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首席爹地宠妻有道宁浠战少晖全文阅读

首席爹地宠妻有道宁浠战少晖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3-12 阅读(1081)

首席爹地宠妻有道》的是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主人公是宁浠战少晖。宁浠曾经是高高在上的明珠,因为家道中落,父亲被陷害入狱,成为了一个落魄千金。宁浠抱着最后的希望去找战少晖,战少晖却鄙夷的笑了,落井下石!酒店温存一夜,宁浠落荒而逃。四年后,宁浠带着双胞胎再遇总裁战少晖,战少晖:这小孩竟然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首席爹地宠妻有道

>>首席爹地宠妻有道宁浠战少晖全文阅读<<

首席爹地宠妻有道章节阅读

“其实我……”他迟疑着要如何解释。

“宝贝,你身上的衣服哪来的?”宁浠却骤然出声,刚好盖住了他的声音。

战宸夜猛地瞠大双眸,高悬的心又倏忽墜落。

她是在怀疑衣服?

宁浠绕到小家伙身后,将他的外套领口往外稍稍翻出来,果然是Bonpoint,低调中透着豪华,是法国的儿童奢侈品牌。

战宸夜暗道一句糟糕,就见宁浠缓缓俯下了身子,自顾自地询问:“你的衣服是战少晖带你买的?”

战少晖,应该就是和宁浠争执的那个男人了吧?

“嗯,就是他。”

“奇怪,他刚才还对你颐指气使,这会怎么舍得给你买衣服了?”而且刚巧是在她去拿模型这么短的时间内,宁浠百思不得其解。

战宸夜眸子微闪:“……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算了,难得他肯尽一个父亲的义务。”宁浠左看看右看看,是她家儿子没错,也不再纠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还发生了什么事?”

战宸夜粉嫩的唇瓣轻启:“没什么,我就是有点饿了。”

“外婆肯定做好晚餐了,那我们快回去吧,一会公交车要停了。”说罢,她单臂将宝贝抱起,快步去往附近的公交车。

突来的腾空感和亲昵,让战宸夜眉峰微微拧了一下,但很快一股从未体验过的温暖让他不自觉地放松。

原来这就是妈咪的怀抱?

和宁洋阿姨一样的栀子花香。

却又比宁洋阿姨的更好闻,更加自然,他也更喜欢。

向来沉稳的小男孩脸颊爬上两抹淡淡的红晕。

“怎么不搂着我?”宁浠打趣道。

战宸夜迟疑了一下:“可以么?”

他学习的绅士礼仪,行为举止需端庄,再加上他天性冷漠,也鲜少主动和别人亲近。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平常不都喜欢搂着我么?”宁浠汗颜,儿子是不是太饿了,都有些不正常了,好像变得寡言拘束了?

战宸夜英俊的五官轮廓微敛,伸出双臂,试探性地搂着宁浠的脖颈。

心潮涌动,从未想过会在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身上体会到暖暖的母爱,薄唇微勾,一抹满足的笑意弥漫。

“妈咪……”他低低地喊。

“怎么了?”

“没什么,忽然好想喊喊你。”战宸夜脑袋一歪,靠在宁浠的肩头,抱着她脖颈的力度慢慢收紧,忽然好羡慕那个叫做宝贝的小男孩。

如果能让他永远当自己留在战公馆……

战宸夜想到这里又摆了摆脑袋。

他身为战北爵的儿子,有他需要承担的责任。

但现在,请允许他只想做母亲怀里的小奶包。

这点时光是他偷来的。

……

夜色拉开帷幕。

一辆疾行的车冲着奢华气派的战公馆驶来。

雕花大铁门被拉开,在夜色中发出细微的声响。

一排穿着统一制服的门卫矗立在铁门口,恭敬地垂下脑袋,迎接着小主人的归来。

车子停稳,桑伯拉开车门,温柔地笑着。

“小少爷,到家了。”

宁宝贝一路上不停地观察着附近的地形以及最适合逃跑的路线,然而谁知道车子越开越偏,如今竟然开到了半山腰。

这里压根不是那老男人的家……

肯定是人贩子!

可这里露天泳池、喷泉、巨型浮雕,甚至还有一望不见边的运动场,一切都奢华得恍若宫殿。

宁宝贝端端坐着,心中更是怀疑他们绑架自己做什么。

桑伯见宁宝贝不起身,弯腰将小家伙抱了起来,笑容慈祥和蔼:“好啦,小少爷,别生气了,桑爷爷亲自抱你怎么样?”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你!”绑架犯!

宁宝贝气鼓鼓地瞪着大眼睛。

桑伯被宁宝贝这副生动的小表情逗乐。

“小少爷,我记得你出门时身上穿的不是这一套……”

宁宝贝才不听桑伯套近乎的话,小脑袋一扬,冷不丁地瞥见了高高的拱门上几个烫金大字——

战公馆。

笔走龙蛇,遒劲有力。

宁宝贝震惊地睁大眸子。

宝贝虽然从未战家的人来往,但他知道自己是战家人之后偷偷查过族谱。

战公馆是战家大少住的地方。

按照辈分,他应该叫这里的主人爷爷。

据传,他为人杀伐果决,冷酷无情,外号人称商界活阎王……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宁宝贝小身板颤了颤,脑海中闪过一个接着一个恐怖的画面,该不会是战少晖被他激怒,故意送他来这里弄死他吧?

