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秦舒江靖言最新章节(胜天半子) 秦舒江靖言小说在线阅读

秦舒江靖言最新章节(胜天半子) 秦舒江靖言小说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20-02-16 阅读(62)

秦舒江靖言最新章节(胜天半子)已经更新好了,秦舒江靖言小说可在线阅读,小说名为《我的深情薄如蝉翼》,又名《为爱飞蛾扑火》,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江靖言看着眼前这个狡猾的女人,忍不住反胃。当初秦家害得江家家破人亡,这个女人到底是痴情还是伪装,居然还想着跟他做恩爱夫妻?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就好好做囚仆吧!

我的深情薄如蝉翼

>>我的深情薄如蝉翼秦舒江靖言全文阅读<<

我的深情薄如蝉翼章节阅读

她的脑袋一片晕眩,万般的后悔涌上心头。

父亲原本是健康的,是江靖言找人才让父亲变得瘫痪,而现在他还不放过父亲,硬生生把他饿死!

秦舒的脑袋嗡嗡直响,她好恨,好悔!

为什么,她会像失心疯那样爱上这样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

他,把她踩在脚下,可笑她还想奢望得到他一点点爱意!

江靖言看秦舒咳出了鲜血,上前一步抓住她的胳膊:“下周就要做手术,你先躺回病**。”

“放开我!”秦舒疯狂的一下子打开他的手,任由鲜血从嘴角淌下,喘着粗气紧盯着他:“江靖言,我不欠你了!!我们秦家再也不欠你了!!”

秦家的财产、她的婚姻、她的孩子全都没了,而现在父亲又死在他手里,她再也不欠这个男人!

江靖言看着她疯狂的模样,心脏难以抑制的一阵刺痛,嘴里却冷酷的说道:“秦舒,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她要离开他了吗?

秦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她拥有的一切全都失去了,连父亲也死了,他竟然还揪着自己不放!

忽然间,她脸上疯狂的神色渐渐消散,望着他喃喃说道:“江靖言,你是仗着我爱你,才对我为所欲为的吗?”

曾经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只是因为爱上了他,才会甘愿卑微成尘埃。

没想到她的卑微,换来的是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江靖言用力扯了下领带,胸口憋闷得发慌,其实他心里清楚,一直以为他对秦舒的步步紧逼,全都是他觉得无论怎么折磨,她也不会离开自己。

而现在,他开始心慌了。

“是这样的吧。”秦舒看他沉默,忽然后退一步,开口说道:“江靖言,从现在开始,我不会爱你了。今生今世,我秦舒再也不会爱上像你这样的人!我以前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

她的话,让江靖言心里重重一击,顿时抬头低吼:“秦舒,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怎么敢这样对他说话!

狂怒,源于他心里极致的恐慌。

江靖言看着瘦弱单薄的秦舒,忽然觉得她就像一片叶子,他抓不住,随时都会可能从他的掌心吹走。

“秦舒,你这辈子别想从我身边逃掉。”江靖言捏着拳头,狠狠的从齿缝里迸出几句话。

她父亲死了又怎样,她不爱自己又怎样,不管什么原因他也绝不放她走。

“咳咳……”秦舒又剧烈的咳嗽几声,身体疼痛就像是被锯子锯开一样,心脏更是疼痛得快要窒息。

她后悔至死,如果不是自己着了魔的爱他,父亲也不会惨死!

她是罪人!

江靖言心烦意乱,想伸手去扶住她,却又知道她现在一定会激烈反抗。

他扯了下领带,沉声说道:“你先冷静一下,我出去料理一下你父亲的后事。”

说完,他根本不给秦舒说话的机会,转过身大步踏入病房门,就像是逃跑一样。

“砰”

重重的关门声,病房里只留下秦舒一人。

“爸!”她怔怔的站着,忽然撕心裂肺的尖叫一声,哭着瘫倒在地。

上天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为什么她的孩子和父亲都死了,而她这个万恶不赦之人,还苟活于世!

秦舒万念俱灰,趴在地上痛苦的哽咽着。

她错了,错得彻底……

病房门又被推开了,一双穿着高跟鞋的脚站在面前。

孙芝芝好整以暇的站在秦舒面前,看着她痛苦不堪的趴在地上,心情好得几乎要飞起来。

“秦舒,很难过吧?”

“你爸死的时候,瘦得浑身皮包骨头,就连死了都没人发现,是护士后来才发现的。”

“啧,你杀了江靖言的父亲,他让人停掉你爸的营养液,让你爸活活饿死,不是正好扯平了吗。”

秦舒痛苦的摇着头,仿佛万针锥心,是她害死了父亲!

孙芝芝抿嘴微笑:“靖言刚才去准备和我订婚的事了,过几天我们就要去国外度假,你爸死在这个时候真是晦气,我看他的骨灰就直接扔进下水道好了……”

“滚!”

秦舒忽然吼叫起来,撑着地面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忽然抓起输液瓶‘咣’的敲碎。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划破你的脸!”

