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顾安童司岳云小说名(原来情深不浅)整本阅读

顾安童司岳云小说名(原来情深不浅)整本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3-26 阅读(37)

顾安童司岳云是什么书?顾安童司岳云小说名为《原来情深不浅》,这是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又名《爱情曾来过》,作者是喜小悦。婚礼现场,本应该是顾安童和司岳云的婚礼,可闺蜜上门带走了司岳云。顾安童气得将婚戒一丢:在座各位,谁愿意娶我,就今天就嫁给他!司家大少爷司振玄站了起来,我娶。这是一场荒唐的婚礼,也是一场戏剧的联姻。

原来情深不浅

>>原来情深不浅顾安童司岳云司振玄全文阅读<<

原来情深不浅章节阅读

除了有心人和这个圈子的人,只怕是一些事不关己的人都知道了那天的事,她的那句‘谁娶’,他的那句‘我娶’,想必已经人人都知道了,当然,前提肯定是在司岳云的当众变卦之下。

沦为笑柄的她,当场询问谁要娶她的她,势必都成了有的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可是据我所知,振玄似乎并没有结婚的打算。”孟玫继续追问着,浅笑得宜的笑脸,让人根本就猜不出她说的话充满了压迫感。

顾安童脸色微微一变,拿着文件夹的双手紧了紧,张嘴,却发现喉咙有些干涸,“他……我和振玄之间的事,不是谁都能理解的。”

“是吗?”孟玫低喃着,眼中划过一道精光,“安童,我从蓉城过来的时候听说了一件很荒唐的事,居然有人说你和司岳云谈过恋爱,而且很喜欢他呢。”

顾安童错愕的抬头,握着文件夹的手更紧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孟玫脸上浮现吃惊的表情,随后抱歉的看着顾安童,“抱歉,我只是听说来的,虽然我觉得不可能是真的,但是听他们说得头头是道,而且还说本来一开始安童你是要和司岳云结婚的,只是婚礼现场……”

孟玫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顾安童却很清楚她是什么意思。

是有意或者是无意,她都已经表现得很清楚了,也不管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司振玄对她是怎么想的,孟玫,摆明了对司振玄有意思。

而她现在,就是在向她示威,那她顾安童又怎么能示弱呢。

她脸上浮现笑意,眼中却一片冷漠,“是啊,当初本来是顾司两家联姻的,所以我和司岳云就培养感情,但是人算始终不如天算,婚礼上的意外,却让我和振玄走到了一起,有时候我甚至还有些庆幸,幸好当时婚礼出现了意外,要不然我和振玄也不会走到一起。”

她不是隐瞒,更不打算解释掩饰什么,孟玫看样子已经事先打听过了,而她打听的目的再明显不过。

顾安童的镇定和坦白,让孟玫脸色微变,但也只是刹那间的事,她怎么能败给这样一个女人。

“你还真是坚强,真不愧是顾家的小姐,如果是一般人,在婚礼上只怕乱得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吧,但是你却镇定得给予反击。同样是司家的人,其实一开始如果是安童你和振玄的话说不定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

暗中藏刀的话,被孟玫说得满是羡慕,可是顾安童却觉得浑身不对劲,心里更是吃惊不已。

她本以为,没有人会知道她当时在婚礼现场的赌注,但是孟玫没在现场,却这么轻易的就猜透了她当时的想法。

婚礼现场,她之所以说出那句话,是因为她知道司振玄一定会站起来。

顾安童眼神微闪,刻意忽视孟玫语气里的意思,继而嘴角扬起一抹甜甜的笑意,“是啊,如果一开始就是我和振玄,说不定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不过好在兜兜转转,注定的始终是注定的。”

顾安童说着,看着孟玫脸色微变,一抹嘲弄在眼底浮现。

“给,这些都是关于项目的资料,我认为都是必看的,那我就先去做事了,你有什么需要再找我。”把手中的文件递给孟玫,顾安童转身就走出了资料室。

她不想再待下去,也不想再给孟玫开口的机会。

不过这也让顾安童明白了,比起江暖,孟玫更加让人防不胜防,至少江暖没有她藏得深。

孟玫握紧手中的资料,看着顾安童离去的背影,她眼中的嫉妒和愤恨再也掩藏不住,心中更是定下了决心。

接下来的时间,顾安童一直忙着,她负责的项目是香水项目,谢剑晨已经从法国引进技术,那么接下来就是她们攻克国内香水受众人群以及香水配方等问题。

她自己曾经在国学大师柳拂风门下学过茶道,可惜没有对香道进行过研究,否则眼下一定可以帮助到她。

不过顾安童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只是初期阶段,她必须要学习香水相关的知识,以做更多的储备。

