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误惹神秘君少苏白君九小说全文阅读

误惹神秘君少苏白君九小说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3-26 阅读(47)

误惹神秘君少》是一本灵异类型的现代小说,主人公是苏白君九。苏白结婚一年,和老公一直相敬如宾。直到有一天,老公早出晚归,连监控器都监控不到老公的身影。好友离奇死亡,苏白追查整件事情背后的真相。原来,那些日次,和自己朝夕相处的人并非老公,而是一直名为君九火狐!之后,苏白被迫和君九签订契约,这只狡猾的狐狸还化身成人性,成为了她的顶级上司。

误惹神秘君少

>>误惹神秘君少苏白君九全文阅读<<

误惹神秘君少章节阅读

让我都不得不怀疑,这事跟狐狸有关系,不,或者就是他做的。

正在此时,周导的电话打了进来,我想着肯定是工作上的事,就接了,结果电话一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我被骂的有点懵,趁着周导骂累的缝隙问:“周导,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我不问还好,一问周导的愤怒瞬间上来了:“苏白你还敢问,你到底是怎么工作的,那个采访剪辑这样你还敢往上传,你是要害死我,害死我!”

啪!

电话被挂断了,我:“。。。。。。”

“怎么了?”李警官问道。

我摇摇头,将采访问题都补齐全了,和李警官再见离开了。

我往公交车站走,准备回电台,突然,一道小人影直接冲向我,我隐约看着眼熟,但根本不等我这不戴眼镜的近视眼看清楚,那小人影直接撞进我怀里。

我一低头,竟然是小胖。

“苏苏姐姐,快跟我走!”小胖急的满脸通红的将我拉到小巷子里。

“小胖,你,你怎么在这里?”我又惊又喜,又有点回不过神来。

“我是逃出来的,苏苏姐姐,你快跟我走吧,那个怪物盯上你了,那个怪物说要吃了你,苏苏姐姐你快跟我走!”小胖说的又要急切的拉我走,只见他小小的脸都急出汗了,两颊红扑扑的,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小小的人竟拉到了我半步。

我蹲下身安慰小胖,我想哪怕是成年人经历了亲眼看着父亲惨死,还要被凶手绑架,都是不能承受的,何况还是这么小的孩子。

“小胖,你不要害怕,你现在安全了,姐姐带你去警察局,警察叔叔会保护我们!”小胖既然回来了,自然是要跟李警官说一声,再则,小胖刚才说的话也确实要好好考虑,以我的力量肯定不能保护小胖,甚至我自己,那么加上警察的力量呢!

“我不要去,我不要去!”小胖立刻拒绝,拉着我的手依旧执着的想要我跟他走。

我只能耐心哄道,我才刚走没几步,警局就在前面,将小胖哄去就可以了。

“苏白,苏小姐,你的包落下了!”正在此时,李警官竟追了出来,在外面喊。

我赶紧答应,真是好运气,我一个人还不一定能抱着小胖到警局,但李警官来了,就好办了。

“我在这里,在小巷子里!”我见李警官迟迟找不到,转身往外走了两步去迎接李警官,在车展的李警官这才看见我,往我这边走。

“李警官,我找到小胖了!”我带着李警官往回走,却发现小胖不见了,只剩下小巷子尽头的墙上有个类似狗洞的洞,难道小胖钻狗洞跑了。

“你刚刚说那孩子?”李警官疑惑的看我。

我赶紧道:“我刚刚看见小胖了,小胖说他趁机逃出来的,但我喊你的时候他钻这个洞逃走了,我们快去找!”

李警官虽有有些疑惑,但立刻跟我一起分头去找,过了一会儿还打电话让其他人支援,但整整找了一下午竟然都找不到。

我坐在警局,李警官看着我,我知道他估计又要怀疑我是幻觉,但我坚定道:“李警官,我真的看见小胖了,麻烦您一定要继续搜找!”

李警官欲言又止,最终点头:“孩子我们自然是要继续找的,你先回家吧,或许他还会去找你的!”

