是轻柔的亲吻,他的吻在她的唇上轻轻的点着。

顾安童有些不能自己,有些沉醉,沉醉在这样的深情和亲吻里。

淡淡的柔光,浓浓的甜意,五一不让顾安童感觉到幸福和开心。

他的唇移开的时候,顾安童还有些许的失落,司振玄拉着她的手,走到了沙发上坐下,询问着,“你看今晚是要回酒店还是就在这里休息。”

在这里?顾安童抬头看了看这间休息室,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还是回去吧。”她还要回去换洗衣物,而且明天也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嗯,走吧。”司振玄点点头,扶着顾安童起身走出了办公室,一路上,他的手都轻轻的抱着她的肩膀,力道不轻不重。

车上,顾安童因为不舒服脸色一直不是很好看,而司振玄这也是第一次知道女人原来会因为那样就难受成这样。

这让司振玄一直都轻握着顾安童的手,无形中,却让顾安童心安不已。

第二天一大早,停车场内,顾安童下了车,正打算乘坐电梯的时候,去被司振玄叫住,“安童。”

她不解的转身,却看到司振玄脸色有些僵硬,这种情况简直是百年难得一见,顾安童顿时惊诧不已。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是什么事让这个大冰山居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司振玄微微低眉,看了看顾安童的腹部,他自然是注意到顾安童的吃惊,不过他的脸上倒没什么变化,不如说,顾安童这一问,反倒让他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

“自己注意身体,如果不舒服就马上打电话给我。”短短的两句话,清冷的嗓音,却让顾安童心中一暖。

“嗯。”开心的笑在唇边雀跃,顾安童微微低下头,面对着对司振玄来说,这已经算是相当明了的关心,她却显得有些羞涩。

抬头看了看司振玄一眼,顾安童甜甜一笑,转过身走进了电梯,即使是背影,看起来也是如此的欢悦开心。

“嘿嘿……”驾驶座上的舒旬看到这模样不仅邪笑起来,那模样摆明了是在看戏。

直到那边电梯门关上,司振玄才回眸看向舒旬,双眼轻轻一扫,压力顿时让舒旬脸上的笑僵住,急忙转过头,假装忙碌着整理文件。

项目组内,顾安童从一上班便十分专注于手中各种各样的香水资料,只是越看却反而觉得越没有灵感,市面上的资料她能查到别人也能查到,特别是原料和销售这两方面,至少就目前来看,先不说销售,原料都有点困难。

这样一来,根本就没什么可取的地方,而且更重要的是……

顾安童放下手中的资料,仰头看向不远处的孟玫,她也正在看着资料,偶尔和身边的几个人交谈着,围在她身边坐着的那些人,就是她小组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项目组有能力的几个人都分给了她,顾安童身边的,并不是说没有能力,而是相较于孟玫那组的人来说,能力要差一点。

顾安童知道江暖是故意的,她就是想让孟玫的那组瘾,然后看她出丑,不过她不会让江暖得逞的。

顾安童低眉沉思了起来,目前最重要也是初步的就是原料,所以她绝对不能松懈,而要找到符合项目主题又要让人耳目一新的原料,那就只有回家了!

想到了就要立刻行动!顾安童快速收拾了手边的资料,正打算要离开,却想起了同组的人和江暖,她走到不远处的组员那里朝众人打了声招呼,“不好意思大家,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们继续工作,等我回来后我们再来讨论一下各自的看法。”

几人虽然意外,但是也只是应了一声,“知道了,组长。”

顾安童点了点头,转身便走到了总监室的门口,如果可以,她真不想告诉江暖,不过真要这样做了,等她回来的时候等着她的一定是江暖的各种刁难,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她要一边努力做出策划,一边又要趁着有时间设计他们的新家。

所以只要能尽量的避免和江暖的冲突她还是会尽量避免,毕竟现在对她来说时间很紧急。

顾安童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

顾安童推门进了总监室,一进去就看到江暖正坐靠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本时尚杂志,办公桌上凌乱不堪,堆满了各类杂志,美容美妆的,时尚模特的,总之没有一本是和工作有关。

江暖看到进来的是顾安童,脸上顿时浮现讽刺的冷笑,“我们的顾大组长光临,不知道有何贵干!”

那阴阳怪气的语气让顾安童眼角轻轻一挑,什么也没说,对眼前凌乱不堪的办公桌更是视而不见,“我来和你说一声,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公事。”

“公事?我看你是想偷懒吧。”江暖不以为然,嘲笑出声。

顾安童脸色未变,语气却微微冷了下来,“我要出去考察一下香水市场上的各种原料,只要你能查出我是去偷懒的,随你处置。”

顾安童那冷漠的模样,倒是有了几分摄人的气息,江暖脸色一僵,难看异常,只是恶狠狠的放出了狠话,“你别太嚣张了,对我这种态度对你没什么好处,小心自食其果!”

