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重生凰妃太嚣张云间月容玦章节阅读

重生凰妃太嚣张云间月容玦章节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20-02-16 阅读(167)

重生凰妃太嚣张》的主人公是云间月容玦,这是一本重生类型的言情小说,情节十分精彩,作者是网络作家黑煤球,又名《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前世,云间月被所爱之人陷害,害得她名声尽毁,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云间月吃痛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到未出嫁时,一切都还来得及!这辈子,云间月定要让渣男渣女付出代价!

重生凰妃太嚣张

>>重生凰妃太嚣张云间月容玦全文阅读<<

重生凰妃太嚣张章节阅读

没一会儿的功夫,云间月大展神威,吓得苏知韵胎动的消息就在侯府传遍了。

云间月恼怒地甩袖而去,留一个满是骂名的背影供人品评。

“这还没入府呢就摆起当家主母的架子,以后进了朱府,生杀予夺还不得是她一个人说了算啊?”苏知娴趁机泼脏水。

云间月已经扬长而去,容玦收起若有所思的目光,正要离去时,就听见了这句评论。

他眉头一皱,凛冽之气立刻跟刀子一样蹦出,直射向那说话之人。

他这才发现是苏知娴。

容玦狭长的双眼一眯,眸中带着杀意,嘴边却若有似无的多了丝笑意。

这位秦国公府的大小姐还没察觉危险,仍在侃侃而谈:“知道的知道她是公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骂街的泼妇呢?!就她这种恶人,以后活该断手断脚!呸……啊!”

话未说完,尾音直接变调,成了一声惨叫。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苏知娴整个人飞了出去,直接摔在了容玦脚边!

苏知娴恼怒不已,爬起来就看见季长随抱着佩剑冷冷看着她。

“你疯了?!竟敢打本小姐,你知不知道本小姐是……”苏知娴惯会狗仗人势,一看季长随穿着一般,就将他当成了侯府的打手。

“是什么?本侯倒是有点好奇。”容玦自喉间轻笑一声,低低的,带着说不出的蛊惑。

苏知娴下意识偏头,只消一眼就愣住了。

小姑娘没见过世面,一下子就被容侯爷那张骗人的脸给迷住了,顿时结巴了起来:“侯、侯爷……您、您……”

侯爷脸上笑意不曾变,衣袖上带着梅花的凌寒清香,他抬起手几乎是温柔地捏住了苏知娴的下巴。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这张嘴,本侯倒是喜爱的紧。”容玦阴测测地笑起来。

苏知娴却误会了什么,脸红至耳根,垂着眼娇羞不已:“侯爷,我是苏府知娴,您要是、要是、喜……”

话为说完,容玦力道一收,手一紧,径直将苏知娴给地上拎了起来!

苏知娴大惊:“侯、侯爷?”

“你方才咒谁断手断脚,嗯?”容玦笑容一收,整张脸布满了阴云,“本侯此生最忌这四字,偏生尔等还要来触此逆鳞!长随,给本侯拔了她的舌头!”

他仿佛手上沾了屎似的甩开苏知娴,嫌恶地拿手巾擦着手,凶狠的模样好似要擦掉一层皮。

苏知娴早就吓坏,被容玦拎起来时,连句话都不敢说,直到被长随按在地上,掰开她的嘴,要去扒她的舌头,她才后知后觉地大声惊叫起来!

“啊啊啊——救命!救命!我不要被拔舌头……我不要!啊——”

整个院子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出,没一个人敢去求情——没人愿为了秦国公府的一个小姐得罪阴晴不定的钦定侯!

苏知娴早就已经吓哭了:“公主,四公主!你救救我啊——啊!”

云落凝看向容玦那张脸,虽然欢喜,但实在没那个勇气。

她猛地往后退开一步,吓得脸色都白了。

“侯、侯爷,”云落凝咬咬牙,硬着头皮道,“方才是知娴妹妹不懂事,多有得罪,还请您看在我母妃的面子上……”

没等她说完,就被容玦不耐烦打断:“你算什么东西,滚!”

云落凝狠狠一颤,僵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他人更加沉默了,唯有看了好一会儿大戏的兵部尚书,宁国侯府三公子宋恒站了出来。

他移步上前,作了一揖:“侯爷,今日是宋府第一次设宴,还请侯爷看在我祖母一把年纪见不得血的份上,绕了这位小姐一回。”

容玦抬起头,眼眸深红如血,里面甚至还有未散去的戾气,叫人不敢直视。

宋恒丝毫不惧,镇定自若地与其对视,目光来往间好似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了数回!