我一想是,小胖知道我家,看他样子一定会来找我,我赶紧拿上包回家。

公交车上的时候周导又打了好几个电话来骂我,我也没反驳,由他训个够,等我下公交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有七点钟了。

我便沿着路灯赶紧回家,可不知道为什么,平常公交车站离家五分钟不到的路今天走起来格外的漫长,明明就一个转弯口,今天却多了一个。

我一边走一边看,却猛然发现,不是今天的路变长了,而是我重复在走。

我抬头望家,两旁的路灯竟啪的全灭了,这个点本应该有不少下班路人的,此刻也一个没有。

我的心一下子被提了起来,但我只能继续往前走,可我每往前走一步,竟清楚的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而且那脚步声离我及其的近,我吓得回头去看,但身后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又回过神,快步往前走,身后的脚步声也变得极快,仅仅跟着我,可不管我走多快,走了多久,就是没个头,前面一直都是一片漆黑。

我咬牙停了下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

随即,我的背后传来一阵冰冷的寒意,就好像有个什么寒冷的东西靠近我,依附我,尤其是我的后脖颈,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朝着我吹气。

正在此时,两边的路灯啪的一声又全亮了起来,我本能看向身后,却见什么东西都没有,我送出一口气,却发现我已经到了小区门口,而狐狸正穿着白日里的那件白衬衫,慵懒的站着,看着我。

我瞬间明白了,又是这该死的狐狸精在恶整我。

我走过狐狸,嘲讽道;“你还真是幼稚!”

“你说什么?”狐狸瞬间一把抓住我的脖子,眯着眸子盯着我。

我却一点也不怕,一字一字重复:“我说你只狐狸不仅睚眦必报还非常幼稚!”

狐狸冷哼:“我们狐狸当然睚眦必报,难道要学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这样,虚与委蛇?”

我转过头,懒得看他。

狐狸的手猛然用力,捏着我的脸逼近他:“但你这个蠢女人记住,我不喜欢别人乱加罪名,任何人都不行!”话落,狐狸甩开我,转身进去。

我看着狐狸的背影一滞,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刚刚冤枉他?

可刚刚如果不是他恶整我,那他为什么要出现在小区门口?

难道——恰恰相反,他是来救我的?

我一想到狐狸那张嘴脸立刻否定了,对了,因为我跟他已经强行签订契约,他救我,不过是为了保全他自己。

想通了我跟着狐狸走,不过,刚刚那个真的是鬼打墙吗?说实话我只在书里看到过,鬼打墙就是突然会在一个原本熟悉的地方走不出来。

我这般想着,不禁回头去看,却见不远处的尽头,陈伟竟然站在路灯的阴影里,我瞬间僵硬住了。

可当我再仔细去看的时候,那路灯下哪里有陈伟的身影,只有一片寂静的夜色。

难道是陈伟的鬼魂?

说实话,换做以前我绝对不会想到这些鬼什么的,但经过狐狸这件事,我还真的有些做不到胡思乱想。

“快点!”狐狸突然停下催促我,我只能收敛心绪跟上去。

我觉得就算是陈伟的鬼魂,有这死狐狸在,陈伟估计也不会靠近我!

到家,死狐狸就大爷一样躺在沙发上,哪里还有在电台上的那假正经,我想绕过他,但狐狸深处脚拦住我:“蠢女人,既然你是我的出马弟子,怎么还不给本少爷立堂口?”

立堂口这个事情胡婆婆是跟我有大概解释过的,意思就是我和他签订了契约,做了他的出马弟子,就要开始供奉他,助他成仙。

既然是助他成仙,就要做善事,帮他积功德,而这做善事的第一步就是成立属于我们自己的堂口,这堂口也就跟我们以前立帮派一个意思,有了自己的堂口做的那些善事功德才能在狐狸名下,并且也能帮助散播名声,让那些有需要的人能自己来找我们堂口办事。

“我没钱!”我想也不想拒绝,没钱是真的,就我每个月八百块的实习工资,养活自己都艰难,哪里有钱给他成立堂口。

何况这种睚眦必报的死狐狸,一天到晚恶整,报复我,我为什么要帮助他成仙。

“你要能出资,我可以帮你立堂口!”

狐狸站起来,看着我冷笑:“蠢女人,我发现自从暗算我,和我强行签约之后,你开始自我膨胀了,你是不是忘了昨天晚上啊?”

一想到昨晚惨无人道的折磨,我不禁打了个寒蝉,但我还是抬头挺胸,对着狐狸微笑:“我哪里敢,您可是狐仙,可我是真的没钱,不相信您可以去查,我一个月工资就八百,但您不一样,您肯定有很多钱,稍微支持我一下,是早日祝您升天!”