只是坐在办公桌前这么久,她倒是有些奇怪。

孟玫没有来找她,江暖也没有来找她,孟玫的话她倒是可以理解,但是江暖就……

实在太不正常了,眼看着都快到下班时间了,顾安童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不免皱起了眉头。

这么难得的机会,江暖还不想尽办法来为难她,可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却没有看到江暖的身影。

很快,六点一到,像是算准了时间一样,孟玫和江暖出现了,看着两人同时出现的身影,顾安童不着痕迹的皱起了眉头。

“好了!大家过来一下!”江暖的一句话,顿时让众人围了过去,顾安童倒只是站了起来,并没有移动脚步。;

江暖意外的,看也没看顾安童一眼就朝众人说道,“欢迎会的地点以及选好了,就在夜色酒吧,正好大家可以唱歌跳舞放松一下,但是记得不要喝多了,明天就要正式开始工作了,两个小组都要拿出成绩来才行。”

“好!谢谢总监了!”

“哦哦!好久没去放松了,还真是托了白组长的福了。”

众人欢呼着,显然对孟玫的印象很好,当然对江暖也改变了一点,反正江暖为难的对象也不是他们,虽然说有时候高高在上的模样让人很不舒服,但是上司有几个是亲和的。

这样一想,众人就更是觉得赚到了。

“江总监,白组长,我们走吧!”有人说着,众人便陆陆续续进了电梯。

顾安童轻抬双眸,沉默不语,眼看着众人准备着要离去,她再无奈,也只得动身跟着一起去。

孟玫正要走进电梯,却看到隔壁的专用电梯显示楼层的字数闪动着,眼看着就要到这一楼了,她往后推了一步,轻声说道,“你们先下去吧,电梯只怕没办法再承受三个人的重量。”

众人有些吃惊,载客量的限重还远远达不到呢,而且看孟玫江暖和顾安童的身形,只怕再来三个都可以吧,但是众人也没多说什么,笑了笑便下了电梯的门,“那我们就在下面等你们了。”

“叮咚……”这边电梯门刚关上,那边就开了。

舒旬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孟玫和顾安童都有些吃惊,不过前者是吃惊来的不是司振玄,而顾安童却是吃惊舒旬这个时间来找她,一旁的江暖冷笑不语。

舒旬看到眼前的三个女人也是微微一愣,朝孟玫点点头便走向顾安童,“夫人,司总说情你上前,他有事找你。”

顾安童扬眉,笑了起来,“好,我马上上去。”

她说着就要和舒旬一起走进专用电梯,但是想不到孟玫此时却朝舒旬走来,“舒旬,有什么要紧的事吗?我们正要出去聚会呢。”

舒旬停下脚步,也不隐瞒,而且司总也没说要他保密,“司总说房子找到了,要夫人上去看看。”

话音刚落,三人脸色均是明显一变,孟玫再也没有那么从容,脸色发白着,而江暖却是眯着眼,讽刺极了,找到了最好,这样他们就永远都不必回司家了。

顾安童肯定是惊喜不已,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而更没想到的是司振玄真的说到做到。

他曾说过以后他们的家由来她设计,她喜欢什么样的就设计成什么样的,这让顾安童怎么能不开心,怎么能不惊喜呢。

“是这样啊……”孟玫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而顾安童也没那个时间去管她在想什么。

“舒旬,我们走吧。”她迫不及待的走进了电梯,雀跃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个小女生一样。

舒旬看着孟玫的样子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跟着顾安童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隔壁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江暖看了看孟玫,嘴上说着安慰的话,眼里却是你自找的眼神,“孟玫,别在意,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她真是想不明白,司振玄那里好,不过就是那张脸能看而已,但是那张脸有什么用,除去了司家儿子的身份,他还有什么,而且还不是司家亲生的!

这样一个男人,除了那张脸能看以外就是一无所有,真不知道顾安童和这个孟玫喜欢他什么!