最后,容玦收回目光,冷哼一声,轻飘飘道:“长随,放了她。”

宋恒轻轻一笑:“多谢侯爷。”

季长随一让开,吓得花容失色的苏知娴连忙爬起来,躲到了云落凝身后。

宋恒挥挥手,正要叫下人带她去重新梳洗,又听容玦道:“往后本侯要是在听谁说一句混账话,本侯第一个拔了把他的舌头!”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断手断脚不过是容玦的借口,他真正的目的是给云间月出气。

宋恒揣着衣袖的站在一边,高深莫测地挑了挑眉。

没人接话,所有人都把头垂到更低。

容玦眸光一扫,忽然又笑了:“对了,今日之事皆出自本侯一人之手,你们想报仇的,可别找错了人。”

只一句话又抗下了所有仇恨,不仅护了云间月的短,还将跟着护短的宋府也撇了出去。

而这一切,还是半个时辰后,青萝告诉云间月的。

小丫头说完,还一脸不解:“公主,奴婢实在是想不透侯爷要做什么。分明一点都不敬重公主,偏偏现在又为公主出气,为什么啊?”

“脑子有坑吧。”云间月桃花眼亮了亮,不自觉地带上了笑容,“面对这种脑子有坑的,最好就是不搭理他。”

容玦这人心思缜密,云间月有时候都不懂,更何况青萝呢?

她拔了拔鎏银团花香炉里的熏香,往门外瞧了瞧:“你确定你将纸条给他了?”

青萝也跟着往门口看了看:“确定啊。奴婢还是看着侯爷展开纸条看了,才离开的。”

“那他怎么还没到?”云间月啧了一声,等半个时辰已经等不耐烦了,“我知道他腿疾,可这几步路的距离,他就是用爬的也该爬到了。”

可容侯爷不仅现在没爬到,看样子之后也不见得会爬到。

云间月扔了手里用来拔弄香料的小棍子,站起来往外走:“算了算了,看在他维护本公主的份上,本公主亲自去接他……你们不用跟着了。”

青萝和连镜对视一眼,留在了原地。

而云间月这一路出去,走了好一截,依旧没有看见容玦,连带着季长随也没看见。

她正疑惑这人是不是掉茅坑里了,就听见前头传来一道声音:“他们怕你,我可不怕你!容玦,老子今日就趁你病,要你命!”

一听这话,云间月立刻就乐了。

她也不怕去晚了,容玦被人打死,故意惦着脚走过去,做贼似的躲到了柱子后面,猥琐地露出一对眼来。

宁国侯府地处偏僻,紧挨着荒山。

云间月那风雅细胞早死绝的外祖父,有阵子不知道抽什么风,觉得光秃秃的山不好看,于是公然带着侯府一干儿女旷工好几天,一人一把锄头去后山上栽满了竹子。

此刻容玦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爬到了侯府通往那座竹山的后门来。

后门就是一扇月牙拱门,一眼过去就能看见郁郁葱葱一大片翠竹。风一吹便传来了沙沙的轻响,格外抚慰人心。

而方才说着要趁容玦病,要他命的人是秦国公府的二公子苏炜。

一见这苏家二公子,云间月顿时黑了脸!

她要是没记错的话,这苏家二公子是苏家唯以一根筋的莽夫,生在苏家那群心眼比马蜂窝还多的人家里,就像投错了胎一样。

“这棒槌怎么在这里?”云间月心一沉,表情难看到了极点,“本公主正找你呢,你还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那时,苏炜一剑刺向容玦,剑锋凛冽,将容玦额前垂下来的发丝都振飞起来。

千钧一发之际,容玦手不知道按在了轮椅什么位置,连人带椅的往旁边一侧,划开数步,惊险地躲过一击。

“骂你们是疯狗,你还真要给本侯汪汪叫上了!”身处下风,容玦嘴上依旧不饶人,“就凭你这草包,本侯的命,只怕你拿不动!”

说话间,他一掌拍在轮椅扶手上,两根细长的银丝自扶手里飞出,有眼睛似的缠上苏炜刺过来长剑上。

银丝缠得很紧,苏炜挣扎了一下,尽没挣扎开!

他狂妄地扫了容玦一眼,鄙夷道:“也就你这种瘸腿的小人才会这些女人家的小把戏!”