我将‘升天’两字咬得格外重,狐狸瞥向我,我继续微笑。

“这是你的事,自己想办法,我只看结果,否则——”狐狸凑近我,抬起我的下巴:“这个代价你付不起!”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我继母打来的,我本能得排斥,因为依以往的经历来看,她给我打电话没好事。

但我叹了口气,还是接了电话,继母冷漠又尖锐的声音响起:“苏白,你给我立刻回来!”

“有什么事吗?”我看着外面已经彻底黑下来的天问。

“当然是急事!”继母说完根本不给我任何开口的机会,直接将电话挂了。

说实话,除去大晚上要倒公交车回去的不方便,我心里也是很不愿意回去的。

自从我妈病逝,继母嫁进来之后,虽然我爸对我并不差,更多的是因为对我心怀愧疚,可我知道,继母她讨厌我,尤其是她生了孩子之后,更是觉得我的存在就是天大的错误。

我很少回家,不,应该说几乎不回去,我自己不愿意回去,也从未将那当成我的家,而继母也厌恶的回去。

但我最终还是收敛心情,回去。

或许很多人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不喜欢,继母也厌恶我,为什么我还要回去,因为我不想我爸爸伤心,为难。

这么多年,我爸除了对我深深的愧疚之情,还有就是希望我和她们能融合,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我心里做不到,只能假装了。

我到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我住的小区到我爸家并不近,快一点也需要一个半小时。

我站在门外敲门,说来可笑,这也算是我半个家,但我并没有钥匙,就是连小区的门禁卡也没有,永远都是等着别人正好路过开门。

门被打开,是我继母。

“朱阿姨,有——”我礼貌的开口问,但根本不等我问完,我继母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直接将我拽进了家里。

我疼的挣扎,继母一把将我推倒在地上,虽然她的手放开了,但我的头发竟生生被她拽下来一缕,头皮也疼的跟炸裂一般。

我捂着头皮,尽可能平静的问:“阿姨,有什么事吗?”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当然,她从来不会当着我爸的面打我,从小,当着我爸的面,她非常宠溺我,背地里则非打即骂。

可我都忍了,我不想因为我,让我爸爸这把年纪再折腾,我也看得出,我爸真心喜欢我继母。

啪!继母一个巴掌狠狠扇在我脸上,狞着面色逼到我面前:“苏白,你本事越来越大了,又去骗你爸的钱了。说,这回又骗了多少?”

我一滞,这才想起来,前几天我爸硬要给我三千块,我拒绝了好几次不成,最后直接转账还给我爸了。

我如实道:“我爸要给我三千,我没拿。”

“没拿?你当我是傻子吗,就你那一个月八百块钱,怎么够养活你自己,肯定是你在你爸地方骗来的,拿出来给我!”继母直接动手扒我的衣服,我没有反抗,任由她翻。

因为比起她厌恶我这件事,她最痛恨的就是我这个在她眼里连外人都不如的东西居然拿她们家的钱。

在她心里,我爸的钱只能是她,她儿女能用,我一分钱都不行。

“我真的没有拿我爸的钱,我自己又做了份兼职!”我看着她解释。

继母居高临下看着我,却冷笑:“你没骗你爸的钱?你骗鬼啊,给我拿出来!”继母狰狞的开始撕扯我的衣服。

我就穿这么一套衣服来的,要是坏了,怎么回去。

我本能挣扎,在挣扎中不小心手肘抵到她的脸,继母瞬间变得歇斯底里,抓住我的头发疯狂扇我巴掌,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小畜生,我早该打死你,让你一天到晚偷我们家的钱,你怎么不跟你短命的妈一起死啊!”

我本是咬牙忍着的,但我不允许她提我妈,我瞬间愤怒的推开她,继母毫无防备,该是打我打习惯了,我这触不及防的反抗,她直接倒在地上,头撞到了茶几角。

“你干什么?”苏衣衣正好从楼上下来,看到这一幕,不由分说就上来打我,继母也从地上起来,更加愤怒狰狞的合力殴打我。

这样的情况自然也不是第一次,苏衣衣虽然和我是同父异母的妹妹,但背着父亲,看见我就跟仇人一样。

我没有反抗,就那么任由她们打,眼睛平静的看着上面的吊灯。

突然,狐狸在半空出现。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