她嘴角淌着血,眼珠满是血丝,瘦弱的身躯散发出一股气势。

孙芝芝吓了一跳,本来是趁江靖言不在的时候,进来刺激一下秦舒,没准她一气之下就死了,可孙芝工没想到秦舒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看着锋利的输液瓶,孙芝芝吓得后退几步,嘴里说着‘不关我的事,该死的是你’,就赶紧溜出了门。

孙芝芝落荒而逃,秦舒这才像倾倒的树,软软的又瘫坐在地上。

悔恨的泪水已经流干了,她干涸的眼里再也淌不出一滴泪水。

可是心脏却在汩汩流着血。

孙芝芝说得对,该死的是自己,全都是因为自己那飞蛾扑火一样的爱,把身边的人全都牵连了进来。

秦舒万念俱灰,缓缓举起锋利的输液瓶,对着自己的手腕用力割下去。

“秦舒!”

随着一声吼叫,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径直夺走了她手里的输液瓶。

苏河紧抓着她细瘦的手腕,惊魂未定。

好险!

若非他看见孙芝芝又溜进病房,觉得这个毒妇又会捣鬼跟进来看看,一推门就发现秦舒呆坐在地,正要切腕自尽。

‘咣当’

苏河心有余悸的把输液瓶扔得远远,一把将秦舒瘦弱的身躯紧抱在怀里。

这一抱,他才觉得她的身体瘦得只剩一把骨头,浑身都在发抖。

“秦舒,没事了。”

他心疼的抱着她,想把她揉进怀里安慰。

秦舒木然的抬起头,怔了好一会儿,蓦的痛哭着嘶声叫起来:“苏河,我爸死了,是我害死的!”

下令断掉营养液的人是江靖言,可始作俑者却是自己!

“你爸的遗体,我已经让人尸检。”苏安抱着她的脊背,低声安慰:“如果真是营养缺乏的原因,我一定不会放过江靖言,他所作的一切已经构成了犯罪。”

秦舒靠在他的怀里,痛哭失声。

“不要再有自杀的念头,你爸还没有入土为安。”苏河极力组织着语言,他知道不能让秦舒失去求生的意志:“难道你想让你爸的遗骨,被那个女人扔进河里?”

秦舒泣不成声,她想死,可现在却不能死。

苏河说得对,她要是现在死了,只会亲者痛仇者快,父亲白死了,她也死得毫无价值。

“答应我,好好活着。”苏河用下巴蹭着她的头发,心痛得都快碎了:“不会让该死的人好好活着,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秦舒哽咽着,猛的抓紧苏河的衣襟:“求求你,带我走,我不想再留在这里。”

不要再留在这个恶心的地方,更不想再忍受江靖言的折磨!

“好,我答应。”苏河毫不犹豫,他根本就不想让她留在那个铁石心肠的男人身边:“但在这之前,你必须养好身体,我一定会带你走的。”

秦舒泪眼模糊,用力的点了点头。

在这个世上,她能相信的人只有苏河了。

她痛苦,但正像苏河所说的那样,但她还必须活着。

整个秦家已经毁得彻底,只留她一人。

父亲还没有入土为安,她还必须好好活下去。

就在秦舒抱着苏河痛哭的时候,门外闪过一条人影。

江靖言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口,他刚吩咐助理给秦父挑一块好的墓地,想回来放下身段安慰她一下,没想到却看见她和苏河抱在一起的画面。

这女人果然不爱自己了!

刚才她对着自己张牙舞爪,连他的解释都不听,一转头却抱着苏河哭诉!

江靖言捏起了拳头,脖子上崩出青筋,想冲进来拎着苏河的衣领狠狠一拳。

可是,他又忍住了。

在秦舒父亲去世的阴影之下,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刺激秦舒。

江靖言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把心里翻涌的那股嫉火压下,铁青着脸转身大步离开。

……

自从苏河安慰了以后,秦舒暂时没了寻死的念头,可是她变得比前更加沉默。

就连江靖言放下身段陪**,她也根本不再看他一眼,眼神里是一片淡漠。

而原本应该在下周做的手术,因为她上次发高烧,再加上受到父亲病故的打击,情绪不稳定影响了病情,所以手术的时间再次拖延下去。

目前秦舒的肺癌,被苏河用最好的进口药调理着,逐渐控制住了病情。

两个月后,秦舒越来越沉默,有时孙芝芝进来挑衅,她也不发一言,只当对方是透明人。

“江先生,这是您妻子的化验单。”

一个护士看见江靖言走出病房,连忙上前把一张化验单递过去,笑着说道:“恭喜,您的妻子怀孕了,要好好照顾。”

“怀孕?”

江靖言接化验单的手腕僵住,屏住了呼吸。

在听见护士的话的一瞬间,他的心里涌起一阵狂喜。

秦舒这段时间就像木偶,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一双眼眸里无悲也无喜。

也许这个孩子是一个契机,会让她有所改变。

“她怀孕多久了。”江靖言按捺着激动的心情,追问了一句。

“从时间上来看,大概两个多月吧。”

江靖言脸上欣喜凝固了。

这时间,刚好是秦舒和苏河在果园里居住的时候,这个孩子也许不是自己的。

“我知道了。”江靖言心情复杂,转身就走。

护士一阵纳闷,明明刚才他还是欣喜若狂,可一转眼竟然目露恨意。

江靖言大步走着,手里把化验单捏成一团,用力揉紧扔进垃圾桶。

那个时间她和苏河在一起,而后来他又强迫她发生过一次关系。

但江靖言不觉得会那么巧,他不知道秦舒肚子里怀的,究竟是谁的孩子,心情复杂至极。

让她再流产一次?

可是她的身体现在已经再经不起折腾。

可要是让他认下别人的种,江靖言又接受不了。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豪门婚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