容玦冷笑:“你还是女人拉出来的呢。”

苏炜气了个半死,他一声怒喝,竟然使用蛮力握着剑柄狠狠一拖,借着银丝的韧劲儿活生生给容玦拖到了跟前来……

躲在暗处的云间月就见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容侯爷一脸活见鬼,细长的双眼里满是震惊。

这还是她头一次看见容玦这样不淡定,立马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你这疯子!”容玦一声震怒将云间月唤回神。

她连忙定眼一看,才发现是苏炜竟然将那气得“花容失色”的容侯爷给连人带椅的举了起来!

这下连云间月都震惊了。

难怪上一世,苏炜同她大表哥宋瑾“比试”时,会被他一拳打死。除了宋瑾暗中被人阴了之外,还有就是苏炜这莽夫别的没有,唯独力大如牛。

轻而易举地就将容玦给举起来不说,还轻松给人呈抛物线扔了出去!

容玦狼狈地摔倒在地,撑着上半身半坐起来时看了眼自己的腿,没出声。

但他双眼通红,如嗜了血般阴戾。

他冷眼盯着再次袭来的苏炜,指尖有银光一闪而过,已然是动了杀心!

云间月心里一紧,回神时已经一鞭子甩了出去!

“啪”一声轻响,在这僻静的地方显得格外诡异。

苏炜没料到还有其他人在,一时不查,躲避不及,硬生生被云间月抽中了后背。

“谁?!滚出来!”苏炜大怒,“躲在背后偷袭算什么君子!”

“本公主是小人,可不是君子。”云间月拖着鞭子,慢腾腾地从柱子后面绕了出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侯府生事!苏炜,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说着,她将后背留给苏炜,走过去将容玦给扶起来,故意刺激他:“哎呀,侯爷真惨啊。要不是本公主,你都被人打死了,赶紧磕头谢恩。”

容玦见了她就心气不顺,将轮椅重新稳固后,重新坐上去。

他凉凉的扫了云间月一眼:“看戏看得可爽?”

云间月咧嘴一笑:“也还行,就是没找着机会添柴。”

上次说过的话被还了回来,容玦心气儿更加不顺了。他冷哼一声,懒得在搭理云间月。

“等我杀了这辱骂秦国公府的人,自然会去向老夫人请罪。”苏炜一丝也不退让,“六公主若不想被牵连,还请你让开!刀剑无眼,等会伤了六公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云间月回头,手里握着鞭子,柔柔一笑:“那就要看苏公子有没有这个本事!”

这苏炜脑壳有坑,学了苏家人满口文绉绉,也没能将坑给填上。最经不得挑拨,一听这话,顿时气红了眼,提剑就朝云间月砍去,管他什么侯爷公主,砍死了再说!

有容玦吃亏在前,云间月才不想去硬碰硬,她是要作弊的!

刹那间,三个黑衣人从不同地方冒出来,在苏炜手里的剑落在云间月身上前,他们手里的剑已经从三个方向指在了苏炜脖子上!

只隔着一寸的距离,就能轻松划断他的脖子。

“你——!”苏炜气得连句完整话也说不出来。

都是习武之人,苏炜当然能感觉到这三人身上杀意,他不大聪明的脑壳很清楚,自己只要动一步,就会血溅当场!

云间月收回鞭子缠回腰上,笑得和蔼可亲:“苏公子,你说要是让皇上知道你刺杀本公主,秦国公府会怎样?满门抄斩?株连九族?那你姑姑苏文殃是不是也会进冷宫?”

她的和蔼可亲有毒,一眨眼就能要人命。

苏炜脑壳里的坑再大,也知道不能牵连秦国公府。

他恼恨地瞪着云间月:“有本事同我堂堂正正打一场!”

云间月看傻子一眼看了苏炜一眼,嗤笑一声:“你当我跟你一样脑仁只有杏仁那么一点啊?本公主就是要阴你,不服你咬我啊!”

苏炜气得眼睛都红了。

云间月懒得再跟他多纠缠,挥挥手,吩咐那三人:“把他给本公主送回国公府,告诉国公爷,得罪本公主就是得罪皇上,不想我纠缠不休,就滚过来给本公主道歉!”

“你做梦——”

没等苏炜将狠话说完,那三人就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冲云间月一行礼,转眼就带着苏炜消失不见了。

处理完这些琐事,云间月这才得空去撩拨容侯爷。

她回身,嫌弃地扫了他两眼,鄙夷道:“不是让你去戈止堂,怎么爬到这里来了?”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言重生复仇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