他好想大浠浠。

从小就是他和大浠浠相依为命,他如果不在了,大浠浠一定会很难过的。

他该怎么办?

桑伯不可思议地望着宁宝贝,伸手抚上小家伙的额头,试了试温度。

还好,没有发烧。

可是……

“小少爷你不记得了么?这是你家啊。”

爵少到底对小少爷做了什么,让他连自己家都不认识了?!

“我家?你开什么玩笑,我家才不是这里……”没有宁浠,再豪华的宫殿,也不过是一座冰冷的房子。

虽然又怕又气,但眼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那就是……

他要尿尿,憋了好久好久好久了。

宁宝贝不安分地在桑伯怀里挣扎着,桑伯毕竟年纪大了,很快,宁宝贝敏捷地旋身,从桑伯怀里跳了出来。

虽然是小短腿,但那频率却是超快,一转眼就远离了桑伯。

桑伯追都追不上。

……

战北爵结束和宁洋无聊的饭局,已经是九点。

疾行的豪车内,阿澈紧绷着身体,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神不经意间通过车镜去偷瞄战北爵。

战北爵一想到战宸夜敢顶撞他,表情就变得无比冷凝。

“那小子现在在哪?”

冷冽的嗓音从后排传来,携裹着一层寒霜,阿澈明知故问,甚至还装作无辜的样子:“爵少,不是您吩咐了不许去追小少爷么?”

战北爵深邃的黑眸一沉,车内顿时弥漫着一股低沉的气压:“你们就任他一个三岁孩子在外面乱跑?”

“……咳。”阿澈清了清嗓子,若不是气氛不对,他都快要笑出来了,就知道爵少嘴硬心软。

面上说不在乎小少爷,心里很疼爱他的。“

您和宁小姐在外面用餐,我们不敢离得太远,所以真没派人去找小少爷,但我私下通知了桑伯带小少爷回家。”

战北爵略一抬眸就看到阿澈嘴角那微微抽搐的弧度,像硬憋着笑。

“你在看我的笑话?”

“不是,我……”

“这个月的奖金扣掉一半。”

阿澈登时垮下脸,满腹委屈哀怨:“爵少……”

“再说就全部扣掉。”战北爵眸光如炬,不容置疑。

阿澈:“……”

倒霉,老板难搞,员工遭殃。

不久后,车子也抵达战公馆。

战公馆在夜色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月色下,景观树上璀璨的灯光相互辉映出一副别样的美景。

听到车库传来车子熄火的声音,桑伯守在儿童房门口,着急地询问着佣人:“快点,爵少回来了,小少爷收拾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男佣七嘴八舌地说着,将穿着真丝睡衣的宁宝贝推了出来。

被当成玩偶摆弄的宁宝贝一双澄澈的眸子里,写满了愤怒。

就在半小时前,他被佣人强行带去浴室洗澡澡,换衣服。

桑伯嫌弃他的小T恤布料太粗糙,把他的衣服都丢了,还强迫他换上新的纯真丝睡衣,很贴合肌肤,如凝脂般滑腻柔顺。

不得不说,还挺符合他的身材尺码的……

就是颜色太老气了。

纯黑色,把他衬得老了一大截。

女佣轻轻地用毛巾将宁宝贝的湿头发擦干,随意抓出一个微卷的发型。

出浴后的宁宝贝白皙稚嫩,五官精致,鼓着腮帮子瞪向桑伯的时候,惹得桑伯轰然心软。

小少爷太可爱了。

他牵着宁宝贝的手下楼去大厅,谆谆教诲:“小少爷,爵少马上就要回来了,不管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待会你一定要主动道歉,知道么?”

“莫名其妙。”

宁宝贝冷哼着,目之所及却是一具高大健硕的男性身躯。

战北爵迈着修长的双腿步入大厅,习惯性地脱了西装外套,佣人恭敬地接过挂在衣架上,略一抬眸,男人的视线和宁宝贝那惊讶的眼神正好对上。

宁宝贝粉嫩嫩的唇微张着,不可思议地指着战北爵。

他怎么和自己这么像?

“你——”

“我什么?”战北爵健硕的身躯埋入沙发,不悦地抿唇:“这是你该对长辈做的动作?过来。”

才三岁半就敢当众给他甩脸色,此风断然不可长。

宁宝贝岿然不动,战北爵和自己长得太像了……

让他觉得有一种未知的恐惧。

为了掩饰这种恐惧,他扫过战北爵,双手抱胸,故意一副昂扬不屈的傲娇模样:“那你怎么不知道爱幼?”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小少爷这是在老虎头上拔毛吧??

“小少爷别闹了,爵少是您父亲,他向来说一不二,你快点过去跟他倒杯茶认个错,今天这件事也就过去了。”桑伯小声劝说。

宁宝贝像个傲娇的小王子:“我也说一不二,要过来也是他过来。”

下一瞬,刚落座于沙发的高大男子果真骤然站了起来,原本还无比宽敞的大厅顿时显得逼仄。

就连空气,都染上压抑。

战北爵黑眸危险地眯紧,落在宁宝贝小小的个子上——

“你说什么?”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