孟玫抬起头,脸上浮现很明显的哀怨,“我没事的,我们走吧。”

她说着,转身走进了电梯,脚步看起来有些许的不稳,不过孟玫的用意显然在江暖这里没有效果,应该是说孟玫看江暖远没有顾安童看江暖看得那么透。

江暖的眼中,根本不会有纯粹的感情,她的感情都是建立在她所需要的东西上的。

电梯门一打开,顾安童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朝司振玄的办公室走去,那雀跃的模样让不仅让舒旬有些失笑,这个夫人还真是单纯。

司振玄正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手里正攥着一个白色文件夹,见顾安童进去后,朝她招了招手,“过来,房子我挑好了,过来看看。”

顾安童点点头,毫不掩饰那雀跃的神情,她三步两步走到他身边,坐下,就见他桌上的一份材料,上面写着“帝景花园”。

帝景花园的房子,在丰城也算是相当昂贵的。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可是三环的楼盘韧。

她接过司振玄交过来的材料,随手翻了几页。

高楼之中,被恰似公园般的绿水繁花包围,几抹烟云的图案上映着这样的字———帝景花园,都市中的世外桃源。

“我手头的资金,在丰城虽然可以买别墅,但我觉着不够实用。”司振玄让顾安童离他近一些,指着帝景花园的样板间说:“看见这房子里的古典设计,或许是你的口味,所以考虑了下,就选了这里的新房,我们总不能一直在酒店里住。”

听见司振玄说到“古典设计”,顾安童眸中闪过一丝惊喜,“对,你怎么知道我的喜好。奋”

不过她想起之前的结婚新房,也是司振玄布置的,就知道他是个性格缜密的人。

司岳云司汉祥都不会去调查的事情,但他却提前调查过,可见其人。

“复式结构的房子。里面的布置你来布置,满意么?”

司振玄其实不用问,单看顾安童脸上的表情,已是能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当然满意。”顾安童频频点头,面上染着淡淡的胭红,“反正你也忙,我来布置就好。”

说完,她看着司振玄线条分明的侧颜,有些怔忡。

认真工作的男人,永远都比其他时候多那么几分魅力,司振玄更甚。

微薄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直线,骨节分明而又好看的手时而翻着材料,而又在键盘上掠过,单仅仅是那简单的动作,也充满了男性特有的味道。

或许是关注到顾安童的视线,司振玄深邃的眸子锁回到她的身上,难得神态悠闲了些许,“我今晚上要加班,她们的聚会你怎么不过去。”

顾安童不自觉的撅起嘴来,“我才不要去受挤兑。”

幸好司振玄把她从苦海中拯救出来,否则她现在估计就是在那一桌人马中承受难堪。

目光正好落在顾安童窈窕的身段上,司振玄似有似无的说了句,“好,不去就不去。晚上陪我加班。”

“啊?”顾安童先是愣了下,而后展开一丝笑容,“好啊,我正好可以看看香水相关的资料。”

没去参加那什么欢迎会,在这里陪司振玄,她当然愿意,百万分的愿意。

可能是她靠的有些近,鼻尖正好触到司振玄的嘴唇,她的脸瞬间又轰地一下红了,“对、对……”

本来谈的事情很正经的,这下子又让她想起了电梯间的旖旎画面,连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下意识的站起身,直接撑在旁侧桌上,腰却一歪手底一滑,直接倒到司振玄的怀里。

司振玄怀中一沉,就见这女人很狼狈的趴在他的身上,那只素白如玉的手直接按在他那个部位。

顾安童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温热胸膛,忽然间两手滑了滑,结结巴巴的解释着:“我、我不是故意的……”

腰间豁然紧了紧,司振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手搭在她的腰间,让她的双眸与他相对,“我发现你最近……”

“我怎么了?”

“你最近……”司振玄想了想,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这种变化,但他却又想起另外件事,于是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和她沟通,“你是来陪我加班的,还是故意捣乱的?”

“……”顾安童挣扎了下,闷闷的靠在他的肩头,这个姿势虽然很考验腰力,可她居然一点都不想起来。

“我问你,你的女性朋友给你那套衣服,是什么意思?”

啊啊啊啊啊怎么又问到这件事了!顾安童紧张的都快想要用晕过去来解决问题了,她的回答是越发的磕巴,“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

“那你为什么要穿?”司振玄的手又收紧了几分。

顾安童离他是越来越近,双唇眼看着就要碰到一块,生生刹停。

她先是死死的闭着眼睛,感觉到扑鼻的男人气息,只觉身体内的荷尔蒙激素在不断的上升,猛然再睁开眼,狡辩说:“我喝醉了啊,然后看见床上放了个盒子,我就想试试看……”

tang

对,她当时喝醉酒了,这就是解释,她必须咬住不放。

“以后上班的时候。”

“嗯?”

“不许穿这么暴露的衣服。”

顾安童低头扫了眼,小西装勒出的丰满,盛出的两盏雪白尽数落在司振玄的眼中。

他这么说,顾安童才注意到,她慌忙继续申辩,“这不是工作制服么?”

