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凤时锦君千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凤时锦君千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3-26 阅读(361)

鸾凤劫:庶女成凰是由作者千苒君笑倾力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作品,小说中的男女主是凤时锦君千纪,凤时锦和四皇子苏顾言相恋多年,却被亲妹抢走成了他的枕边人。凤时锦也被推向痛苦的深渊,男主君千纪认她做徒弟,日日对她悉心照顾,终于再次融化了她冰冷的心。而在她心中现在最想珍惜的人就是师傅!

鸾凤劫:庶女成凰

>>鸾凤劫:庶女成凰全文在线阅读<<

鸾凤劫:庶女成凰精彩章节导读

君千纪半垂着眼帘,目色幽幽:“除非你不是我徒儿。”

凤时锦道:“上回师父让我想的事,我有想了许久。当年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是师父收留了我,现如今除了师父我亦是一无所有。”她抬手扶上自己的胸口,声音轻轻的,仿佛一碰就要碎了,缓缓道,“若我心里有最想要珍惜的,那便只有师父了。”

君千纪瞠了瞠目。

夜风一阵阵地吹。吹起了凤时锦的长长发丝,亦吹翻了她身上的衣衫。他便看着凤时锦打开房门进去,然后再合上。

房间的灯亮开了,君千纪何时离开的凤时锦不知道,她只看见三圈从窗棂上跳下来,她蹲下去抱起它,再走去窗边往外看时,院子里已经没有人了。

眼下凤时锦浑身脏脏的,又觉得无比疲惫,懒得再去烧热水,径直去弄了一桶凉水进房间里,虽然应该有点凉,但她想着克服一下快速洗洗就好,于是把心一横就跳进了木桶里去。

起初凤时锦冷得连连哆嗦,但好在她的身体底子不错,很快就适应了下来,于是将自己的身体擦洗。

夜越来越深。屋子里的灯火昏黄,闪烁不定。

三圈在屋子里来回蹦跶,不安分地用爪子将门刨得跐溜跐溜响。它身子一抖,便跳上了窗台,用自己肥肥的身体努力将窗扉给挤开,然后从那缝隙中一点点地挤了出去,蹦蹦跳跳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过了半夜,君千纪的房中十分静谧。随之便传来利爪刨门的跐溜响声,尖锐得十分磨耳。

君千纪睡眠浅,被扰醒了来,也晓得外面刨门的家伙是谁。可只要他不出去,外面的三圈便不得消停。隔了一小会儿,他才从床上坐起,长发未用发带束起,下床汲鞋,随手取下屏风上面的外裳披在身上,墨发披肩,丝丝凌乱,眉宇间尚存惺忪睡意。他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结果三圈猝不及防刨了个空,毛球般的身子一下滚进了里面,撞在了君千纪的鞋上。

君千纪低头看着脚上的毛球,还是将它抱起,温柔地顺了顺它的毛,又拿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去摸三圈的爪子,眉目清浅淡然道:“你爪子很痒吗,我帮你剪了好不好?”

三圈似一吓,连忙收好自己的爪,从君千纪怀里轻松一跃跳到了地上,还不忘转身报复性地在君千纪的衣角上刨了几下,一溜烟地跑远几步。但它并没有离开,只在院子里蹲着转身望着君千纪。君千纪也并未急着关门,三圈往回跳两步又转头看看他,如此循环两次。

君千纪不语,只若有所思地关上房门,但他人已经站在了外面。三圈一阵兴奋,连忙头也不回地往前跳,君千纪跟在它身后走。

三圈是在给他带路。

不一会儿,一人一兔就重新回到了凤时锦的院子里。君千纪抬头愣了愣,见房间里的灯这会子还亮着。

君千纪在院中顿了顿,还是上前去叩了两三声房门。只是里面却毫无答应。

这时三圈又开始刨窗棂了,君千纪闻声侧头看去,见它又从窗扉的缝隙间一点点挤进去。君千纪移步过去,推开了那扇窗。里面柔和昏黄的光线流泻了出来,映照在他的身上。

微微凌乱的发丝落在肩上和衣襟旁,英俊的面庞亦呈现出淡若鎏金的深黄色。

君千纪抬眸往里一看,见房间里空空如也,床榻上也无半个人影。他目光移去了屏风后面,那里是凤时锦洗浴的地方,安放着一只供她沐浴的浴桶。浴桶里无半分热气溢出,然君千纪看见隐约间那里面躺着一个人,头正懒懒地歪靠在浴桶的边缘。

君千纪推开窗扉的声音,如若凤时锦是清醒的,她不可能没听见。但是她却毫无反应。

君千纪唤了她一声:“时锦,你在里面么?”

凤时锦还是不答应。继而君千纪便翻窗跳进了她的房间里去,衣袂翩跹,动作潇洒而流畅。想来三圈半夜里去刨他的门并把他带到这里来并不是没有原因。

果真,当他走去了屏风后面,看见凤时锦正躺在那浴桶内,仰着下班斜歪着头,双目紧闭,脸色苍白。

君千纪皱了一下眉,伸手入水探了一下水温,发现居然是凉的,眉间褶皱愈加深邃,轻轻拍了拍凤时锦的脸,道:“时锦你醒醒,醒醒。”

凤时锦依旧没有反应,但是那手掌触碰间,君千纪又去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到她额头滚烫。君千纪手指微曲间有些迟疑,因凤时锦水下的身子隐隐约约,却是真的光滑湿润、不着一物,凤时锦已不是当年的小女孩,她的身子如别的妙龄少女一般发育得日渐成熟,而君千纪同样是一个成熟的男子,毕竟男女有别……

可这样的迟疑只短短存在了片刻,君千纪便俯身双手伸入水下,那袖袍漂浮在水面上被浸湿,他双手搂住了凤时锦的身子便将她从浴桶里捞了起来,和她的脸颊相比,凤时锦的身子却凉得厉害。

比起男女有别来,还是她的性命安危更加重要。

君千纪起初垂着眼帘,待凤时锦的身子从水中起来时,眼光一时不慎落在了她的身上,面上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窘色,眸光似染了红霞一般又飞快地撇开,他匆忙抱着凤时锦从屏风内侧绕出,然而双眼居然不知道该往何处放,没看眼前,导致屏风的棱角磕碰在了他的额头上,出现一个深深的红印子。

可能他这辈子都没犯过这么慌乱的错误。大晋国的子民们都以为国师大人清风道骨、清心寡欲,实则红尘三千丈,他不是六根清净,并不能做到心无一物。

君千纪将凤时锦抱到床铺上,草草用自己先前给她裹身子的衣袍擦拭了一下她身上的水珠,他自然是摸索着做的,双眼抬高平时前方,恰恰能看见三圈继续蹲在那窗棂上正对他高冷地眯着一对儿眼儿。

三圈露出这样的眼神,倒让君千纪觉得讽刺。那样的眼神明明是属于他的,现在居然被三圈用来鄙视。

君千纪启口淡淡道:“再看,明日便将你烤了。”说着就对窗外支了支下巴,“滚出去。”

三圈迫于君千纪的淫威,转身跳出了外面去。

君千纪擦干了凤时锦的身子,拉过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然后站直了身体去到衣柜旁打开柜子门,将里面折叠得整齐的袍裙轻车熟路地取出来,回到床边准备给凤时锦穿上。

......

全章节目录

标签:恋爱言情古风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