顾安童嘴角扬起了浅浅的弧度,嘲弄的看着江暖,“自食其果这句话,我想更适合你。”

她说完就走出了办公室,看着顾安童离去的背影,江暖气得咬牙切齿,手中的杂志更是被捏得变了形。

走出项目组,站在电梯门前,顾安童有些犹豫,虽然说是为了工作,但是她这也算是回娘家,要不要和司振玄说一声呢?

没等顾安童想出个结果,电梯门已经打开了,她正要走进去,却不想边上的专用电梯也打开了,而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竟然出现在眼前。

“莫……”惊呼的声音刚刚扬起,顾安童便立刻捂住了双唇,双眼诧异的看着走出电梯

的司振玄。

他怎么会在这里?

司振玄看到顾安童倒没有表现出吃惊的样子,只是微微挑了挑眉,然后就打算越过顾安童走进项目组。

看到这样顾安童有些泄气,原来是要来项目组啊,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事,但是早知道就晚一点再离开的。

“哎……”叹了口气,顾安童低着头,失望不已的走进了电梯。

顾安童刚走进电梯,按下按钮,眼看电梯门就要关上了,突然,一道身影快速的闪了进来。

顾安童吓了一跳,急忙抬头,却被眼前的人再次给吓了一跳,声音都有些变了,“振玄?!”

没等司振玄开口,顾安童又紧张的急问道,“你怎么突然进来了?有没有人看到你进来?”

司振玄依旧一贯的冷静从容,他走到顾安童身旁,双眼一低,看向了她的腹部,“还好吗?你要出去?”

那眼神和看的地方都让顾安童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倒是很认真的回答着,“还好,今天忙起来倒是没怎么感觉了,现在正要出去考察一下香水市场,我想更进一步了解一下香水原料方面的资料。”

司振玄眼一眯,顾安童的话让他一瞬间就想到了江暖,也想到了今早舒旬说的话,“如果你觉得太累,房子的事就先搁置,等这次项目做完后再开始设计。”

顾安童一听,顿时就瞪大了双眸,一万个不情愿,“不要!我没有觉得累,真的,而且你也知道,我每天并没有忙到需要加班的地步,所以算起来也都是份内的工作,所以你放心吧,我会把工作和房子的事兼顾得很好的。”

顾安童脸上尽是自信,不过这其实也是有点逞强,如果说孟玫没有加入,没有分组,或许就真的能两者兼顾,但是现在分组了,那就真的要每个方面都全力以赴了。

顾安童坚定的模样让司振玄眉心微皱了起来,他怎么会看不出顾安童的逞强。

见司振玄这样,顾安童急的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很忙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房子,好不容易可以自己设计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就算真的很忙,她也不会放弃,一定会抽出时间的。

“今早舒旬告诉我,项目组分为两组竞争的事已经传遍公司,安童,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司振玄低声说着,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他知道江暖的所作所为,自然也知道这次的分组目的是什么。

司振玄的话让顾安童一愣,随即浅笑起来,暖暖的笑意在眼中绽放,“嗯,我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

顾安童是真的觉得够了,司振玄的这句话,让她就是再累也会觉得并没有什么,但是也许是她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是很有血色,司振玄以为她依旧是在逞强,眉心皱得更加紧了。

“也许这次的分组竞争并没有必要。”他冷漠的一句话,包含的东西很多,多到顾安童多少有些吃惊。

司振玄是谁,一个工作狂,一个十足十的工作狂,果断,冷静,公事公办,这就是他的工作态度,但是此刻他的这句话,却包含着为了一件不是他管的合作案,他却要出面说话吗?

顾安童越想心里越甜,但是相对的,担忧也存在着,她看着司振玄,语气有些急,“我真的没问题的,你也知道江暖摆明了是针对我,她也从来没有掩饰过她讨厌我的态度,这在项目组已经是有目共睹了,所以怎么做都没用的。”

“就算分组竞争的事没有了,她也一定会想别的办法的,所以与其再去面对她别的为难招数,还不如就这样,至少对我来说,这也算是我的工作,而且就像你说的,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所以没关系的,你不用担心。”

还有孟玫和司振玄在公司的评分,这是顾安童没有说出来的,也是说不出口的,她不是爱在背后说闲话的人,也明白振玄根本就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

孟玫是因为她和振玄的关系,算是私人原因,所以说出来也没什么用,而江暖那边摆明了是要对振玄做些什么,这让她怎么能再让振玄去帮她说话呢,这样的话江暖肯定会说振玄公私不分的。

司振玄沉默不语,看着顾安童坚定的模样许久后才沉沉开了口,“好,你说可以就可以。”

一句简单的话,却是完全的信任。

顾安童松了一口气,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而此时眼看就要到一楼了

“莫……”

“叮咚……”

顾安童正要开口,电梯门却在这时缓缓打开,她顿时有些气恼,真是的!好不容易在公司遇上了,却没说上什么话。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