司振玄伸手将那浅浅露出的部分,往上提了提,“你的提议很好,我会注意让调整下工作制服。”

“我没有投诉!”不自觉的,顾安童开始有些小撒娇,虽然司振玄的表情依旧很严肃。

可顾安童渐渐也能分辨出一些司振玄的表情区别,虽然好像大概都差不多,可他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似此刻,不满却又热烈,她好喜欢。

“恩。你没有投诉,是我自己发现的。”他的声音也柔和了些许。

这么亲昵的感觉令顾安童感觉很好,举首相望,一句话突然间脱口而出,“振玄,我们这样……”

这样就一辈子走下去吧。

只可惜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门外响起了声门卡咔哒声,司岳云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口中还说着:“大哥,谢剑晨那边喊我们喝酒。”

“啊!”顾安童惊的两手扶在司振玄的肩膀上,手忙脚乱的要站起身,却因为腰用力过久,直接又抱住了司振玄。

“呃,哎呦。”司岳云有些尴尬的站在办公室中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讪笑了下才说:“大哥你还真是好雅兴啊。”

只不过司岳云此刻看着顾安童的眼神又有些不一样,似乎他每次见到自己的这个前女友,她的表现又会令他眼前一亮。

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娇羞这么女人味的顾安童,以前的她根本就是个清冷冰山。

“见笑。”司振玄没有否认,轻轻扶着顾安童让她站起身,“和谢二爷说声,今晚我就不去了,有事。”

“哦……有事。”司岳云意有所指的瞥了眼顾安童,不远处的顾安童连看都不愿看司岳云一眼,又恢复了清冷的神态。

这种表现令司岳云心生不悦,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走到司振玄桌边,“大哥,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从来不公器私用的,这个时候和安童在办公室里约会,有点不大对吧?”

“现在是下班时间了。”身后响起女人清脆而又动听的声音,顾安童走到司振玄身边,“下班时间就是自由的时间,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些。何况我们做什么,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她就是看司岳云不顺眼,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和江暖闹出的幺蛾子,她也不会在这里有这么多的尴尬。

不过她挺感谢司岳云的变心,她一点也不后悔嫁给司振玄。

司岳云皱了皱眉,“注意点影响,传出去多不好。”

“总比江暖以太子妃的名号耀武扬威的在公司做总监强。”顾安童冷笑了声,她和司振玄已经够低调了,不让其他人知道她是司振玄的妻子,在公司里近乎隐婚,居然还让她注意点影响。

坐在旁边许久没有出声的司振玄捏了捏顾安童的小手,总算是开了金口,“好了,别争论了,不会有结果。你先在这里等会,我和岳云说几句话。岳云,谢二爷那边你得接待好……”

司振玄走到司岳云身边,低声交代着和谢剑晨见面时候应该注意的事情。

耳朵虽然在听着,司岳云的眼睛却时不时的扫在顾安童的身上,司振玄不着痕迹的挡住以后,才最后说了句,“都记得了么?交给你了。”

“好。好。”司岳云敷衍的回答着,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司振玄刚刚转身,就见顾安童窝在那里,面色忽然间非常不对。

“?”他快步走到顾安童身边,“怎么?哪里不舒服?”

顾安童点点头,小腹处忽然间如刀绞的感觉令她有些许不知所措,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和司振玄说了句:“大姨妈来了。”

“大姨?”司振玄环顾四周,第一次眼神中露出些许不解。

顾安童红着脸纠正:“就是那个,女人的那个……例假……”

“……”司振玄直接弯身将顾安童打横抱起,她惊呼一声环抱住对方的脖子,“我就是很难受,没那么严重。”

“闭嘴。”司振玄用胳膊肘推开休息室的门,将顾安童放在床上以后,又给她盖上被子,“需要什么?热水?”

顾安童以英雄割腕般的神情盯着对方,而后一字一句的说:“不是,是卫生、卫生巾……”

司氏集团地处丰城的商业区中心,一片片高楼大厦耸立在这片区域,零星只有些便利店开在大楼内部。

此时此刻,一个西装笔挺而相貌英俊的男人,走进便利店中。

他先是看向店员,原本想问问店员,却又有些说不出口。

司振玄的进入还是让店员们开始大发花痴,两个小姑娘立刻跑了过来,“先生、先生,有什么要买的么?”

司振玄简明扼要的说:“看看。”

说着,他拔腿走向货架区域。

两个小女孩一边观察着司振玄,一边小声嘀咕着:“长腿哥哥好帅啊。”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啊,看来是有了,你看他居然拿着那个东西。”

小女孩手指着的就是司振玄手中的一包护垫,明显是女人用的。

司振玄正一脸困惑的看着手中的小方块,工作上那么精明能干,对于这种事情,知识储备就是零了。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